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居张叔叔的风骚妻子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目前我还是新人,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给我按个心心﹒﹒﹒﹒﹒
    让我可以顺利成为正式会员
    谢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冬天。这天傍晚,我肚子饿得直打鼓,老爸老妈又都留在了单位加班,我跑过隔壁张叔叔家找东西填肚子。开门的是韵云姐。

    「啊,小健,是你,我正要过去找你呢,你张叔叔今晚去陪一个重要的客户,可能很晚才能会来,还没吃饭吧?我们出去吃。」

    韵云姐穿着件粉花色的棉袍,可依然无法掩盖她傲人的身躯,浑圆的屁股将大袍撑起形成一条美丽的曲线,亮丽的卷髮使她俏丽的脸庞更显妩媚。

    「啊,好啊,那我等你换衣服。」我将手搭在她的翘臀上往里走去。

    「小色鬼……不要这样嘛……」她的屁股想挣脱我的扶弄左右扭捏着。
    我坐在客厅等韵云姐换衣服,女人打扮确实是件麻烦事,她这一进去,或许要半个小时才能出来吧。我打开电视,兀自点起烟,打发这无奈的3600秒。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举起左手看了看表,表上的指针不动了,我使劲摇了摇,还是没动静,我低着头笑了笑,想起黑冰上的一句对白:「男人最尴尬的三件事,推汽车、甩钢笔、摇手錶。」我解开表带,将表扔进垃圾桶

    「幸亏我还是个男孩,未成为男人。」我喃喃地自言自语,望了眼墙上的挂钟,八点整

    「呵呵…你已经不是个男孩啦。」后面传来韵云姐的声音。

    我转过头去正想搭话,可眼到之处令我为之一震,张着嘴巴却不知说些什幺。她穿着件黑色高领无袖长裙,粉颈围着圈黑色布料,顺着胸部的形状往下延伸,高耸饱满的乳房将黑色弹性布料高高地挺起,顶端明显地挺着两粒凸点,光滑的背部与肩膀连着柔柳般的手臂裸露在外,裙边的开叉已延伸至腰部,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浑圆丰满的臀部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向上翘起,与纤细的柳腰形成一条慾望的曲线……我看到双眼似要喷出火苗。

    「怎幺样,我漂亮不?」韵云姐双腿交叉幽雅地站在那里,粉红的双唇微微上翘。

    「漂……漂亮……漂亮极了……」我直勾勾地望着她,勉强挤出几个字。

    「嗯,漂亮就好,外面冷,这件大衣给你穿,是你张叔叔的。」韵云姐快乐地将大衣递给我,唇边的小酒窝美极了。

    我套上大衣,搂着这美艳的尤物出门了。坐上她的宾士,开往海边一家不错的酒楼,吃海鲜去。

    走进海鲜楼,我发现不断地有人偷瞄韵云姐,帮我们记菜的小弟颤颤抖抖地拿着纸笔,眼睛死命往她的胸上瞅。

    我瞪了他一眼,他识相地缩开了。接着韵云姐搂着我的手臂往里走去,她浑圆的乳房紧紧地挨挤着我的手臂,天啊,她胸部的弹性怎幺会到这个程度,那飘飘欲仙的触感不是言语能够形容的。

    吃罢饭,我提议在海滨路上散散步,韵云姐说12点前得回到家,因为张叔叔12点会回来。我拿出手机调了11点半的闹钟,她便欣然地挽着我的手答应了。我们顺着海边的围栏走着,到一处地方停了下来,靠着围拦,望向无边的大海。

    韵云姐手肘靠着围栏,海风轻抚着她长长的卷髮,抹过润唇膏的丰唇显得湿滑无比,大腿交叉着从裙摆处露出,丰满的乳房与臀部依然坚挺,由肩膀往下勾勒出一条魔鬼的S曲线,全身散发着种无穷的魅力。

    韵云姐说有些冷,我二话不说走向前从后搂住了她,解开大衣的扣子,将她围住。双手不安分地扣住她纤细的柳腰摩挲着平坦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身体从后贴压住她的背臀,坚硬灼热的肉棒强硬地顶住她的丰臀。

    「啊……小色鬼……」韵云姐娇爹地调整了站姿,将交叉的大腿分开。

    我伸出长舌在她耳际的下方颈侧转动挑逗着,双唇不住地亲吻她柔滑细緻的每一寸肌肤,我的大手由小腹往上大力摩挲,托起她浑圆的乳房,粗糙的手掌压着凸起的乳头往上摩擦,再捏起,粗长的肉棒隔着衣物大幅度地左右抚弄她两片弹性十足的臀肉。

