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航海王-娜美、罗宾-军舰上的凌辱(中上)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听着罗宾不知羞耻的呻吟声,娜美悲哀的发现自己的下体又开始溼了,而且不像稍早时只是一点点,她的淫水已经开始氾滥,连乳尖也挺立了起来,有种不满足的感觉。看着罗宾的乳房被男人又吸又舔,她的乳头变的更坚硬,还回想起刚刚被男人吸吮时的快感………她摇摇头,告诉自己只是错觉,浑然不知自己小脸红扑扑的,眼神迷离,暗含春色的神情被四个男人看在眼里。

    海兵们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淫邪。他们才刚轮姦过的美丽女孩正一边看着自己的同伴被强姦,一边发情,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种刺激!

    但是他们已经决定要稍微慢一点,从现在起,他们要慢慢调教她,让她彻底变成他们的玩物,所以即使他们都巴不得立刻拉开她的腿狠狠的肏,还是忍了下来,只摸摸她的大腿,把步调放慢。

    一开始娜美还不情愿的让少将和海兵摸她粉嫩的大腿,双腿紧紧併拢,渐渐的,她开始放鬆,双腿回复到正常的姿势,微微张开。两人心中暗喜,狼爪每次来回抚摸都摸得更里面,又摸又捏的。娜美敏感的身体受到这样不轻不重的刺激,下意识的缩紧最秘密的穴口,偶尔放鬆,刺激感就更加强烈,她开始扭捏起来,大腿不安分的动着,整个人也软下来,靠在沙发椅背上,微微喘息。
    乳尖已经肿胀的受不了,她几乎忍不住自己伸手揉捏乳房,但硬是忍了下来,她闭上眼睛,排斥感渐渐减弱。她理智仍清醒,自己也知道身体的变化不妙,不过本来她就是注定要让人玩弄…………
     
      
    来到她面前的另一个海兵把嘴凑近娜美的小穴,淫笑着说:「嘿嘿!淫水已经流这多啦?让我来好好疼爱妳一下!」说完,他抓住娜美丰满的玉乳,大力揉捏。

    「唔嗯……」娜美闷哼一声,脸更红了,终于,胸部终于得到一点解放了。可是还不够,乳头只是被手压住,受到的抚慰不够…………

    「奶子被玩的很爽吧,小骚货。不过我看妳好像还不满足的样子,想要哥哥怎幺做啊?」海兵故意避开她的乳尖,不给她最想要的抚触。他知道娜美的奶头一定已经胀的发痛,在薄布下昂然挺立,光是看着那淫蕩的画面就让他硬得不行。

    娜美不肯说,忍耐着不上不下的刺激,这种感觉比还没被揉弄的时候更难受!

    「不说?那就算了。」出乎她意料之外,海兵爽快的放手,留下她不满足的皱眉喘气。

    好想被摸…………

    海兵转移阵地,隔着薄布在她的阴蒂上轻轻搔刮。

    「啊……不要摸那里………」娜美的身体弹了一下,努力想併拢双腿,却被少将和海兵拉开。

    海兵不间断的轻刮她的阴蒂,脸凑在她腿间,轻轻呵气,娜美本来就已经湿润不堪的下体立刻如春江氾滥,嫩穴情不自禁的收缩着。

    「啊……啊……啊……啊……」娜美本想捂住自己的嘴,却被沙发后的另一个海兵将她的双手拉到头顶,呻吟便无法阻挡的自她粉嫩的唇间流洩。「不……不要摸……」

    海兵满意的看着她痛苦扭动身躯的模样,继续用让人发疯的轻柔力道玩弄娜美已经向男人投降的小果粒…………

    娜美连摇头否认的力气都没有,腰臀不由自主的摆动,模仿着性交的动作,上身弓起,加上双手被往上拉,丰满的胸部以诱惑的姿态挺在男人面前,彷彿无言的说着:摸我吧!

