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金.地狱
  • 发布时间:2018-10-19 20:0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这是一间小小斑驳凋零的老旧办公室。整间办公室里只有一套铝制的办公桌椅和一张黄色玻璃充作屏风。

    办公桌上堆满了未付的帐单和一些杂七杂八的文件,破旧大门的玻璃窗上还挂着一张粗糙略带污垢的牌子,看起来就像是从垃圾场捡回来似的,上面不得了了,还写着“应接室”大大的三个字。

    整间房间里就只有这些东西随便的装饰而已,第一次看见这间房间的人大多不会认为是一间办公室,而会以为这是一间仓库吧!

    在房间的天花板上面悬挂着一颗小小的裸电灯泡,但是在白天的时候办公室里面是不会点亮它的,唯一的照明的设备是从小小的窗户外射进来的阳光。

    此时就在这间办公室里面,老闆桦山大作正很不爽的摇晃着肥肥的身躯,因为要支撑着他庞大的身躯,很瘦弱的铝椅子像是在抗议般持续发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响声。

    桦山是个年约五十初头,肚子上堆满一团肥油的肥胖秃头男人。因为在泡沫经济时不择手段哂媒疱X到处赚钱,四处的收购股票,直到一年前就变成了这个小渔村上很有名气的投资家。

    看见他的肚子很难想像他是一个绅士,可他原本就不是一个在股票市场投资的专家,他的邭獠缓茫?顿Y在经济发生危机的公司,弄到最后倾家蕩产了,到现在“桦山”变成了胖子、秃头和有狐臭的最差劲男人的代名词。

    现在他在小时候玩伴,也就是现在是公司组长的帮助下,再一次为了成为暴发户而开始从事地下金融的工作,放起高利贷来。

    这个时候,办公室传来一阵怒駡声。

    “伸一,你到底在想什么?”桦山摇晃巨大的身躯,威胁般的怒駡着站在办公桌前身材瘦弱的男人,原本就饱受威胁的男人这时显得更加的惭愧惶恐。

    被怒駡的男人叫做细川伸一,年纪大约快三十岁,身高很高但很瘦弱,脑袋瓜不太灵光。桦山公司失败后,身无分文,那个时候大部分的属下都离开了,但是唯有他是跟着桦山没有离开。

    说句实话,他是一个没有地方可去的没用男人。

    看见了细川被威胁后的胆怯模样,桦山感歎着自己没有一个像样的属下,为自己这样的不幸而感到悲哀。

    “伸一,不管是什么理由三百万元是一定要收回来的!!”怒駡着细川的同时,桦山为了收不回三百万元而感到心痛悲哀。

    一年前桦山也曾有过一个晚上用掉三百万元的事。住在六本木的高级住宅,在银座享用着美酒,开着高级跑车兜风,玩弄顶级美女。但是如今这样的一间办公室却却成了自己的狗窝,喝着廉价罐装的啤酒,开着一部中古的老爷车,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渡过每一个日子。

    在这些念头打转之中,桦山是更加的激动,他怒吼着说:“你给我听好了,你的工作就是把钱要回来!不过就是把借出去的钱要回来而已。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也办不到呢!”桦山气得脸红脖子粗。

    完完全全慌张的细川畏畏缩缩的说:“但、但是……现……现在没有钱……有钱的话会很……快的还给……我们的,她是跪在地上哭泣的哀求着……”

    听到了这句话,桦山额头的血管几乎快要爆开来。

    “你这么有正义感吗?她们就是没有钱所以才会跟我们借钱的,现在没有钱还是很正常的。把钱要回来就是我们的工作,是这样才对!”

    “……但是生病的丈夫死掉了……生活也过不下去了……”

    “这样的话就把房子给卖了或是向其它人借钱来还给我们不就行了!”

    “……但是这样做的话……她们就没有地方住了……”

    细川的这套说词让桦山发怒到开始有了绝望的感觉了。桦山大大的歎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你带我去她家吧!我自己来要。”

    稍微安心的细川轻轻的点头说道:“……但是请千万不要作太过火的事……要说些要让她们好过的话来……”

    下一个瞬间桦山尽情的痛殴着细川。

    *** *** ***

    “就是这家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