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子大生的耻辱夜
  • 发布时间:2018-09-15 17:1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工作累了,很想脱离大阪市的烦杂,于是大约是在一个秋阳微弱的午后二点左右,我决定登上六甲,这是一座相当优秉的山,搭阪急电车,只要三十多分就可以到达六甲山。

    这是一座我爬过有兴趣的山,我曾经爬过几次。

    我故意避过襁车或大桥,慢慢地优闲爬人烟稀少的小径,突然,天空一片阴霾,我一口气直登山顶,暂时在一间茶店躲雨,仔细一看,外面正降起了倾盆大雨。

    看样子这场雨,不会很快停,我担起心来了。带来的钱不多,又没有其它较便宜的旅馆。

    幸好,这家茶的老婆婆人非常亲切,她要我暂时住,此空房四、五间,饮料等也相当丰富。

    老婆婆招呼我到里面的一间,屋内正座落在六甲山脉的三角点最高峰,霏霏的雨丝更显得蒙陇美。

    一想到必需在此孤伶伶的渡过一夜就觉得伤感,突然又令我想起妻子恐怕会为自己担心。世间只有妻子和自己最亲密,每天见面不觉得什幺,离开后,才觉得思念起来。

    老婆婆端饭菜,一边和我闲聊起来,原来家中还有丈夫和一个女儿。丈夫出门,可能被这场雨挡进了归路。

    至于女儿原本在人家中帮佣,最近因为主人的女儿病,死所以赋闲在家。现在成天在家,睡觉看书。

    ?

    听说店家的女儿今年二十一岁,我想一定也不是什幺美人,可是一听说家中还有位年轻女性在,我就心痒痒起来了。

    雨愈下愈大,暴风雨之声音令人有些恐布,像似要把整栋屋子吹垮掉般。我因为有便意,出房间找老婆婆,结果发现直通店门口的木皮房间内,好像有个女人紧紧地坐在一超。当我出声音,女人回头微笑一下,我瞄到一下女人的脸。

    阴暗的灯光下,女人的眼鼻相当分明、脸和胸部曲线都相当美丽。

    我坐在她们的身傍,突然风一吹,电灯熄掉了,轰隆一声,大门好像倒塌了妈妈,好恐怖呀,赶快点猎烛!

    似乎女儿相当不安,老婆婆似乎在找灯,暴风雨愈刮愈大,突然整个屋子摇动起来了。

    “啊…”女人大声叫起来,突然搂住我,女人的髮香一时扑鼻,不由得令我一时兴奋。

    不久,我在抱着女人身体的时候,体内的热血突然鼓动起来了,我几乎要窒息般,于是我伸出手妩摸她的大腿,温热的肌肤触觉令我的大脑扰乱起来,手向前伸,突然摸到毛茸茸的肉块,女人的身体剧烈的压住我的身体,当我的手指尖触摸到湿热的肉片时,老婆婆已经点起灯了,女儿惊讶的走掉了。

    深夜,暴风雨依然未歇,我指尖依然残存女人阴户的感触,一时今我辗转无法入眠。

    不知不觉之中睡着了,醒来时,风歇但雨未停。

    我想上厕所,拿着蜡烛走出屋外。当我打开厕所门时风吹来,灯又停了。正要摸黑进门时,突然感觉前面好像有个人影,我以为是老婆婆,叫一声,对方回答…

    “是我!”

    瞬间她抓住我的手腕,又激起我的情慾。

    黑暗之中,女孩的肉体,在棉被上面激烈燃烧,我被压倒,成为被动。

    “哦…哦…嗯…用力…”

    右手指插入大腿内,摸索阴核,巧妙运动不久后,女孩的心跳加速,手用力抓住我,我曾一度放开右手,含女孩仰躺拨开身上衣服,手指钻进肉穴内。

    我轻轻抚弄阴核几下女孩早已上气接不了下气般的大喘。

    我那早已硬举的阳巨龟头尖端,用力顶在阴户,并揉磨几下。

    不久用力一推,顺着淫水顺滑的推送起来。那种快感令我兴奋,当我继续用力扭摆几下,女孩早已露出高亢的喜悦声。

    她似是啜泣又是呻吟般,阴户把整根肉棒吞没进去,我一时趐痒难忍。

    稍做休息后,阴茎拔出来,阳具被柔软温柔的女唇衔住了,女人暂时舔片刻后,似乎有意这样子亘相搂抱着睡觉。

    翌日,我把住宿费放在桌上给老婆婆,走出茶店,可是却不见女人蹤影。

    多少有些依依不捨,毕竟有过一夜温存,我想难道女人丝亳不在意吗?我边看着睛空万里,边走向缆车场。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