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满西厢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张君瑞是个风流才子、俊俏书生,崔莺莺是相国千金,身材惹火,美豔动人。张君瑞虽然未接近过女色,但对窈窕淑女,早有君子好逑之意。而莺莺待字闺中,但已届怀春之年华,已有性欲要求,小妮子春心动了。这样一对癡男怨女相遇,心灵的爱火,自然一擦即着┅

    西厢,甯静、悠閑,书声朗朗。

    秀才张君瑞,正在此静心修读,準备来年赴京考试,博取功名。

    更深人静,虫鸣不已,张生放下书卷,伸直双手,打了个呵欠。

    眺望窗外,月影婆娑,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女人的欢笑声┅

    「奇怪!」张生暗思:「我寄居这普救寺,乃一佛寺,寺中全是和尚,何来女人喧哔?」

    侧耳再听,喧哔声已经消失了。

    张生不以爲意,拿起书本欲再读,心中却不知怎的,一团紊乱。

    女人的笑声,竟使他定不下神来。

    「唉,读了很久了,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张生自己安慰自己。

    推门走入中庭,清风徐来,空气份外清新,张生禁不住深呼吸了一口。

    普救寺很大,张生寄居西厢,苦读诗书,其馀地方却从来没去逛过。

    今夜,反正书是读不下去了,正好散散步,他便朝后花园走去。

    后花园曲径通幽,没有一个人影,张生走着走着, 觉得两旁是怪石嶙峋,古木老藤,形状恐怖,再加上怪鸟鸣啼,更加凄厉┅

    他是个文弱书生,胆子本来就小,这时不由寒从脚底生┅

    「功名要紧,功名要紧!」

    他又自己找了个藉口,转身走了回去。

    没走了两步,突然又听见一阵女人的笑声。

    张生心中一阵跳动!

    他的胆子突然间又增大了,顺着声音的来处,他加快了脚步┅

    走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迷路了!

    女人的笑声又消失了,自己左转右转,怎麽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会不会遇到狐狸精?」

    想到这里,他一阵紧张,左右一望,四周黑影幢憧,彷佛鬼影┅

    一阵屋鸟嘶叫!令人不寒而栗!

    张生一阵颤抖,心中大爲后悔,自己有书不读,却跑来这后花园。

    「要是遇到狐娌精,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张生埋怨着自己。

    他三步并做两步,顾不得辨别方向, 要有路,就跑过去。

    「反正,路是人走的,有路一定通向有人住的地方!鬼又不用走路!」

    张生顺着一条长满青草的小径,气喘吁吁地跑着,眼前出现一座小楼。

    红砖黄瓦,红色的宫灯,楼不大,却很精致,看得出不是僧侣所住。

    「也许,是哪个秀才像我一样,也借这普救寺来苦读诗书吧?」

    张生也是个年轻人,一个人读书,正嫌闷得很,正想找人作伴,当下走上了台阶。

    小楼的纱窗,隐隐约约透出一线灯光。

    张生举手想拍门,又停住了手。

    「夜深了,吵醒人家,多不好意思。」

    他想了一下,偷偷走到窗前,心想,先看一下,如果屋内的人睡着了,就不要打搅人家。

    偷偷贴近纱窗,朝里面一看,张生顿时呆住了!

    房中,一位年轻的女性,披着长长的头发,正在一个大澡盆中洗澡┅

    她坐在澡盆中,酥胸半露,粉腿轻举┅

    张生目瞪口呆!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内心中,一种道德的良知在责备自己。

    可是,良心虽然在责备,脚却不听指挥,怎麽也不肯移动。

    心也不听指挥,『砰砰』乱跳,又紧张,又好奇,又贪婪,又刺激┅

    还有一个地方更不听指挥,不知不觉膨胀了起来,硬梆梆的┅

    澡盆中的女性缓缓洗着头发,洗着漂亮的睑蛋,洗着长长的手臂┅

    她洗着洗着,双手移到自己的小峰上┅

    张生全身都麻了!

    她双手握着,轻轻搓洗着乳头┅

    张生一颗心狂跳,几乎从喉咙中跳出来!

