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生发威
  • 发布时间:2018-10-19 19: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张子华,父母亲及家人亲友都叫他阿华。

    阿华本来是个好孩子,初一初二的时候还很认真用功,到了三年级上学期,交到坏同学,跟他们混在一齐玩的原故,学会了吸烟、喝酒、打架、看黄色小说和看小电影,如此成绩一落千丈。

    父母很伤心,但又不知如何使阿华改邪归正。

    有一次,阿华跟同学去看小电影,小电影演完了,又跑出了两个赤裸裸的女人,像巡迴似的站在每个观众面前一、二分钟,让观众东摸摸西摸摸。

    阿华也有摸,直摸得口干心跳,全身热烘烘的很不好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胴体。

    谁知,员警先生突然大驾光临,而且包围了整个小电影院,把所有的观众,连女人、小电影院的老闆、伙计,像赶鸭子似的赶上二辆大车,载到分局,全部做了阶下囚。

    因阿华未成年,员警打电话,叫阿华父母保回家。

    这件事真是伤透了阿华父母心的心,他父亲打了一阵、骂了一阵、说教了一番,折腾到午夜二点,阿华才躺在床上哭泣。

    其实,他也非常后悔做错了事,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不能入睡,想到他以前在学校,成绩总是前三名,现在却每一科目都是红字。

    也不知怎地,又想到小电影那两个赤裸裸的女人。

    总之,这一夜,他想了许多许多事,结果却下了一个错误的结论:那就是离家出走,因为他感到无颜再呆在家里。

    好不容易,挨到淩晨六点多,天亮了。他悄悄的下床,然后悄悄的打开父母亲卧室的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去,一看之下,使他大惊失色,全身发抖。

    原来,父母亲两人正赤裸裸的搂在一起,好梦正甜。

    他再也不敢看,就在父亲的裤袋偷了三仟元,跑出了家门,把家门关好后,才长长的喘了一口大气,镇定下来。

    这时候他恨起父母亲了。想想,父亲有母亲,母亲可以脱得全身赤条条的让父亲玩得痛快,而自己呢?只不过是去看了场黄色电影而已,并非甚么大不了的事,父母亲就这样的大惊小怪,把他打得这么惨,自己只不过摸摸那女人的乳房而已。

    父亲好自私,只顾自己快乐。

    阿华这时候全身还感到疼痛,更加的恨起父母亲了,也更坚绝的决定离家出走,在外面努力打拼,创造一番事业。

    坐着公车,到了火车站。

    在火车站却手脚失措彷徨起来了。要到哪里去好呢?最后下了决心,到台北去。台北?他一天到晚听到的都是“台北”这两个字,所以决定到台北。

    于是坐着火车到了台北。

    来到台北,才知这下要糟,人生地不熟,等那三仟元花光,就更惨了,肚子饿了,没地方吃饭,饿得发晕,又回到车站。

    他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苦思良策。

    其实,肚子饿了就得吃饭,要吃饭,就得有钱,这是天地间最简单的道理,连三岁小孩也知道。阿华当然知道,可是他没钱,没钱就没饭可吃,没饭可吃,肚子就得挨饿,挨饿就会四肢发软,全身无力。

    他已饿了一整天了,还是在火车站徘徊。

    正当他下定决心要告诉员警先生,说他是离家出走的孩子,请员警先生帮忙送他回家,因为报纸上有过这样的新闻。结果,他胆怯了,打了退堂鼓,失去了回家的机会。

    于是他后悔离家出走了。在家该有多好,茶来伸来,饭来张口,要钱向妈妈要,方便得很,正是在家样样好,出外步步难。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年约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走近他,问他:“小朋友,你有多久没吃饭了?”

    他惊奇于这男人,竟然知道他肚子饿了,想了一下,才说:“已经一天没吃饭了,现在肚子好饿。”

    “走,我带你去吃饭。”

    “为甚么你要带我去吃饭。”

    “我可怜你。”

    “……”

    “放心,我请客,让你吃个饱。世界上有我这样好的人吗?”

    “没有。”

    “那好,走!”一声走拉着阿华就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