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劫红颜
  • 发布时间:2018-10-16 21:0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本文又名︰母亲的三个男人·初稿)

    人物简介︰

    母亲玛丽亚︰32岁,曾经是一个芭蕾舞演员;
    父亲理查德︰大财阀的老闆;
    我,小约翰︰10岁;
    少年维特︰我的化身;
    乔治︰母亲芭蕾舞团的小男演员,18岁;
    亨利︰我爷爷,黑社会教父;
    郁文︰父亲的情妇,22岁,芭蕾舞团里的新白天鹅;

    *****************

    (第一章)青涩的香蕉

    性早熟的我在家中说话没有人敢不听,但温柔的妈妈说的话我没有一句敢不听。

    家中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挂有母亲跳芭蕾舞的相片,我的房间的墙上就挂着三幅,我认为是最美的三辐。

    一张是母亲将左腿高举过头,我很难想像平时温柔高贵的母亲能有这么强的柔韧性;一张是母亲被一个青年男子高举过头,双退呈180度的劈叉;母亲好几次红着脸要将这幅相片换掉,可我总是哭闹闹着不肯;最后一张是母亲的练功时的站立着的休息照,相片上的母亲只有22岁,清纯的眼神望着窗外。

    当我从母亲众多的相片之中挑出这一张时,母亲非常高兴,抱着我狠亲了几口,因为这也是她最喜欢的一张。

    母亲年轻时是芭蕾舞演员,所以没法留趾甲,平头的芭蕾舞鞋极大地限制了母亲的美足。退出舞台后,现在母亲即使在家里也要穿着她喜欢的高跟鞋,她认为这样可以使自己不懒散,小腿的肌肉时时处在绷紧的状态。母亲的美足无疑是一流的,我看过许多色情杂誌上专门拍摄美足的照片,可没有比得上母亲的。

    母亲穿高跟鞋的时候很少穿丝袜,即使穿丝袜也绝不穿那种脚趾头加厚的那种,她要充份展示她脚趾甲的美丽。

    母亲有一个专门的修脚师布兰克,这家伙艳福不浅,每次精修我母亲脚趾甲的时候总是甜言密语的把我母亲哄得满脸通红,好在最后逐一亲吻他手下的艺术品--我母亲的脚趾甲。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他的手艺,他把母亲的脚趾甲修得一根根长长的,呈椭圆状,大么趾甲稍稍内尖,更显妖冶。

    涂上深褐色的指甲油,穿上暴露着整个脚背的高跟凉鞋,母亲的脚显得高贵不可逼视,却又淫蕩无比。

    母亲的身高是1·73,鞋的尺码是42码,五趾修长,大么趾微微上翘。我经常偷拿母亲的高跟鞋手淫,光是幻想着母亲的美脚就足够我喷发不止了。

    我私下里有个愿望,就是让母亲穿每一双她的高跟鞋让我玩个遍,当然这只是个梦想,而且母亲的高跟鞋式样层出不穷。没有垫厚袜头的丝袜包不住母亲椭圆形的脚趾甲,所以母亲一双丝袜一般只穿一次就扔掉,这些丝袜和母亲的高跟鞋一样,成了我手淫极好的工具。

    家里虽然有十几个佣人,可勤劳的母亲还是喜欢自己烧菜给家人吃。我和父亲也最喜欢母亲烧的菜。

    我经常通过安装的摄像头偷看父母亲做爱,虽然摄影头只能看个大概,但还是非常刺激。

    尝遍各国佳丽和试过无数种玩法的父亲,已经很难有什么刺激可以使他勃起了,母亲美妙的裸体只能使他阴茎无奈地动两下。但母亲只要穿上高跟鞋,裸身往那一站,或者再摆个芭蕾舞脚尖点地,双手向上的姿势,父亲的阳具马上就行举枪礼了。

    这时候的母亲总是晕红着脸,爬上床去,投入父亲的怀抱。父亲很粗暴地将母亲压在底下,很快地进入,进入后的父亲又显出他身经百战的勇猛,激烈地操弄着母亲,母亲不时地发出呻吟声以助父亲的淫性,她自己也得到极大的快感。父亲往往要干母亲数百下才射精,而这时候的母亲早已美眸迷离、鬓横鬟乱了。

    父亲虽然好色,但还是很爱母亲,我常听他笑着对母亲说︰“只有你才是我的归宿”,通常母亲这时候脸都红红的。

    父亲通常对一个情妇感兴趣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然后就会回到母亲怀中。母亲虽然对父亲非常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郁文的出现改变了这种现状。郁文实在太美丽了,她有比母亲还要高挑的身材,如果说母亲属于温柔高贵形的美女的话,那她就属于开朗随和形。更重要的是,郁文也是个芭蕾舞演员,而且是母亲原先的芭蕾舞团的新任“白天鹅”。在这一点上,母亲最自卑。因为郁文才22岁,就得了许多母亲过去梦寐以求也没有得到的舞蹈大奖。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