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外艳事-1 作者 元阳九凤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国外艳事-1 
      
      
      
      
     
    作者  元阳九凤
    我当年在美国黑市工作的时候,赚的钱只够生活费,露宿街头总不是办法,于是到处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终于在「搭上搭」的情况下,我找到以前一个女同学、徐熙媛现在女子大学的宿舍里,她在大学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她答应不用我给租金,只要我尽量做多些家务,就可以在她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月,有一天晚上,我在半夜里给人弄醒了,原来是我那个「包租婆」女同学,当时徐熙媛身上一丝不挂地骑在我身上,一对白晢软滑的大乳房压住我扭磨,正想问她干甚幺?她突然一举手,「咯」的一声,她竟然把那支比利达自动手枪带到我床上。
    上次徐熙媛生日,我陪她去枪会玩时,我曾经见识过那支小家伙的威力。
    徐熙媛的手隔着薄薄的运动裤,抚摸着我粗糙的大肉棒说道:「嘿…殷俊鸿…是时候交房租了!…嘻…嘻…喂!咬着它。」说着,她就把枪桿塞进我口里。
    徐熙媛褪下我的裤子,使劲地揉搓着我的阴茎和阴囊,半带粗暴地命今我道:「快!…快勃起来!殷俊鸿!哼…鸡巴再这幺个死样,我就开枪了!」我的嘴含糊地抗议着、胯间兇猛的巨龙反而因刺激竟然完全勃涨起来。
    「好了!…哈…哈…很好!大肉棒果然好粗壮啊…」说着,徐熙媛略为坐后一点,将我狰狞而坚硬的大鸡巴套进了她潮湿而灼烫的淫洞里,毫不羞耻地上下蹭动!徐熙媛的紧凑小穴己完全湿润,所以我硬如铁棍的阴茎磨擦她痉挛颤动的酥穴,发出「噗…滋!噗滋!噗…」的声响,在小小的宿舍里显得特别响亮。
    「雪…雪…俊鸿的…大肉棒…好…好…好硬粗啊!…噢…好…好…美啊!…」徐熙媛闭了眼睛享用我钢硬的火棒,一副忘我享受的模样,我灼烫的大鸡巴被紧凑的阴肉壁包裹着,虽然感受到极酸酥的刺激快感,但越来越觉得不妥,如果她高潮来临的时候,可能会无意识地开枪,那我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心里的不安始终支配着我,即使我粗筋涨凸的大肉棒怎样被她剧烈收缩的阴腔所吮磨及挤压,我也没办法享受飘飘欲仙的感觉,阴茎反而更僵硬挺直。
    「噢!…噢…噢…好…好…舒…服啊!…噢…噢…噢…噢…」十多分钟之后,徐熙媛淫糜的套压动作中,手中那支比利达自动手枪改指住我的腰,而且不忘用自己白晢软滑的大乳房刮擦我的脸,更将硬如石子的乳头强行塞入我的嘴里,命令我大力吮扯,以增加自己的快感。
    被淫贱的挤磨近二十多分钟后,我感到徐熙媛紧凑的阴腔越来越热,痉挛的阴肉壁紧贴着粗筋如钢的阴茎颤动,大量粘稠的液体从酥穴凹处向涌出来,使我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兇猛巨蟒像在洗热水澡一般。
    「呃!怎幺啦!俊鸿!噢…我己经高潮了…哈…哈…你还没有…射给我吗?嘿…再不射…我数三声…便开枪了!」飘飘欲仙的高潮后,徐熙媛伏在的我的胸脯上喘着气说。
    「哗!疯狂的淫妇来真的!…」我立即去拉她手臂,但已经迟了,只见徐熙媛手指一扳,啊!我一阵眩晕,肿胀坚挺的巨根一下颤慄、抽搐,感到粗糙龟头的马眼像失禁般猛烈地射精。
    「噢…好…好…过瘾呀!…噢…你…终于…通通…射…射给…我啦!…」徐熙媛像八爪鱼般缠紧我欢呼。
    待我惊魂稍定,才明白枪中并无子弹,徐熙媛只是恶作剧,要吓唬我一下。
    「哈…哈…殷俊鸿!原来你只要可以造爱,就是被人用枪指着也不抵抗的。」徐熙媛搂住我的头,毫不客气地吮吻我的嘴,毫不理会自己的紧凑小穴泻着大量白浊粘稠的阴精液。
    后来,我再不要每个月交租,但每个月一定会做的事,就是要不时陪徐熙媛上床,由她主动亵玩各式各样的肏交方式。
    我印象最深的是接下来那狂雪吹袭的圣诞节,暴雪中我正在楼上休息,忽然,徐熙媛和一个金髮女郎回来了,她叫我下去那个有火炉的温暖大厅庆祝圣诞节,饮了几瓶红酒之后,徐熙媛满脸春情的靠过来说:「喂!…殷俊鸿…脱光你身上的衣服吧!」
    虽然这年里我们已性交了很多次,但在陌生的人前…我看着那个金髮女郎,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不大好吧!」
    「那…也可以!不过…你现在就搬出去!…我不再租地方给你了。」徐熙媛不在乎的说。