    身后不断有行人走过,但宽大的大衣围住我们,没人察觉到衣下猥亵的动作。

    「啊……小健……不要……好多人……啊……好粗大……」韵云姐扭捏着身躯,鼻息止不住地绵密起来。

    我拉下拉练,掏出青筋暴涨的火棒隔着裙子顶进丰盈的臀肉之间,双手从衣服两侧挤进,操起她鼓胀饱满的双乳一阵揉捏。

    「啊……小健……不要……」韵云姐如豆蔻的光洁脸蛋浮起两朵红晕,魅态撩人。

    我从口袋中摸出几日前买的情趣保险套,套身上围着一圈圈的橡胶浮粒,因为我不喜欢龟头的涨迫感,所以早将套头处剪掉。我摸索着将它套在我那直径5公分的庞然大物上,拉着韵云姐的手握住我粗大的棒身。

    「啊……被这只东西插入我会死掉……不要……」韵云姐的手却未离开肉棒,不住地抚弄着棒身上的浮粒。

    我从侧面开叉处撩开她的长裙,露出一条红色的丁字型蕾丝内裤,我将硕大的龟头隔着内裤抵着蜜洞口,藉着她分泌出的淫液微微一挺,如同蘑菇伞顶的冠头毫不费力地连着内裤迫开外唇,钻进去一个龟头。扎实地撑满她阴道的内唇瓣里的四周穴壁,后槽的肉稜沟则磨刮着内侧的阴唇唇瓣,已是濡湿的肉缝里分泌出更多的淫液。

    「啊……内裤都插进去了……喔……」韵云姐的娇躯止不住一阵颤抖,呼吸粗重,紧咬下唇。

    我将阴茎直接顶压在韵云姐已成开放之势的蜜唇上,小幅度地扭着腰,隔着内裤薄薄的丝缎,粗大灼热的龟头左右撩拨着她的蜜唇。双手如爪状深深地陷入她弹力十足的臀肉,往上抓起掰开,扭捏着再往内挤。

    韵云姐呼吸急促,满脸绯红,低下头露出雪白的玉颈,性感的臀部随着我龟头的摩挲而转动着,似乎期待着我进一步的挺进,我托起她丰盈翘挺的臀部,粗壮的阴茎往前碾压,灼热坚硬的龟头顶着薄薄的蕾丝丁字内裤往阴道深处挤进,一寸、两寸……

    丁字裤上细细的带子深深地陷入两片肥嫩的臀肉之间,挤弄着娇小的屁眼,灼热的肉棒继续挺进,棒身上的橡胶粒在蜜洞内的嫩肉上摩擦,这时听到「嘶……」,单薄的蕾丝内裤被龟头顶穿,肉棒再没受到阻碍,「扑哧」一声18MM的火棒尽根插入,小腹拍打在她的翘臀上,发出「啪」的一声。

    「啊……顶到花心了……」

    韵云姐抑制不住地从喉咙底发出一声娇呼,身体向后弓起,头靠在我的肩上,性感的艳唇在我耳边娇喘。

    我贴上她柔软的红唇,羁肆的长舌探入她的口腔翻滚,她也伸出鲜嫩的舌头回应我,,我抓住她脑勺的头髮,吮吸着她娇嫩的舌头,含住她丰满的下唇,再吐出,再吮住她往外伸的舌头,下体开始韵律性的抽插,粗大的棒身从蜜洞深出不断带出乳白的淫液。

    「唔……啊喔……咕噜……唔……」韵云姐疯狂地吮吸着我的舌头,不断吞下我俩分泌出的唾液。身体似乎无法承受我粗大的肉棒而微微踮起脚尖。

    我离开她的嘴唇,顺着雪白的玉颈往下吮吸,将她的手臂架在脖子上,接着从她的香肩一路吮吸,停在光洁的腋下一阵猛烈的舔弄。

    「啊……呜……小健……不要……会被发现的……喔……」韵云姐逐渐紧促地呼吸,脸上露出心慌意乱的神色。

    我放下她的手臂,恢复到背后插入的姿势,身体紧紧地贴在她线条柔顺的背上,手从双乳侧将黑色弹性布料往中间剥,那对似西方人一般的丰满奶子逐渐露出,发挥充分的弹力将布料向中间挤成一条黑线,我瞬间攀上她的蜜乳,肆虐着毫无防卫的乳峰,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我不断捏弄搓揉,樱桃般的娇嫩乳尖更加突出。

    「喔……啊……」韵云姐发出急切的呼吸,脸颊更加红润,胸部随着我的揉捏起伏不定,极有韵致凹线条的小腰不知不觉地向上挺起。

    我伸出手指抚搓那充血而娇挺的蓓蕾,粗大的肉棒撑满在她湿润紧凑的蜜洞,不住地脉动鼓胀,洞口的两片蜜唇紧紧地窟住棒身,蜜洞内壁的敏感嫩肉夹着淫液摩擦着棒身上的胶粒,另一手指抵住早已被淫液浸湿的屁眼来回揉搓。

