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记者情史
  • 发布时间:2018-10-18 19:4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週末,丁一山刚要从XX日报下班时,他的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

    “铃…铃…”

    他毫不犹豫地拿起话筒:“喂?这里是…”

    “是丁先生吗?”对方是一位娇滴滴的女人声音

    “是,我是。你是…”

    “我是美珠。”

    丁一山被这娇声吸引了,精神为之大振,又问:“美珠,有事吗?”

    美珠从电话筒那头,问:“当然有,你今晚有空吗?”

    “这个…”

    “是不是还别的约会?”

    “不要疑心好吗?…”

    “那么说正经的,你晚上能不能来?”

    “来那儿?”

    “我家。”

    “你家?”

    “你放心,我那死鬼去外国了,没有二个月不会回来。”

    “真的?”

    “我不想骗你。”

    “那好,我今晚七点準时到。”

    “可不能失约,知道吗?”

    “我绝不失约。”

    丁一山挂上电话,喜气洋洋的步出报社,回到他租来的单身公寓。他是一个卅岁的英俊青年,自古道:英俊绅士多风流,他自然也不例外!他虽未结婚,但风流个性炽烈。

    有一次,他带了镁光灯与速记簿去某市採访某歌星被勒索的新闻,在公共汽车上,发现了一桩奇遇…。原来坐在他对面的美珠,那时只是个衣着平凡的少妇。丁一山儘管坐在她对面,却没有对她留下印象。

    但奇遇的事突然发生了,在他扫视她后面玻璃窗外的景物时,他忽然看到她正从眼前一位男乘客的后裤袋中抽出皮箧。丁一山当时血脉奔腾!以他的职业灵犀,应义助男乘客一句话。可是退一步想,她一定有同伙人,比较之下若失去证据,他可能会被打个半死。

    为了这种种原因,他终将这些激动压抑下来,何况一看这男乘客一身珠光宝气的,他就懒得再去管了。但是,他又萌起另一腹案,就是要对她追纵到底。

    车到第二站,她下车了,同时带走了一个十岁左右的男童。由于所採访的新闻,深夜才编入报纸,所以才利用这时间紧跟她下车,美珠见他尾随起初不介意,但越过第五条偏僻路时,就对他很生畏了。她的步伐开始疾促,丁一山也不落远的紧跟。终于,丁一山追上她了。

    “先生,你这样不是太没风度了。”

    “这要衡量你是否也做过了亏心事?”丁一山看看她,又看一眼她身旁的男童。

    她和那男童畏缩缩地看他一眼,丁一山于是大胆假设:“你偷了那人的皮箧,最可能放在这孩子身上。”丁一山刚要低下身子去搜搜那小孩的口袋。

    那男孩在她指挥下跑了,丁一山登时楞住了,一会儿只听她娇羞地说:“先生,既然失主已远去,只要你不追究,我愿与你做一次朋友。”

    “做朋友做一次?”

    美珠见丁一山已无怒容,即移步走向一株榕树下,并在草地上坐下来。同时招呼他同坐。丁一山见草地上还有晨雨所留的雨珠,只好将随身口袋内的一张旧报纸舖在地上也坐下来。

    此时,他审视此女的衣着。只见她穿着春末的半露肩红洋装,披着件网状白披肩。看起来很顺眼,尤其,她坐时裙摆撩高,隐约看见那黑网状的三角裤。

    “啊!这正是骚女啊!”丁一山内心吶喊着。再看她的头髮梳着八字形内卷的髮型,鸡蛋形的脸孔有对大美眸,看起来有几许雅致。

    “你看起来不像干扒手的嘛!”丁一山又看了一下她的裙内风光,口气有种友谊的温和。

    “我本来无需靠它当职业的。”她也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贝齿。

    “那么你只是把它当做消遣罗?”

    她盈盈的笑道:“你说对了一半。”

    “另一半呢?”

    “只怪我从小有检便宜的怪癖。”

    “哦?…”

    “有一段时期,我当过舞女,恩客总是在办完事后,要我自己拿皮箧子数钱,…”

    “哦…”

    “有时,我不数全要,他们也不反对。”

    “你知道我是什么职业吗?”

  • 上一篇:讲习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