    他们都知道娜美此刻巴不得被男人吸舔自己的胸部,只是因为矜持和自尊才不吭声。坐在她右边的海兵故意缓慢的抚摸娜美身上的薄布,偶尔「不经意」的轻碰到她的乳尖,引起她急促的低喘。

    白色的薄布只是恰好挡在娜美的乳头前,汗水早已湿透了薄布,使得娜美粉嫩的乳头若隐若现,衬的她的一双玉乳更加白皙诱人。

    海兵将她身上的薄布往旁拉开,薄布狠狠擦过娜美敏感肿胀的乳头,她叫出声,难耐的皱起眉头,嘴唇微张,神情饥渴。

    「已经完全硬了嘛,是不想很想哥哥帮妳吸啊?」

    「没有………我没有………」娜美口是心非的说着,随着海兵刮她阴蒂的动作上下起伏,另一个海兵看準这点,故意把脸凑到娜美的右胸旁,每当她往上挺的时候,乳头就会碰到他的嘴唇。

    娜美见他这样逗自己,羞得满脸通红,努力忍着不动上半身,但是在她下面的海兵实在弄得她太舒服了,在他一次特别用力的按压阴蒂的时候,娜美猛地大幅度挺身,乳头都会正好碰到上面的海兵伸出来的舌尖。

    「啊………啊………」娜美忍不住叫出来,敏感的乳尖被舔到的感觉太舒服,她再也无法忍耐,再次随着海兵的动作晃动身体,让他一下一下的舔她。要不了多久,娜美食髓知味的越动越快,让海兵更频繁的舔到她,「哦………啊………啊………嗯………不要………」

    她嘴里喊着不要,嫩穴却流出大量的淫水,把薄布都弄湿了,还用力挺着胸部,想让男人吸舔。

    拉住她的手的海兵见状,邪恶的放开她的双手,娜美立刻抱住海兵的头,把他拉向自己的美乳,「啊………啊………」

    海兵却不张嘴,任她拉着自己往她柔软的胸部凑,却不採取行动,急得她快哭出来。

    娜美看到他带笑的眼神,明摆着是故意不满足自己,娜美已经知道他们的作风。不亲口要求他们,自己是不会好过的。

    她羞耻的咬着唇,最终还是忍不住,「舔我………拜託………你………舔我………」

    海兵如她所愿的舔了一下,让她爽得颤抖,但就只舔一下。

    难道是说的还不够?娜美已经快被逼疯了,海兵在她身下的动作又越来越挑逗,不只是搔刮她的阴蒂,还用另一只手按摩她的阴唇,偶尔轻轻戳刺不断流出水的穴口,随着下面带来的快感升高,她胸前两点就更疼痛,她顾不得尊严,抽泣着淫叫:「好哥哥………请舔我………吸我………小骚货的乳头好痒………想被用力吸………」

    海兵终于满意了,不客气的张嘴含住她粉红色的乳尖,用力吸吮。

    「啊………啊………啊………」快感直冲脑门,娜美尖叫起来,更死命的按着海兵的头,「吸我………吸我………」左边乳房的空虚让她主动寻求其他人的爱抚,「好哥哥………求你………」她一手拉过少将,两个男人在她胸前大肆吮吸,像要吸出奶一样,「啊………好爽………啊………好舒服啊………」她用力仰起脖子,两手按着男人的头,腿间的溼意甚至染到沙发上,「要去了………我要去了………啊………啊………」

    本来就已经被玩弄得舒爽不已的娜美,在两个男人的吸吮下,不到几十秒钟的时间就投降了,下面的海兵看準时机,拉开早已被娜美的淫水给湿透了的薄布,两根手指插入嫩穴,加上持续按摩她的阴蒂,娜美喷出大量的淫水,大声浪叫着达到高潮。

    「不行了………啊………啊………要死了………」这次的潮吹又强烈又持久,在娜美达到极顶的时候,男人们对她的刺激始终没有停,拉长了她的潮吹的时间,逼的她又哭又叫,「我要死了………不要了………啊………啊………」

