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了小姨子、小舅子的老婆、老婆的大嫂
  • 发布时间:2018-10-18 19: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她是我的小姨子,已婚但没有小孩,五官标緻,身材高挑,小蛮腰加上翘臀,每次与她见面总是浅浅地微笑,十足少女吸引着我的目光,有时在和老婆做爱时,会以她为我幻想的对象。

    和她发生关係是在一次我探访老婆娘家之后。因为工作我需要到週五晚上才到,我老婆不适已经先回去了,那次她妹妹刚好也想回家,所以就搭我的顺风车。

    那天是晚上八时在回家路途上。平时我很少有机会能跟她单独相处,一路闲谈很愉快,一直聊着就聊到夫妻相处的问题,她说其实她知道我妹夫在外有女人,为了维持家庭的和谐,她不揭穿他,看她眼眶微湿,就安慰了她几句,为了缓和她的情绪就去吃晚餐,她喝了一些酒,用餐完毕回到车上準备上路时,忽然她向我靠来,希望我能抱她一下,当时我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她说她和丈夫已经有一阵子没做爱了,无法满足生理的需求实在很难受,说着说着就往我嘴吧吻了下去,我的内心挣杂了一会,还是抵不过生理上的反应和酒精影响理智,于是就陷下去了,我就说到汽车旅馆,她粉面绯红,于是找了家汽车旅馆。

    那时大约是晚上十点,进了房间她和我猴急的退去身上的衣物,她曲线玲珑,双峰很挺,粒小如豆的奶头鲜红得挺立在那艳红的乳晕上,真的是性感俏娇娃。她倒是很猴急,看得出来是已经很久没享受过鱼水之欢了,把我推到床上,跨骑到我的身上,一下子我的阳具就没入她的穴里,她很激烈的摆动臀部,她的叫声真是大!

    之后又换了几种姿势,每种姿势总令她吼天喊地似的直叫,我们待到十一点半,才出旅馆继续上路。我们约定在她有需求时,会传简讯给我……

    自从与小姨子那天做过爱,到老婆娘家看看老婆,觉得小姨子、老婆的大嫂、小舅子的老婆各有特色,尤其是小舅子的老婆体态丰腴,让我好想跟她来一次……

    正好我小舅子要去新加坡出差,老婆要我送他去机场,我请假到他家接他,他老婆也陪我们一去到机场去,当飞机起飞后,我们在回家的路上,我提议一起去喝咖啡。

    她说家中的咖啡豆很棒,要我一同回去喝喝看,到了家中她把咖啡拿出来后,我自告奋勇的去煮咖啡,她回房间换衣服。煮好咖啡了,她换上了一件宽大薄薄的Tee 恤,我们一面坐在客厅享受咖啡,一边看电视。

    她看电视看的很入迷,我在她旁边偷偷注视。那Tee 恤秀出颈背。而她令人惊艳的雪白细嫩美肌,让人想摸一把。我看得入迷,我的小弟弟不自觉站起来。当我觉得小弟弟很难受,起身跟她说我肚子不舒服要上厕所…我套弄小弟弟幻想与她做爱。一会儿,她敲了敲门,问我要不要紧。

    我忽然间失去了理性,开门我就过去亲吻她,起初她有些反抗,但在我亲吻及爱抚的上下攻击,她变成一只柔顺的小棉羊,我在她耳边说到床上好不好,她闭上了眼睛什么也没说,我们相拥在床上不住的激情湿吻。但犯错念头一闪入我脑中,我勉强小舅子的老婆不伦,让我觉得好糗,好想找地方钻,我立刻把她放在床上,起身走出公寓。

    一个星期后,手机通话中,小舅子的老婆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叫我立即去她家,我怀着不安的心情急忙开车到她家去。我到了她家门按了一下门铃,她出来开门的时候,发现她仅穿一件薄纱的睡衣,里面啥都没有,让我看到她那娟好样貌,雄伟的双峰及稀疏的森林,我不自觉的勃起起来。

    我们坐在客厅沙发时,我问她有何事情,她不语低下头来打开我的裤子,把玩套弄我勃起的阳具。我也忍不住了! 双手在她高耸的趐乳上放肆地捏弄着,猛按猛搓,再轻轻地扣揉着峰顶那两颗微微颤动着的奶头;用一只手往她下身摸去寻幽探秘,扣得她小穴里的淫液如喷泉般溢出,春上眉梢、鼻息粗重地轻哼出声,玉腿也自动地往两旁分开了,好让我的手更方便行动。

    过了没多久,她便拉着我的手到卧房里去玩着不伦之爱。小姨子解带宽衣,丰满玉体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眼前,酥胸如脂,两粒紫葡萄在那高挺乳峰上。她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我。我急环抱着她,如雨点般吻她,开始在她身上挑逗。她脑中只有慾念,原存道德、羞耻,蕩然无存,见粗壮长大的阳具,急伸玉手紧握,上下玩弄。 我週身血液沸腾,在她身上揉、摸、握,我将龟头抵住穴口,轻轻的展磨,嘴吸着乳房。她被阳具抵得,一股深流慰心,身上有舒舒畅快之感,不觉轻抖,呻吟哼哼。我觉是时候,阳具破关往裹伸入,淫液顺流而出。我大刀阔斧,如狂风暴雨抽插,搞得她魂失魄散,媚眼横飘,娇声急喘,一双抖颠的豪乳,腰儿急摆,阴户猛抬,双腿开合,夹放不已,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配合我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我眼视娇容骚浪之状,嘴吻其诱惑的红唇,我粗壮的阳具,用劲的插其迷人之洞,发洩情慾,享受娇媚淫浪,偿视艳丽照人之姿,无尽无休,纵情驰乐。华筝已被干得欲仙欲死,阴户阵阵抖颤,口内不住的哼道︰"好乖乖……好心肝……你肉死我了……好亲亲……呀……呀……不能再动了……哎呀呀……不能再肉啦……"。她娇媚的称讚,激起我像野马,在平原上尽力驰聘着,我紧搂着她的娇身,一下下狠干下去,浪水被带着"滋滋"的发响,由阴户一阵阵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湿了一片。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