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淫的丈夫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手淫的丈夫
    我和妻在同一单位,都是普通职工。妻模样长得不错,当年把她追到手我着实下了一番功夫。我一没钱二没势,条件好点的姑娘很难看得上我,虽然我长得还算排场。妻当年被一个家里有势力的公子哥儿玩弄了感情,失了身不说,搞得名声也有些不好。妻的家里条件也很一般,对此无能为力。我不在乎这些,毅然向妻展开攻势。妻刚被欺骗了感情,我乘虚而入结果成功了,不到三个月我们就结婚了。但由于生活一直比较紧,我们没有要孩子。结婚后妻时不时流露出并不甘心,甚至有些后悔的心情。我心想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后悔也没用了。
    前两年由于效益不好,单位减员,妻下岗了,此后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去年初单位彻底倒闭,我也失业了。失业后我郁郁寡欢,生活了无情趣。试着应聘找了几次工作,没有成功,我变得更加郁闷,渐渐自卑起来,平时就只能託人找些零活儿乾。几乎在我绝望地要崩溃的时候,妻子经朋友介绍进了一家洗浴中心工作。
    妻最初没有说是洗浴中心,后来经我判定并追问之后,妻回答说:“都是由于你没有工作……”。我无言以对。为什幺是洗浴中心呢?是怎样的经过呢?我不太清楚。但妻已快三十岁了,同样是色情业,估计也就只能乾洗浴了。
    知道了妻在洗浴中心工作后,我没有过多和妻争论,反而在一个人的时候想到这件事就变得又自责又很兴奋。妻在洗浴中心工作的的事被我知道后(算是我公开同意了吧),便说为了多挣钱而在夜间长时间工作,经常不回家过夜。有时妻回家后我追问她有关工作的事情,妻显得很是反感。从事了这份儿经常和别的男人搞的工作,妻回家后根本不愿再和我亲热做爱。而我总是想着妻被其他男人亲热地抱着,妻为他们服务的情形整日不断地激烈地手淫度日。我有时觉得我陷入到了一个希罕的心境里。
    出于嫉妒与好奇,有时我跟在妻的后面,偷偷到那家洗浴中心进行了解。那是一家较为高档的洗浴中心,我想妻的容貌和身材还都说得过去吧。听说在洗浴中心工作的小姐都服用长期避孕药,被客人在自己的阴道内射精是常有的事。被不熟悉的客人玩弄,操,在逼里射精,想着妻天天都在过着这样的生活,夜里我在家里几乎天天都疯狂地手淫,然后精疲力尽的昏昏睡去。据妻说她每次都得毕恭毕敬地对射在她体内的客人说谢谢。我也不知从什幺时候起养成了一边幻想着对射在妻体内的男人道谢,一边手淫直到射精的习惯。那些享受着在妻的逼内射精的男人们应该还不知道,她的丈夫在自己家里一边嫉妒得发狂一边手淫。
    其实刚开始得知妻在那种地方工作我坐立不安。我向妻询问工作的实际情况,并责问她。然而没有工作的我根本没有能力劝阻妻让她辞掉这份工作。结果只是我被迫同意妻在洗浴中心工作。于是妻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什幺了。后来妻很平静地对我讲了被别人在体内射精的工作内容。
    原来如此……
    刚去的时候妻接受了领班和经理的指导。妻被告知男人的敏感区因人而异,大体上假如一边触摸从阴囊的根部下方到肛门这一带区域(即会阴一带),一边摩擦男人的阴茎,男人都会受不了。妻被要求用手,口,逼,对客人进行全方位的服务。为了做好生意,妻还被要求主动向客人提出体内射精。然后接受指导时妻被要求练习恳求客人内射,那个经理当仁不让地以指导为名在妻的逼里愉快地射精了。
    经理似乎对妻很关照,每周大约两三次以指导为名在妻的逼里射精,乐此不疲。经理对妻说由于她在洗浴中心从事淫业,若还在家同老公做爱的话会流露出变态性癖而被老公怀疑,因此建议不要同老公做爱。妻向经理说明已被我知道了此事。
    经理说:是吗,我估计你老公……
    妻:估计什幺?
    经理:不,你老公肯定一个人……
    妻:一个人?
    经理:在这儿工作的结了婚的女人的老公大多自己解决。
    我听妻给我转述她和经理的上述谈话时,禁不住股间一直呈勃起状态。
    此后妻问我:你说该怎幺办?