    淫水还在流,不只流得海兵满手都是,连沙发都溼了一大片。「啊………啊………要死了………不行啊………啊………啊………」

    娜美的大腿不时抽搐一下,看的出来真的快被折磨死,男人们更加用力吸她的奶头,或者用牙齿咬住乳尖轻扯,下面的海兵则是快速的舔着她的阴唇,同时用大拇指指甲反覆抠她的阴蒂。

    「饶了我吧………啊………啊………不要啊………要死了………」娜美抽搐的力道不减反增,还没真正被干,已经耗去了大半的体力,胡乱叫着,爽得两眼翻白。

    「都还没肏妳,竟然就爽得要死了,等等岂不真要被肏上天堂了。」少将淫笑着说道。

    娜美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全身最敏感的三个点都又酸又麻,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只好藉由淫叫的方式发洩,但是叫着叫着,反而有种越叫越爽的感觉,竟巴不得死了算了。

    「好爽………爽死了……好哥哥……妹妹不行了…………」娜美越叫越小声,力气渐失,最后终于瘫软下来。

    等到高潮渐渐褪去,还处在余韵中的娜美终于恢复一点思考能力,心里暗叫不妙,才第一次高潮就这样激烈,之后她该怎幺办?

    待她稍微平复后,身前的海兵直接跪上沙发,让娜美双腿大张的坐在他大腿上。娜美的下体早已溼透,海兵直接对準位置便把自己的大肉棒捅进她那又紧又热的淫穴里。
    「爽!夹得真紧!」海兵爽得闭起眼睛,享受被弹性极佳的阴道包裹住的快感,缓缓的抽插。
    「嗯……啊……」刚高潮完不久的娜美已经放弃所有的抵抗,乖乖让海兵把鸡巴插进自己的嫩穴中。他缓慢的进出,正好适合刚剧烈高潮过的娜美,带给她适度的快感,却不至操之过急。

    海兵看着眼前白嫩的巨乳被自己干的一晃一晃,忍不住双手罩住,抓着她的大奶子画圆,「小骚货,被干得爽不爽?」

    「爽……好爽……啊……」被海兵的鸡巴一下一下顶着花心,娜美又开始感到舒服了,下腹再次酸麻起来,配合的摇起臀。「娜美……被哥哥……干得……好爽……啊……啊……」

    这四人的阴茎尺寸都不小,娜美被他一插,体内被撑得满满的,想逃也无处可逃,被插个几下,腿就软了,只能无力的随着男人的动作晃动。

    「啊……啊……不要了……呜……」娜美欲迎还拒,被海兵吻住小嘴,一阵舌吻过后,嘴边流下一丝唾液,看起来格外淫乱。「哥哥……不行了……啊……啊……啊……」

    海兵坚硬的肉棒被娜美的嫩肉紧紧夹住,甚至像吸盘一样收紧,再也无法耐着性子慢慢来,开始加快速度,反覆进出。

    「啊……啊……太……啊……太快了……啊……啊……」娜美不停淫叫,眼前已经看不清楚,近在咫尺的海兵的脸也一片模糊,只剩下越来越多的快感,「好快……啊……啊……还……还要……啊……」她的腰以淫蕩的姿态摆动,让海兵每次的插入都更加深入,狠狠的顶到她的花心,嫩穴就越缩越紧,夹得海兵更加爽快,接着更大力干她,如此一来,两人都气喘吁吁,渐渐朝向极乐境地。

    「不行了……啊……啊……爽……好爽啊……」娜美摇着头大叫,两条美腿被海兵架在手上,小腿挂在他的手上晃动,看起来淫靡至极,其他三个人的阴茎都硬得发疼

    「想不想高潮?」

    「想……想……啊……啊……要去了……啊……要去了……哥哥……啊……」

    「夹这幺紧,是不是想要哥哥干死妳啊?」

    「是……啊……啊……淫蕩的小母狗……想要……哥哥……啊……干死我……小母狗要被干死了……啊……」娜美已经爽得语无伦次,恨不得他更用力肏自己的淫穴,无意识的收紧窄穴。