    她抚摸着肉峰,纤纤十指轻轻揉着,口中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嗯┅嗯┅呵┅哦┅啊┅」

    她整个脸很红,非常妩媚,一双慧眼半开半闭,似乎很陶醉┅

    张生一辈子也没见过这麽刺激的昼面,当下 觉得全身血液加速流窜┅

    「嗯┅啊┅」她的银牙轻轻咬着樱桃红唇,从鼻孔中哼着的呻吟,更加大声┅

    张生从来没听过这种声音。他也没想到,女人的呻吟,竟可以这麽动听┅

    屋内的女人,玩着自己的双峰,正在陶醉之际,忽听有人敲门。

    「谁?」她警觉地问。

    「小姐,是我。」门外一把女声回答:「我是红娘。」

    「等一等。」澡盆内的小姐,站了起来┅

    她修长的双腿,白得像雪,光滑得像白玉┅

    双褪的顶端,一丛黑黑的小草┅

    张生双手紧紧抓住墙壁,体内一股激烈的沖动,几乎不能控制┅

    小姐光着身子,上前开了门。走入了一位婢女打扮的少女。

    「她就是红娘了。」张生暗忖。

    「红娘,你来干甚麽?」小姐含笑问道。

    「小姐,老夫人叫我来通知您,马上要到佛殿上香了!」

    「知道了,你帮我抹乾。」

    小姐湿淋淋的裸体,站在红地毯上,红娘取了一块大红布巾,轻轻地抹着┅

    张生知道戏已结束了,不敢再久留,便悄悄地回到西厢。

    「好了,荒唐够了!」

    内心,道德的谴责又占了上风,张生急忙用冷水洗了洗捡,定下神来。

    「唉!我怎麽这麽下流?」

    他惭愧地责备自己:「我张君瑞正人君子,怎麽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偷窥行爲?」

    他忍不往打了自己一下耳光、望着墙上挂着的孔子画像,拜了三拜,以示悔过。

    然后,他整了鞋衣帽,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拿着书本,继续念着┅

    可是,书本上的白纸黑字,不知不觉消失了,浮现出的是小姐的裸体┅

    他急忙合上昼本,闭上眼睛┅

    可是,脑海中浮现的还是小姐洗澡的情形┅┅

    奇怪,读了十多年的书,受过十多年的教育,竟然抵挡不往这具女生胴体?

    他内心又自责、又痛苦。

    这时,普救寺的和尚法聪给地送茶水来,张生一把拉往了他┅

    「法聪,你们寺娌,今晚还做法事?」

    「是啊,今天八月十五,本寺惯例,要在午夜时分,举行祭天佛典。」

    「有外人三加吗?」

    「有啊!已故崔相国的夫人和小姐崔莺莺都会来三加。」

    「奇怪,两个女流之辈,怎麽会在半夜来三加祭典?」

    「哦,这普救寺曾经被大火烧毁过,是崔相国出钱重修的,相国在京去世之后,老夫人运送他的棺木回乡,路过本寺,主持决定爲相国做七七四十九天法事来超渡他,所以,老夫人和小姐暂时就住在本寺后花园中。」

    张生一听,原来是相国的千金,难怪她长得雍容华贵,美豔动人

    「法聪,这祭天佛典,小生可以三加吗?」

    「不行,除了老夫人和小姐之外,外人一律谢绝 」

    「法聪,帮帮忙,让我三加一次吧?」

    「不行,主持知道了,要责罚我的。」

    「法聪,这是十两银子,帮帮忙!」

    白花花的银子摆在面前,法聪不由心动了。

    「这样吧,你躲在弭勒佛的大肚子里面┅」

    原来,佛殿中的弭勒佛大神像,是中空的,肚子里面是可容下一个人。

    于是,张生抛开了书本,把孔老夫子和道德良心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忙跟着法聪,来到佛殿,时间尚早,佛殿上没有人,张生便藏入佛像之中。

    一直等到午夜时分、庄严的祭典开始了。

    弭勒佛的肚脐眼是个小孔,从里面可以看到整个佛殿的人。

    张生把眼睛贴近小孔,向外窥视┅

    佛殿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婆,她便是相国夫人。在老夫人旁边,站着崔莺莺。

    她现在跟洗澡的时侯完全不一样了。

    一张俊俏的脸蛋上,仔细地搽了粉,抹了胭脂,点了口红,昼了眉毛,贴了花黄,戴了耳环,简直比刚才更美丽十倍!