    我:什幺?
    妻:没办法了,你就自己解决吧。哼哼。
    我:可,可是,你不愿意和我做了?
    妻:前一阵儿店里来了一个希罕的客人,来我们哪儿洗浴让我服务却说不打炮。只是让我看着他手淫,还让我用话刺激,嘲讽打击他。虽然觉得有些像在外国的SM
    夜总会的手淫项目,但看样子他还很受用。实话告诉你,天天有六,七个不同的男人在我身上来高潮。明白吗你?一边说着射了射了一边在我体内发射出来。经理也说了,我这样一说老公肯定会兴奋。怎幺样,兴奋吧?
    我:……啊……有点儿……
    妻:不错,你自己弄我看着就行了。经理一替一日轮流跟我和小刘搞,还射进去。你就用手淫解决,让你有这幺个乐子就可以了。
    我听了兴奋得不行,当场就自慰了。见我射精了,妻轻视地嘲笑我。我当时觉得很惨。我想那时妻让我自慰解决是有理由的。她是为了让我完全屈服,以便达到把经理叫到家里来搞得目的。似乎这是经理要求妻这幺做的。
    我逐渐对妻屈服,公开同意妻在经常被内射的洗浴中心工作,不,与其说是公开同意不如说是我没有反驳的权利。后来,我才从妻的口中得知经理也经常在她体内射精。更有甚者,还听说经理以防止养成变态性癖为由奉劝在洗浴中心工作的女人们不要同自己的丈夫或男朋友性交。
    妻看样子被经理的性能力所征服了。是的,难道不是吗?洗浴中心作指导工作的经理,性交就是他的工作内容之一,他应该是职业的性交男人。在此之前从没从事过色情业的妻如此迅速地变成了他的性俘虏。说什幺变态的性癖?简直是无稽之谈。夫妇性交会养成变态性癖?太过严重了吧?妻也不好好考虑考虑就强迫我同意自己手淫解决问题。
    唉,找不到好工作啊。也不知从什幺时候起,我变成了一个整天在家里等待妻回来的家庭主夫了。然后,妻开始把经理往家里领。说实话,我感到不妙了。我手淫过性生活等的事都被他知道了。
    30多岁的经理梳着大背头,有点黑社会的味道,确实像干这一行的经理的样子。但我想他能到我家里来,应该不是那种很小心慎重的人。听妻说他确实黑白道通吃。也是,像这种行业,没有靠山背景生存不下去。
    和我打了招呼之后,经理在我家里一幅很牛的样子。妻说还有啤酒,很是殷勤。喝着酒渐渐开始说工作的事。虽说妻也在那里工作他也不避讳,还是说了很多内部的话题,似乎很了不起。
    “跟你说,我那里就是女人卖逼的地方。一般结了婚的女人,让别人想应该都是了解很多性事的成熟女人,对吧?所以我不好好指导她们不行啊,不轻易呀。还有,她们要是和老公做爱会养成变态的性癖的,因此不让她们做。这样一来你可能不太方便吧。”
    连这都问,真是不留情面。
    “没事,不用掩饰。从你老婆那里听说了,你自己弄,对吧?”
    “你说什幺呀。”我有些不乐意。
    妻听到了不悦说:“餵,别顶嘴,这可是我的上司。”
    我被妻斥责了,有些气短:“啊,是吗。”
    “不错。你还不知道吗。不过你的态度还行。你是靠老婆卖逼吃饭的男人。我一直都说对你们这样还想装牛逼的男人一定要教育。对吧,小白?

    一幅很牛的样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幺态度。
    “从你老婆刚来时,我就一直在指导她,你应该谢谢我才对。你是靠这个生活的。小白,你老公有些不太明白,我就在这里指导你吧,好让他见识见识。”
    什幺?

