• 东莞10人行
  • 发布时间:2018-09-03 14: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去年春节后的几天,同事冯兵邀我出去游玩,并神秘兮兮地说,把老婆也带上,玩点刺激的。当时我也没太多想,但根据冯兵这小子平时的作风,断定是要找老婆们的乐子。玩就玩,你能玩的,当然我也能玩。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地工作,也应该彻底放松一下,于是一口答应了。

    准备一同去的还有东莞的一个刑警队的张队长,是个东北人,过去一起喝过几次酒,比较熟悉。再一个是我的同学许力志,带老婆从青岛来广东旅游,自然一起去了。  

    还有一个叫王大棒子的人,是冯兵的铁桿兄弟,与张队长也以兄弟相称。他真正叫什幺我不知道,但大家喊他“大棒子”,好像就成了他的名字了。这家伙长得膀阔腰圆,满脸胡茬,脑袋溜光,活像个黑社会打手,说实话,我打心眼里不太喜欢他。

    我们的目的地是广东有名的休闲胜地罗浮山。从东莞出发,至目的地约有百余公里,五对夫妻十人分成三辆车,我同学许力志夫妻坐我车,王大棒子夫妻坐冯兵的车,张队长开警车带着他老婆李媛。

    我老婆小玉是中学老师,许力志的老婆赵茜是图书馆管理员,俩人倒也投机,一路话题多多,但都是些清高淡雅的内容。

    我们下午二点多出发,五点多就到了罗浮山下。

    虽说这罗浮山是一座名山,但此刻旅游季节旺季刚过,春节假期也已结束,又加上是傍晚,整个山峦显得阴森森、静悄悄的,山风吹来,涛声瑟瑟,真有一种仙山胜境的感觉。

    车队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盘旋而上,行至半山腰,停在一栋绿树掩映的别墅前。借着傍晚的天色,可以看见旁边一块石头上刻着“听风阁”几个大字,冯兵得意地对大家说:“这儿不错吧,我们要过一回神仙的日子。”

      

    “这儿哪有什幺玩啊?”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原来是张队长的老婆李媛。张队长有四十多岁了,比我们大十岁左右,但他一年前离婚了,又娶了这幺个26岁如花似玉的江西女孩。

    “咳,你看,这听风阁听风听雨,旁边还有一个酒店,有桑拿按摩,附近还有一个山海酒楼,吃喝玩乐的都有了,保证让你来了还想下次。”冯兵得意地说道。顺着他的指向看去,大约50米开外的地方还有一栋五层高的楼房,像是酒店,倒是显得热闹。  

    且说这座“听风阁”真是非同一般,坐落于万树从中,显得优雅别致。楼高四层,一楼是会客厅,摆着一圈沙发;二楼是娱乐室,棋牌,麻将台,吧台一应俱全;三楼有桑拿房及按摩床;四楼是几间卧室。

    大家在一楼的会客厅稍事休息,冯兵打电话去山海酒楼订了餐。大家都拥到二楼玩。张队长自己要健身,先让我们玩牌,我老婆小玉是个正派人,从不玩牌打麻将,认为那是浪费时间,于是她坐一边看电视。我们四个男人玩麻将,另外四个女人围观。于是麻将台上噼里啪啦,叫声不断。大概玩了两个来钟,一阵门铃响起,原来是山海楼的人将酒菜送到。嗬,这一餐,山珍海味,分外丰富。除了酒楼送来的啤酒、红酒外,冯兵又拿出了他特意带来的一瓶黄酒,大声叫嚷:“还是来一杯养生提神的吧!”于是一人倒了一杯,“为了大家这快乐的时光,干一杯。”大家一饮而尽。小玉平时滴酒不沾,但今天不愿扫大家的兴,再说今天确实也高兴,又加上冯兵死磨硬劝,便也干了一杯。大家称兄道弟,呼嫂唤妹,推杯换盏,热热闹闹。不一会,我觉得浑身燥热,血流奔涌,我猛然意识到,冯兵这小子带的那瓶酒必定作了手脚,估计是掺了春药。于是冷静下来,不再多喝。再看其它几位,正在兴头,几个女人也已兴起,频频举杯,唯有我的心肝小玉只是做做样子,没有再多喝。

