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女花
  • 发布时间:2018-10-18 19:4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她叫啊兰。阿兰的妈妈显得很是年轻,也是美丽动人。不久,我与阿兰举行了结婚典礼。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然后在一个大饭店举行宴会。这一天来了许多客人,既有阿兰的同事好友,也有岳母学校的教师,济济一堂,气氛十分热烈。我们的新房就在阿兰的家中。

    从酒店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下车后,伯母两手牵着我和阿兰的手,一起上楼,送我们进房。

    家里的房屋很宽敝,楼下是一个大客厅、两个书房、厨房、饭厅以及两个健身房,楼上的住房、书房等有十几间,分为四个套间,每个套间都有卧室、书房和卫生间。我与阿兰住的套间,就是阿兰原来住的那一套,与伯母的套间紧挨着。在两个套间之间,有一道门可以相通。

    伯母今天非常高兴,打扮得格外入时,明豔动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就是新娘。她把我们送进房后,对我和阿兰说:“孩子们,祝你们幸福!”阿兰高兴地扑进母亲的怀里,搂着脖子亲吻着,直吻得岳母大叫:“哎呀,你吻得我都喘不过气来了!你还是留点精力去吻你的白马王子吧!”“妈咪坏!坏!拿女儿开心!”阿兰大叫,两手在母亲的胸前轻擂:“将来,我也给你找个丈夫,在你新婚那天,看我不拿你开心!”伯母的脸一下子红了,抓住阿兰的手就要打。

    “哇!妈咪的脸红了!娇豔似桃花,真美!”阿兰边说,边大笑着逃跑。

    母女二人在房间里追逐,把我扔在一旁。

    最后,母亲终于抓住了女儿,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然后,拉着她,送到我的面前说道:“阿浩!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管她!”这时,阿兰满头大汗,进洗澡间沖凉。房间里只剩下我和伯母。

    她走到我面前,说道:“阿浩,祝贺你!你也来吻吻妈咪吧!”我走近一些,两手抱着她的两肩,低下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我发现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当我抬起头时,她的两手搂着我的腰,说:“阿浩,还要吻妈咪的脸和唇呀!”说着,抬起头,秀目微闭,樱唇半努,很象向情人索吻的样子。

    我这时,不知怎么搞的,突然对她产生出一种情感,好象不是对岳母的那种感情,而像是对情人的那种依恋之情。

    我在她脸颊、嘴唇上轻吻了几下,然后放开她。

    她动情地说:“阿浩,你真是一个标準的男子汉!我为阿兰感到幸福!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希望你今后要善待阿兰。以你的条件,任何女人见了你,都会爱上你的,所以,你可不能亏待阿兰。”我说:“妈咪过奖我了。不可能任何女人都爱上我的!”“阿浩,你很有魅力!可能你自己还不知道。”她说道:“把我心中的一个秘密告诉你:甚至连我也爱上了你!如果不是阿兰先认识了你,我一定会嫁给你的!”我听了,十分激动地说:“啊!妈咪,你的想法竟与我一样!从见你的第一天起,我也爱上了你!我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不是先认识了阿兰,我一定会追求你的!”说着,又动情地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在她的樱唇上吻了几下。

    她的身子又是一阵颤抖,连忙推开我,说:“阿浩,不可胡来!我说的只是如果你没有认识阿兰。可现在,我是你的岳母,你是我的女婿。名份已定,不可再有非份之想!快放开我,让阿兰看见了,很不好的!”她拉着我的手走到沙发前坐下,说:“阿浩,青年男女在结婚前,要由父母进行性知识的教育。你的父母不在这里,不知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我说:“没有人对我讲过的,我只是从书上看到一些。”她说:“那只好由我代替你的父母了。男女结婚以后,要进行性生活,亦即发生交媾。简单地说,就是男女都要脱光衣服,男子爬在女子的身上,把生殖器插入女子的蜜穴中,来回抽送,这就是性交。”我问:“这样有什么作用?”她笑了起来,拉着我的手说:“傻孩子,那是一种很美满的享受,十分舒服的。”我又问:“什么样的舒服?”她的脸红了,柔声说:“这个……无法用言语形容……到时候你就会有体会的!”她又接着说:“我想告诉你的是,少女在未性交前,叫处女,在蜜穴口有一层处女膜。所以,初次性交时,由于男子器官的插入,会使它破裂,能出血,十分疼痛。因此,你插进去的时候千万不要急,慢慢来,要学会怜香惜玉。”我问:“怎么做才是怜香惜玉?”她说:“一开始,你要温柔地吻她,在她全身上下抚摸,包括她的蜜穴口,直待她流出许多液体时,蜜穴里便十分润滑,那时你再进去。慢慢进,一点一点地进,进一点,退出一些,然后再更深入一些。这样,阿兰的疼痛感会轻一些。”我说:“伯母,我知道了。实在不行,我今天先不进去!”她神秘地微笑着,拍拍我的脸,说:“只怕你到时候控制不了自己!哎!你刚才叫我什么?怎么还叫我伯母!”我连忙改口:“妈咪!”“哎!”她高兴地在我的脸上抚摸了一下:“真是乖孩子!”我趁势又把她揽向自己。她没有反对,身若无骨似地,闭目依在我的怀里。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端起她的下颌,只见她的樱唇在颤抖。我轻轻地吻上去,并把舌头伸向她的嘴中。她似乎极其陶醉,樱唇微开,接纳了我的舌头。忽然,她清醒了,急忙推开我,并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小声说:“哎呀,我竟忘记我是你的妈咪了!不过,阿浩,你真的十分迷人!”说到这里,她的脸变得更加红了,并站起身,回自己的房间,过了十几分钟,她才出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