    但是,确实是妻养活我,再加上妻又不让我多说话,我什幺也说不出来。经理一把将妻揽入怀中,摸摸她的脸。妻有些害羞的样子,朝我这里瞥了一眼。妻这样的态度,显然是喜欢上经理了。
    “嗯……啊……等一下。”妻一边嘟囔着一边被经理抚弄。
    经理这时看着我:“餵,我要洗个澡,你给预备一下,快点儿。”
    妻也说:“哎,把热水器打开。”一幅指使人的样子。
    竟然碰到这样的事情,我脑子有些发懵。
    我很不情愿地把热水器开关打开。经理搂着妻,妻引着他走向浴室。我呆呆得看着他们,动也不能动。
    然后经理说:“啊,叫你老公,让他服务一下。餵,你,来这儿帮个忙。”
    帮什幺忙?但是我无法反抗,慢腾腾地朝浴室走去。看到浴室里妻把经理的衣服一件件脱掉,虽然很不好意思说,但我的股间的确是瞬间变硬了。
    “接下来就要和经理……”我羞愧难当,可是却很兴奋。我终于明白了,我就如同妻所说的一样,变态。
    妻已开始脱经理的内裤,我看到经理的生殖器已经竖立起来。在女人的丈夫的面前这样干,肯定会兴奋的,任何男人都会兴奋的吧。妻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拉着经理的手朝里面走去。然后妻回身预备把门关上。这时经理说:“开着吧,还让你老公帮忙呢。”
    这时经理看着我说:“餵,在店里也这幺做,客人的鸡巴不能不硬起来。”
    令人讨厌的经理。
    “你小子天天都手淫吧。”
    我无语。
    “从你老婆那里听说了吧。啊,小白,很爽啊。”
    妻在他的阴囊到肛门一带往返按摩,阴茎也随着往返摆动。妻说过摸男人的会阴男人大多受不了,看来她确实经常这样做啊。抑制不住的兴奋感朝我不断袭来。
    “餵,你也脱光了,快!现在脱了,让我看看你的老二是不是也立起来了。”经理说,然后是愉快的呻吟声,说不出话来。
    妻一边给经理弄着一边要求经理吻她。经理抱住妻的头吻了起来,然后用脸摩擦妻的脖子,肩头等。
    这时妻对我说“餵,经理不是说了吗,把衣服脱了。啊……”
    我放弃反抗脱光了衣服。我用两手护着老二,呆呆地看着他们。
    我有些麻木地脱了衣服,用两手护着裆部。
    经理:“餵,把手拿开,快!”
    妻:“你听到了吗?!”
    我没办法只好把两手移开。我把手一拿开,由于鸡巴已经很硬了,“嗖”的一下跳起来,上下晃个不停。
    经理:“哈哈,立起来了。餵,听说你小子喜欢这样。”
    我无语。
    妻扭头朝我这儿看着,露出一丝冷笑。
    我忽然觉得无地自容。
    妻揉搓着经理的阴茎,听经理说再弄就要射出来了便停住站了起来。
    妻:“啊,能给我舔舔吗?。”
    妻求经理给她舔穴。经理于是把脸凑到妻两股间。
    然后经理看着我说:“餵,我要舔你老婆的逼,你快求我。”
    妻:“快求求经理。”
    不反抗的我吭吭吃吃地说:“请你……舔逼。”
    经理:“操!应该是求您舔我的妻子白杨的逼让她爽才对。”
    我无语。
    妻叫了我一声催促我。
    “啊,嗯,请您舔我的妻子白杨的逼让她爽。”我被迫说了。
    “餵,杨儿,把毛剃了吧。”
    “啊,好呀。”
    妻遵照经理的命令拿剃刀很快把自己的阴毛给剃掉了。
    “客人也会兴奋的。”经理看妻光滑的阴部。
    “是呀。”妻答道。
    “把你的逼扒开让你老公看看,这可是被插的地方。”
    妻转身朝向我,用两手把阴部扒开让我看,同时说:“你不能插进来啊。你喜欢自己弄嘛。”
    被妻这样说我又兴奋起来。
    妻自己也兴奋了,对经理说:“嗯,抱抱我,快进来,来吧。”
    经理很满足地说:“好,到卧室里弄去。”
    然后来到卧室,经理让我就在他们旁边坐下。
    妻很快开始吮吸经理的阴茎。
    “餵,杨儿,要像平时一样求我啊。”
    “啊,对不起,忘了。徐明的妻子,白杨,请求您让我吮吸您的阴茎。求您了。”
    “餵,她老公,你老婆总是这样求我的,哈哈哈哈。”
    妻接着说:“求你了,徐明的妻子,白杨请求您把阴茎插进我的逼里来。”
    “不行,你老公也得恳求我。”
    “你赶紧求呀。”妻马上对我说。
    我听到后兴奋得不得了,脑子一片空白。
    我感受到了戴绿帽子的强烈喜悦,兴奋不已。
    “嗯,那个,请插进我的妻子白杨的逼里面。”
    “TMD!应该是不戴套对不对?从头说,你这个只会手淫男人。”
    哪有老公恳请别人不戴套干自己老婆的?但现在我已经完全陷入狂乱之中了。
    “嗯,请不要戴套,把您的阴茎插进白杨的逼里面。然后,请,请答应我自慰。”我禁不住提出自己的要求。
    “自慰?手淫吧?傻逼!想手淫吶?餵!”
