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主偷情
  • 发布时间:2018-09-15 09:5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黄太太未到九点钟就起床,她準备去搞一个漂亮的髮型,原因是她丈夫黄亚健是马主,他名下的马匹当日有份出赛。

    两公婆早已讲好,姑勿论是否有机会拉头马,都要入场凑凑热闹。

    她梳洗完毕,换过衣服,便把老公推醒,说:“老公,我现在去洗头恤髮,你快些起身去酒楼定位啦,今日是礼拜六,要早些去‘驳’位呀﹗”

    黄亚健伸伸懒腰说:“行啦﹗妳怕找不到位,问侍仔荣就可以了,再不行,可以找阿娟,如果还没有位,那就找陈经理,担保有位。”

    黄太见他又再睡下,于是又再把老公推醒,说:“你以为那间酒楼是你开的吗﹗就算有熟人,都要真的有位。我费事同你讲,我现在去洗头恤髮,你快点起身去定位。”

    她讲完,便挽起个大手袋,开门离去。

    黄亚健在老婆离家不久,便迅速起身梳洗,换过衫裤,直趋街口“特区大酒楼”而去。

    他去到酒楼,搭电梯上二楼,一走出门来,已见到人头涌涌,一大堆人围着替人客“驳”位的阿娟。

    黄亚健行过去跟阿娟打个招呼,便直入大堂,他準备找陈经理。

    侍仔荣一见到黄亚健入来,立即说:“早晨好,黄老板,今日满座了。”

    ?

    黄亚健说:“阿荣,你可否再替我找找﹖”

    侍仔荣是特区大酒楼的部长,他知道黄亚健是马主,又是酒楼之常客,自然不敢怠慢,马上对女侍应肥妹凤说:“喂,肥妹仔,帮手替黄老板找找。”

    他由于有几个熟客要过去招呼,于是叫阿凤招呼黄亚健。

    阿凤十分醒目,她立即说:“黄老闆,早晨好,请跟我来。”

    黄亚健便随阿凤进入酒楼里面,在一张大圆桌坐下。

    阿凤问道:“黄老闆,你一个人来,你太太呢﹖”

    黄亚健说:“她去洗头,我先来找位,今日为甚幺那幺多人呢﹖”

    阿凤说:“礼拜六经常都是这样的了。”

    黄亚健说:“这样好的生意,做死伙记了。”他一边点烟,一边望着阿凤说。

    阿凤销魂一笑,说:“做我们这一行,是这样子的啦!黄老闆,开两个位够吗﹖”

    黄亚健搭讪说:“够了,妳这样忙,日做夜做,为甚幺不见做瘦了﹖”

    阿凤马上娇声说:“我天生贱骨头,不知为甚幺,却越做越肥。”

    黄亚健见她絃外有音,便说:“妳不要这样讲,怎样都好过我那只母老虎啦﹗她不是越做越肥,而是越吃越肥,肥到一百五十几磅。”

    阿凤咭咭笑说:“哗﹗你这样讲,如果被你太太听到,一定会扭断你的耳朵。”

    黄亚健随即吃他的豆腐说:“事实就是如此,她除了同我做之外,平日甚幺都不肯做,天天开檯打牌,妳知啦,一坐下起码打十二圈,有时十六圈,坐得多,她的肚腩当然越来越大了。”

    这时侍仔荣正好走过来,他插嘴说:“黄老闆,你同阿凤这幺谈得来,不如收她做二奶,好让她享享福啦﹗”

    阿凤顿时与侍仔荣相对一笑,继而说:“荣哥,你那张嘴真是的,老是拿我来开玩笑。”

    侍仔荣轻佻地说:“我是帮妳找个米饭班主呀,莫非妳不想吗﹖”

    阿凤睨了他一眼,说:“我去沖茶,不和你们讲,两个男人就正经的。”

    她说完,一扭丰满香臀,便走了开去。

    侍仔荣见阿凤离去,便说:“黄老闆,我不是和你讲笑的,阿凤还没有男朋友,她有时落场收工,也和我们一齐打牌,她十分豪放,尤其是换去制服,身材都好标青。”

    黄亚健是做大陆药材生意,又是马主,论身家,他虽然不是超级大富豪,但亦算是个小富豪,以他的财势,找个二奶金屋藏娇,能力实在有余。

    问题是:他未发迹之前,老婆甘心同他吃贫、跟他捱穷,其后发了,想想自己结婚已经十几年,他虽然间中有与朋友去灯红酒绿地方,同一些邪牌结其合体缘,但也仅限于“丁文食件”而已,从来未有过包二奶的念头。

    侍仔荣鉴貌辨色,他见到黄亚健似乎心动,便说:“黄老闆,阿凤确实不错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