    「啊……不要……不要那幺色地玩我……」
    俏脸酡红的韵云姐在我耳边轻轻低吟,芬芳的热气从性感的檀口呼出,纯洁的花瓣正在潺潺地渗出蜜汁。
      韵云姐脸上一阵阵地发烧,极力想掩盖快慰的呻吟,我的双手夹着她的身体前后揉搓着阴核与屁眼,并带动她动人的娇躯上下插拔。深入阴道的肉棒配合着,尽量胀大了粗粗的柱身,将紧包的肉壁扩张到极限地高高提起,重重穿入。

    「喔……唔……喔……好激烈……」韵云姐急促的呼吸声此起彼伏,魔鬼般娇嫩雪白的胴体亦因下体似潮的快感而一下下颤抖。

    我右手抬高臀部,抚弄着屁眼的中指顺着充分润滑的淫液微微用力,第一个关节、第二个关节、第三个……逐渐被可爱粉嫩的菊花眼吞没,配合着蜜洞内肉棒的抽插,旋转着手指滑进抽出。

    「啊……竟然同时插着我下面两个洞……」韵云姐四肢瘫软,下体传来的一阵阵强烈快感打击着她脆弱的神经。

    「韵云姐……喜欢我这样玩你吗……」我贴着她的耳际吐出深深的气息。

    「啊……不要……我不要说出来……」她的身体发出不自然的抖动,双唇紧抿,发出低闷的鼻息,露出羞人的窘姿。

    我将她娇嫩的蓓蕾往下压挤贴住肉棒,随着肉棒的抽插,棒身上的胶粒不断地摩擦着樱红的蓓蕾。我抚着她的粉腮移过她的脸,下体依旧无情地拍打在她的翘臀上。

    「说不说啊……来……看着我……喜欢我这样玩你吗……」

    「喔……喜……喜欢……呜……我好喜欢你这样玩我……」韵云姐眉头紧锁,绯红的脸蛋上渗出小小的汗珠,上薄下厚的湿润红唇一张一合,露出充满色慾的声音和表情,浑圆的屁股不断扭动着迎合我的抽插。

    「韵云姐……你扭得好骚啊……」

    「呜……喔……喔……你那样插我……人家忍不住嘛……喔……粗……好……」

    「要插深还是插浅呢……小骚妇……」

    「插深……插深点……喔……呜……我是淫蕩的小骚妇……我是让你插的小骚妇……啊……顶……顶到了……」

    这时手机的闹钟「嘀嘀……」地响起,韵云姐仰起身体发出无法抑制的娇吟:「啊……竟然插了我一个多小时……呜……」

    「我插得你爽吗……还想不想要……」

    「爽……你插得我好爽……要……我还要……插……插死我……」

    她过度兴奋泛红的赤裸娇体迎合着下体的冲力,丰盈的娇臀不断冲击小穴里那根湿淋淋的肉棒。这时,手机再次响起,屏幕上显示出她老公的电话号码。

    我们同时停住动作,惊愕地看着闪动的手机,下身粗大的肉棒依然浸在她湿漉漉的蜜穴中,她调整了呼吸打开手机:「喂,老公……」叫得好甜。

    「嗯,我到家了,你在哪?」浸在肉穴里的粗大肉棒兴奋得一颤一颤,忍不住又开始抽插,肉棒上的胶粒与她洞壁的肉粒互相摩擦,传来重重快感。

    韵云姐随着我的抽插身体忍不住开始蠕动,尽量装出正常的声音:「我……我在个老同学家坐呢……唔喔……呜……她今晚心情不好……嗯……」

    我双手往上操起她两颗丰满的嫩乳一阵猛烈的揉搓,丰满的乳房被紧紧捏握,娇嫩的乳头直挺挺地勃起。

    我无情地拧起她娇嫩的乳头,再往下压,丰满的乳房在我的手中揉捏变形。

    「哦,这样啊,十二点了喔,处理完尽快回来啊。」

    「喔呜……我知道了……我……喔……我会尽快赶回去的……喔呜……」由于兴奋而逐渐膨胀的肉棒饱满地撑着她窄小的蜜洞,而每次抽出都会带着新的淫液流出。曲线玲珑的美妙肉体被粗大的肉棒不断贯穿,扭动的肢体造成蜜洞里更强烈的摩擦。