    “是,是的。”
    “很兴奋吧,嗯?”
    “嗯,很,兴奋。”
    “那就等我不戴套在白杨的逼里射了再让你手淫。”
    事已至此,无法停下来了。我在半狂乱中不住地请求让我手淫。
    “我射的时候,你必须求我射,然后我再射。”经理对我说。
    “是,是。我,我一定会请求的。”
    “餵,你小子可别想错了啊。为了让你手淫我才在白杨体内射精的。明白吗?”
    与其说是妻开始在洗浴中心工作使得我的生活变了样,不如说是由于我的失业所致。在洗浴中心工作的妻天天都恭恭敬敬地请求很多客人在她体内射精。每周经理以指导为名搞妻三次左右,也是体内射精。并且经理以避免养成怪异性癖为由严厉禁止我和白杨的的夫妻性生活。自己的妻子在洗浴中心做按摩女,并且被禁止和妻子做爱,任何老公都会成为世间所谓猥琐的“王八乌龟”吧。自从经理从妻那里确认了我沉迷于自慰之后,便进入了我的家庭生活。其目的是为了完全霸占我的妻子。
    或许可以说一直在搞别人老婆的经理是为了调教我而来的。很惭愧带了绿帽子的我,听凭经理的摆布,和妻一起求经理在妻体内射精。并且我请求的理由是让我得见经理在妻体内射精,而我可以藉此自慰。这样的老公世上仅我一人吧。或许还有别人吧。
    经理让在洗浴中心工作的人妻的丈夫们都手淫解决问题。大家若是站在我的立场,应该会明白我的心情的。
    请求别人在自己妻的体内射精非常令人兴奋。对受精神淫虐的“王八”丈夫而言只能说那是一种喜悦。
    即便是经理不说,在我的内心深处我也会非常渴望这样做的。承蒙经理在妻体内射精,我和妻对经理表示感谢对我这个乌龟王八老公来说是一种喜悦。并且,我还希望今后这顶绿帽子一直戴下去。
    “经理只是玩弄我老婆,在妻体内射精,戏弄羞辱我。”我一这样想就越发觉得兴奋得不得了。
    现在,经理不使用安全套,直接插入妻的阴道从容地开始进进出出。经理在我的面前插入妻的体内之后,卑贱的我甚至想将我的性癖全部告白,恳请让我自己从此走入绿帽王八的世界永远无法后退。
    经理在插入妻的同时,命令我在他完事之后再开始手淫。妻一边被经理抽插着,一边和经理接吻,同时抱住经理的肩膀和背部,两腿也盘在经理身体上。妻比在和我做爱时要投入多了,我有些嫉妒。
    “真爽。我爱你。”妻一边喘着一边说。
    在一旁看到妻被别人乾了这一事实,我更加觉得自己的卑贱了。很快我看到妻达到了和我在一起所没有过的高潮。并不是为了让我看,而是妻完全沉浸在了性交的快乐之中。就在我的眼前妻毫无保留地让我领略到了她对别的男人的性器的喜爱。而我以前都是在妻来高潮之前就射精了。经理的性能力确实不一般。
    这时经理也开始喘了起来,看来快要射精了。
    “啊-啊-我要射了。”言毕,经理把阴茎从妻的逼里拔了出来。
    “别出来。求你了,快乾,干我。我是你的女人,干吧,不要停,求你了。”处于半狂乱状态的妻恳求道。
    这时经理看看我的脸和我坚挺的鸡巴,示意我也赶紧求他。
    “嗯,求你了,请在白杨的体内射精,求你了。”
    经理笑了一下。也是,夫妻双双恳请内射。恐怕还没有别的男人会被人妻的老公请求在自己老婆体内射精吧。
    “好,你躺在那儿。”经理对我说。
    我按照命令躺在地板上。然后,经理让妻双手撑地,两腿分开在我的头两侧跪爬下来,和我就像69式那样的姿势,我眼前十厘米左右就是妻的被撑大了的,一阵阵战抖着的逼。然后经理从背后插进妻的逼里来。
    “要是这样射了会怎样呢?”我想着,兴奋得不得了。
    然后经理开始快速的抽插,像野兽一样叫着:“啊——射,射,要射了。啊——”
    我从下面看经理的阴囊一阵收缩,看来马上就要射精了。我很自然地又好几次恳求经理在里面射精。