    「贱人!我肏死妳!」海兵被她这幺一夹,差点就射精了,奋力忍过后,恼怒的狂插,插得她哀哀叫,「我干死妳!干死妳淫蕩的小穴!」

    「啊……啊……要死了……啊……干死我了……哥哥……不……不要干了……」娜美可怜的求饶,但海兵还是又快又猛的干着她淫水氾滥的嫩穴,撞得娜美几乎受不了下半身传来的酸麻感,哭叫着扭腰摆臀,「慢点……慢点……啊啊……要洩了……要洩了啊……」

    这次的高潮来得太急,娜美几乎要被逼疯了,如强烈电流一般的强烈快感直冲下腹,接近疼痛的程度,「啊……啊……洩了……不行了……」

    娜美脑中一片空白,就这幺被肏到了高潮,嫩穴一缩一放间,淫水如潮水般狂洩而出,全淋在海兵的鸡巴上,爽得他停一下后提起腰狂干起来,已经受不了极致高潮的娜美被他一阵猛插,差点被插晕过去。

    「哦……啊……不要……不要再干了……求求你……」连着两次高潮的娜美气若游丝,无力的哀求,小穴还不时抽搐着,吸得海兵好不满足!

    「哦……我要射了……小贱货,通通射给妳好不好?」

    娜美慌张起来:「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射在里面……」她想挣扎,但浑身无力。

    「哈哈,别傻了……老子要全部射进妳的小骚穴……干,真的好爽……我要……我要射了……」

    「不行!不行!不要啊……」娜美虚弱的叫着,无能为力的被男人插到最深处,全数释放在她温暖的体内,「好烫……好烫……呜……呜……我就说……不可以射在里面……好烫……啊……啊……太多了……啊……啊……」
    「连被内射都可以让妳这幺爽,果然是喜欢被男人肏的骚货。」海兵痛快的在娜美的嫩穴里射精,感觉到娜美因此而绷紧身体,显然是又达到了小小的高潮,轻蔑的用言语羞辱她。

    娜美想要反驳,但射在她体内的大量精液弄得她太舒服,她整个人已经成半昏状态,只能无力的淫叫,海兵拔出阴茎时带来的酸麻感更让她虚软的倒在沙发上…………
    海兵们让娜美和罗宾休息了几十分钟后,少将和另一个海兵(职位是副舰长)分别坐在地上,娜美和罗宾则像狗一样趴在他们两腿间,娜美替少将口交,罗宾则替副舰长口交。这时的娜美和罗宾已经被他们8个人弄的春心蕩漾,恨不得马上被鸡巴狠狠的肏干。
    其中一个海兵手口并用,在娜美的屁股后对她的阴道及肛门又摸又舔。弄得娜美快感连连,脑筋一片混沌,什幺羞耻心都没了,只会不断浪叫,淫水氾滥,地上湿了一大片。
    而罗宾也一样,被另一个海兵舔得失去理智,完全不再抵抗,不停的呻吟,还不时将嘴里的肉棒吐出来大叫:「啊……啊……好……舒……舒服……啊……啊……不行了……」
    少将把鸡巴深入娜美的嘴里,淫笑着说:「乖乖吃,等等大鸡巴会让妳们爽死!妳们两个小骚货真会叫,今天不继续好好干妳们几次,就太对不起妳们了。」这时后面的人已经準备要插入了,但少将却做个手势要他们暂停,他想要继续羞辱娜美和罗宾。他将她们两人美丽的脸抬起,问说:「想不想要?」娜美和罗宾不约而同点点头。
    「要什幺?」她们两人没回答,后面两个海兵则用龟头不断磨擦她们的阴道口,弄得娜美和罗宾一阵酥软 
      
     

    「要什幺?说出来。」少将不断地催促,两人后面的龟头则继续磨擦。 
      
     

    「快说!」「我……我要做……做爱……」娜美率先喊了出来 
      
     

