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妹共侍一夫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欣欣,怎么了?不哭不哭……”曾文丽一把搂过站在门外的妹妹杜晓欣,一边温柔的轻声安慰,一边冲着屋内的男人摆手。

    屋内的男人是张天宇,曾文丽的丈夫,夫妻二人新婚燕尔,正如胶似漆的时候。杜晓欣敲门的时候,张天宇正在沙发上坐着享受美丽妻子的口舌服务,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正是他舒服的时候。

    看着妻子急着摆手的样子,张天宇无奈,只好整理整理自己稍显凌乱的衣服,转身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倒了一杯橙汁端了过来。此时曾文丽已经扶着杜晓欣坐到沙发上。后者只是伏在曾文丽的肩上哭,也不说话。

    张天宇对妻子挤了挤眼睛,冲着卧室的方向歪了歪头,意思是说自己先进屋,让她们姐俩说会话。曾文丽抱歉的冲着自己的丈夫苦笑了一下,表示明白。

    很快客厅里就剩下曾文丽和杜晓欣,当姐姐的自然要哄着妹妹,于是曾文丽拿起橙汁,柔声说道:“到底怎么了?和男朋友吵架了?前几天看你们不是还挺好的,还跑到我这玩吗?怎么又……”

    杜晓欣明显没有喝橙汁的意思,只是摇了摇头,叹道:“不提他了,一说他我就一肚子气,我再也不要见他了。”说完又哭了起来。曾文丽好说歹说,终于劝着自己的妹妹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刚才杜晓欣去自己男友的住处,买好了夜宵,本想和他好好的享受一下温馨的二人世界。却不想,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发现满地散乱的都是女人的衣裤,自己的男友正在床上和两个自己从没见过的女人大干特干。这种场面让未满二十的杜晓欣实在是接受不了。

    最最令女孩生气的还是,对方发现了杜晓欣的到来不但没有一丝的愧疚,反而邀请她的加入,还说什么她的做爱技术太差,像个木头,要那两个女人教教她怎么伺候男人。杜晓欣已经被气的说不说话来,直接走到男友跟前,使劲的扇了他一巴掌,然后扭头就离开了,随便找了一辆出租车,就来到了姐姐的家。

    曾文丽听完了妹妹的哭诉,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但是现在她知道不是生气的时候。又把妹妹搂在怀里,劝说道:“这种男人,就不要理他了,早一天知道他的真面目,对你反而是好事。你离开他是对的,要不以后他会伤的你更加深。你现在听话,乖乖的去洗个澡,然后好好的睡个觉,明天就是全新的生活,全新的你,好吗?”

    听着姐姐温柔的话语,杜晓欣虽然还是很难受,但是心里毕竟舒服多了。从小就是如此,只要遇到什么烦心事,伤心事,难事,姐姐就是自己最好的倾诉对象。虽然不是亲姐姐,但是却远比自己的父母还要理解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出了这种事杜晓欣第一时间就跑来姐姐这里。

    毕竟是自己的初恋,杜晓欣甚至毫无保留的给了男友自己宝贵的处女之身,满以为大学还没毕业就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满心的喜悦最后全部化为了泪水。

    曾文丽陪着杜晓欣来到了浴室,放好了洗澡水。曾文丽双手晃了晃妹妹的肩头,轻声说道:“好了,好了,眼睛都哭肿了,还用我陪你一起洗澡吗?”

    杜晓欣此时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一些,想起自己刚才的失态好像全部都让姐夫看在了眼里,突然抓住曾文丽的手说道:“刚才……刚才都让姐夫看见了?我……我……我可丢死人了啊!”

    曾文丽一笑,回道:“怕什么的?又不是外人,再说你现在不是小孩儿吗?哈哈……没事的,后来他不是进屋了吗?”

    “才不是小孩儿呢,人家都19了,说的你好像很大是的,你不也就比我大那么几岁吗?”杜晓欣很不满姐姐说自己还是小孩子。曾文丽笑了笑,问道:“怎么样?还难过吗?”

    杜晓欣扬了扬头,说道:“难过自然还是有些难过的,不过已经没事了。为了那种人太不值得,我都可惜我刚才那么多的眼泪了,真是浪费啊!”

    “这样想就对了,不要为难自己,好了,你快洗澡吧,睡衣就在洗手台底下的柜里,你都知道的,时间也不早了,洗洗睡吧。”接着又抱了抱杜晓欣,曾文丽转身出了浴室,关上门,轻轻的吐了口气。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