    其间,妻也嚷着:“里面,射到里面,求你射到里面。”
    听着这样的话在别人老婆的逼里射精该多幺的爽啊。
    这时经理开始射精。几乎同时白色的精液从妻的逼的两侧与阴茎的缝隙中溢了出来,真是刺激。经理的精液也不断地射入妻的阴道深处。射精的同时经理的抽插也渐渐慢了下来,变成了小幅度的前后蠕动。然后经理爽快地出着长气,正是一个在别人老婆的逼里射精之后男人很爽的样子。全部射完之后,经理趴在妻的身上。然后似乎回味了一会儿余韵,才把鸡巴从妻的逼里拔了出来。
    妻翻过身来对经理说:“我来给你打扫乾净。”说着,用嘴含住经理的鸡巴卖力地舔起来。
    “把它弄髒了真抱歉。”妻说着这样的话把经理的鸡巴舔得乾乾净净。
    然后妻开始用面巾纸擦从自己的阴道里流出的经理的精液,经理看到了对我说:“餵,你来擦,你不是也求我射进去了吗?”
    “啊,是。我来打扫白杨的阴部。”
    我一边用面巾纸擦着妻的阴部一边忙不迭地向经理内射表示感谢。
    然后两人休息了一会儿,经理对我说:“餵,你不是说要手淫吗?”
    实际上,这一次是我有生以来最兴奋,最丧失理智的一次手淫。
    我这时坐在地板上,经理一说手淫,我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刺激自己的鸡巴。妻轻视地笑着瞥了我一眼,便开始穿她的裙子。由于一直都没有性生活,我看到妻正穿裙子的两腿忽然发情,不由自主地用脸摩擦妻的腿。
    “别碰我。你喜欢自己弄嘛。对吧?”
    我一边被妻脚踢着一边自慰,经理看着哈哈笑了起来。
    “这个傻逼。真他妈不是个男人。哈哈哈。”
    看来经理已经明白了我喜欢被虐的性癖。我已经没有什幺可以隐藏的了。现在,这个搞了我老婆的男人正看着我兴奋地手淫的混账样子,这恰恰使我感到无比的兴奋。
    “像你这样的家伙,世间也偶然会有啊。”经理说。
    妻也对我说:“可不是呀。我把你的事跟客人们一说,客人们都很兴奋。我说你自己解决,一来客人们都兴奋,二来你也认为不错,正好。

    就这样被数落着,我在被虐的刺激中就要达到兴奋的顶点。
    “啊——啊啊——不行了。”我到了射精的边缘。
    这时妻却使劲打我的手製止了我。
    “再等等。现在我们那里流行射精前忽然停止这项服务。经理也说了要让你疯狂,你也很乐意嘛。”
    马上就要射了却被止住,我简直丧失了理性。
    经理说:“你小子,看样子很爽啊。眼闭得那幺紧。哈哈哈哈。”
    就这样,数次在射精之前被妻阻止,我急得不得了,完全丧失了理智。经理一边骂着我,说我是喜欢戴绿帽的王八,一边勒令我说出心理的想法。或许不是喜欢戴绿帽的王八便无法解释,我向经理屈服了。我一遍遍大声说着请经理搞我的老婆,在我老婆逼里射精,然后请求经理答应我现在射精。
    渐渐我开始向女人一样呻吟起来,说自己不行了,就要射了。我看到经理和妻的轻视的冷笑。
    “老婆被别人搞,禁止性交,别人在我老婆逼里内射我就会很兴奋,然后我就爽地手淫。我还向干我老婆的男人彻底交代。”就这样,我被经理要求一遍又一遍地彻底坦白了我的内心世界,并被非凡要求向经理恳求禁止我性交,完全靠自慰解决,并请求经理内射。
    我向经理恳求着在妻的逼里内射,向经理表示感谢,并发誓自己只能自慰,那幺的卑贱,我却感到那幺的兴奋,我以前并没有熟悉到我是这样。后来,妻不只是笑,也开始和经理一起骂起我来。就只能手淫这一点,经理非凡强调并让我反复发誓,我也因此像发疯一样地兴奋。终于,我被答应可以射精了。我虽然很羞愧,却更加兴奋地弄着自己的鸡巴。
    这时听到妻说:“你知道自己在干什幺吗?嗯?变态!什幺东西。”然后和经理一起大笑起来。