    「怎幺做?快说!不说不做!」少将一阵催促 
      
     
    到了这种地步娜美早已不管什幺羞耻心,正要开口时……
    「插……插小淫穴……」罗宾先回答了。 
      
     

    「用什幺插?」少将继续逼问
    「呜……呜……呜……」 
      
     

    「快说!」 
      
     

    「用哥哥的宝贝!」罗宾终于回答了 
      
     
    「什幺宝贝?听不懂。」两人后面的龟头继续磨擦着 
       
    「……」娜美和罗宾急得快哭出来了。 
      
     

    「鸡巴,用哥哥的大鸡巴。」娜美忍不住,完全豁出去了。接着罗宾也被强迫说了一次:「用……用大鸡巴插……插小……小浪穴。」这群海军终于满意了,后面两个海兵扶着她俩的雪白屁股,噗嗤一声从背后直插到底。 
       
    「啊……」娜美和罗宾两人同时大叫,两个海兵像是在比赛一样猛烈的抽送,充血的阴茎磨擦着阴道壁,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将娜美和罗宾推向高峰。娜美大声呻吟,不断浪叫………… 
      
     
    而旁边的罗宾反应更激烈,已经被插的胡言乱语了,「啊……啊……好……好舒服……啊……要死了……好爽……不要停……啊……啊……」
    娜美和罗宾两人浑圆的小屁屁被撞的啪啪作响,两对柔软的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配上啪滋啪滋的抽插声,及不停的淫声浪语,更催化着两人的神经,没多久娜美就达到不知是第几次的高潮。而随着罗宾的淫叫声,她也洩了,而且不只一次 
     

    这时干罗宾的海兵也射精了,将精液全数注入罗宾早已流满淫水的嫩穴中。而娜美后面这名海兵的鸡巴虽然比其他人小了点,却很持久,还在继续姦淫着娜美。少将似乎等的不耐烦了,将娜美扶起站着,要娜美把舌头伸出,让他吸吮,又用右手用力搓揉娜美的乳房,娜美的右手扶着他的腰,左手则套着那根肉棒。 
      
     
    娜美两条修长的腿则张的开开的,让海兵在后面狂插。好不容易这名海兵射精了,精液不只射入娜美的嫩穴,喷在她的屁股上。而少将居然用手指将精液拾起,抹在娜美的舌头上,手指在娜美嘴里抽插,逼她全部吞下。吞下后他把那美的右腿高高抬起,搂着娜美直接把那根特大号鸡巴由下而上狠狠插入。 
       
    「啊……好痛……」娜美感觉小穴好像要被撑破了,其实少将的鸡巴才刚进去了一半。还好这人懂得怜香惜玉,只是慢慢进出,徐徐插了一阵后,阴道渐渐适应了,不争气的淫水又潺潺流下,沿着大腿滴到地上。娜美紧紧抱着少将,口中乱七八糟的叫着:「好……好棒……好爽……啊……不要停……啊……爽死了……啊……啊.……啊……」
    少将见娜美越来越兴奋,便把娜美的左腿也抬起,让她腾空挂在他身上,双手扶着娜美柔嫩的屁股,噗嗤一声将鸡巴整根没入。粗大的鸡巴将小嫩穴撑的一点空隙也没有,这时他开始发狠猛干,每一下都重重的顶到娜美的花心,干的娜美死去活来,高潮迭起,嘴中只会无意识的浪叫。 
      
     

    而罗宾也一样,坐在沙发上,副舰长将她双腿高高举起打开,用那根大鸡巴狠狠的插入,每次插入都将阴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阴唇翻出,洞口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小穴中还不断流出新的淫水。副舰长显然特别偏爱成熟的女人,对罗宾的嫩穴满意极了,一面和罗宾亲吻,不时喃喃唸道:「喔……好紧……太爽了……喔……妳这贱货好……好会夹……」。而娜美和罗宾两个人在大鸡巴的狂插下,早已溃不成军,什幺淫声浪语纷纷出笼,彷彿不这样叫不足以宣洩体内的快感。 
     

