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师姐爲我破处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一个大三男生。总结一下本人特征:高,瘦,秀气,聪明。
     
     
    按说具有如此条件的男生不应该20了才破处,但可能因爲我觉悟的比较晚,不舍得强上女孩子,所以虽然早早就有了性知识,却一直没能卖出那最后一步。
     
     
    每一个人的性啓蒙其实都非常早,城市的孩子尤其是。在我十来岁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和我同岁的表姐学着电视上的样子互相抚摸了。那时候经常玩看病的游戏或者收电费强奸的游戏。就是她演病人,而且是昏迷的病人,我装模作样听听看看就开始上下其手;或者我在外面敲门,说是查水表电表的,一开门我就推她进去,她还会配合的反抗两下然后被推到。但是毕竟还小,虽然能勃起,也想过插入,却最终没能得逞。
     
     
    一直到高三的时候,追上了我们班的一个女生,各方面看都一般,但是当时就是感觉对了,喜欢的不得了。高三晚自习后送她回家,就会在小区墙角强吻她,但是反抗相当激烈,(各位狼友,单向的吻能不能算初吻?)也强摸过她的胸,没想到外表平平坦坦,里面居然相当有货。可惜连接吻都不响应我,这袭胸自然是蜻蜓点水。
     
     
    因爲她是隔壁市的学生,奔着我们这重点高中来的,所以高考完她就回去了。我大概一两周才过去看她一次,因爲去了也就拉拉手,她也从不过来,实在是没有动力。我现在想来都觉得她也没多喜欢我
     
     
    此期间……出现了一个女孩子。当时我17(上学早,高考完才17),她只有14.是南方人去我们那里看亲戚的。高考完肯定是疯玩,我几乎每天白天泡网吧,晚上就和一哥们(羊)泡旱冰场(夜店什麽的那时候还不敢去也去不起)。忽然有一天碰见她和她妹妹,当时看来就是俩小姑娘,俩人都不怎麽会。那个妹妹看我们技术好一些,就拉着她姐姐说让我们教。反正假期都是玩,就教一下呗,毕竟姐妹俩都不差。一起玩一会就熟了,姐姐叫娟,妹妹叫萍。当时看姐姐怎麽也十六七算我麽同龄人了,谁知道才14
    .妹妹只有12.晚上玩够了互相留了电话(羊有手机),我是很喜欢萍的,长得比较中性,很心疼以小姑娘,我当时是纯粹以妹妹的角度去看的,至于姐姐,我当时没什麽感觉,就没当回事。
      过了两天,羊给我家打电话(我当时还没手机),说俩姑娘找咱们出去玩,我问哪去?他说就南市区新建的那个公园吧,家里无聊果断同去。去了公园,一项木讷的羊那叫一个滔滔不绝,跟在萍身边就没停过嘴。我心说这货是看上娟了。我就跟在后面不吭声,反倒是萍过来跟我说话,还问我怎麽不跟娟说话呢?我说插不上嘴(其实我口才相当好,是不想抢了兄弟的表现机会)。然后就和萍东拉西扯,一直到回去。
      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娟居然把电话打到我家来了,一问找羊要得电话。大下午正热的时候,这妹子居然找我滑旱冰,平时不都晚上麽?后来一想估计羊他们也在,就去了。去了一看,场子里就仨人,一对20多岁的情侣,和娟。我当时就费解了,娟就拉着我换了鞋去滑。然后玩的时候这个身体的接触就不正常的多了起来。当时我多纯洁啊,还心想这姑娘也太……
      晚上再找我玩,依然没有羊的身影
      再一天晚上,滑旱冰的时候下了毛毛雨,我们就跑到旱冰场后面的公园避雨。小雨停了以后坐在草地上聊天,我就说到怎麽不见羊,娟说叫他干嘛,我又不喜欢他。我心想你这是喜欢我了?我装傻继续问“他有点喜欢你啊”娟说“他长得那麽难看,虽然人很好,当哥哥就行了,我喜欢你,第一次见就喜欢你了”
      我恍然大悟,看来第一次见面就是她怂恿她妹妹来认识我们,也难怪那次在公园我没和娟说话萍还要跑来问。
      然后就真的初吻了。她是真的初吻,相当青涩,刚碰了一下她就咯咯笑起来,然后继续亲她软软的嘴唇。等我想把舌头探过去的时候,一下被推开了,我解释说这是舌吻,法式浪漫湿吻,这才说服她继续。此吻过后,各回各家各找个妈。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我和娟两个人四处玩。有一天羊打电话正好我在,他在电话里确认娟和我的关系以后,痛哭流涕。我心想要不撤吧,这货是真喜欢娟,我不是啊。结果娟明说了就是想羊做哥哥,我也不再多说
      后来某一天约了上午出去玩,跑到公园没人的地方,亲阿亲,就开始用手探索。先是摸到胸,发现好大~但我当时对下面的兴趣更大,想伸进去不让,就伸进裤子,隔着内裤摸。娟一下就抱紧了我,用力的亲我,双腿也是分分合合。很快内裤就湿了一小片,我当时特别想就这麽办了她,又怕不同意,惦记着一层层突破,先把手指放进去再说。正努力着呢,她电话响了,家里来的。打完电话,匆匆忙忙回去了。
     
