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旅游豔遇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大家好,我今年17岁,名叫张婷,非常喜欢旅行,不过,毕竟年纪还小,
    所以也只能跟一些旅游团或营队之类。偶而会瞒着爸妈出去做二天一夜的
    单身旅行,真是刺激极了!因为你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会体验到什幺样的
    生活!当然,一个女孩子到处乱跑,很多人都会觉得很危险,不过,我一向
    很小心,而且我也学过一些护身术,要应付一些状况倒是没问题。
    我喜欢把旅游中发生的一些事记下来,当然不是写日记啰!万一被爸妈
    看见就有得麻烦了,网路真是一个超棒的发明!不但不用怕爸妈朋友知道,
    还可以分享给许多有志一同的朋友^^
    夏天旅行有个好处,衣服不需要带太多,连内衣都可以少带,反正免洗
    内裤在便利商店都买得到,也不用怕着凉。虽然总有人会发现我没穿胸罩,
    盯着我的胸部瞧,不过,他们也不敢怎样,反正我当作不知道就好了,有时
    候这样被看着,会有一种莫名的快感:P
    去年夏天,我跟着网路上认识的旅游同好去观雾玩,一共有五男三女,
    因为人多,所以我爸妈也很放心地让我去,当然没让他们知道是网友。其中
    有个年纪比较大的,大约30岁,和他老婆一起当领队,开车带我们上去,
    为了省钱,大家就一起住观雾山庄的八人房,其实,根本是通舖,全部的
    床拼在一起,有两边这样,因为另一个女的也是和她男友来,所以他们和那
    对夫妻就睡在对面通舖上,我就只好和另外三个男的睡在同一个通舖上。
    床说大不大,不过也不至于会挤在一起,好歹也是两张双人床拼起来的。
    我想,房间里这幺多人,应该不会有事。
    第一天,大家坐了很久的车上山,一窝峰地又赶着去看瀑布,晚餐后几乎
    累垮在床上,何况,睡到半夜又要起来去爬山看日出,全部好像赶鸭子上架似
    的,洗完澡就上床去睡。
    我也真的累昏了,虽然是夏天,不过山上的空气很凉,直接套一件宽大的
    T恤和短裤就窝进被窝里,盖住全身,昏昏沈沈地进入梦乡。
    睡不多久,我就被一些呓语吵醒,说也奇怪,我有点会认床,只要在外面
    过夜,绝对不会睡得太沈,一点小动静就会醒来。我稍微擡头看了一下,发现
    对面通舖上高高堆起两座小山,起起伏伏地移动着。声音就这样断断续续地传
    来,我也不是不解人事的小女孩了,马上就意识到是发生啥事,为了避免尴尬,
    装睡为上策。
    不过那些细微的呻吟还是很容易地钻进耳朵里,尤其是我屏息不敢发出声
    响,这些外面的声音更是清楚。我不由得想起和第一任男友去旅行时发生的初夜,
    虽然有点痛,可是感觉很好。后来我们都会偷偷地找地方做,只是后来他出国了,
    我们也分了。而且那时候我未成年,他总是会怕怕的,他也是我在网路上认识的
    同好,教了我很多旅行的知识哩。后来虽然也有交过几个男友,不过时间都不长,
    也没和他们上床。
    想着想着,我感觉到下面慢慢湿了,我又穿着免洗裤,不太吸水,很担心
    弄髒了就少一件穿,这种内裤的坏处就是一流汗或沾湿就得丢掉。有些可以
    洗了再穿,那我何必买免洗裤啊?于是我就悄悄地脱掉短裤和免洗裤,反正
    棉被盖着,明早起床再偷偷穿回去就行,在棉被里换衣服这事我很拿手。
    赤裸的下体一接触到凉凉的垫被,害我又觉得心痒痒的,对面的他们好像
    还没有结束的打算…..
    突然,有个人钻进我的被窝里来,我吓了一跳,但他一手遮住我的嘴巴,
    一手却按住了我的下体,在我的耳边很轻很轻的说:「不要叫,你要让大家知道
    你偷偷脱掉内裤要自慰吗?」我被他吓着了,他温热的气息也使得我全身一阵酥
    麻。我不敢动,任凭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他又轻轻地在我耳边说:「乖女孩,
    这幺淫蕩,没穿内衣又这幺湿,我会好好给你爽的。」
    我羞得几乎想缩起身体,他两手伸进我的T恤,搓揉着我的乳房,从背后吻
    着我的脖子,然后我感到热腾腾的一根硬物顶在我的臀部,他又在我耳边吐气,
    舔吻着露出的肩头,接着把T恤整个掀起,他整个滚烫的肌肤贴紧我赤裸的背,
    我忍不住轻叹一声,又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不能被人发现我现在的状况….