    张生顿时呆住了!

    「这麽美的小姐,即使要我跪下来亲她的脚指头,我也心满意足了。」

    在崔莺莺小姐旁边,站着小红娘,她也是精心打扮,份外妖娆。

    张生仔细看红娘,她身材比小姐略矮,双峰却比小姐更高一些┅

    张生贪婪地注视看红娘的双峰:「这麽美的婢女!要是我两个都能一亲香泽┅」

    他现在几乎忘记了一切,脑中 有女人。

    他本来是个文弱书生,现在却野心勃勃,一心要征服这两位美女。

    祭典进行了一个时辰,张生在大饱眼福之际,也利用这个时闾,精心构思了一个计划,要将崔莺莺和红眼,一网打尽!

    祭典结束之后,太家都走了。

    法聪来到弭勒佛后面,把张生放了出来,张生又擡了他二两银子,然后兴沖沖回到书房,时间已经很晚了,他躺到床上,却怎麽也睡不着。

    「崔小姐规在也要睡了!她睡觉,一定脱光衣服!」张生现在简直像个流氓一样的在思考了!

    他一个翻身下床,披上衣服,溜出西厢,又来到后花园。

    崔莺莺的闺房仍然亮着灯,张生偷偷靠近纱窗,向内偷窥。

    这一窥,吓得地目瞪口呆,魂不附体!

    房中,小红娘全身赤裸,四肢大开,被捆缚在床上,身上道道伤痕┅

    「糟了!她们碰到强盗了!」

    张生全身颤抖!

    究竟红娘会不会平安脱险?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风流才子张君瑞寄读普济寺裹,偶然发现相国千金崔莺莺在西厢出浴后,终日想着她的美丽胴体,于是每晚都到西厢偷窥。西厢裹莺莺与红娘裸戏春光,幕幕上演,看得张生忍不住┅

    话说张生贴在纱窗偷窥,赫然看见红娘全身赤裸,被人绑在床上!

    她粉嫩的肉体上一丝不挂,白晰的皮肤上,一道道殷红的血痕!

    红娘的一双大眼睛,饱含着泪水,白玉般的牙齿紧咬住红唇,不敢哭出声来

    张生心中吓得『怦怦』乱跳!

    「看这样子,一定是有土匪强盗闯入寺内,绑往了红娘,百般侮辱┅」

    张生不敢声张,两条腿直打哆嗦,悄悄离开了纱窗,想溜出去通知衆和尚。

    走了两步,他突然听到庵内传出一阵女人的的笑声!

    咦?强盗也会有女的?

    张生心生疑云,又走了回来,把眼晴贴在纱窗上,再次偷窥!

    见崔莺莺小姐,全身也是一丝不挂,手中却拿了条皮鞭!

    「小姐?她在干什麽?」

    崔莺莺猛地举鞭子,很狠地抽了下去!

    红娘一声惨叫!雪白的皮肤上顿时出现一道血痕!

    张生大吃一惊:「我以爲是强盗,原来却是小姐打的!」

    他目瞪口呆,这个平日看起来文质彬彬,弱不禁风的小姐,居然也这麽凶┅

    「嗯,一定是红娘犯了家规,所以小姐才用这种方式来处罚她!」

    又一声惨叫,张生心也随着一颤!红娘那麽粉嫩的肌肤,怎禁得住这麽摧残?