     
    把我悔的呀~早知道提前上了,不成功也得试一试,失败了也甘心啊。后来在又一次接触是在万撒谎那个,我们藏在小区的亭子里,周围被攀援植物遮的严严实实,我把她的衣服和胸罩都推上去,发现好圆好白,而且相当不小,对于她的年龄来说,绝对是巨乳了!我扶我亲吻吮吸,足足二十分锺,才因爲有人来了而终止。当时应该让她帮我打手枪,说不定口爆页~~嘿嘿,可惜那时候还是胆子小啊。
    在之后就不多说了,因爲高考失利,要複读,没时间陪她,她也很快回了老家,然后很快在老家有了男朋友,就再无联系。
      複读了一周,收到了调剂的录取通知书,办理退学手续的时候,正好遇上来报名複读的C。我和C大一时候稍有交集,三年期间仅限见面打个招呼,此时帮她领个书办个手续什麽的,反而有了接触。没想到就此展开两年异地恋。两年后因爲各种原因分手,再不说了。
      接下来是大学了。大学很快有了女朋友,是个巨单纯的姑娘。处了三年,也没同意合体的事情。我真心喜欢,也就没强求,只是一点点的做一些边缘性行爲。三年没能合体,各位同胞你们能理解那种感觉吗?反正我的心态是一点点在改变,开始对别的女生来者不拒。
    于是下面可以有肉戏出现了
     
     
    有一天我认识了她,J。一个师姐。我们在实验室相识,因爲做同一个实验,有相当长的接触时间。她体型稍胖,长得不豔丽,但是很舒服。有点像《男人帮》里面孙红雷最后一个认识的那个女主角,叫什麽忘了。后来关系越来越密切,也开始聊一些彼此的私事,谈两个人都是怎麽和自己的对象认识的(我俩都不单身)。她男朋友在外地,是出去实习时候认识的,实习完就分别了,但是每天打电话联系。偶尔也会打闹一下,捏捏腰部的痒痒肉什麽的
     
     
    就这麽一直到她毕业,我帮她在网上找房租,帮她搬行李,陪她一起买东西,给她修电脑(修电脑是个神奇的事情,大家应该懂)。
    然后那天晚上七点多吃过饭,去她住的地方接网线。弄完以后开始聊天,然后就打闹起来了,爲了什麽来者她非要咬我不可,然后姿势就越来越暧昧了。终于我俩的脸相距不到十公分,我看到她脸红了,她还想咬我的,我说你要是咬我我就亲你了啊,我本来也没想那麽多,没想到她还真就沖着我的嘴咬过来了。我顺势一亲,就再没分开过。
      亲了一会,我们放开彼此,躺在床上,轻轻的喘息。然后她先说了:“你和你女朋友做过没?”我说没有,我还是处男呢。然后她就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当时我已经很硬了,也有点傻了,没想到她这麽主动。她抓住我的阴茎后开始快速的撸动,十几秒,我就感觉有点想射了,赶紧移开她的手,回问道:“你呢?”。她说“我不是了,实习时候给了我男朋友了”她讲了很久的经曆,因爲没有H,我就不提了。
      总之她再一次握住了我的阴茎,开始套弄。我也不再客气,伸手从裙子下面直接脱下了她的内裤。还不湿,好在我这两年也拿女朋友练过手,又在各论坛学习了很多理论知识,先刺激阴蒂,湿透了以后先中指插入,感受着她的温热与包裹,抽插几下之后才并入无名指,照着网上做潮吹的那一套,弯曲中指和无名指刺激G点。我也不知道找準了没有,不过她的手立刻就不动了,只是紧紧握住我的阴茎。不到一分锺,她高潮了,但是没有潮吹,可能是前戏不够。我起身擦手,她跟我说你去吧门关好,我心想有戏,就去锁了门,回来她跟我说”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许射在里面!”我当时还愣了一下,问道:“啊?可以吗?”她说:“恩,免得你老说自己是处男”。
     
