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丽人妻学姐的乳汁
  • 发布时间:2018-10-16 21: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初识学姐夫妇

    刚到美国这边大学报到唸书的时候,因为来学校太早,加上注册又出了些问题,还不能入住学校提供的寝室里,本来打算住在学校附近的旅馆,但是幸好碰到了同一个系唸研究生的华人夫妇。

    他们是我的学长和学姐,攀谈起来又得知他们和我还是同乡,并且学长还和我同姓,是本家,觉得很投缘;所以当他们知道我的问题后,就慷慨地邀请我到他们家暂住几天。这是我第一次见学姐,那时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学长还没有转学到别的学校。

    学姐是个很美丽的女生,瓜子脸,大眼睛,嘴唇丰润性感,皮肤雪白细腻,笑起来很甜。学长比较瘦瘦高高的,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儒雅,我对他们的第一印象很不错。

    学姐他们住的是一居室,除了卧室饭厅,还有一个独立的起居室(老式的美国公寓都是这样,dining room和living room分开),和他们的卧室隔着一堵墙侧对着。

    这里平时大概是他们的书房,两个简易的书架上面堆满了讲义、课本还有笔记,一张很大的书桌上也码放着不少学术期刊和打印的文献,一台比较陈旧的台式电脑佔据着书桌的一角,此外,在屋子里还有一个三斗橱(就是有三个抽屉的dresser)和一个壁橱。正好学姐家有一个多余的床垫,放在起居室里,就成了我临时的床舖。

    刚到他们家的那天晚上,学姐就忙着做菜煮饭,他们的热情让我觉得像到了家。我把东西放好,简单的盥洗了一下,就想到厨房帮忙。进了厨房,发现里面像炼狱一样闷热。因为是夏天的傍晚,西下的骄阳不遗余力的将最后的烈焰完全洒入西向的厨房,虽然厨房的窗台上有一个大号的风扇在“嗡嗡”的吹着,但是风却是向外吹的,因为美国人一般不炒菜,所以公寓也没有配备抽油烟机之类的东西,炒菜有了油烟,屋子里的烟雾报警器就会蜂鸣,所以为了排除油烟,只好用电扇了。但是因为电扇不断地向外吹风,所以厨房里面像火烤一般炽热。

    学姐回到了家就换上了轻便的衣物,穿了一条很短的牛仔短裤和一件宽鬆的圆领短袖T恤。虽然她穿着清凉,但是在这样酷热的厨房,还是热得满头大汗,一丝丝闪亮的香汗不断顺着白皙的脸庞流下。

    看到我进来,她一边继续忙着手上的工作,一边笑着对我说:“阿谦,厨房热死了,你别进来。”

    “我来帮把手,需要洗菜吗?要不学姐你先歇歇,凉快一下,我帮你洗。”我一边说,一边走到她身边,想接过她手中洗的黄瓜。

    “不用,不用了,你是客人,赶紧出去吧!”学姐用胳膊肘顶着我,想让我出去。这时我才发现,她的T恤已经汗透了,贴在身上,连里面穿的胸罩花纹都显现了出来。可能因为家里有我这个陌生人,所以学姐才不得不“衣冠整齐”,换了衣服连胸罩都不脱的吧!可是这样一来,她肯定更热了。

    “真的不用客气,不要把我当外人,你去擦擦汗吧,看你热的。”我仍然坚持要帮忙,挤在学姐的身旁,不经意间闻到学姐身上细汗的香泽,像是脂粉,又像是自然的体香,禁不住心中一痒。

    学姐见我执意要帮忙,就说:“等我洗完,你帮我把黄瓜切成片好了。”她一边说,一边用雪白秀美的手仔细地上下搓动着粗壮的黄瓜,认真的清洗,这样的动作真的很让人遐想。不过学姐对我这么好,我自然也不敢胡思乱想太多,等她把黄瓜洗完,我已经洗好手,开始在案板上準备切丝了。

    学姐趁这个功夫去洗手间洗了洗脸,又去了卧室一趟,简单的和学长说了些什么,又回到厨房。这时,我已经把黄瓜切成细丝,又顺手洗乾净了一旁的青辣椒,正在準备洗从冰箱里拿出来已经化冻的牛肉了。学姐很吃惊我手脚的利索,不住地夸我,问我怎么会对这些事情这么在行。

    “因为小时候老爸欠了帐到南方去躲债,家里只有我和老妈,老妈在电视台工作,平时很忙,所以我很小就开始自己做饭了,不然早就饿死了。”我开玩笑的说。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