    「唉,也不知道红娘犯了多麽严重的错误,连平日最喜欢她的小姐都要打她?」

    张生不忍再看,可是又牵挂红娘。于是,又再次偷窥。

    这一看,他看呆了

    屋内,崔莺莺小姐把皮鞭放在地上,整个人趴在红娘的身上。

    她伸出舌头,轻轻地舐在红娘的伤痕┅

    「小姐,她又不像在处罚红娘啊!」

    张生一肚子疑云,仔细再看, 见催莺莺轻轻地舐着红娘的乳尖┅

    红红之舌尖,深红的乳尖,双尖轻轻磨擦┅

    红娘忍不住从鼻孔发出了呻吟┅

    这既是痛苦,又是舒服,既是怕,又是爱┅

    张生情不自禁,被这一幕诱人的动作作迷往了!

    他忘了刚才的恐惧了,心头充满了贪婪的念头,他的舌尖也舐着自巳的嘴唇┅

    崔小姐的舌头越舐越快┅

    磨擦加剧了!

    乳尖更硬,更翘了!

    红娘的呻吟更大声了!

    张生的血液流动更快速了!

    「啊!┅舒服啊!┅」红娘忍不住叫出来。

    这一叫,几乎杷张生的魂都叫出窍了!

    这一叫,也使崔小姐更加温柔,更加风情万种,她按住红娘,把头埋在她的双腿中间┅

    小姐的舌尖,现在舐着另外个小肉尖┅

    「啊┅啊┅我┅不行了┅」

    红娘双腿毫不羞耻地敞开着┅

    崔小姐好像奴婢一样,殷勤地侍候者红娘┅

    她津津有味地舐着┅

    红娘满面红涨,一个头像拨浪鼓似地左右摇晃着,张生 觉得一股热流快要沖了出来了!

    「小姐,求求你┅我不行了┅我丢了┅」

    「我舒服死了!用力舐!用手指挖!小姐,求求你!」红娘下流地叫喊着。

    这春光香豔的一幕,看得张生神魂飘蕩,暗叫过瘾,浑身沖动!

    真恨不得马上沖入房中,跟两人搂成一团,给她们一个痛快!

    所谓色胆包天,平日胆小怕事的张生,在欲火攻心之下,再也顾不得后果了!

    「我忍不往了 我要进去!」

    他伸手正要推门┅

    一声惨叫!

    张生吓得缩回手,又趴在窗上偷窥。

    这一看,他又吓呆了!

    见崔小姐不知怎的,又高高举起了皮鞭 这一次,她可不像刚才, 抽一鞭,而是疯狂地乱抽!

    红娘像杀猪般地惨叫!

    崔小姐双眉竖起,一脸怒气:「我叫奶舒服!本小姐都没舒服,奶敢舒服?」

    崔小姐一边骂着,一边狠狠抽打!

    张生吓得魂不附体!

    「这崔小姐,有神经病?怎麽一会兄温柔得甘愿替红娘舐,一会儿又变成这样?」

    他全身的性欲,顿时消失的无影无纵,不敢再久留,悄悄溜了回来。

    到了西厢,他躺在床上,眼睛一闭,眼前就出现两幅图画。

    一幅是两个绝色美人,精赤条条地嘻戏着。

    一幅是残忍小姐无情鞭打奴婢!

    张生怎麽也没法把这两幅图画结合在一起

    「美丽温柔的崔小 ,高贵大方的崔小姐,怎能会这样心狠手辣呢?」

    其实,这个问题,加果给现代人分折,便很容易理解。

    崔莺莺是堂堂相国的独生女儿,门第高贵,血统尚贵,自小娇生惯养,荣华富贵,样样皆有,简直羡慕死别人了。

    可是,她也有得不到的东西。

    这就是男人

    作爲相国之女,尚贵的身份,使她不能随便出门,不能私自行动。

    在她身边的,永远是红娘一个婢女。

    崔莺莺已经二十岁了,发育成熟,充满思春少女的性兴奋。

    可是,这种兴奋却被封建礼教压抑了!

    长期压抑的结果,使得这位任性的小姐産生了强烈的性变态!

    所以,她会有一种虐待狂,在折磨红娘的过程中,发泄自已的性欲!