    男人这样的手淫,在搞自己老婆的男人面前做这样的告白,我已经疯狂了。但是,我的羞愧和理智已完全被兴奋沉没。
    “啊,不行了,射了。啊——啊——”
    滋滋地精液喷了出来。刚才数次马上要射之前被阻止,因此射得异常猛烈。
    我又不由自主用脸蹭着妻的腿,射在了地板上。妻轻视地笑着。射精完了后,我又恢复了理性。但是已经无法反悔了。我已经向经理告白,亲口恳求过经理了。
    妻:“哼哼,看样子很爽啊。看来你确实是喜欢自己弄。傻瓜。”
    经理:“以后就手淫解决了,不错呀。”
    我在妻和经理的骂声中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极度快感,一边收拾地板上的精液。擦着自己的精液我羞愧地想:这样的体验,别人有吗?最后我认定别人不会有这样的体验,这世上应该不会有人理解我的感觉。
    经理看来很满足,之后在卧室又和妻搞了一次,第二次在妻的逼里射精了。第二次射完后,经理又把我叫过去,让我看精液从妻的逼里溢出来的情景。
    “好好看着。知道你是什幺身份吗?你是让老婆养的吃软饭的!白杨就是乾这个的,你小子还要靠这个吃饭。你没有跟女人搞的资格了,以后都得自己解决。”
    “啊,是。我自己解决。”
    “嗯,好,收拾一下吧。”
    或许经理有资格对身为按摩女郎的妻的老公进行性生活指导。经理教训完我很是满足地离开了。
    从那天起我真的就是一直自己解决。
    “餵,你真是变态啊。自己的老婆被搞了还那幺兴奋。变态。既然你说喜欢自己解决,那以后就自己弄吧。精神有问题。”那天之后,妻总是这样嘲笑着骂着我。
    那之后3个月,我依然忠实地自慰着。
    有一天经理又来了。像通常一样和妻一起洗澡,然后和妻到卧室里大搞一场,再把我叫进去。
    “餵,一直是手淫啊。”
    “啊,是。”
    “好,奖励你一下吧。白杨,给他打个手枪。”
    “我才不愿意呢。他喜欢自己弄嘛。”
    “就给他弄一次吧。”
    我一直很老实,连经理都要奖励我了。想到妻用柔软温柔的手给我打手枪,我就像回到了过去第一次和女人拥抱时,心里悸动不安。多亏经理我才得以享受到妻柔软的小手的服务。看妻的表情有些不太乐意,经理和妻静静耳语一番,妻听罢笑了起来。一面笑着朝我走过来,用手握住我的鸡巴,上下揉搓起来。妻被其他的男人们喜爱,这时却在给我手淫,想着,我兴奋得不得了。
    很快,我就到了射精的边缘。
    “啊,啊——要射了。”我叫着。
    这时妻却忽然停下来,把手从我鸡巴上移开了。
    妻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嗯,你想射啊?”
    “啊——想射。不行了,经理让你给我弄,你却……啊,啊……”
    这时经理说:“餵,感觉不错?嗯?”
    “啊,是。”
    “好,那就到此结束了。你TMD不是喜欢我在白杨逼里射精,而后自己兴奋地手淫嘛。”
    “是,是。”
    “所以不能让你现在太爽了。”
    妻也说:“你到现在天天都自慰,他可是生气了啊。你喜欢自己搞,现在能这样随意搞,还不敢快谢谢他答应你自慰!”
    经理:“我让你老婆爽,你却这样随便手淫可对不住我,谁让你小子是吃软饭的。”
    那天,经理和妻的意思是让我以后未经答应不能手淫。以前是经理搞白杨,随便内射,我可以随意手淫自己解决,现在连手淫也被治理了。于是,我只能看经理干我老婆,却不被经理答应手淫。我渐渐挺不住了,我脑袋碰地一个劲儿磕头恳求经理答应我手淫。我的脑子里只有恳求答应手淫的事,完全成了服从经理命令的奴隶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