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彩燕
  • 发布时间:2018-10-19 19: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黄昏、在深圳一层楼宇内,两男一女在吃晚饭。男的是王国强和吕大坚,他们都是中港线货柜车司机,王国强在深圳包了个二十二岁女孩做二奶,并租了这层楼。后来被吕大坚知道了。王国强怕吕大坚告诉太太,就想拖他下水。

    今晚,他特意叫大坚来吃晚饭。当王的二奶杜玉娘入厕所时,他乘机说:“阿坚,你看,她年青貌美,奶子大、屁股圆,又会煮几味,每个月祇是三千元,连租金也祇不过五千。你如有兴趣,玉娘有一个同乡,她可以介绍给你的。”

    吕大坚不想对不起太太、摇了摇头,王国强也立刻显得有点儿不高兴。

    不久,杜玉娘回来,三个人一起喝啤酒。喝了酒的玉娘,常向吕大坚媚笑,眉目中带有一点儿邪气,吃饭时还有意无意间用脚尖碰了他几下。王国强喝得半醉时,就讥笑吕大坚,说他不敢包二奶,一定是太监。而杜玉娘也因无法将同乡姐妹介绍给他,神色间也好像认为他真的不行。

    她一脸醉红,故意挺高胸脯,一脸的鄙视和邪笑,好像在说:“你这太监、如有行的话,就来玩我吧!”

    吕大坚恼羞成怒,但还是努力压製住。因他今晚为了节省酒店钱,要在这里的客厅睡一晚,所以不便发作。

    不久,王国强和杜玉娘入房、关上房门。里面很快传来男女的嘻笑声,那声音也好像在耻笑他一样。他吸了一支烟,躺在沙发上,想起阿王的二奶,的确很吸引,使他不禁起了一阵沖动。不久,他不觉也睡着了。

    迷濛中,他被人弄醒、在暗淡的灯光下,站着一个披散秀髮、一丝不挂的女人。她很美,皮肤雪白幼滑,长而漆黑的秀髮散落胸前,遮住部分的乳房,看起来那对豪乳更高耸更挺立。她那三角地带,浓密的阴毛中,坑道若隐若现。仔细一看,她竟是阿强的二奶杜玉娘。

    “你、你干甚么?”他大吃一惊。

    玉娘跪下,动手解他的裤子。她那两只巨大的肉球,结实如皮球,胀卜卜倒挂着,不时轻压磨擦着他的身体,使他像被神秘的力量控製住、出不了声。当他被脱得半裸的时候,阳具不由自主地马上高举。

    玉娘脸红如晚霞、半惊喜半兴奋地以手掩嘴低语而笑道“我以为你是太监,想不到这么有劲!”

    他心中狂跳,兴奋又疑惑地问:“你、你想和我……”

    玉娘以手掩他的口,接着便骑在他身上。那是一张没靠背的平沙发,她张开两腿坐下去、他也无意识地手握阳具对準了目标,两人一拍即合,粗壮的阳具已插入她的阴道内。她低叫一下,迅速脱去他上半身的衣服,低声说:“他已烂醉如泥了!我们放心玩吧!我好喜欢你哦!”

    玉娘的头摇了两下,秀髮向他飘落而下,一对大奶子在他面前摇动着,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已因兴奋过度发泄了。”

    玉娘失望而又生气。离开他跑回房中。吕大坚惊醒,他迷迷茫茫,不知是刚才的事真是假,他的下身,显然湿了一片。但身上衣服仍在,大概是发梦吧!

    在夜半的寂静中,他仍觉得十分沖动,加上房中的男女曾卑视他不行,他突然想房。门没上锁,他轻易就进入房中。灯仍亮着,一对肉虫缠在一起。他虽有性的慾望和报複心理,也始终不敢胡来,但又心有不甘。他想了一会儿,取出小相机,偷偷拍下男欢女爱的几张照片、才心满意足去睡。

    第二天,吕大坚取了货,驾驶货车返港,但王国强要等货,要过两三天才回去。他叫大坚瞒住他太太,说他们一起租房住。吕大坚答应了他。他在黄昏才回到货柜码头落货,返家已是晚上八时。大坚的太太伍小碧是收银员,两人一向恩爱,但这次她却不理睬他。问她甚么事她也不答、自己洗完澡便上床睡了。

    吕大坚也洗了澡入房睡,推了太太一下,再问甚么事,她依然不答。他熄灯躺下,向太太求欢,被她拒绝。他很生气、疑心太太有了新欢、便强行剥光她的衣服,準备强行把阳具塞进她的阴道里。

    但伍小碧并不合作,使他无法成功。他大怒问:“你是不是在外面另外有男人!”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