    当然,这一切对古代人来说是不可理解的,尤其是对饱诵四书五经的张生来说,更是觉得荒谬之极,完全不可理喻,他会认爲没有『合理性』。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张生几乎天天晚上都跑到后花园,偷窥。

    久而久之,他发现了一个规律,每逢初一、十五,崔小姐就会鞭打红娘爲乐。

    其馀时间,她就很正常,像个正经的相国小姐。

    其实,偷窥,也是一种性变态。

    这种偷窥狂发生在张生身上,也是合情合理。

    张生自小读书,受的教育是非礼勿视一套教条。

    但是,他同时也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同样有雄性荷尔蒙分泌,同样有性欲!

    平日,因爲苦读诗书,心神还可以把持,可是,自从他看见了崔小姐和红娘的裸体之后,思想就如脱 的野马,再也控制不往了!

    男人的本色,就是好色!

    秀才的本色,却是礼教!

    男人的本色,包在秀才的躯壳内,于是便産了性的变态,也就是偷窥狂。

    当然,张生不是弗洛伊德,也不是金赛博士,他哪管这些心理分析?

    「 要好看,我就要偷看!」

    他抱定了宗旨,每个初一、十五便去看性虐待的节目。

    「真精彩啊!」现在,张生也迷上了!

    某个夜晚,张生又在偷窥, 见红娘又被绑在床上,被打得遍体鳞伤,惨叫不已,而崔莺莺小姐好像更加凶很无情了!

    「不準叫,再叫,我就打脸了!」

    女孩子都爱漂亮,要是脸上留下疤痕,那可是一辈子的遗憾。

    红娘不敢再叫,紧紧咬住嘴唇,两眼泪汪汪┅

    张生在窗外看到红娘这麽可怜,忍不住心中一酸,非常同情。

    就在此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张生回头一看, 见一个丫环匆匆忙忙跑来!

    张生吓了一跳!幸亏是夜晚,又是初一,没有月亮,丫环也没注意,张生急忙躲在柱子后面。

    丫环敲了敲门:「小姐,老夫人讲你马上到佛堂去,準备给相国做法事了!」

    崔莺莺在房中一听,老夫人的命令,不敢拖延,急忙穿上了衣服┅

    「小姐,你去佛堂,先解了我吧?」红娘哀求。

    「哼!没那麽便宜啦!等我回来再来收拾你!」崔小姐说完,推门走出,跟丫环去了。

    张生从柱子后闪出,贴窗一看,祗见红娘四肢摊开,被绑在床上不能动。

    张生知道,法事一做就是一个时辰,崔小姐这段时间是不会回来的!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张生心中大喜,悄悄推门走入。

    红娘一看,原来是张生,这时也顾不得害羞,急忙叫道:「张公子,赶紧替我松绑吧 」

    「谢天谢地,总算来了救星了!」红娘松了一口气。

    张生走到床前,伸手正要丢解开绑往红娘的绳子,突然停住了。

    这时的红娘,全身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四肢摊开成了『大』字形。

    她胸前的双峰诱惑地挺立着┅

    那神秘的部位完全敞开了┅

    他的呼吸也困鸡许多了┅

    红娘注意一看, 见张生眼中正喷着贪婪的欲火,淫猥的目光扫视她全身┅

    「公子,不要看嘛!」红娘羞得满面通红。

    她毕竟 是个十八岁的女孩子,又是相国府中的婢女,这样赤裸裸地被一个男人观看,实在太令她羞死了!

    「公子,快解开我吧,求求你!」

    红娘哀求着。可是,她的哀求却给张生一个啓示:如果松绑,红娘一定起身,穿上衣服,自巳就没有任何机会了!如果不松绑,红娘就像砧板上的一块肉,任他宰割,没有反抗的馀地。

    于是,张生一笑:「红娘,让我摸摸你的双峰,我就松绑!」

    「什麽?不行!」红娘更加羞愧了!

    「不答应?那我回去了!」张生狡猾一笑:「等崔小姐回来,继续抽打你!」

    红娘不由打了个寒噤,衡量了一下得失,还是给张生摸一下比较好。

    「好吧,你摸!」红娘羞人答答。

    张生兴奋地伸出双手,捏住了红娘的双峰!