    外面暴雪狂吹,行出去不用三分钟就一定冻僵的,我无奈地宽衣解衭,展露出我因体力劳动而锻鍊出的身躯!…徐熙媛和金髮女郎对望媚笑着,她们已经迫不急待地扑过来,徐熙媛把玩着我胯间兇猛的巨龙,金髮女郎舔着我粗糙的龟冠,她又把手指戳进徐熙媛的肛门,徐熙媛更翻身压住我的胸脯,命我吻吮自己剃光耻毛紧窄的小浪穴,很快我们已经兴奋起来。
    这样,我轮流肏插她们嫩滑的小淫肉窟,大量白浊、粘稠的阴液湿粘了我胯间兇猛的巨龙,待我被她俩淫妇蹂躏够了,她们享受到欲仙欲死的高潮之后,才高高兴兴地笑着停下来喘气。
    休息一会后,她们躺下来和我接吻,接着徐熙媛想了一个主意,她对金髮女郎说道:「好舒服啊!…Vilian…我们再玩一个游戏…嘻…嘻…就是…殷俊鸿躺下来,挺直粗糙的巨棒,让我们轮流继续肏姦,谁先让他射精!…就算赢家。如果半个钟头后他还未射精、我们便赏他一份圣诞礼物,好不好呢?」金髮女郎Vilian拍手叫好。
    她们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淫亵地在我身上驰骋,当徐熙媛泻着蜜液的紧凑小穴套住我钢硬的火棒扭磨时,Vilian则骑坐在我的脸嘴之上,着我刺激她颤动的大阴唇;反之,Vilian像母狗般撅起屁股任由我挺肏,徐熙媛则要我伸长舌头,疯狂舐、舔她酥痕的紧凑小穴,但当我快要射精时,她们便会捏痛我的睪丸,如果我的阴茎软化时,她们又搔我的肛门,再用肉腴丰软的巨乳刺激我的大龟头马眼,使大鸡巴回复兇悍的硬直!
    转换了多个淫贱的肏操姿态之后,淫秽不堪的半个钟头过去了,徐熙媛和Vilian都享受到一浪接一浪的欲仙欲死高潮,淫贱的紧凑小穴泻出大量白浊粘稠的阴液;金髮女郎Vilian称讚我的大肉棒勇猛,让她非常过瘾,一边拨弄我的乳头一边说:「噢…好过瘾呀!呃!熙媛…果然好介绍!现在他应该得到礼物哩!来吧,先让他看看礼物再说。」
    她们挣扎起来,毫不理会自己淫贱的肉窟儿正渗流出汙秽不堪的阴液,把我带到徐熙媛的睡房,原来有一位中国女孩早已被她们绑在床上。
    徐熙媛温柔地摸着我的阴囊说道:「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名字叫徐希蕾;她还是个处女,哼!仗住爸爸痛爱就不把我放在眼内…现在让你去替她破身吧!…嘿…嘿…」
    为了怕我反抗,金髮女郎Vilian手中拿着徐熙媛的比利达自动手枪,命令我接受她们的礼物,无奈我只好爬到那个中国女孩子的身上。
    看到光溜溜的我行近,徐希蕾惊惶地呻吟着说:「喔…不…不…不要过来!…我好怕!…」
    被Vilian的手枪指吓,我只好轻抚徐希蕾已充满汗湿的黑髮,安慰她说道:「呃!小妹妹…不用怕,她俩可能已疯了…我已经让她们淫弄得快要射精了,待会!…可能没几下…我就射精了。」
    我话未说完徐熙媛顺势餵了我吃下一粒药片,Vilian亦餵了徐希蕾吞下一粒春药,把床前的摄录机开了,才退到一旁欣赏我即将表演淫贱的春宫;徐熙媛的两只手开始刺激我和徐希蕾的下体,春药的药力发挥中,我们就在扭动中湿吻起来,徐熙媛拍拍我的屁股说:「殷俊鸿…大鸡巴快点插进去!…嘿…看样子,你就要发射了。」
    我扶着胀得快爆炸的火灼阴茎,让钢硬的大龟头顶着徐希蕾的私处,强行挤开那紧闭的大阴唇,粗筋涨凸的大肉棒还没有插入三分之一,她已大声吟叫起来,柔弱娇婉的呻吟声令我更冲动,忍不住性慾诱惑、于是怒涨的巨棒一口气向前疾刺,虽只插入一半,但她已痛得死去活来。
    此时,徐熙媛捏着妹妹白晢软滑的乳房,更吻住她的嘴唇,令春药发挥更大的刺激,让她安静下来享受被开苞的乐趣;金髮女郎Vilian抛掉手中的手枪,大力拍击我的屁股,促使我更用力地插肏徐希蕾白馒头般的小酥穴。
    「嘻…插进去了…嘻…」Vilian把摄录机的镜头对準我俩性器吮吻处说。
    我淫糜的活塞动作中,徐希蕾初时禁不了疼痛而尖叫起来,在这细小的房间中,叫声倍觉响亮,但春药的影响下,她渐渐变成配合我肏操而扭转,吟叫变成妖媚起来,而我好像忘了她刚才还是处女,尽情发洩体内被淫药刺激的慾火,虽然胯间粗糙而坚硬的兇猛巨蟒已辛劳了很久,现在每一下都插进徐希蕾子宫的最深处。
    「唏!…噗滋!…噗滋!呀!…哎唷!噗…滋!噗滋!唏!…噗滋!」
    终于,百多下强猛的活塞动作之后,在狂乱的光景下,我将浓浓的白浊色精液丢在徐希蕾渗血的紧凑小穴里,算是接收了她俩淫糜的礼物。
    不知徐熙媛和Vilian在给我饮的红酒内是否下了壮阳药,阳精发射之后我兇悍的大鸡巴还意犹末尽,于是便将她俩抓起来叠在一起,掰开了她们两条修长的玉腿大干特干。
    那天晚上,我疯狂地在她们身上三个肉洞连肏操了十多次、不知是插着谁人的淫肉窟窿,最后一次我阳精已经射无可射了,才昏迷不醒倒睡在一起。
    这是我一生中最淫乱的一次。
    甦醒后我仍记住让我开苞的徐希蕾,但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没有再见过她一面。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