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居漂亮的妻子
  • 发布时间:2018-10-18 19:5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沈茂荣三个月前刚从美国知名学府拿到了硕士学位,打算回国来接下沉氏集团的重担,出任集团的总经理,将来担任整个集团的总裁。

    刚回国时,沈母就以先成家再立业为由,替他介绍了世交好友的女儿,也就是林氏集团的长女--林碧茹小姐,双方相亲的初次印象非常好,两人经过几次的约会后,又发觉情投意合,双方的家世也很相当,可以说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双方家长也乐于促成这一桩美满的姻缘。使得沈母笑口常开,终于完成了多年来的一大心愿了。

    不过,使沈母百思不解的是,为何其子自从定亲以来,眉间始终有一股郁闷的神情,儿子大了,作母亲的也不便多管,打明儿起就交给新媳妇儿去处理好了,也该是放下母亲重担的时候了。

    这幅景象,恰好被我这个突然来访的不速之客全看在眼里。

    我是沈家的邻居,比沈茂荣小了九岁,所以一直都是以“沈哥哥”称呼他。从小,附近的孩子很少,由于这是高级的别墅区,说是邻居,其实我爸爸是沈氏集团的高级干部,我们家也算富裕,但和沈家比起来,还真如九牛之一毛,比都不能比哪!

    在我的求学过程中,沈哥哥还是我的良师兼益友呢!现在我能考上省立高中,绝大部份的功劳要算在沈哥哥的头上。因此,三天两头我就往沈家跑,我的父母也很放心地让我常到沈家串门子,因为我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呀!

    一见到我进门,沈妈妈就对我说:“阿弟!你来了,你们聊聊吧!我去帮你们準备饮料。”

    我忙道:“沈妈妈!不用麻烦了,我是来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沈哥哥要娶嫂子,我是义不容辞,应当尽力帮忙的。”

    沈妈妈含笑点点头,说声抱歉,就进去休息了。

    沈哥哥轻声地要我和他到外面去谈谈,所以我们就到他们家院子里的小喷泉边坐下来谈天。

    我们谈了一些别后的近况后,沈哥哥突然以严肃的神情对着我说道:“阿弟!我有一件事情告诉你,请你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但是你要记住,这是一件极为机密的事情,出自我口中,听进你的耳里,就连你的父母都不可以知道这件事情,你能做到吗?”

    我见他一脸认真的表情,意识到这将是一件极严重的大事,冲着多年来的交情,我也慎重地缓缓点了点头,并且表示绝对不会把将要听到的事情洩漏出去。

    沈哥哥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在整理他的思绪,这才慢慢地说道:

    “阿弟!我……唉!真不知道要怎么说起才好,事情要从我去美国读书的那年夏天说起……你知道,我一向是洁身自好的,可是那年人在异乡,寂寞感特别重,在无处发洩和两个朋友的怂恿之下,和他们到街上去召妓玩乐,不幸的是……就那么一次,竟然……得了严重的性病,等到我发觉时,又不好意思去看医生,胡乱买了消炎的药物自己治疗,到了后期无法压制病情时,才去医院诊疗,结果因为病毒已经侵入了我的海绵体和睪丸,虽然医生费了好大的功夫帮我治好了,但是我却从此丧失了製造精子的能力,甚至也无法勃起……明天,我要结婚了,你也知道,我是沈家的独生子,我母亲对我的期望很大,如果让她知道了我现在的状况,不知会惹出多大的麻烦哩!”

    惊闻这重大的恶讯之下,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帮他,想要说几句安慰的话语,却也不知要从何说起。

    两人坐在池边,沉默了良久,我才想到一条是可行的方案,于是对他说:“沈哥哥!现代医学这么发达,我想……去医院做个人工授精的手术,你看怎么样?”

    沈哥哥接着说:“我也有想过这个方法,但是你还年轻,一对夫妇结婚,不只是传宗接代的考虑而已,难道就让她一辈子都做寡妇?无法享受到鱼水之欢的乐趣?”

    我想了老半天,由于阅历尚浅,也解不开这个两难的局面。

    沈哥哥顿了一会儿,又开口道:“阿弟!你的房间是不是还像从前一样,在二楼阳台的最外面那间?”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