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美妻被人强迫受精(补充篇)
  • 发布时间:2018-10-16 21: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森下

    (补充篇一)

    妻子被阿韩下种完成后,陈总又要我的男性亲友轮流上她。

    首先竟是我最要好的同事国卿,和我的堂哥阿横,国卿和阿横将她仰放在床上,恬依然屈张着一双腿,一副顺从的姿势,国卿跪在恬张开的两腿间,一手抓着她的脚掌,一手则握着粗长往上翘的鸡巴,用紫色的大龟头在她湿润的耻缝上猥亵地磨擦挤弄,恬喘着气,眉间带着一丝羞惭,咬着朱唇享受我的朋友对她的玩辱。

    龟头从熟红的果肉间不停挤出透明的爱液,我的妻子微微激动地呻吟,用哀羞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转回头乞望着国卿:“求……求你们,别……别在他……面前……弄……”

    原来是她被我的同事和堂兄搞,心里感到羞耻,毕竟那是和我有关係的人,而且也是她和我、以及我父母共同熟识的男人。但陈总就是要她在我和我爸妈面前和认识的亲友发生性关係,又怎会听她的要求?

    陈董把一条软膏交到国卿手里,交代说:“这是好东西,把它涂在你的鸡巴上,剩下的全挤到女人的肛门里头。”

    国卿接过手来,按照他的吩咐照办,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刺激女人身体的强烈搔痒药。国卿涂满药膏的龟头继续在恬水淋淋的耻缝上磨挤,恬的身体已经快忍耐不住,她失神地反抓着身后我的堂哥阿横,阿横双手则是揉着她软嫩的乳房,还各腾出一指挑逗完全勃起的乳头。

    我不懂包括我亲友在内的这些男人,为何都那么会挑逗我的妻子,我妻子落在他们手中,就像一只赤裸而完全驯服的羔羊,任由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挑起原始的反应,然后完全接受他们的灌溉,即使她的丈夫和公婆在场,也无力说『不』和抵抗。

    我的堂哥爱抚着我妻子,柔声说:“恬恬,妳知道吗?我想妳好久了,从妳结婚那天第一次见到妳,我就连作梦都想要佔有妳,今天终于如愿以偿,要是早知道妳是那么大胆的女孩,我早就……嘿嘿……”

    阿横淫秽地笑了数声,又俯下脸只离恬的嫩唇不到二公分,无耻地问她说:“我可以亲妳的嘴吗?”

    “……不……不可……以……你是……他堂哥……我们……不行……”恬哼哼嗯嗯的回答。

    “那他呢?他是妳丈夫的同事,为什么你们的下体可以这样接触?我才接吻就不行?”阿横无耻地问,手指则同时加重力道,捏长那两颗红到快射出奶来的乳粒。

    “我……我不知道……啊……别……别在他和……他父母前……这样……”恬虽然口中抗拒,但性感的屁股和纤细的腰肢却上下抬动,让耻缝外露的果肉与国卿又硬又大的龟头磨擦得更激烈。

    我忍着满腔的悲愤,低声下气恳求:“国卿……别这样对她……看在我们是同事的份上,求求你!”实在不知该再怎么看下去了,妻子被别的男人姦污也就算了,但如果也被自己的同事和堂哥上了,我不知以后该怎么再抬起头。

    国卿却转头冷笑,鄙夷的目光看着我:“你的小骚货老婆这么开放,在你面前接受别的男人打种,反正她现在怀孕怀定了,我不过和她爽一次,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我绝望地垂下了头,现在的恬可以属于任何男人的,就是不属于我,我还能说些什么?说了他们一样会在我面前糟蹋她,又何须自取其辱?

    国卿看我不再说话,又得意的笑了几声,转回头对恬说:“妳丈夫叫我不要把鸡巴放进去,妳怎么说呢?要不要我的大肉棒帮妳止饥?”

    “别在他们……面前……要怎样……我都可以……”恬已经快忍不住肉体需求的折磨,她身上每一寸雪肤都在颤抖。

    “妳想得美!就是要干妳给妳丈夫和公公婆婆看,怎样?告诉妳丈夫妳想要什么吧!”国卿逼迫她道。

    芸柔闭上眼咬紧下唇,这次她总算没像被阿韩姦淫时那么的不知羞耻,想必因为国卿是我的同事,这种话很难在我面前启齿吧!

    “既然不说,我就慢慢的搞妳,一直到妳求我为止。”国卿狞笑道。

    他向阿横使了一个眼色,两人站起来,一人一边将床垫连同躺卧在上面的恬一起拖到我和我父母前面,恬张成M型的双腿就正对着我爸,雪白腿根间光秃秃的耻缝尽入我爸爸的眼中。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