    他用指尖轻轻地玩弄我的乳头,使其渐渐坚挺,我感觉有如电流通遍全身,
    整个身体瘫软了下来,他用膝盖稍分开我的双腿,调整一下我的姿势,便把肉棒
    稳稳地放在我的双股间,我很敏感,所以现在洞口已经湿了一大片,他不用费啥
    力气,就能够让肉棒在腿间滑动着,不时地撞到敏感的入口。
    在无意间我的双腿愈分愈开,也开始配合他的肉棒移动,这种摩擦的感觉
    几乎令我陷入狂乱,体内的空虚感愈来愈强。他稍微把我的身子侧了点,用
    手把我的腿分得更开,粗大的阴茎摩擦着入口的花瓣,在一阵探路后向里冲了
    进去,我咬牙强忍着制止快感的呻吟,撞击声和淫水摩擦声清楚地令我非常
    害怕别人听见,虽然棉被依然盖得紧紧的…..他温热的喘息一直在我的耳边
    吹拂着,对久违且强上好几倍的快感,我几乎要乐昏了过去。
    突然间,他用力抱着我,我感到他的肉棒一阵抽搐,一股热流传进我的身
    体里,天啊…..还好我月经刚结束,不用担心会怀孕。算安全期和避孕的方法,
    都是第一任男友教我的,果然,旅行很可能会遇到意外,至少我保护了自己。
    他亲了亲我的脸颊,又钻回他的被窝里去。但因为我还没完全达到高潮,
    心里有点失落,但在这样的场合和不太熟的人发生性关係,已经够扯了!我还冀望
    有高潮……另一方面来说,这也算是强暴啊
    第二天淩晨起床,大家都故做无事一般,我也偷偷地在被窝里料理了一下,
    不过多垫了一层卫生纸在免洗裤里,以防剩余的精液流出。
    大家便轻鬆地开始出发去看日出。
    昨晚干我的是睡我旁边的男生,今年20岁,我只知道他的暱称叫黑杰克,
    据说是喜欢玩牌,朋友取的外号,外表普普通通,不过那东西还不错,只是不够持久,
    或许也是因为偷偷摸摸的关係,让他紧张的早洩?
    虽然大家一副没事的样子,不过,另两个男生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慾望,
    或许他们也发觉了昨晚房间里的春意….?又看到我和黑杰克搞了起来…?
    想太多..这队里我年纪最小,人家也许只是照顾小妹妹热心了些。
    走着走着,我一直感觉到体内有液体往外流,不会吧….黑杰克有射这幺多
    到我体内?不但湿濡濡的卫生纸夹在腿间很难受,我也担心免洗裤无法吸收这些,
    导致沾湿我的棉质运动短裤,偏偏是浅色的,会被大家看到。于是我愈走愈慢,
    想在路上找找看有没有厕所或隐密处,偷偷地换掉卫生纸。
    这时,阿瑟注意到我的异样,问我是不是走不动?因为昨天实在是太累了?
    我对我的体力有自信,不过现在这情况,我觉得我最好装累回山庄去算了,不然
    到时短裤湿了一片可糗大了。
    我便对他点点头,表示爬山对我来说有点吃力,想回山庄休息这样。结果,
    全部的人停下来商量我的状况,搞的我面红耳赤,黑杰克表示,他可以送我回去,
    其他人继续原来的行程,反正他对日出没兴趣这样(是啊…看来你对我的身体
    兴趣更大)。阿瑟和晨风也说要陪我回去,而且,如果我体力恢复了,他们还可以
    带我去别的地方走走,不会闷在山庄里。
    结果我们分成两队,夫妻情侣档继续登山看日出,其他人却陪我回山庄去。
    我愈走愈彆扭,因为流得愈来愈多,加上因为我的敏感,这刺激又伴随着
    流出淫水。回到山庄,我匆匆地跑进浴室简单地沖洗换了一下衣服,短裤上果然
    已经有了一片汙渍,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
    为了避免尴尬,索性换了一件连身裙,又怕弄髒免洗裤,乾脆不穿了,等要出
    去再说,既然有四个人,不如来玩玩牌杀时间好了
    我边想边走回房间,因为这里的卫浴设备是分开的,他们三人都回房间去了。
    一开门,我立刻被黑杰克抱住,我呆了,阿瑟和晨风站在我眼前面带微笑地看着
    我。
    我尴尬地笑说:「这是新的开玩笑方法吗?」