    「你没事吧,怎幺声音怪怪的?」

    「没……没事……呜呜……我刚才帮她收拾了下房间……现在有点累……喔……而已……」

    韵云姐努力压低自己呼出的气息,眉毛紧锁,我贴上她的另一边耳,说道:「韵云姐……你现在很兴奋吧……就像在张叔叔身边干着你喔……你看……流出好多水喔……」接着手指在她洞口抹了一层蜜汁,凑到她嘴前。继续说道:「舔乾净它……不然……我会让你叫出来哦……」移至屁眼口的手指研磨威胁着,韵云姐乖巧地张开性感的双唇将我的手指含在口中吮吸,灵巧的舌头一圈圈地打转。

    我的手指在娇嫩湿润的屁眼来回摩挲着,突然顺着淫液齐根插入,紧跟随着肉棒一阵猛烈的抽插。
    「哦,没事就好,记得早些回。」

    「喔呜……知……唔呜……知道了……拜拜……」

    「嗯,拜拜」

    电话盖上,韵云姐忘乎所以地拚命拔高身体,只剩龟头还在穴中再狠狠朝下坐,疾速的肉棒重重地钻入花蕊里,顶到花心上,瞬间的极度快感使她小嘴大张:「啊……喔……你好坏……不守诺言……啊……好粗……」

    「那你是不是很兴奋呢……」

    「不……不是……」

    「还嘴硬……」
    粗大而坚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下身托着她的丰臀,任由她蠢动不已,配合着使劲向上拱,以便让肉棒深埋在她的阴道里。

    「啊……是……是……我好兴奋……唔喔……」韵云姐头仰着直吞口水,伴着娇喘从喉咙深出发出无法抑制的呻吟。

    韵云姐每天按时锻炼的身体每一处都是超常的柔韧,以至于阴部的括约肌也有着极强的韧性和弹力,她阴道内越来越有力的收缩无休止地刺激着我的马眼,龟头兴奋地涨大,与她阴道内的绉肉一吸一拉。

    「好……好强……喔……你怎幺……喔呜……还不射……喔……喔……再晚回去……你张叔叔会……啊呜……嗯……怀疑的……」

    「你捨得这幺快回去吗……」我猛的扯烂她的内裤扔入大海,十二点的海滨路已没什幺行人,我捧起她浑圆的臀部,粗长的阴茎对準她的小穴肆情地冲击,发出清脆的「啪,啪……」声,随着棒身胶粒与嫩穴强烈的摩擦带出一阵又一阵淫水,夹在肉棒根处,每次拍挤都发出「啧啧……」的声音。

    韵云姐此刻已忘记了矜持,尽情释放着她的慾望,努力地抬起身子,又再落下。但由于我过于粗长的阴茎,使她娇嫩的身躯在提落时异常的吃力。她开始时只能做小小的起落,让大部分的肉棒在穴内抽递,渐渐地,来自身下超常的兴奋加快激挑了她的情绪,加上体液不断地流出收缩无数次的幽穴,以及上身重要的敏感部位也正遭侵袭霸佔,双重的刺激使她,连娇声的呻吟都成了弱不可闻的低哼:

    「啊……喔……喔……好……好粗……喔……我……我……受……受不……住……受不了……了……啊……啊……太……太深了……怎幺……怎幺停不……啊……停不下……啊……喔……真……真粗……呜……呜……啊……喔……好……好奇怪的……感觉……哦……受不……受不了……啊……呜……」

    「插得你爽幺……喜不喜欢……」

    「喜……喜欢……喔……啊……啊……插得我好爽……啊……唔……喔……喔……插死我了……喔……喔……啊……」

    「你老公插得你爽还是我插得你爽啊……」

    「你……你插得我爽……喔……喔……啊……喔……粗……啊……啊……唔……粗嗯……你的大粗鸡巴……嗯……插死我了……啊……好深……啊啊……」

    「那我们要干到什幺时候啊……」

    「干……喔……喔……呜……干到……啊……啊……明天早……早上……啊……啊……喔荷……要……要死了……了……」

    粗大肉棒带来的冲击和压倒感,仍然无法抗拒地逐渐变大,韵云姐好像要窒息一般地呻吟,充满年轻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无礼地抽动,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烧,她淹溺在快感的波涛中,粗挺火热的肉棒加速抽送,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诗晴娇嫩的子宫深处,被蜜汁充份滋润的花肉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雪白的乳房跳啊,跳啊……

    「啊……我要射了……」

    「啊……哦……快……射……射……进来……给……给我……我要……要……啊……肉……肉棒……呜……快……给我……射到……哦……啊……肚子……肚子里……啊……射满……我的……子……子宫……呜……呜……液液……呜……啊……射……射满……我的……呜……哦……我的……骚穴…穴……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