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伦凤婵
  • 发布时间:2018-10-19 19: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上)

    天煞孤星这一年,风吹得很冷。

    在公共汽车站旁,身心都冰冷的我站在那里候车。

    自从两年前农曆的那次打架之后,我的生活和工作都糟糕透顶。人家说“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而我就“十有二十”,甚至三十、四十或更多。总是事与愿违。在金钱上又损失了不少。一个又穷困又孤独、对这世界的冷酷无情完全看透的年青小伙子,试问还有谁人可以与我共谈心酸事?或者连安慰一下都没有。

    我想没有人好像我现在这样潦倒了吧?或者有,但永不会碰在一起,共宣心迹吧?

    不过,这晚却例外。

    寒风凛冽,昏黄的街灯照耀下,路的那边走来一个人。脚步声柔弱,像是发生一场大病似的软弱无力。那人走近前来,依稀看到装束,是一个女人,乌黑的长髮披肩,身穿黄白色的外套,青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把下身紧紧的箍着,大腿及内侧更为突出,完全可以感觉到她下体的丰满;双手放入衣袋里,束着外套,踽踽而行。大风吹过,一阵寒意。那女人走到面前,长髮飘起,看到其样貌甚是清秀,瓜子脸庞,柳眉杏眼,鼻子高翘,樱桃小嘴,只是脸色苍白,眼里有无限哀伤。

    她也是在候车的。这时,我忽然想起一个人,和眼前的这个女人甚是面熟,难道真的是她?五年前,我在一家公司里做事,虽没甚么挫败,比不上现在的潦倒,但也不如意,好像我这辈子都是不如意的。这家公司是一家小规模的公司,每日流水式作业,苦闷到极,而且工资又低,但那时的老闆娘却是一位美丽动人的少妇,三十岁出头,身材匀称,老闆娘虽和老闆结婚多年,但从未生过孩子,因此样貌和身材一直都保持得很好,再加上个性开朗活泼,总是爱逗人说笑,谈天说地,日子倒也过得不错,也就因为这样我才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两年。虽然过了五年,现在不在那家公司做事,但我还是记得老闆娘的一言一行,一颦一靥,样子更是忘不了。总觉得眼前这女人就是那老闆娘,但又奇怪怎么会变成这样?完全失去往日的那种神采。

    夜凉如水,满天星斗。这夜甚是寂寞。

    公共汽车还没来。我望着身边这个女人,越看越面善,心中有好几次想开口想询问眼前这位女人,但话到口边却又说不出去。终于,我鼓起勇气问道:“小姐,你是否叫做伦凤婵?”那女人回过头来,幽怨的眼神望着我,说道:“你是谁?”我说道:“你不认得我啦?我是阿天啊!以前在你公司那里做事的。”那女人沉思片刻,好像也想起了,说道:“原来是你啊!好久没见了。现在做甚么啊?”说着她好像放鬆了许多。我说道:“真的是老闆娘,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我现在一间公司里当文职,日子很难过。”我见老闆娘完全不在意,就又说道:“老闆娘,你怎么会在这里?老闆呢?他不跟你在一起?”

    老闆娘叫伦凤婵,姓很特别,名也特别,人更是独树一格,一阵风吹来,我闻到她身上飘来的香味,心神为之一蕩。老闆娘听到我提起她丈夫,眉头一皱,心情很沉重,望着地下久久不作声。

    我见她满怀心事,精神极差,便安慰她道:“你和老闆怎么了?发生了甚么事?”但老闆娘只是望着地下出神,好像没听见我的说话。我轻轻的摇了摇她,问道:“你怎么啦?”老闆娘回过神来,眼圈红红的望着我,我心一打突,忙问道:“你……你有甚么不开心的事?可以说给我听吗?”谁知老闆娘竟然抽泣起来,眼泪夺眶而出,把我吓得不知所措,竟然想不到安慰的言语。这时我大胆的扶着她的双臂,纤细的臂弯在我粗大的手掌中可以感受到她的无助和痛苦,我用手轻轻的把她的两行泪水拭抹,然后温柔的道:“你有甚么伤心的事,说给我听吧,我愿意分担你的痛苦。”这时,有车子来了,我急忙擦乾她的眼泪,拉着她上了公共汽车,把她带到我的住处。

    这几年我都是一个人住,因为我和家人闹得很不愉快,索性就搬了出来住,孤家寡人的也算自由自在。房子是在一幢残旧的唐楼里,面积虽不甚大,一房一厅,也够我一个人住的。我把老闆娘带进屋里,一个男人的住处就是很乱,报纸便当等杂物丢到整个房子都是,我连忙把它们执拾好扔进厨房,然后倒两杯热茶出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