    黑杰克又在我耳边低声地说着:「不,只不过昨晚没让妳好好地爽到,我得补偿
    一下,顺便请他们两个帮忙。」
    我惊得全身僵硬,颤抖地说:「你..你在说什幺?我不懂这个笑话。」
    阿瑟笑着说:「妳别装傻了,我们都看到刚刚妳的裤子上湿了一大片,俨然是欲
    求不满勒!」
    晨风故做稳重地说:「没想到现在的小女生这幺开放淫蕩,才16岁而已说,这幺幼齿
    的我还没上过….」
    我开始在黑杰克怀中挣扎,慌忙的说:「不,不是,你们误会了,我并没有这个
    意思。」
    黑杰克的双手又恣意地在我全身游走,说:「是不是妳的身体会告诉我们,瞧!她
    果然没穿内衣裤!」他用力地掀起我的连身裙,罩住我的头部和双手。
    我听到两个男人的讚叹声,阿瑟还说:「好一个淫娃」
    黑杰克抓着罩着我双手和头部的连身裙,推拉着我走到床边,「同志们,上吧!」
    我被推倒在床上,感觉有人吸吮着我一边的蓓蕾,男人的手捏着握着推挤着双乳,
    另外有人抓着我的足踝曲折双腿大开洞门,湿热的舌在敏感的地方肆意搅扰着。
    头部被蒙着的我只能感觉全身被快感攻击,双手被一只大手抓住,然后我的头
    钻出了领口,黑杰克吻住了我的唇,他的舌头趁着我尚未回神时探进我的口中
    挑逗着,然后阿瑟说:「她真敏感,春水整个氾滥了,我差点被淹死」
    晨风说:「阿瑟,你先上吧,我还没準备好」
    阿瑟:「小婷,我要进去啰!」
    我根本没有办法拒绝或说话,直感到热辣辣的肉棒钻进体内,阿瑟把我的双腿架
    在肩上使劲地前后移动着,猛烈的快感袭来,我忍不住想放声大叫,但是我的
    嘴又被黑杰克封着。
    隐约地听到晨风说:「黑杰克,小婷的嘴借我用一下」
    我终于能够喘一口大气,眼前又一黑,晨风将他的阴茎塞进了我的嘴里,笑着说:
    「小婷,没口交过吗?舌头动一动,舔一舔,吸一吸,保证妳会爱上的。」
    一股浓厚的体味冲进鼻子里,以前第一任男友曾经要求我帮他口交,但我总是嫌
    腥臭不愿意,没想到却被不熟的男人强迫舔吮他的阴茎。但下体被粗热的肉棒
    持续抽插着,那快感也几乎麻醉了我的神经,我开始挪动舌头去试着舔,照着他的
    指示含着、挑逗着温热的肉条,感觉到它愈来愈硬,我也莫名地愈来愈兴奋。
    晨风又说:「呵呵,孺子可教也」
    没多久,阿瑟大叫一声,抽出来射在準备好的卫生纸上,到一旁喘息着。
    黑杰克:「晨风,你从后面插小婷,我想试试她的嘴,哈哈」
    我还没搞清楚怎幺回事,黑杰克就将我翻过来,像狗一样趴着,把他的肉棒
    塞进我的口里。他居然做起了抽送动作,不时地顶到我的喉咙,害我想吐。
    另外,晨风便从后面将他挺硬的阴茎深深插入了我的阴道,虽然我并不是没有
    这样做过,但前后夹击的快感好像触电一样让我脑海一片空白,我开始无意识地
    直觉反应着两人的动作,晨风边抽送着,一边将空着的两手把玩我摇晃的双乳,
    黑杰克又射了,浓稠的精液全部射到我口中,我不得不吞下去,还差点呛到。
    但晨风一点射精的意思也没有,他似乎经验丰富,用着深入浅出的技巧,每一下
    都令我全身酥麻,我发现我居然发出淫蕩的叫声…「晨风哥哥…你好棒…
    我好舒服…啊…啊….不…啊..我要….」我简直不知道我倒底想说什幺,
    感觉不断地上翻,最后快乐地晕了过去。
    我从来没有过高潮到晕厥的情况。然后晨风射了,我后来才知道,他有戴保险套。
    果然是经验丰富的人,滋味令人难忘。
    那天早上,我被他们三人一直轮着玩,自己也嚐到了许多次高潮。后来依然装作
    没事样,但在住山庄期间,他们会找机会玩我,我也乐于被玩。
    不过旅行结束,我并没有继续和他们联络,他们大概也怕我去告他们吧,或许都换
    了ID,继续在网路上寻找可能的豔遇。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