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处男的第一次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我升大四的那个暑假,有一次从台南家中坐夜车赶回台北学校,等到晚上十一点多进到学校宿舍,才发现学校暑假停课、停止上班一週,宿舍也贴出公告暂时关闭,这下子完了,同学们都回中南部了,住台北的不是女同学,不然就是和他不熟,而且也已经那幺晚了,不好意思打扰他们。

    算了,骑着追风到东区逛了一逛,想打发一些时间,到了十二点多实在是太累了,乾脆住旅社好了。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乾乾净净,不是那种门口都是深色玻璃,招牌也又旧又髒,看起来很低级,还挂着XX豪华大旅社。进了大门,柜檯是一个老欧八桑,她说已经没有单人房了,不得已只好住双人房她还只算我单人房的价,登记了名字拿了钥匙就上三楼的房间,里面设备也算瞒乾净的,床单和棉被都很整齐清爽,素色的窗帘搭配着浅黄的壁纸,可以看出店主人也很用心。

    铃….铃….铃….。

    奇怪,有电话,怎幺可能有人会找我呢?也许是柜台要交代些事吧!

    「喂!先生!要不要找人陪?」

    找人陪?奇怪,要干嘛?

    喔!我想到了,是要叫小姐。

    此时一股邪念从脑中冒出: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人会认得我,恶向胆边一生。

    「好啊。」

    挂完电话就开始后悔了,我还是个处男呢,把第一次就这幺给了妓女,实在是太不值得了,而且如果她很丑,长的像阿匹婆?甚至万一中标怎幺办?疱诊、梅毒、长芒果、甚至中了爱滋病,我一生不就完了。

    愈想愈可怕,一颗心也扑通扑通的愈跳愈快,心理愈来愈紧张,冷汗也直冒出来。

    不行、不行,我不能在乱搞下去了。勇敢的拿起电话告诉柜台,我不要了。

    才刚拿起话筒。

    叮叮….叮叮…..。

    哎呀!不妙,是电铃声。人已经来了。

    算了,管她的,不可能那幺倒楣第一次就中标吧, 心一横就把门打开。

    一位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女孩站在外头,素净的脸庞脂粉未施,但可以看的出——她非常的漂亮。穿着一见米老鼠图案的T袖和牛仔裤,足下一双白色的布鞋,留着一袭柔亮的长髮,浅浅对我一笑:「嗨!你好。」。

    在这幺漂亮的女孩子面前,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了,结结巴巴的说:「好好…好….啊啊。」我呆呆的回答,怀疑她她是不是走错房间,因为她看起来就像普通在校园里的大学女生,一点都不像印象里的应召女郎。

    「请问小姐要找….。」sosing.com我得问清楚她是不是走错房间,可别乱搞才行。

    不过这似乎是多余的,因为她已经把T袖脱下来了。

    她戴的胸罩并没有肩带,如同8字形,浑圆的罩杯将她盈实的乳房遮住了二分之一,嫩粉雷丝花边的胸罩紧紧的托着饱满的乳房,剪裁适宜的胸罩填充的刚好,将整个乳房撑挺的亭亭玉立,那至少是33吋的高耸,就像广告通乳丸那些女人般俏挺。

    浑圆的罩杯中央微微尖起,肯定是她的乳头了。

    我感到自己裤子的前面有种异样的压迫感,不停地膨胀、膨胀…,。那种选美小姐比基尼的照片,已经让我一边幻想一边打枪打到腿软的女体,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眼前。

    她似乎早已习惯男人那种目瞪口呆的样子,将她头髮往后一甩,侧着头,笑着说:「我美不美?」

    我张开口,却紧张的说不出话。

    解开牛仔裤釦子、拉开拉鍊、脱下裤子、将布鞋踢掉。一切动作都那幺的柔畅自然,而且毫不做作,就彷彿她正在家里的浴室準备洗澡般。她的内裤是白色的,有着白色花纹的蕾丝滚边,三角形的地方稍微的隆起,隐约地好像有着模糊的黑影,映衬着纤细的腰枝,她的大腿很匀称,就像萧蔷的裤袜广告般诱人。

    她牵起我的手,另我突然间有触电的震动,就像我和我的暗恋对象趁着过马路时偷牵了她的手,既紧张又激动。拉着我到浴室门口,回过头:

    「你在外面先把衣服脱掉。」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