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妙手偷香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4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偷,最首要的解释即:私下里拿走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

    偷情:同理可得,是指私下里拿走别人的男人或者女人而据为己有。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情给人们带来的愉悦和刺激由此可见一斑。

    任何事情都是从欲望走向实践;从懵懂走向熟悉;从生疏走向娴熟,从胆怯走向勇敢。

    偷情的历练过程如同士兵从和平走向战争的过程——开始时是害怕战争,害怕战场,害怕战斗,害怕面临流血和死亡。但军人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统治者的地位,军人必须执行战斗命令。而当你真实的走进了战争,退宿就意味着死亡。经过战争的洗礼,军人的胆量和意志会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提升。

    偷情亦是如此。上帝造人,开造了人类美好幸福的生活。古人云:食色,性也。圣人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也就是说凡是人的生命,离不开两件大事:一是饮食饥饱,二是男女行乐。一个生活生计的问题,一个性的问题。所谓饮食,即是人们解决温饱问题。男女则属于康乐问题,人生就离不开这两件事。

    我是凡人,衣食住行相对宽松,饱暖思淫欲,圣人亦如此,我更不能脱俗。

    言归正传,讲讲我的偷情路。

    *** *** *** *** *** ***

    偷情事件的发生,往往与所处的环境和自己的欲望有关。人是高级动物,是感情动物,相处久了,难免日久生情。这就是偷情的温床。

    前些年,我和几个哥们喜欢凑到一起玩麻将,今天去你家,明天去他家,天天如此,不亦乐乎。时间长了,当然与女主人也混得很熟,为调节气氛,消除输家的不悦而故意找女主人开玩笑、插科打诨自不在话下。我的牌技不佳,往往输多胜少,收不抵支,博得女主人“怜臭惜石(不敢称香,也不敢称玉)”,唏嘘不已。哥们对我的表现自然是大加赞赏,期待我踊跃参与——谁不想赢几个银子花花呢?

    一日周末,哥们联系我去他家玩麻将,我说近日我是“罗锅腰上树——钱(前)紧”,前一段给你们贡献太多,现在囊中羞涩,準备金盆洗手。哥们也深知我的处境,每赌必输是我的习惯了,也只好宽慰我几句作罢。

    我正準备在家过个清淡加清閑的周末的时候,电话铃想起。拿起听筒,原来是刚才那哥们之妻的声音:“星期天你在家干什么呀?来我家玩呗!”

    我说我真的输怕了,不是在乎输了多少钱,而是每赌必输弄的我很没面子…再说了,这几天我真的口袋里没有银子了,你们玩吧!

    对方说了(以后暂且称嫂子吧,哥哥嫂嫂是官称嘛):“刚才听你哥说了,说你这一段没钱,不来我家了。每次都是你们弟兄几个玩,今天你不过来,跟少点什么似的……你过来吧,不就是几个钱吗?嫂子给你拿,只要你过来,嫂子就高兴……你快点过来啊,我在家等着你的。”

    不等我接话,那边嫂子就把电话给挂了。我是去还是不去?嫂子那么热情,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我如果不去,还真的说不过去。唉,我这人就是耳朵根子软,经不住别人的几句好听的话,翻了翻抽屉,翻出些碎银子来,装进口袋里,就过去了。

    到了哥们家,敲门,迎接我的自然是嫂嫂了。我听到里面稀里哗啦的一阵洗牌声和说笑声,知道里面麻将已经在进行中。我说既然里面已经够手开始了,我就不进去了…嫂嫂说:那是看你没来,先喊喜平(邻居,女性)配个手,你进去了她就站起来了。

    这时候里面男主人哥们问道:谁来了呀?是不是虎弟过来了?

    嫂嫂应声道:是的,虎弟过来了,听到你们玩着呢,就不愿意进来了…哥哥说:快,快请虎弟进来。我们几个是“买个鏊子(烙饼的器具,用铸铁做成,平面圆形,中心稍凸)没腿——专(砖)等着你呢!”

    这时候,嫂嫂从口袋里掏出一打票票塞进我的口袋……想必嫂嫂给我打了电话以后就把钱準备好了,我心中一阵温暖,既感激又尴尬,去别人家玩牌,还得让人家女人给我拿钱,唉!杯具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