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红月满永不缺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大妹子,到我家来坐吧!”

    “不啦,改日吧……”

    “进来坐坐吧!”蔡太太死拉活扯,把卓太太拉了进去。这一带三、四十家,都是某航运公司船员宿舍。

    卓太太和卓文超才结婚年余还未生育,但卓文超的船是大西洋航线,平均半年还不能回家一次。

    这在某一方面来说,的确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至于蔡太太她先生是在一艘日本线船上服务,因触礁沉没,蔡先生是死亡名单中廿七名之一。她也没孩子,领了笔优厚赔偿金,一个人随心所欲过活。

    卓太太近来听说蔡太太私生活不正常,甚至朝秦暮楚、熟李生张。但耳闻总是不如眼见,有人忌妒蔡太太因她一次领了约二百万赔偿金,但又怎可眼红,难道她们也希望自己丈夫遭遇不幸。

    儘管卓太太不信,却对蔡太太较疏远。本来蔡太太好多次请她到蔡家玩,她都藉故推开了。

    今天傍晚蔡太太硬拉之下,卓太太实在不便推就进入蔡家。那知蔡家竟有一位客人。

    “喔!我来介绍……这位是卓太太,这位是我的表弟江福顺……”蔡太太说。

    卓太太点点头,江福顺向她行了个九十度的鞠躬,而且伸出手要握手,但卓太太没伸手。

    卓太太发现这男人约二十六、七或者二十七、八,反正不超过三十岁,大概比蔡太太小二、三岁。蔡太太三十一,说他是她表弟也有可能。然而,她好似见过此人一、二次,却未听蔡太太称他表弟。

    “管人家那么多的事干什么?”卓太太心中告诉自己,坐一会就走。

    “大妹子,不管怎样你今晚在这吃饭,不然就是瞧不起我。”

    “不!蔡太太,我还有事……”

    “你也是一个人,有什么事?”

    “真的,我真的有事……”

    “别见外吧,我们是邻居也都是吃海上这家饭的人,我吗?也早就想交你这个朋友,至于说我表弟也十分敬慕你……”

    她向江福顺望去,他果然正微笑向她点头。

    “这个人可真怪……”卓太太心头一跳,不知为什么这个男人使人产生好感。也就是说,他笑起来一口白牙,那眼神很动人,一下子就能够使人忍不住地喜欢上他……

    “这怎么可以?”卓太太心想我是人家的妻子啊,而且外界对这新村中女人的谣言纷纷,卓太太常常警惕自己,要处处小心谨言慎行。

    “大妹子,就让表弟陪你聊聊,我去做饭。”

    “不,蔡太太,我要走了,我真有事。”

    “卓太太,表姐是诚意留你,而我,如果你不以为冒昧,我也十二万分希望你赏脸留下吃个饭……”

    “谢了,江先生,要没事我就留下吃顿便饭也无所谓。”

    “大妹子,你有什么事?”

    “这……不便告诉大姐。”

    “大妹子,你再推三阻四的,就连我表弟也瞧不起了,人家可是规规矩矩的绅士呀!”

    结果就被留下,由江福顺陪着聊天。

    吃饭时,蔡太太要来点酒,卓太太自然不会喝酒,就连江福顺也不喝,还责备他的表姐︰“表姐,女人酒还是少喝为妙……”

    “看到没?”蔡太太说︰“这可真是书獃子喝酒算什么?我只有一个人,总要有点精神寄托。”

    卓太太说︰“要是不过量,少喝一点也不要紧。”

    “表姐要是像卓太太这样就好了。”

    “怎么?你敢当着大妹子的面让表姐下不了台。”

    “表姐,真的,你要是有卓太太一半好……”

    “好了,好了,我不好!大妹子好……”

    吃完了饭蔡太太去洗碗,江福顺又和她聊好久,卓太太才告辞。

    卓太太她本来十分后悔到蔡家的,但是现在出了这个门,却又有点依依不捨的感觉。

    她觉得江福顺很讨人欢心,长得不错,又会说话,这十分寂寞孤单的女性心目中,寂寞又增了几分。

    第二天又遇见蔡太太,她说︰“大妹子,表弟走时说要我代他向你问好,他十分敬慕你。”

    “蔡太太……你在说笑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