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第一次
  • 发布时间:2018-10-19 19: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小惠,我要讲的第一次,不是指我的初夜,而是讲我的第一次出钟。

    我和老公结婚八年了,仍没有小孩子,两人并非不喜欢小孩子,祇是我的子宫有问题,导致不能生育,我老公对没有下一代亦不介怀,他是个自私的男人,认为养儿育女牺牲太大,付出末必有回报,不如过二人世界,快活逍遥。

    我老公生性风流,婚后亦常在外面拈花惹草,不过他祇限于肉慾发洩,不会投入感情,我知道他还是深爱我的。

    我二十岁嫁给我老公,年轻貌美,婚后多年身材亦没走样,对我老公仍有相当大的吸引力。

    祇不过我老公长时间在大陆工作,远水不能救近火,有必要就地解决生理需要,他知道如果包二奶被我得悉,一定会影响夫妻感情,家无宁日。

    所以我老公在大陆长驻两年期间,都祇光顾流莺,他相信就算我知道他召妓,也不会跟他吵闹,体谅他的情况。公司内地的业务稳定后,我老公毋须长驻大陆,他可以中港两边走,一个月有一半时间留在香港。

    我开心不够几个月,我老公又说在大陆搭到门路,可以赚外快,增加收入,不过留在家的时间又减少,每星期有五日半在大陆,祇得日半在香港。

    我老公努力赚钱,我并没太多的得益,他用钱没节制,赚多些用多些,每个月祇给我五千元家用,扣除所住公屋单位的租金和杂费开支,我所余无几。

    我没有外出工作,祇靠我老公给我的生活费。

    其实我这样早结婚,主要是不愿工作,找个男人依靠便可解决生活,我老公和我结识半年便结婚,则是被我的美貌吸引,没有考虑到大家的性格是否配合。不过,结婚多年,也算无风无浪,偶有小吵,从未大闹。

    大部分时间我老公都不在港,我觉得好闷,找好友婵莺出来喝茶,陪我逛百货公司消磨时间。

    婵莺是风尘女郎,我亦知道,未婚前,我和婵莺都是滥交少女,生活糜烂。后来我嫁作人妇,渐少联络,有次街头偶遇,互道近况,于是友谊再续。

    我向婵莺诉苦,无所不谈,说自己生活枯燥,丈夫经常不在身边,有性需要的时候好难受。

    婵莺听完我所说,半开玩笑地叫我出来“跑钟”,客串卖肉,既可解决性苦闷,又可赚到钱,一举两得。

    我竟然说好,认真地问婵莺可否帮我介绍客路,反正我知道我老公在外面也有玩女人,将赚得的钱用在那些女人身上。他可以这样做,自己亦可以,大家也没吃亏,没有谁欠谁,而且我客串出私钟,我老公亦不会知道。

    起初婵莺也犹豫不决,不想替我搭路,免得他日东窗事发,被我的老公追斩。但经不起我多次恳求,她终于答应帮我,有客便打电话找我出来。

    我第一次接客,心情既紧张又兴奋,虽然在少女时代,未结识我老公前,我已经和其他男人上过床,但那时单身,毋须对谁负责任。现在身份不同,是别人的妻子,背夫做妓女,始终有些虚怯。

    当我见到所接的客人,便被兴奋的心情盖过虚怯,对方是个年轻的男人,外表斯斯文文,长得高大威武,笑起来很有亲切感,他把我带到九龙塘时钟别墅开房。

    这个男人自称姓林,做文职工作,喜欢成熟型的女性,尤其已婚的少妇,在床上更加是互相配合的对手。

    我管他姓甚名谁和做甚么工作,祇要在床上能令我快乐,并付足肉金,其他的我都不想知,反正他日在路上相遇可能也视如陌路,不会打招呼的。

    姓林的男人先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我有点害羞,转过身背着他才脱衣服,脱剩奶罩底裤时,男人叫我转身面向他。

    我低着头不敢望他,男人走近我,把我一抱入怀,和我热吻起来,强壮有力的双臂箍得我紧紧,我坚挺的乳房贴着他胸膛,呼吸开始急速。

    姓林的男人将舌头撩入我的口腔,我被他撩得慾焰高烧,下体感到阵阵空虚,我浑身酥软,渴望有一根粗大坚硬的肉棒插入我的桃源洞,将我充实。

    我被姓林的男人抛到床上,我感到面颊发烫,肉洞有水渗出,我赶快把薄薄的三角裤卸去,免得弄湿。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