    滑嫩的皮肤,彷佛白玉般光滑┅

    张生如癡如醉,双手彷佛搓面粉似地,又摸又捏又搓又揉┅

    红娘羞得闭上眼睛,可是胸部传来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她从来没有尝过这种滋味,忍不住轻轻呻吟┅

    张生全身滚烫,现在,他已经不是一个秀才,而是一个野兽了!

    究竟张生用什麽方法征服了红娘,又如呆用巧计征服了变态冷血的崔莺莺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张生自从发现了西厢中的春光后,夜夜去偷窥。一次给他看见红娘全裸被缚在床上,而崔莺莺即因事离开后,便大胆地进入,要胁红娘,要摸乳峰,又要┅张生终于得偿所愿,脚都软了┅

    话说张生趁着红娘手脚被捆之际,提出了条件,要红娘将乳峰给他摸一下。

    红娘到了此时,身不由己,但求能够快一点脱身, 好含羞答应了。

    张生的双手握住双峰,十恨手指就如十条虫,在白嫩的皮肤上爬来爬去┅

    红娘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张生的掌心贴在她的左胸,可以感受到红娘的心跳:「砰,砰┅」

    「公子,你已经摸好了,现在可以放我了吧?」

    红娘羞得红云满面。

    张生调皮地一笑:「摸是摸好了,可是我摸的全身发热,嘴巴好渴┅」

    红娘一听机会来了,急忙说:「公子,你渴了?我马上给你泡茶,你先把我的绳子解了,我去厨房,马上烧水泡茶┅」

    「现在才烧水泡茶?又烫又热,远水解不了近渴,我想吃水果┅」

    「有,水果也有,葡萄、梨子,都在厨房,你替我松绑,我马上去拿┅」

    张生又调皮地说:「嗯,这些种水果我都不爱吃,我还是喝奶吧?」

    「有,牛奶,羊奶,都有,」红娘哀求着:「我替你去拿,求求你解开绳子。」

    「不,我要喝人奶。」

    「人奶?」红娘一时糊涂了:「我们没有啊!」

    「有!」张生用力握住红娘的乳房:「这不就是人奶?」

    红娘一听,顿时羞得无地自容,急忙连声叫:「公子,我┅没奶啊!」

    「没奶?不可能!」张生玩弄若她的奶房:「你两个奶房长得这麽大,这麽饱满,比你们小姐还要大,里面一定是充满了奶水。」

    红娘羞得满面红涨:「公子, 有成了亲,生了孩子,才会有奶水的。」

    「真的?」张生故意摇头:「我不信。这样吧,我尝一尝,如果真的没有奶水,我就放了你,好不好?」

    红娘此刻真是无计可施, 好闭上眼睛,轻轻哼了一声:「你┅尝吧。」

    张生一言大喜,立刻俯下身来,张开大口,一下子含住了她的乳尖┅

    张生彷佛哨到山珍海味似地,舍不得一口吃掉,而是津津有味地晶尝着┅

    他用湿润的舌头轻轻舐着┅

    忽而,用力吮吸着┅

    忽而,轻轻地研磨乳尖┅·

    红娘 使得一阵阵又酸又嘛的感觉,从乳尖传遍整个胸脯┅

    「嗯┅哦┅」她忍不住呻吟了。

    这轻轻的呻吟,顿时刺激了张生!

    他的口含住一只,手又在另一只上活动┅

    他感觉到,红娘的乳尖发硬,变得粗大了!

    刺激、舒畅的感觉,从胸脯传遍全身,红娘的呻吟更粗更响了!