    「啊……啊……要死了……要升天了……哥哥好会干……啊……爽……爽死了……哥哥的……鸡巴厉害……啊……爱……爱死大鸡巴了……要……要洩了……受不了了……妹妹喜欢……啊……啊……啊……想被干一……一辈子……啊……啊……不行了……干死妹妹……啊……插……插到底了……要死了……」,像是在比赛一般,娜美和罗宾两个人发狂似的浪叫,完全忘了她们正在被强姦。 
     
    又插了一会儿,少将把娜美放在地上,改成男上女下的正常体位,罗宾也被抱过来,趴在娜美旁边,圆圆白白的屁股翘的高高的,副舰长半蹲着,用他那根大鸡巴从背后继续插她,插的她两颗大奶剧烈晃动。在她前面,有一个海兵将鸡巴插入她的小嘴,努力的抽送着。
    罗宾被干的很爽,想叫嘴巴却被堵住,只能皱着眉头,「嗯……嗯……嗯……嗯……」的不停哼着。 
      
       
    这时娜美的嘴也被塞入了一根阴茎,突然间少将和副舰长抽插的速度都加快了,他们两个都快要洩了,正在做最后冲刺,又快,又狠,每一下都干到了尽头,「啊……啊……啊……啊……要死了……要……要死了……啊……啊……啊……救命……救……救命……啊……啊……啊……啊……啊……」娜美和罗宾两个人被干的急喘,不断求饶。几乎同时,少将和副舰长将精液分别注入她俩的嫩穴中,接着还用手将精液从小穴里抠出,然后混着娜美和罗宾的香汗分别均匀的抹在她俩的胸部,腹部,背部及臀部,最后将五指轮流伸入她俩的嘴里要她们舔乾净
    这个时候,她们两个都各自高潮了不知几次,已经浑身乏力,站都站不起来。但他们还不準备放过她俩,海兵先拿了点水给她俩喝,喝完休息约20分钟后,他们八个人就站到娜美和罗宾面前,要她俩跪着替他们吹喇叭,吸着吸着8根鸡巴又都硬梆梆了。她俩轮流用嘴套弄他们的鸡巴,四只手还要替其余六个人打手枪,忙得她们香汗淋漓,有时他们还变态的将两根鸡巴一起塞入娜美和罗宾的小嘴。 
      
     
    就这样进行了约10分钟,两个海兵分别钻到她们两人的胯下,要她们坐在他们的脸上,小穴正对着他们的嘴巴,他们一面抚摸娜美和罗宾的屁股,一面替她们口交。渐渐地,原本已乾涸的小穴又湿了,这两人啧啧有声吸着娜美和罗宾的淫水,还不时将舌头插入阴道,手指则抠弄她俩的屁眼,弄得她俩忍不住又呻吟起来。 
       
    见她俩兴奋了,一名海兵率先由后面干起罗宾,另一个海兵则由后面干着娜美,她俩前面则有6根鸡巴轮流插她们的小嘴,有时,他们还会”双管齐下”地同时抽插娜美和罗宾的小穴及肛门。
    他们全都射过精后,少将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将罗宾的双腿抬起,从背后一边干一边走,罗宾以手代脚地在船舱里绕了一圈,才走了一圈罗宾已累的趴在地上不断呻吟。
    娜美则被副舰长将双腿弯到头的两侧,他背对娜美半蹲着,一边插她的嫩穴,一边抠她的屁眼,搞得娜美爽声连连。
    过了一会儿其他海兵也分别加入,将鸡巴分别塞入她俩的嘴里或肛门里。从这个时后开始,他们轮番上阵,任何时候都至少有三人在强姦着她俩,干的她俩淫声充斥船舱,洩了又洩,不知高潮了多少次?只有看到她俩快要虚脱时,他们才会让娜美和罗宾稍微休息一下,但一等她俩回过神,他们就又摸又舔的撩起她俩的性慾,接着自然又是一阵狂抽猛送,干的她俩一直都在「大鸡巴……」「亲哥哥……」「爽死了……」的不停淫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