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给嫂子接种
  • 发布时间:2018-09-15 09:5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认识嫂子还是在堂哥的婚礼,因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之前对堂哥要结婚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还是在结婚前父母通知我来参加婚礼时才知道的。婚礼时看到了她,人长得很不错,应该属于中上水準,身材在婚纱的衬托下显现出来,我当时就想,堂哥真有福,娶了个这幺漂亮的老婆,以后晚上可要很辛苦了。

    婚礼完后才知道堂哥的新家就在我住的小区里,这样我们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起来。经过几次来往才知道嫂子不是上海人,她和我的身世很相像,我们的父亲都是上海知青,我们都是按政策回的上海,虽然都是上海户口,我们都感觉自己不是上海人,在上海都遭到过歧视和不公平待遇,所以共同语言很多。到后来竟然发现我们还来自同一个城市,那以后我们的来往就多了起来。

    渐渐地我对嫂子有了好感,有几次对她有了动手动脚的动作,她都表现得很自然,没有对我的反感,但我们彼此都在控制自己,因为我们毕竟是亲戚。

    一般都是我去找她,如果堂哥在家我就说来走亲戚,然后给他们带些单位里的东西;如果堂哥不在,我就和她像恋人一样的谈心。我们俩彼此都把对方当成了知己,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了什幺不如意的事都会告诉对方,然后互相想办法或者安慰对方。一次谈心中她说我堂哥在性方面好像不是很好,问我堂哥是不是有什幺病?因为我回上海也才六年,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

    慢慢地一年多过去了,嫂子一直没有怀孕,大伯家给她的压力很大。我知道他们没有採取避孕,所以我怀疑他们其中一个身体有问题!

    那段时间嫂子老和大伯家的人吵架,心情很差,经常来找我吐露心声,好几次她都是哭着来的。我劝嫂子和堂哥去做检查,她说她也让她丈夫和她去医院检查,但堂哥不肯。其实这几年和大伯家的人打交道,我早知道他们全是很要面子的人,有时为了要面子经常干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最后我陪大嫂偷偷去医院检查,结果是大嫂在生殖方面根本没有问题。

    回来后嫂子哭了好长时间,她边哭告诉了我这几个月来大伯家对她非人的待遇,因为她一直没有怀孕,大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些偏方,对她来说那些偏方根本就是虐待,有几个要把什幺东西塞到她阴道里,而且要塞一晚上,有的东西塞到阴道里又痛又痒,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

    我只好安慰嫂子说:“问题已经找到了,不是你的问题,你可以放心了。”她马上接过话说:“你大伯家的人你也知道,他们会承认吗?”我想也是,不知道他们又会干出什幺事来。

    嫂子看着我很害羞的说:“要不我给你生个孩子,反正你们家就你们两个孙子,生你的孩子还是你们家的基因,也不算对不起你们家族。”我想想也是,大伯家的人要是知道自己儿子不能生孩子,还不知道要怎幺对待大嫂。而且我也很喜爱大嫂,于是答应了她,我们选了一个时间準备去外面偷情。

    某天大嫂骗堂哥要去出差,和我来到了离家很远的一家旅馆,一进房我就忍不住抱着大嫂,我们亲吻起来。我脱了她的衣服,她也脱我的衣服,我把大嫂按到床上,脱了她的裤子和内裤,掏出已经涨起的肉棒,对準她的穴就顶了进去,她的阴道很湿,看来她也迫不及待了。

    ?

    我开始缓慢地抽插起来,嫂子自己脱了胸罩,我这才知道,她的大奶原来是真的,我马上伏下身子把脸埋在了大嫂的乳房里,用力掐、捏、挠着她的乳头,大嫂的双乳在我用力之下改变着不同的形状。然而我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双手的力气越来越大,彷彿把大嫂的双乳当成了两个皮球一样,大嫂的痛苦只有她含糊不清的喊声能表达:“啊……呜……呜呜……呜……啊……呜呜……”

    过了一会我鬆开双手,用牙齿咬住大嫂已经变硬了的左乳,左手继续蹂躏大嫂的右乳,大嫂浑身颤抖起来。在我玩弄她的乳房时,肉棒并没有停止抽插,大嫂颤抖得很厉害,我马上用手按在床上,支撑起身体,加大抽插的力度,大嫂没有几十秒就高潮了,阴道里流出了白色的黏液,看来大嫂是个淫女啊,这样一搞就洩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