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店风云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4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栋新建高层住宅大厦的28楼向南的一隅,有四个单位。除了04外,其他的三个单位的住客都在同一天搬进了新居。

    这三户人家,当然是素未谋面,互不相识的。在互相介绍中,得知住01房的叫张云飞,妻子叫韩素英,经验者一家贸易公司;住02的叫李天鑫,是一位中学教师,妻子叫马云,是银行职员;住03的叫陈果丰,妻子叫孙宜良,夫妇一起经营着一间小型的百货店。这三家人有两个共同点,一是大家的年纪都是三十出头,二是他们三四岁的独生孩子都由奶奶或外婆照顾,所以当了爹妈还能过着二人世界。

    01的张云飞,人们都戏称他为张飞。可能人如其名,他的性格非常豪放,刚烈,好酒,而且性欲特别强烈,素英这弱质女流根本不能满足他。不过他是个“雀盲”,大伙玩麻将,他就只能无聊地看电视打发时间。

    住03的可谓是一对欢喜冤家。妻子孙宜良,人们都按其谐音叫她孙二娘。也是人如其名,为人泼辣,有理不让人,无理也不会让人,而且果丰给她调教得百依百顺,只要她一发雷霆,丈夫就会噤若寒蝉。

    大概因为大家都是同龄人,都有着共同的语言和爱好,所以很快就相处得很融洽。每逢下了班或是在假日里,都互相串门打发时间,特别是喜欢打麻将。有时,兴致来了,就相约一起去旅游消遣。

    在一个公众假期,这三家人相约到邻近一个城市旅游去。一行六人到达目的地后,就找到了一家四星级的酒店,想先安顿下来,再游山玩水去。

    他们对租住酒店是很有经验的。一到前台,孙二娘就一马当先提出要先看过房间,满意了才办入住手续。于是由一名前台服务员引领,直奔五楼而去。因为一般的酒店,凡是低楼层的都是普通的客房,所以他们一看就觉得太过简陋而直摇头。于是服务员就把他们带到十八楼再看豪华客房,果然是另一个天地。

    “为什么不早给我们看豪华房?把我们带去那不是人住的地方,分明就是瞧不起我们!” 孙二娘开始发难了。

    虽然那服务员委屈地反复做了解释,陪了不是,但孙二娘就是不依不饶,一直骂到了大堂。大堂副理看到出了事,连忙上前问个究竟。但好一个孙二娘更来了火气,高声质问大堂副理:“顾客就是上帝!你说,得罪了‘上帝’的服务员怎么处理?要不要即炒?!”大堂副理见到这阵势,害怕影响酒店的声誉,于是就把他们一帮人请到了二楼的经理室去。

    经过了经理低声下气的耐心排解,并表示为了表明陪不是的诚意,愿意以普通双人房的价钱给他们入住三个豪华客房,并且都是圆形双人超级大床的。二娘看到讨了便宜得了彩,也就甘休了。

    他们下榻的22楼,被安排在相邻的三个房间。安顿下来后,他们就出发游览,直到傍晚找地方用过晚饭后,才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酒店休息。

    晚上,虽然外面到处灯红酒绿,但他们都疲劳得不想再上街溜达了,可是却又耐不住寂寞枯燥,于是向服务员要来了麻雀牌,在李天鑫夫妇的房间里玩起四方城来。

    一台麻将只能容纳四个人,在凑脚的时候,除了充作战场的房间主人外,雀盲张飞照例是不用考虑的了,剩下的就是孙二娘夫妇的其中一个。本来从来不会让位丈夫有机会过把瘾的她,只因胃痛才服过药,想先睡一会再应战,所以果丰就如获大赦地立即溜到邻房去。

    孙二娘洗过澡后,胃痛逐渐缓解,但由于一天的劳累实在太睏了,只想到床上先美美的睡一觉。突然看到床头柜上摆着两个电子匙牌,知道老公临走时没带在身上,生怕老公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打门吵醒她,于是把房门虚掩着。为了能安然入睡,不但把所有的灯都关了,甚至连地灯也没开,让整个房间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然后只穿着内衣就躺倒在床上,很快就呼呼睡着了。

    张飞独自在房间里看电视,因为没有好看的节目,实在闷得慌。一向贪杯的他,好不容易才遇到这没人管的大好时机,便一溜烟跑到一楼的酒吧里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