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嫂嫂,不行!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4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38288!”

    “在!”应这个号码的人就是我(骆风),廿五岁,进来这个监狱都已经六年了。

    整整过了六个冬天,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是什么样?听说机场搬了,听说有一个金融风暴,到底外面的一切是否和六年前相似?只要过多几天,我便知道一切!兴奋中带有一种哀伤,兴奋可以重见天日,哀伤已举目无亲,出到外面何处是我家?开始害怕出狱,里头的兄弟都肯助我一臂之力,可惜,我不想重操故业,谢绝兄弟们的一般好意。

    这个背影好熟悉,对!是洪涛!我不禁的喊了一声,这一声是我六年来最响亮的一声:“洪涛!”

    他回头一望,也喊:“骆风!”我俩已六年没见。

    经过和他一谈,知悉他几个月前落网,我比他早五年,他属主谋被判十年!我俩是属同一宗案件,他知悉我即将放监。

    洪涛说:“骆风,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可以吗?”

    我说:“大哥,什么事?请讲。”我很明白他的心是有多酸啊!

    洪涛:“我太太两个月前替我生了一个孩子。”

    我说:“大哥,恭喜你啊!是第几个了?”

    洪涛:“是第一个。有什么值得好恭喜的,原本我不要,但她属于难受孕,所以这么多年还是第一个,她坚持要的。她决定要的一刻,我随即被捉。”

    我说:“大哥,你也不可以迷信,还清了债,还不是男子汉一个!”

    洪涛:“骆风,你真是我好兄弟,没把我供出来,要不然你的刑期可以减少几年。”

    我说:“对了!大哥,你要我办什么事?尽管说。”

    洪涛:“大嫂她刚生了,我想你替我照顾大嫂,可以吗?”

    我说:“大嫂家里没有亲人吗?”

    洪涛:“她和我一起的时候已断了六亲,更何况现在还有了我的孩子。”

    我说:“那……不是很方便吧?”

    洪涛:“弟,你以前都没出卖我,现在我不相信你,还可以相信谁呢?反正你说你出去后也没地方落脚,我那刚好多了一个房间,房租你也不必担心,我的安家费里会帮我交,放心!她明天来探我,我叫她来接你出狱,那不就行了?拜託你了,弟弟!”

    我说:“那好吧!只要大嫂她不喜欢,可以马上叫我走,我不会给她添麻烦的。”

    洪涛:“那谢谢你了!拜託了!”

    到了我出狱那天,已有一位年约廿六岁的女人在监狱门外候着,她一见我出来,走向前我这边问:“请问你是不是骆风?”

    我答说:“是的,洪涛是我大哥。”

    她说:“那就对了!我是洪涛的的太太。我们走吧!”

    我叫了她一声:“大嫂,我们现在去哪里呢?”

    大嫂说:“当然是回家啊!”

    我说:“大嫂,妳不介意吗?”

    大嫂说:“我介意就不会来接你了。”

    我想:“对啊!我怎么这样笨呢?”

    回到家里,我一踏进这间屋子,感觉很舒服,又乾净。大嫂带我看了我的房间,我很满意,应该是说我好高兴才对!

    大嫂为我準备了一切,我简直像回到自已的家一样。大嫂给我的印象是非常高贵、贤慧、美丽且大方,而且还有一副好身裁,一对大的乳房配衬着修长的美腿,还有那高高的臀部。

    我六年未曾接触过女色,心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嫖妓,可是监狱所给的钱也不多,往后的日子也不知怎样过,所以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心想还是晚上手渎吧!

    突然间,小华(大嫂的孩子)哭得很大声,我们急忙上前一看,发现他满脸通红,我摸他的头额很烫,知道他是发高烧了。

    大嫂不知所措,我马上抱起他往诊所去,经过医生诊断,必须马上送院。送他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幸好及时送来,要不然可会有危险,不过小华要留院观察。大嫂听了后,放下心头大石,对我一笑以报感激之恩。

    (二)

    经过办理妥一切手续后,已经很晚了,我们想起原来还没吃饭,于是到了一间餐厅里。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