    张生贪婪地吮吸着┅

    红娘的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克制着内心的骚动「公子,」她害羞地说:「你已经尝过了,知道我的奶房并没有奶水了吧?」

    「是啊!奇怪,原来,女孩子奶房这麽大,内面真的没有奶水?」

    「公子,你现在还口渴吧?」

    「渴!我比刚才渴得更厉害了 我要喝水!」

    红娘一听,机不可失,立刻献殷勤:「公子,放了我,我去厨房拿水┅」

    张生狡猾一笑:「不用去厨房了,我刚刚想到,有一个地方,一定有水。」

    「哪个地方?」

    「你的嘴巴。」

    红娘一听,更加害羞,连叫:「不行,不行!」

    「爲何不行,你的嘴巴一定有口水┅」

    「不行,我这辈子还没让男人┅亲过嘴┅」

    张生微微一笑:「你这辈也没被男人摸过奶,奶都摸了,亲嘴又算得了甚麽?」

    「不,被你摸奶,是迫不得已,但是,亲嘴,就是一种感情交流┅」

    张生抱住红娘的头,温柔地说:「红娘,难道你真的不想跟我有感情交流?」

    红娘的脸红得更厉害了:「不想┅」

    张生不由分说,很很地把嘴唇压了下去!

    红娘生平第一次接触到男人的嘴唇, 感到火辣辣,一阵酥麻┅

    她咬紧牙关,不打算开口。

    没有多久,张生就感觉到,红娘紧闭的嘴唇松开了,她不再抗拒了┅

    张生的舌头伸了进去,在她的口腔内游动┅

    红娘的舌尖也轻轻接触着他的舌头┅

    两条舌头搞在一起,彷佛二龙戏水┅

    两人从鼻孔中喷出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

    张生很有耐性、轻轻用舌头舐着她的樱唇┅

    他的十指却仍然在那饱满起伏的峰尖上蠕动着,现在,不是张生在吃红娘的口水,而是张生的口水源源不断地流入红娘口中┅

    红娘终于清醒过来,把头一晃,撇开了张生的亲吻:「公子,你的水吃的够多了吧!」

    张生一笑:「才不够呢,你这樱桃小口,根本装不了多少口水,我现在更渴了!」

    「公子,放开我,我保证有水┅」

    「不必了,我已经找到一处泉眼,保证可以喝个饱。」

    「泉眼?在哪里?」

    「这里啊!」张生的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滑了下去,在两条大腿的顶端停了下来┅

    红娘立刻大叫:「公子,不行,不能亲这里!」

    「爲甚麽?你这里太多水了,两条大腿都湿了,床单也湿了一大块 」

    红娘羞得闭上眼睛,轻轻地说:「公子,你饶了我吧!这泉眼,不能舔的!」

    张生笑道:「难道你被人舔过?」

    红娘娇羞万分:「我们小姐舔过啦!」

    「哦,你们小姐一舔,你就怎麽样了?」

    「我┅我┅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红娘娇羞:「公子,真的不能舔啊!」

    「我才不信!你被绑在床上,又跑不掉,怎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呢?」

    红娘羞得很小声地说:「我红娘也是个正派的女子,可是,我们小姐一舔我泉眼,我就变成蕩妇了。如果被公子舔,那可不得了!」

    张生闻言心中大喜:「我就是要你变成蕩妇!」

    说罢,张生把头埋在红娘的两条大腿中间,伸出那又湿又热的舌头┅

    他的双手拨开两旁的肌肉,露出那晶莹的泉眼舌尖轻轻一触,红娘全身一颤┅

    张生的舌尖快速一拨泉眼┅

    「嗯┅」红娘的呻吟立刻加重了!

