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地寻春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阿庄躺住黑沉沉的大客厅里自斟自饮,他要用酒精麻醉自己。

    可是,那令他失去自尊、自信、羞辱的一幕,却深深的烙在脑海里,每当夜静更深便浮现出来,事距已一个多月了,却像刚刚发生的,清晰进入眼帘。

    阿庄真有点悔恨,那天下午不回家多好啊!

    目击了反而令自己烦恼、困扰不堪,他到底看到了甚么?

    那是个春雨绵绵的下午,阿庄有点头昏脑胀,实在支持不了,决定放下繁忙的公务回家好好睡一觉。

    才进入大客厅,已听到娇妻咪咪的淫声浪语了,阿庄既震惊又愤怒,他对咪咪这样好,她却瞒着自己偷汉?

    淫声是由房间传来的,阿庄蹑手蹑足走到房口,他要看看是谁偷了咪咪的心。

    房门没有关上,是半掩着的,阿庄由缝门窥看,不看犹可,一看气得八窍生烟,原来咪咪一丝不挂躺在床边地毡上,双脚曲起分得开开的,姿势活像一个产妇。

    家里的大狼狗多咪正伸出那条长长的舌头,舐吮着她那个春洞,地毡清晰的看到水印,显然是她洞里的淫水造成的,她媚丝细眼地在呻吟,不时自言自语道︰“真过瘾,真过过瘾!”

    到了后来,她把多咪椎倒地毡上,拿着大狼狗的狗鞭上上下下捋动着,将狗鞭捋得硬硬的,然后伏在狼狗身上,将那条狗鞭塞入春洞里,屁股不停上上下下挺动。

    看到这里阿庄火起千丈,如果咪咪偷的汉子比他年轻、英俊、比他的阳具粗大,他还可以容忍,可是咪咪竟与狗造爱,那岂不是自己比狗还不如?

    阿庄再也无法忍耐,解下了皮带,拿在手里,冲入房间里,挥舞皮带狠狠的向咪咪雪白的大屁股抽下去,一边抽一边怒骂道︰“打死你这个淫妇、蕩妇!”

    咪咪猝不及防,又心中有愧,竟不懂得闪避,雪白的大屁股被抽出了五、六条血痕后,方跳起来躲避。

    阿庄余恨未消,拿着皮带没头没脑的向大狼狗抽下去,多咪汪汪吠着,挟着尾巴窜出了房外。

    阿庄走到咪咪面前,右手抓着她脑后的秀髮,将她的臻首拉高,喷火的双眼紧紧盯着她问道︰“为甚么,为甚么你这么贱,竟然和狼狗交合!”

    咪咪怕得面色青白,口震震说道︰“阿庄,原谅我吧!我也不知为甚么?和狼狗来时,我才觉得刺激、过瘾!”

    阿庄冷笑道︰“咪咪,你不是小女孩子,这种事怎能原谅呢?我们分居离婚吧!你要多少瞻养费和我的律师说好了!”

    那天下午之后,阿庄便变得意志消沉,自暴自弃。

    阿庄的大哥汤美召见阿庄,汤美叫阿庄坐下后说︰“阿庄,事情过了这么久了,怎么你还放不下,整天借酒消愁,阿庄,你亦知道酒入愁肠愁更愁啊!我很耽心啊!”

    “大哥,你不明白我心灵创伤有多深!我知道你关怀我,我也明白知道不对,但咪咪和狼狗淫蕩的一幕,总是不时在脑海里浮现!”

    汤美拍拍弟弟的肩膀关心地说︰“不如去外地工作一段时间怎样?到了不同的环境中,或许会逐渐淡忘了!”

    阿庄无可无不可答道︰“也好,试试吧!”

    汤美面有喜色道︰“那太好了!你知道我们在哈尔宾的办事处正欠缺一个可以作主意的人,我正想发展扩大那里的业务,现在那里又有五个我们派出的职员,加上当地的四十个职员,我们岂不是哈尔宾最大最有实力的贸易公司?明天我立刻吩咐那边的僱员替你找房子,你需要的日常用品,包括你最心爱的影音器材,可以装箱空运过去!”

    “好,我回家收拾东西,越快越好,孤零零一个人在家里真不是味道!”

    汤美微笑道︰“阿庄,听说东北多美女,个个白中透红,细皮白肉,玲珑浮凸,忘记了咪咪,好好享受人生吧!”

    太子爷御驾亲征非同小可,全体公司职员近五十人齐齐在机场排队欢迎,阿庄由香港派出的主任小方陪伴着,驱车直奔为他租下原来俄国人所建的俄式别墅里。

    阿庄的公司为哈尔滨带来极为可根的外汇,他的到来受到当地领导人的盛大欢迎。头几天,阿庄忙于应酬,接见各方到来拜会的首脑,由早到晚忙得团团转,咪咪兴狠狗交合的丑恶镜头,竟不再在脑海出现,他抖擞精神,应付新挑战!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