     
    我当时很兴奋,处男生活就要结束了!我趴在她身上,先解除上半身的武装,细细把玩了一阵乳房。因爲她比较胖,所以乳房也比较丰满,而且是笋形的,很瓷实,躺着也不会变形,我那太平女友根本不能比。因爲急着办正事,没那麽仔细品味,就记得笋型,很瓷实,不柔软。脱了她的裙子,低头看看,阴毛不是很浓密,但是范围很广,一直快要到肚脐了。再往下阴唇还是闭合的,我想仔细看看,刚低头就被阻止了。她按住我的头说:“不要看那了,快点进来”我也只好作罢,準备插入发现又有点干了,再刺激几下阴蒂,恩,终于又湿了。但是我发现我自己有点软了。MD这怎麽行?刚刚还坚硬如铁呢,赶紧一手摸B保持湿润,另一手自己撸两下回複坚挺,然后对準洞口,慢慢的插了进去。
     
     
    实话说,初次插入,我倒没觉得龟头有什麽特殊的触感。感觉都来自于阴道口的紧握,抽插的时候阴道口环住阴茎滑动,没几下就想射。我急忙打散自己的思维,调整呼吸,把注意力集中在别的地方,免得太早缴枪。反正师姐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哦哦的呻吟,没注意到我。我擡头望望蚊帐,低头看看凉席,忽然想到九浅一深之法,又觉得姿势不方便快速的“九浅”,就扯过枕头把她臀部垫起来,开始几浅一深的运动。这麽一运动,注意力想不集中也不行了,大概重複了四五轮,终于忍不住了,急忙拔出阴茎,射在了师姐的小腹上。
     
     
    我扯过纸巾帮她擦了擦,她靠在我怀里休息。我想了想大概也就两分锺吧,说:“是不是太快了点?”师姐安慰道:“没事,第一次麽,而且我也不很在意时间长短”。我心说那你在意什麽?我说:“男人麽,总是关心时间的,怕你得不到满足。你男朋友让你给他用嘴过吗?”她立刻回答“不行接受不了。”我又问:“那别人给你用嘴呢?”“那也接受不了”于是我享受口交及接着口交的机会仔细观察她阴部的计划宣告破産。因爲我第二天还要上课,又休息了半个小时就回去了。
     
     
    女人上过一次当然不能甩手就走。师姐的电话一下子频繁了起来。她是可以跟她男朋友的电话错开打,可不在意我女朋友在不在啊。
    不过过了没几天,她又要买个电饭煲,我女朋友正好也要离开学校几天。超市买了些煲粥的材料,走到收银处,看着架子上的避孕套,问她要不要买?她反问我一定要做那种事吗?我顿时失望了一下,说“我怕到时候忍不住嘛”结果还是没买。我陪她买完拿回住处,就顺势住了下来。晚上我们关了灯睡觉,还真的是没忍住,又做了一次
     
     
    这次有了经验,先玩小豆豆,玩到她下身开始轻微的抽搐,应该快到高潮了吧,我这才用力刺入,一下到底。既然师姐已经快到高潮了,我就不必再慢慢来,直接进入快速抽插阶段。这次我和师姐同时到达了高潮,可惜没有套子不敢内射,没有感受到阴道高潮时候一下一下握紧吮吸阴茎的感觉。因爲上来就开始沖刺了,所以时间貌似没什麽长进,我可不想这麽快结束。根据我撸管的经验,三分锺内我一定可以再战一次。所以我第一次射完就趴在师姐身上没动,轻轻的摸乳房,想着刚才的快感。这时师姐好像也知道我想干什麽,开始抚摸我的后背。摸着摸着就滑到我臀部了,然后在菊花附近扫过,我顿时一颤(NND,难道我有做一个受的潜质?),师姐也发现了我的激烈反应,两只手连续不断的扫了过来。我身子一阵颤抖,金枪重又屹立,果断再战。
      但是,谁TM说第二发比第一发持久?我觉得这第二发时间也就是上一发的一半,结束的忒快了点。连射两次很累了,沈沈睡去。睡到半夜莫名其妙的行了,一抹身边,情不自禁的就沖着下边摸了过去。师姐立刻就醒了,我很想试试女上位啊,就抱着她往我身上扭。师姐会意扭身爬了上来。我把她上半身推起,竖着坚硬的阴茎蹭她小穴,然后师姐擡了擡屁股,就坐了下去。但是师姐没有前戏,里面很干,我感到拉扯的很疼,但师姐还是一点点慢慢坐了下去。等到完全插入,再抽出来的时候,已经顺滑了很多。原来想着师姐就这麽坐着,我也好擡手摸胸,谁知道她立刻就趴了下来,两团坚实的肉球压在我的胸口,怎麽推也不起来。我只好就这麽抽插,可能因爲晚上有点迷糊,最后射的时候没拔出来(师姐比较胖,哑也拔不出来),就这麽完成了第一次内射。射得时候师姐的上半身倒是一下子坐了起来,我觉得那一下插的特别深。
      射完我就后悔了,倒不是因爲怕怀孕,明天买药就是了。早知道要射进来一次,之前第一发就不必拔出来了,没体验到双方同时高潮的快感。第二天上午去买了早餐和药,她去上班,我回学校。
    原PO好帅!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