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卖场工作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在台北知名的大卖场工作,工作内容主要是收银线的控管及附加的客诉处
    理。由于各种原因,逼得我想要离开现在这个工作场合,而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
    的。

    她,文化大学的学生,个性外向、好动说话大声、性格大而化之,浑身上下
    洋溢着屏东耀眼的阳光,她到现在为止没有男友。

    学生时代总是有某一些人个性较早熟,似乎很难与同班同学打成一片,总是
    说:「喔,那些幼稚的男同学。」

    你、我身边总是会有这些人,我想,她也就是这类人吧!

    她是收银员,我是干部。我们相差七岁的距离,理论上是没有工作以外的交
    集的,尤其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其差无比。

    「购物袋要收进去喔……」打烊后我善意地提醒。

    「你是没看到我没手喔?」她不知是否恶意的回。

    「极其恶劣、极差无比!」我的印象停留在「很难相处」上后,就卡在记忆
    深处,没有特别需要,我不会知道她是谁。

    她很爱笑,个性男性化,或者说敢跟你抬槓,不管是什幺。曾经问过与她一
    起来打工的同学:「她喔,在学校都不说话。每次来打工时,就像是要一口气把
    隔天需要用到的笑容和言语词彙都花在这里!」

    对她开始有印象,是在去年九月她排班位置在赠品台时,抬槓时爆出的欢乐
    笑点。

    「我罩杯有C。」她说。

    「骗人!少假了,鬼扯蛋。」女干部笑着跟她扯。

    「看不出来厚?我超~~骄傲的。」她笑着挺了挺胸。

    我在旁边看,C?我们制服是POLO衫,老实说还真看不出来,就凭她不
    到155的身高,我很怀疑地盯着她胸部看。

    「志文,你再看,老娘就把你眼珠挖出来!」她气势高昂。

    「没有啦!妳有C?我是觉得还蛮好笑的啦!」

    那两个月,整条收银线就是我们大家在争论她有没有C,和她自己说她的胸
    部有C。

    「干嘛?赶着回家见男友喔?帮一下忙会死喔?」

    「不行不行,我要赶着回去打炮,下次再帮你。OK?」她调皮着回。

    「真的假的有男友?!我还以为你是玻璃勒!」

    「小看我没男友喔?我一次交五个耶!」她骄傲道。

    这个玩笑以后,以后跟她的对话越来越带了许许多多的颜色。

    「妳今天怎幺身上都鱼腥味?」

    「什幺鱼腥味?」

    「妳出门前该不会让炮友把精液射在……」

    「对啊~~射在我的头髮、脸上,弄得糊糊的。去你的,噁心什幺啦?」

    「妳看喔,妳头髮中分时,这样就会跑出白白的液体。」我用双手摩擦她头
    两侧。

    「什幺?脑浆?」想了想,她大笑:「你噁西巴拉什幺啦!」

    「今天身体好酸痛,体育课打网球好累。」

    「不是这个原因吧?我想是妳晚上都坐在上面摇五个男生才这样吧~~」

    「你真的很欠揍耶!就跟你说没有,听不懂喔?」

    「耶~~炮友是妳说的,又不是我说的,不然我们看VCR!」

    她又笑,她很爱开怀大笑,很难想像她在学校里不苟言笑。假藉帮她按摩肩
    膀,实则过份用力地捉弄她,直到她笑岔了气,我帮她略微按摩一下,工作去。

     ***

    ***

    ***

    ***

    今年一月我提出辞职申请,二月底生效,辗转被她知道了,她开玩笑的问我
    为什幺?想也知道我们的相处模式,互相调侃了几句后,呼悠悠的还是转回了正
    题。

    「你可以去做电子或网路公司啊!反正你的电脑那幺强。」

    「想啊!但是限制条件很多,我又不是本科系毕业的。」女生永远不知道,
    会维修电脑不是就可以进华硕什幺的,实在懒得多作解释。

    「嗯……不然先去做打工的,慢慢学经验就好了,我觉得你做事方式很有一
    套,一定很快就上手了,比其他干部好很多。」她诚恳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