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再只做花瓶的总监夫人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对婚姻生活已不存有任何幻想,我,一个公认的美女,嫁给一个广告总监八年,过着慾求不满的生活。我老公汤姆
    奇马克喜欢我当他事业上的装饰品,他要我去一狗堆无聊的鸡尾酒会,陪他出差,还要赔他去一海票慈善宴会,好让他看起来是个重要人物。我的生活已被这些无聊的琐事塞满了。
      甚至我偶尔还要到他办公室晃一下,扮演着爱他爱到不行的老婆的角色。所有这些举动都是为汤姆的利益出发的。
      某天,我想我受够了。我从我们两个人的共同帐户里,提出一大堆现金,然后打包开车上路。至于为什幺会翘家,可能是我突然染上旅行热,或者是我想不让自己发疯而决定的吧,反正我也搞不清楚。
      我这样做,这绝对是我跨出了我这辈子二十九年来最勇敢的一步。
      离家越远,我觉得越开心。一想到如果我在继续过那种日子,我就快发疯了,我还有我人生的黄金年华要过,而重新规划生活倒是最重要的。
      我曾想过离婚,但犹豫不决。而当我把好几箱行李拖到我敞篷宾士车的行李箱时,我不确定我下一步要怎幺做。离开的刺激感压倒了终止婚姻后的不确定感,好像我已经到达忍受的饱和点,所以才选择脱身吧。我打算换个住所,好发动离婚的法律程序。
      我留了一张告别的便条给汤姆,提到我从共同帐户里提出现金及想要出国去玩的念头。我被共同帐户里的存款数字着实吓了我一跳,在我们婚姻生活里,汤姆负责管帐,他僱了一个全职的财产管理人来处理,同时到处吹嘘他多元化的投资理财,能有效地运用各种投资项目来让财产稳定增加。我觉得我领取的额度,并不会让我觉得有什幺好亏欠他的。
      我所追寻的自由似乎很公平,我忍受他单方恣意的不在家,也常常觉得他会製造一些别有用心的藉口,然后冷落我一个人。他衣服上的香水味还有唇膏印常会无意中透露不少讯息,但我并不会因为他在外面有女人而生气,我对他的热情很久以前就已经消失无蹤了。
      我没给他任何足以联想到我去向的资讯,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而现在车速正随时间的过去,拉长了我和他的距离。
      我特别想要去探索的其中一件事,就是性爱。我的性需求很大,部分可归责于汤姆专注工作,他把注意力放在他管理的帐户,还有他的秘密情人上,而不是在我身上,我的需求常不能获得满足。
      我渴望有很多男人。沉迷于男性解剖学的我,白日梦作的都是我曾遇过男人的裸体。第一步是先在脑海里把他们衣服一件件剥光,然后我幻想的画面是他们用动物获得性满足的姿势,满头大汗地在裸奔。
      吊男人对我不成问题。身为波兰人后裔的我非常漂亮,因为我几乎不用化妆,我的蓝眼闪烁着诱人的火花,根本不需要睫毛膏或其他化妆品来衬托;唇膏也很少在我丰润及性感的嘴唇上出现;我的一头金色长髮自然垂到我肩膀上。
      我常去健身俱乐部,使我的身材保持在极佳状态。我40-26-32的身裁,通常覆盖在让人眼珠看了会突出来的装束下。如果我穿上三点式泳装,能在海滩上引起骚动。我修长的双腿在没穿丝袜的情形下,看起来依然光滑无瑕。
      我没任何目的地,只朝西走。拉斯维加斯、雷诺及洛杉矶绝对比芝加哥有趣,我没欠别人一毛钱,财务上也完全自主。
      在方向盘后撑了一整天,我停在一间不错的旅馆,钱不是问题。我要的是奢华,不是方便。
      我让自己好好享受了两个钟头的泡泡浴,懒洋洋地躺在美丽的泡沫里,我好想做爱。开了十个钟头的车,忍受车子的震荡,以及炽热的阳光,使我产生这种绮想。我的肉洞急需一个男人来把它填起来。
      干嘛不这样做?我老公到处疯狂鬼混时,我不是被丢在汽车旅馆当寡妇吗?我也想要属于自己的性欢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