    借着这光景,我仔细打量着这几位女人,真是各有千秋。除了那年轻的李媛是个美人外,王大棒子的老婆约有三十来岁,估计比我们略大,依旧风姿迷人,一看就是个风骚多情的少妇,“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暗想。冯兵的老婆余靖平时端庄优雅,现在不知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春药的作用,也显得激情四射;我同学许力志的老婆是山东人,落落大方,但此刻也已醉眼朦胧。只有我的小玉,依旧保持上海女人特有的矜持,庄重,秀气迷人,虽然脸颊泛红,但显然头脑清醒。

    再看几个男人,个个酒气沖天,色眼迷离,欲火丛生。

    冯兵平日就是个多话之人,现在更是借酒装疯,讨口舌便宜。他端起一杯酒,沖李媛叫道:“嫂子,多喝点酒,鼓足干劲,今夜好大战。”  

    李媛说:“喝太多了,不行了。”

      

    “今夜你不光是张哥的,也是我的。”冯兵故意逗他。

      

    “你竟胡说!”李媛看似嗔怒。

    冯兵站起来,走到李媛身后,一把抱住她脖子,一只手顺着胸口伸进内衣抓住她的一只奶子,然后就亲她的嘴。冯兵的老婆余靖一看急了,叫道:“冯兵,你,你真醉了!”站起来就要去拉。张队长一把将她抱住,大声说道:“没关系,都是自家兄弟,今天放松点玩,不要太认真。”一边用手抓住余靖的两只奶子。

    “真乱套了,别闹了!”清醒的小玉在一旁嚷道。

    “就要让小玉喝。”冯兵放开李媛,又找小玉的茬。

    “我不理你!”小玉说。

    “我要跟你喝交杯酒,”冯兵说道:“喝完今晚好做夫妻。”

    “该打。”小玉说道,“当你老婆面都乱说。”

    “她今天是阿平老婆了。”冯兵说完,又转向我,指着余靖说:“你摆平她吧。”  

    我头脑也有些发热,看着余靖端庄的面容,丰满的胸脯,心里痒痒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于是走过去将余靖抱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余靖也没有任何挣扎,因为我并没有造次。只见冯兵抱住小玉的脸,猛亲她的嘴,小玉挣扎着。  

    这时张队长走到王大棒子老婆面前说:“我们也亲热亲热吧。”王大棒子老婆于娜本身是个情种,半推半就顺势倒在张队长怀里,张队长趁弯腰抱她之际,一只手已伸进她裙底,只听见于娜一阵浪叫。。

    一阵打闹过后,各归各位,继续狂饮,气氛愈加热烈,情绪逐渐高涨,男人们更加放肆,女人也不再严谨。连对大家都生疏的赵茜也放松了。赵茜本是我和许力志的大学同学,自然她就坐在我身边。起初还谈些正经话,随着气氛的热烈,我借机一边用言语挑逗她,一边装醉将一只手在她大腿上抚摸,她也并不拒绝。我甚至将手摸到她的大腿根部,她也没有反抗。

    酒足饭饱,大家继续开战,我老婆小玉仍去看电视,张队长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也陪她一起看。

    麻将桌上,气氛已经不严肃了。女人们交叉着坐在别人男人的腿上,帮助男人抓牌理牌。冯兵抱着张队长的老婆李媛,一边把脸在李媛的胸脯上故意磨来蹭去。又解开李媛的衣扣,将两个丰满白嫩的奶子暴露在众目之下,“哇,真迷人。”冯兵赞道。

    只见王大棒子抱住冯兵的老婆余靖,发狂地亲嘴。余靖的裙子已经卷到腰间,王大棒的一只手伸进她的三角裤内。  

    再看王大棒子的老婆面对面坐在许力志的腿上,许力志掀起她的上衣,双手握住她的乳房揉搓。

    许力志的老婆赵茜坐在我的腿上,虽然看起来我们比较规矩,但下面,我坚挺的阴茎直挺挺地顶着她的阴部,如果不是穿着衣裤,我的阴茎早已插进她的阴道。她不仅没有躲避,还常常故意扭动腰肢,让我的阴茎越顶越紧。

    我一边心猿意马地玩牌,一边望着沙发上的小玉。只见电视里出现一个女人口含一个男人的阴茎正在口交。小玉呆呆地看着,一动不动。张队长慢慢将身体贴紧小玉,先是一只手搭在小玉的肩上,另一只手在她的大腿上抚摸,并从裙下慢慢向大腿根部滑去。小玉似乎颤抖了一下,身子向下滑去,双腿分开。

    正在这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大家猛然醒过神来,纷纷站起身,女人们各自看着自己丈夫的眼神。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感谢你的辛苦分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