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艳母勾人心魄的呻吟声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肖文结婚了,但老婆却在生产的时候难产死了,这让肖文在想,这是不是自已的一种宿命,自已的女人,都是为了生孩子这一关头死了。

    为此,肖文沈迷了,终日借酒浇愁,其岳母心疼女婿,常来照顾他,偶尔也陪肖文小饮,坏就坏在这酒上。

    某次,她又陪着女婿小饮,肖文说到动情处,又饮酒浇愁,大醉后小睡了片刻,其岳母将他背进卧室,给肖文盖上被上,然后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打了电视,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肖文睁开迷蒙的双眼,醉眼间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看着什么。

    他嘴里:“啊……”了 一声。

    其岳母看到女婿醒了过来,忙过去问道︰“好儿子,是不是要喝水。”

    肖文直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朦胧的双眼中越看越觉的像自已的老婆,的确,肖文的岳母如果不是因为年纪的原因,还真与自已死去的女儿有着七八成的相像,直视着—直视着,突的肖文抱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狂吻起来……

    天亮后,肖文看到岳母一丝不挂躺在自已的身边,顿时想起昨天的事情,但岳母怎么会这样一丝不挂呢?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怎么也没想到昨天强行的与其岳母交欢,而肖文的阳具太也粗大,久未尝春水的岳母又疼又麻又痒,高潮间下体阴精狂涌喷出,一阵的痉挛昏了过去……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岳母又醒了过来,嘴里虽是这样说,这是力不从心,她说不服自已的身体,肖文轻抽缓插着,他身下的这个女人慢慢地动起情来,双眉紧锁,娇喘吁吁……随着高潮的来临,她再一次的昏了过去。

    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淫乱随着这一次的幸福交合,变得越来越汹涌起来。单说肖文的母亲徐艳在一家美容中心任董事,某一天因临时开会,想起上午来公司时拉在家里的重要文件,于是驾车往家赶,赶到家里,换上拖鞋,由于家里的地毯很厚,换后拖鞋后屋里声息皆无。经过儿子的房间时,发出一种声音,那种声音正是女人性交时发出的呻吟声:

    “嗯,啊……,轻点……不要急嘛……啊……”

    声音好熟啊,徐艳趴在窗户上,通过缝隙,徐艳不由的大惊,与儿子性交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儿子的丈母娘,自已的亲家母,亲家母的两条腿擡的高高的,儿子背向门边,只见儿子的屁股一上一下,趴在窗户边的徐艳不住的听到屋子里边女人的浪哼,肖文卖力的抽插着,抽插了几百下后,儿子跪起来,然后双手将亲家母的两条腿高举起来,这样子亲家母的阴门大开。

    “死了……你要做什么……哼……”亲家母问道。

    说罢,徐艳心想亲家母平时看起来稳重有涵养的样子,原来在床上也是个骚货,这时,只见儿子大阳具大力插了进去。

    “哎哟……”亲家母叫了起来,“啊……小老公……轻点……妹妹……快让你插穿了……啊……”亲家母娇声说道,儿子十分得意的样子,不由分说大起大落,根根尽底。

    “嗯……好痒……啊……飞了……”儿子插的更加用力了,随着欲火高涨亲家母淫水直流,肖文这样用力的插,更是有声有响了。

    这时在窗外偷窥的徐艳,看了儿子与亲家母的火热的性交场面,忍不住伸了手去摸自已的阴户,这才发现自已的阴户早已湿的不成样子了,手上下揉着自已的阴户,暂时解决难耐的滋味。

    “嗯……啊……”里面不住传出亲家母浪叫的快活声音,这时,肖文突然不动了,急得亲家母撒起娇来。

    “啊……你怎么不动了……”亲家母欲仙欲死之际,肖文有突然收势,急的亲家母百爪挠心。

    肖文道︰“岳母大人,我们换个姿势吧,来一招仙女坐腊,这样你可以采取主动,可以更加的深入,你高兴如何动就如何动,我也可以欣赏你浪叫时的美妙神情,呵呵……”说罢,二人对调了位置。

    这时,门口的徐艳看到儿子的阳具不禁心头一颤,阴户用力夹了一下,只见肖文的阳具直直的向上挺着,约莫二十几公分,单只龟头就像一个鸡蛋一样,天哪,怪不得亲家母浪叫的如此这般,这一来,更使的徐艳心跳加速,直直盯着儿子那根精壮的家伙,按捺不住,手指不住的在自已的阴户里搅弄,聊以自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