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婆的姐姐!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并不是那种淫乱人伦的家伙,当然,这裏提到的姐姐也并不是我的亲姐,她是我妻子的大姐,我也随妻这样称呼她罢了。

    姐姐本来在县裏一所小学教数学,最近调来市幼稚园任教。由于一时还找不到住处,就先借住在我家。家裏不算大,七十多平方,两房一厅,一年前与妻新婚才住进来的。

    新婚燕尔,我跟妻还很恩爱,所以,大姐住进来并没有对我们的生活有多大影响(除了每次做爱得小声点外)。

    发生那件事,完全是偶然,当事人过后也都很理智,所以事情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就象小石子落入一碗清水,没有激起多大的涟漪。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星期六,妻去外地出差快有一星期了,但今天还回不来(我也憋了快一星期了)。按习惯,姐姐每个星期这时候都要回县裏与姐夫和小外甥团聚,但据她说幼稚园搞活动,这星期就不回去了。

    那天晚上,几个好友约去喝茶打牌,回到家已是半夜一点多,姐姐睡的房间大门紧闭,想必她已经睡了。我却由于刚喝过茶,兴奋非常,所以上网冲浪,流览一些成人网站。

    时值雨季,天气闷热,好象要下雨,我就关上房门,开大空调(家裏只有我的主卧室有空调),慢慢欣赏图片和小电影。看到两点多,刚才是我兴奋,现在连小弟也兴奋起来了,我决定好好洗个澡,再打下飞机,发洩一星期以来聚积的欲火。

    由于估计姐姐已经睡熟,而且天气太热,洗完澡,我并没有穿内裤,就站在卫生间门外过道的洗手池前漱口,头脑发热的还在想着小电影上的精彩情节。

    这时,姐姐从她房裏出来,要上厕所。如果是平时,在这七十公分宽的过道裏,我侧一下身,就可以让她进厕所了。但当时我正想入非非,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到来,更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丝不挂的!她也是睡眼朦胧,没有看清我的状况就过来了。她走到我身边,我转向她一侧,準备让她过去。

    这时候,她怔住了!

    一个健壮的(自吹一下,各位别介意)成年男子正面对着她,赤身露体。

    我也意识到了尴尬,双眼直直地望着她,两手还拿着水杯牙刷,口中仍含着牙膏的泡沫。就在那一两秒中,时间,空气,一切事物都凝固了。

    我迅速回过神来,思考如何摆脱窘境:向前沖回房间?不行,大姐还堵在过道口发愣;向后退回厕所?也不行,那是她要去的地方,何况厕所内也没有衣服可穿。

    一边思考,我也一边打量大姐:刚睡醒的她,头髮有些零乱,身上穿一件白色真丝吊带短睡裙,短到大腿根部,本来还配有一条宽鬆的短裤(以前偶尔见过),可能她起夜时没有料到会碰上我,所以没有穿,裙下隐隐约约露出白色搂空内裤,还有隐隐约约的……

    其实姐姐的相貌身材是不错的,她仅比我大一岁多点,还不到30,虽然生过小baby,但风韵不减。修长的玉腿,高挑的身段,坚挺的乳房,在小睡裙映衬下格外迷人。

    看到这,一股热流由丹田而起,向上涌上脑门,让我耳烧脸热,心跳加速;向下沖入小弟弟丰富的血管裏,让本来就已处于兴奋状态的它迅速勃起!

    “咚,咚”,仅几下,毫无约束的小弟就已成90度,向前直指一步开外的大姐!还不住地跳动着,好象一把利剑,要刺向她。

    大姐这时也清醒了,脸一红:“呵……还没睡呐……”说着,往边上靠一靠。我明白她的意思——就当不知道,什么也没发生,也好!

    “唔,唔”我满口牙膏沫,不好说什么,含糊应了一下,也往边上让了让。

    她侧着身子,迅速在我面前一闪而过。就这个小动作,我跟她之间发生点“第三类接触”。由于过道仅有七十公分宽,两人侧过已是很勉强,最关键我的肉棒还挺在我们中间!

    她闪过时,她平坦的小腹在肉棒最敏感的前端一划而过,小睡裙的下摆也被肉棒撩了一下。她快步走入卫生间,迅速而又轻盈地关上门……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