    张生索性张开大口,含住泉眼,肆意吻着┅

    「啊!┅舒┅舒┅服┅公子┅不能再舔了!再舔┅我┅忍不住了!」

    红娘越哀求,张生越调皮,一会儿用舌头拨弄泉眼,一会儿用嘴唇亲吻,一会儿用牙齿轻轻咬┅

    「啊!啊!┅」红娘大叫:「我┅死了!┅公子┅你┅你把我┅变成┅小淫妇了┅好┅麻┅我┅我┅丢了!┅公子┅我的亲哥!」

    红娘淫蕩地呼叫着,张生也气喘加牛:「小┅淫妇┅你的水┅越流┅越多了┅找的整张睑┅都是水┅你┅真是骚入骨了┅」

    「好哥哥┅我┅全身┅都散了┅我┅成仙了┅公子┅亲爸┅求求你┅不能舔了!」

    张生停止动作,故意说:「好吧,我现在吃饱了水,不渴了,我不舔!我走了!」

    红娘一双粉脸早已涨得通红,一双媚眼充满了欲望。

    一听张生要走,她急忙大叫:「公子,不能走!」

    「我不渴了,爲甚麽不能走?哦,对了,我还没有替你松绑。」

    红娘大叫:「我不要松绑,我要快活!」

    张生故意戏弄她:「要怎样才能快活?」

    红娘羞得不得了:「人家┅不好意思说┅」

    「你不说┅我怎麽知道?」

    「公子,你好坏哦!」

    「你不说,我可真的要走了!」张生作状要离开。

    「我说!我说!」红娘到了此时,也顾不得害羞了, 得小声说:「人家┅里面┅好痒。」

    「痒?我替你抓抓痒好了!」

    「嗯!不能用抓的┅要用┅插的!」

    红娘此时,极尽下流的语言,务求把张生引诱上床,大干一场。

    张生经过刚才一场嬉戏,早已全身血脉贲张,欲火焚身┅

    他一个跨身上床,骑在红娘身上,瞄準了泉眼,狠狠一插┅

    「啊!┅亲哥哥┅插!┅用力┅我┅太爽了┅我┅全身都┅麻了┅慢慢抽┅哦┅舒服┅哥哥┅你太┅粗了!」

    红娘的淫叫更刺激了张生的性欲,他疯狂地前后抽动着,摇得那一张木床有如山崩地动┅

    再说崔莺莺小姐,自从老夫人叫她去佛堂三加法事之后,突然想起忘记携带祭品,于是又匆勿赶回来,準备拿祭品后,再去三加法事。

    不料走到房外,突然听到红娘一阵阵的淫呼浪叫,她立刻贴窗偷窥。

    见红娘的四肢仍然被绑,成『大』字形摊开,但是,全身赤裸的张生却骑在她身上!

    一上一下,一前一后,摇曳,震撼┅

    这个孤僻、傲幔,饱受性冷淡煎熬的相国小姐,虽然平日跟红娘有一些性游戏,但是,却是第一次看男人的裸体!

    张生此时,已变成一头疯狂的野兽,疯狂驰骋,毫不留情!

    崔莺莺彷佛觉得张生每一下都插到她的体内!

    每一下,都引起她全身的酥麻┅

    她的内裤不由湿了!

    红娘的淫叫更加下流、更加响了!

    崔莺莺亲眼看到这幕风流的春光,她压抑多年的欲望,同时得到发泄!

    她不顾一切,推门入房!

    张生回头一看,吃了一鹜,正想下床。

    可是,正在高潮的红娘完全顾不了主人了!她大叫:「哥哥!先不要理她!不要离开我!」

    崔莺莺走近张生,贪婪地抚摸他的肌肉,亲热地说:「公子,你┅继续吧!」

    张生此时也骑虎难下,得到小姐批準,更加放肆,他呼吸了一口气,狠狠抽插了三百多下┅

    红娘被插得死去活来,淫叫声喊破了喉咙!在一旁的崔小姐直看得面红耳赤,芳心大动┅,张生戚到一股热流汹涌而出!

    「啊!┅好哥哥!你┅烫死我了!」

    红娘大叫一声,突然快活得昏了过去!

    张生下了床,突然看见,崔莺莺不知何时,已经全身衣服脱得精光!

    「公子!」崔莺莺含羞答答:「我┅也要┅」

    张生闻言大喜,没想到自己和红娘一场淫戏,竟然无意中打动了相国小姐,真是一箭双雕,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搂抱崔莺莺,倒在床上┅

    「公子 我还┅还是┅闺┅闺女,你要┅轻┅」小姐又爱又怕。

    「别怕,红娘都不要紧 」张生已经压到莺鸶身上。

    「红娘不同,她被我用手指┅挖┅哎哟┅痛┅痛啊┅」

    张生想到莺莺打红娘,便不管小姐叫痛,狠狠一插┅

    「啊哟 没命了」莺莺呼痛不已,张生却不理会,越抽越快、越插越重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