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附体记46-50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五部
    羽翼初丰
    四十六、怨报上门我失声道:「怨憎会?」乖乖的娘,怨憎会不是陆小渔的娘亲——我如今的丈母娘所在的门派幺?大水沖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起自家人来了?

    还待细问,宋恣急道:「请少主召集众人,商议对策!」想是敌情紧迫,他直眼望来,目中神光大放。我目光与其相接,光击电触,立感刺灼不胜,忙避往一旁。宋恣亦「呵」地一哼,将头摆开,讪声道:「少主恕罪,我潜练『目剑』已有多年,并非有意……」顿了一顿,又疑道:「少主您……神气大非寻常呀,目气外侵,竟让我的『目剑』折挫,这……这……?」

    我心知肚明,道识、功力的交叠拔升,「变相」接踵而至,又给我惹上了麻烦。当下故作糊涂,命人传下消息,众人都到染香厅议事,宋恣一时也无暇细究了。

    染香厅,自贾妃凤驾于此,连日来,东府诸事频发,此厅彷彿成了议事专用,颇是让人料想不及。

    不一刻,众人接次赶到。光天化日,我从头到脚的「变相」自然瞒不过众人眼目。受众人目视,我再也无法掩藏,只得简要释说,此乃拜棋娘送我青阳丹之赐,众人惊异之余,均交口称羡。

    待人都聚齐后,我道:「霍姨,你对此事最知首尾,你对大伙说罢!」

    霍姑娘容色沈静,不见喜忧,点了点头,先说了昨夜役物者窥府之事,而后述其追探敌蹤经过,道:「役物者在事败或危急时,往往解开役令,以血信回传,让役灵或役兽警知同门。我与三哥据此找到昨日那役物者的巢穴,里头只有两名术士,一见他们处置役鼠之法,我便认出他们乃是蛇山术士。

    「蛇山、阴山与本门乳山,均是侍奉天机神君的道派,擅长幡法、符法、役物神术,蛇山一派,最崇诡道,向为修道者不齿,昔年遭二郎山战衣派清剿,元气大伤,门徒凋零,所余无几。潜迹数年后,不甘雌伏,竟不知死活,鼓动北岷山群鬼,一道夜袭阴山派祖庭涂山,欲夺天机鼎、惊魂鼓,以重振威风。哪知阴山老人病而未衰,一怒之下,升鼓传威,一举歼灭来敌。此战过后,蛇山精锐尽失,估计也就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三流术士,流窜江湖,以邪术谋生了。

    「因此,这些术士既是蛇山余孽,那幺其实力必定有限,不足为虑。我与三哥本想先制住那两人,即便从他们嘴里问不出消息,也能从其巢穴寻出蛛丝马迹,探察根由,谁知两名术士实是太过蠢笨,一见血信,便联络事主,以示告警。如此一来,我与三哥悄悄守在一旁,等来了事主,一见来人身着白色麻衣,乃是怨憎会的『贞苦士』,当下也不敢惊动,以免打草惊蛇,便急忙赶回府中,先与你们商议应对之策,再作计较。」

    众人听了,神色极为难看。京东人语皱眉道:「若是怨憎会,极难了结,此事非同小可,不会错认罢?」

    吴七郎也道:「怨憎会向来怨报分明,咱们东府与他们素无瓜葛,他们怎会认定咱们是『孽主』?披麻,确是怨憎会的一种定规,表明寻着了仇家,即将展开报复行动,对己方是表决心,对旁人则施以告戒,劝人莫要插手,但江湖上披麻衣者不少,怎见得是怨憎会的『贞苦士』?咱们将军庙那些小鬼,也是常年孝衣在身的……」

    宋恣与霍姑娘对视了一眼,两人俱是苦笑,宋恣歎道:「七弟,那……那怨憎会的『贞苦士』,正是你的亲兄长——『怒汉』吴刚呀!」

    「啊——!」吴七郎如受重击,面色惨白,目中泛红,跄退数步,仰颈擡目,竭力不让泪落,涩声:「这幺多年,大哥还在……我是早已放下了……坚汉忍泪,格外让人揪心。

    宋恣不忍道:「七弟……你是对的,尊师当年,与杜大哥情形一般,神志癫狂,所为不能自知,如今他还在不在人世,还是另说,令兄执意追仇,只怕多半出于自求心安……」

    吴七郎喉音嘶哑,断然道:「三哥!不要再说了!这些过往……与此事无干!」

    宋恣点了点头,目光朝辕门兽微一示意,辕门兽会意,扶住吴七郎,道:「七弟,这里由他们商议也够了,全都在此,外边倒无人戒防,不如我们出去巡察,让他们安心议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