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姐的鞋底,学弟的天堂
  • 发布时间:2018-09-15 17:1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3月23日,周四

    在宿捨的卫生间裏看到魏麒下身戴着的那个贞操锁时,我很是惊讶。

    学校的研究生公寓都是带独立卫生间的两人间——我的室友便是魏麒。今天,我刚出门不久后回宿捨拿东西,没想到推开厕所门,竟见到魏麒在小心翼翼地清洗他贞操锁裏的汙垢。我知道魏麒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感兴趣,但没想到他竟然真亲自玩了起来。我也知道贞操锁这种东西的存在,不过他戴的这个全金属的贞操锁看起来似乎比我见过的什麽CB- 3000一类的锁都要小呢。

    他尴尬地愣住,不知如何是好。而我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调侃上一句:“嚄,有意思嘛,还搞了个锁戴上。”然后转身关门就走,以免尴尬下去。

    想起来,魏麒这个人真的蛮有意思的。我本校保研后已经读到第三年,而他是外校考来的新生。我们都是土木係的研究生,衹是他做岩土力学方向,我做结构力学方向,实验室分别在学校两角,于是除了在宿捨裏外,平时也不常见面。他彻底家境还算蛮不错,人虽然不算特别帅,但放在土木这种工科院係中,也算颇不错的了,加上身高一米八,喜欢他的女生应当不会少;可是,魏麒却莫名地一直单身。

    他竟然带着贞操锁这种我仅仅在毛片裏偶尔见过的新奇东西,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倒是想起来,半点前他刚搬进宿捨不久,他从我这裏拷毛片过去看的时候,就正巧打开过一部女S对男M进行贞操管制调教的视频,当时他还说:“原来妳也喜欢这类AV呀?”

    我当时其实也刚刚知道贞操锁这种东西的存在,但我不想显得自己没见识,于是回答:“有点兴趣吧。我这还有好几部类似的呢,妳要吗?”

    魏麒于是拷走了一个係列的毛片。那几部视频裏除了贞操管制,后面还有鞭打之类的内容,鞭打甚至都出了血——我初看时都觉得口味有些重到难以接受,也不知道魏麒拷回去以后有没有看完。

    大约是男生本性裏终究对色色的东西感兴趣,我一整天裏都在想象,魏麒是不是找了一个女生给他戴上贞操锁呢?对于魏麒来说,找个女朋友倒是不会难;不过,还玩起了贞操管制这种东西,就有点意思了。

    如果没有女朋友,难道是他在淘宝上自己买了一个贞操锁回来戴了试试玩,然后把钥匙交给了别人?我虽然也因为好奇有过一丝这种想法,可根本不会真正敢付诸实践呢。

    我决意今晚回到宿捨要问问他究竟在搞什麽名堂。

    晚上回到宿捨时,魏麒已经在房间裏。我一直没有开口,直到熄灯两个人躺到床上之后,我才开口问魏麒:“要不要讲讲妳那个贞操锁的故事呀?”

    魏麒显然很尴尬,局促地回答:“呃……那是我买的。”

    这样的回答显然太过简略。我继续问他:“那妳锁了多久了啊?”

    他回答:“从上周日到现在,四天多。”

    “是什麽感觉啊?”

    “呃……晚上根本睡不好……经常疼醒。晨勃特别疼。”

    我继续问他:“那,钥匙是在妳自己手上拿着?没有个keyholder?”

    “嗯,是呀……”

    “不可能吧。妳如果自己有钥匙,肯定会自己打开清洗的,没有必要像今早那麽洗。”在指出破绽时,我就是这麽直白。

    魏麒支支吾吾:“我……真的……”

    我打断他:“妳说说嘛。妳是不是找了个妹子给妳保管呀?说出来没事啦,我自己都有点想试试玩呢。”

    “其实……我找了个女S。妳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哇哦……是网上找的吗?还是本来就认识的?”

    “呃……算是群裏遇到吧。”

    “不会是收费的吧?”

    “呃。还真是收费的。”

    “就是那种几百块钱一个钟头的?我之前都衹听别人说过……”

    “不是啦。她不是靠做S来维生的那种职业女S……”

    “那还能是什麽样的?”

    “就是……她也不缺钱,她说收费是为了过滤掉一些素质差的男M。她会挑M,要和她口味的她才会要,而且一次就是玩一星期甚至一个月那样……”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