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杏新芽(不出墙的红杏)
  • 发布时间:2018-10-19 20:0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五年了,我妻子还没有生孩子,经医生检查过,她的身体有点完全不碍健康的小毛病,要做个小手术才会生孩子,嘿!既然如此,倒不如迟几年再做了。

    她︰朱杏儿,今年二十二岁,我去云南联系业务时看中她,把她娶到香港来了。

    我︰凡小烦,今年二十五岁,有人叫我小凡,也有人叫我小烦,都没错,总之不是那个没事就来元元砍非情色故事的凡老头,不过,那老头已淡出,不会常来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要在元元占一个栏目,当然是写点『色』的啦!鬼不知这是个好色者出没的地方,言归正传了。

    阿杏最得我心的就是人品善良,样子俊秀,手脚勤巧。

    她很会照顾男人,衣食住行,无微不至,十足我丈母娘似的,事实上,我是先认识我丈母娘的,她徐娘半老,风韵全存,床上风情…噢…与本故事无关,节省篇幅了。

    不过,说无关嘛!还是有点儿关系的,就是阿杏床上的风情很成问题,她要是有他妈的一半都算好了,就是没她妈的十份之一!

    初时,我并不为意,以为女人嘛!总是扮矜持,一回生,两回熟,日子久了,还不个个都是淫娃蕩妇,如狼似虎!

    但阿杏不然,在云南时,我以为乡土习俗,初到港时,我念她人地生疏…

    可是,她来港已经三年了,除了到菜市,她是寸步不离我们的家。

    离题了,她老在家里,跟床上风情是没关系的,问题是,她做爱时的表现,总是脱不了初夜时那个框框。

    她永远不会自己脱下背心和内裤,她不带胸围的,这点我倒是认同的,以她那两团坚挺的傻肉,根本无须多加装饰。

    我说她那两团是傻肉,是当我抚摸她时,她不会像她妈那样一摸就打冷颤,再摸底下的鲍鱼就要冒水,而是像在抚摸一座石膏像,即使我故意捏痛她,她也祇是咬咬牙忍耐,一声不吭,无动于衷。

    和阿杏弄干时,别期望她会叫床,她连像哑子『伊伊呀呀』都不肯,我说她不肯,而非说她不会,是因为她是咬着牙关不吭声。

    她被我抽弄着的肉洞会渐渐地由乾涩变滋润,証明她是有反映,我也不至于白干,但她就是连叫床一声也不肯。

    对着这样一个木美人,老边或者会说︰“香港地有钱就有路,油尖旺架步林立,你这傻小烦,不懂拿钱去寻幽探秘,枉作香港人!”

    嘿嘿!别以为小烦真是傻的,木美人说啥也是属于自己的,况且她并不像香港地那些辛辛苦苦追得来的娇娘儿们,要男人服侍她个足,阿杏可是样样服侍周到,连沖凉都陪浴,搽抹擦拭,样样做足。

    或者有人有要说︰“寻春记”里的浴女服侍更周到!

    噢!听凡老头的说法才傻呢?那家伙自己不实地体会,专靠瞎想,那有不骗人的理由?看他那些情色故事,不带点脑子可不行!

    有知名玩家的说法︰泰国女人有情无义,台湾女人假情假义,香港女人无情无义!

    我认为这说法没错,欢场女子虽然不是木美人,但她们是假美人!

    叫我拿钱去玩假美人,我不如用来讨好木美人,或者多让云南那位风骚的丈母娘来几次香港游!

    我那丈母娘今年才三十八岁,不过本文不关她的事,不提了。

    当务之急,是如何改造木美人!

    我试过用SM,但失败了!阿杏对我逆来顺受,你要绑,她就任你绑,你打她.虐待她,她默默忍受,这里要说句老实话,自己的老婆,那舍得往痛处打!

    但她却以为我是在教驯,上床时就更加乖,更加木头。

    不过,有一次和她逛公园,终于让我看到她的弱点,用陆女侠的角度说,就是发现我老婆阿杏的『淫穴』,武侠世界嘛!应该容忍有『淫穴』的存在,相信『狂人』兄也不敢批评我这说法的『合理性』才对。

    不过,在现实中,要点中阿杏的『淫穴』并不容易,并非我武功高强,也非我招式巧捷,更非我内力深厚,全凭误打误撞而已。

    不知是否因为阿杏是出生少数民族的山林,一带她到林阴遮天的公园里,她立即就如鱼得水,心情格外开朗!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