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借种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南方的夏天闷热无比,即使是在潮汕地区的乡下海边,那突然吹起的海风,都会引起在海边乘凉的人们一阵阵欢呼。

    陈海的家在西边最靠海的那一边,家虽不富裕,但也算整齐乾净。房子本来是间大屋,后来父母过世后,他和弟弟陈江将这屋子隔成了两边,一人住了一半。

    虽然兄弟分了家,但是,他们两家人的感情非常地好,不管是两兄弟之间,还是妯娌之间,平时都是相亲相爱,从未吵过嘴。

    兄弟两家四口人今晚齐聚一堂吃饭,四角桌上摆满了酒菜,四人各占一角,两兄弟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桌上放着倒满酒的杯子却未动弹。两女人都一改平时模样,低着头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有时忍不住抬起头儿来对望一眼,突然脸上飞起红霞又将头低了下去。

    也难怪他们今晚上举止反常,因为今晚上他们将要做一件非常之事,那就是做为大哥的陈海在今晚上为弟媳体内做种。这种事事成之前或许一咬牙就能决定,但真的要做起来时,却免不了尴尬。

    陈海的老婆叫慧娘,陈江的老婆叫春月,都是二十四五年纪,乡下人的名字虽然普通,但海边的女人,皮肤细腻,身材婀娜,生得那模样自有一番水灵。慧娘虽为大嫂,但其实性格开朗爱笑,脾气又好,所以和春月真如姐妹般好感情。

    乡下人早婚,兄弟俩只差一年结婚,但陈海现在已经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而陈江望眼欲穿,也望不见春月的肚子有任何动静。受到陈海两个活泼的孩子影响,也因为南方乡下深根蒂固的传宗接代的思想影响,陈江终于忍不住偷偷带春月到市医院检查身体。却没想到检查到原来是陈江精子含量特低,根本没有机会让春月怀上孩子。

    这一下陈江可就受到打击了,他想过用人工受精来让妻子怀上孩子,可是怀上的不是他陈家的种,这可太不能接受了。于是陈江想到用哥哥的精子人工授给春月,那最起码生下来的孩子一定是陈姓同宗的。

    陈江花了不少心思将事情和大哥商量了,陈海咬咬牙也答应了贡献出精子给弟媳受孕,可是后来打听了一下人工受孕手术费不是他这样的人家承担得起的,陈江失望得几天都吃不下饭。

    所谓人到急时必有歪计,后来陈江突然想到,反正是让哥哥的精子受孕,自然受孕不是比人工受孕更好更直接吗?这想法和春月商量后,左右无主的春月只有默认了。于是陈江又厚着脸皮将自己的想法找陈海说,当时只把陈海吓得脸色铁青,连连摇头,死活不同意。陈江只好又好去求春月和慧娘说,女人对这事较受心,慧娘知道女人生不出娃是怎样让人看不起的,她可怜春月,于是她就去劝陈海,让他答应这事儿。乡下人老实,陈海答应的时候,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和想法,非常单纯地只是想帮帮弟弟而已。所以,那时候,四人都没有觉得这件事有什么特别不好的。可是此时四人坐聚一堂,想到等会大伯要和弟媳要做那事,不由得各怀想法,不知该从何开始。

    陈江见大家难堪,定了定心神举起杯子对陈海说:“哥,你看爸妈去世后,弟弟一直让哥照顾着,咱兄弟也不说什么了,干了这杯!”

    陈海想到兄弟之情,心里也是一阵温暖,举起杯一口干了,嘴里也说了一些好话。酒是自家酿的米酒,甜而有劲,几杯酒下肚,两兄弟开始有了话题,从小时候穿着开档裤打架开始,说到父母双亡日子艰苦,一时开怀大笑,一时唏嘘摇头。说到后来结婚的事情,免不了拉上妻子的故事,于是女人们也开始有了说笑,不知不觉中竟然忘记了那事儿。

    女人们也会喝上一些酒,但酒量始终不好,春月一早就怀着心事,那就是今晚上怎样让大哥把精子授入自己的肚皮里。是像自己丈夫一样,一开始就用那棒儿进去自己身体里折腾,直至射精,还是大哥自己先用手撸肉棒,撸到快射的时候才插进自己身体里射精?这些事不好问,也不知道该问谁才好,春月只好藏在心里自己琢磨着。可是两杯酒下肚后,她一不小心就把这问题从嘴里溜了出来:“嫂,等会我和大哥怎样授精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