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妹们3P的经历
  • 发布时间:2018-10-19 19: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先生是一个性慾很强的人,技巧也很好,耐久,我自己也很强,夜夜要,有时工作很累,但不做一下却睡不着,他说他是我的催眠机。

    先生以前有跟几个女人谈过恋爱,我们聊天时我要他坦白,我不恨他以前做的事,但要他特别详细说怎样做、每个人的感受,听了后特别兴奋,虽然心里酸酸的,但还是要听,听了体内有一股说不清的热能在翻腾,下面热血涌起。

    有时候我说也要找几个来补偿,他说:“可以啊!”我问他:“你不会吃醋吗?”他说我也要同样讲述给他听,支援我!

    我心痒痒了,我并不是个很开放的人,思想很保守的,平常也没有什么深交的男性,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就是这样,当你有了这种念头,就会去留意,就会去尝试。在单位里有一个还合得来的同事,人品不错,长得也不错,我慢慢就去亲热套近。

    在一个夏天的下午,单位停电,不用上班,他说要到我们家来作客,我说:“好啊!”

    回到家里坐一会,天气太热,我进卧室换衣服。刚刚脱光外面,只剩下二小件,他就走进来,紧紧抱住我乱吻乱摸,什么时候被他剥光了我也不知道,脑海里一片空白,又惊又怕又是想,浑身软绵绵、光溜溜的任凭他摆弄。

    我只记得是在既兴奋又迷糊中渡过,全身火辣辣的,根本不知道他对我怎么样搞,直到他插入那一刻,我的一声尖叫才把自己喊清醒,想不让他再这样,但在他猛烈的抽送中,一股从下而上的冲击波使我高叫不断,在腹部深处一股股暖流直冲上来。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久时间,他停下来我才能喘一口气,长长的一声叹气,身体慢慢恢复知觉,才发现下面的爱液流得一大滩,整个屁股和床单都是,从未这样过。突然他吸吮我的爱穴,一种不一样的感受在全身传开,一声声哼吟不断,穴内爱液不断涌出。后来听讲他都吸取进肚里,他老婆从没有过。

    两个多钟头很快就过去,他不敢射进去,在外面射在我身上,很多很多,我躺着用手把它涂满身。他走后,我躺着不起床,还在回味、还在涂那精液,直到先生要回来才起床去洗澡。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婚外情。

    次日在单位不敢和他相见,儘量避开,这样持续到他调到别的单位。人的思想真奇妙,孤单的时候很想他,能见的时候却又避开他。

    一个多月后他调到别处去,我也换了工作,以为事情完结了。在初秋的一个晚上,他又突然来访,说这段时间到外地去搞调查,一回来就来看我。

    那天晚上我在一种莫名其妙的骚动中渡过,一见他就浑身滚烫,下面一股股热潮翻腾,儘量避免和他目光接触,根本不知他和我先生在聊什么。害得我晚上一上床就要先生不做前奏,马上插入,高潮一下就爆发了。

    早晨起来,先生说我整夜都很浪,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连连说没有,可能是那个要来。他说,希望以后都能这样就好了。

    我含糊说笑:“真要吗?”他说:“当然要啊!”

    我说:“要有剌激。”他说:“那你去找啊!”

    我问:“你不生气?”他答:“不会!”

    其实,在以后的三年中我都没有将内情真真正正地告知他,只是在玩笑中含糊地点点头。

    在这段时间,我和那同事平均每月都有八、九次,两人从来不到外面去,只要先生不在,他就来我家里。开头我怕他回家交不了差,他说家里的一星期有一次,她就满足了。真奇怪,我每次跟他做了以后,晚上更加兴奋,他很猛烈,而我先生很有节奏,两个不同的风格,两种不同的亨受。

    一直到三年后的一个暑假,孩子到他姥姥那里住。有一晚,先生吃饭后要出去,可能晚点才回来,叫我先睡觉。我要他在十点就回来,他说要这么早得有一个条件,就是要我光光在客厅等待,我说最少也要穿一件睡衣,他说别开灯,一定要脱光光。

    先生走后我理完家常,沖个澡就光光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等待。电话响,一听同事又要来坐,并且已经快到了。我赶快起来穿衣服,可是一忙找不到内衣,又不敢开灯,窗帘没拉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