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甸园第一章第十七节(第一章完)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七节
    与战雪的欢爱持续到了黎明,女人在我身下婉转承欢,从云端到地狱辗转了不知几许。尽情释放着心中浓浓的爱意。随后沉沉的睡去,脸上依然余留着激情后的潮红,玉体横呈,遍布着晶莹的汗珠,身下红肿的花瓣依然孜孜不倦的流淌着露水。在木床上绘出一副香艳的美人春睡图。
      在战雪的俏脸上轻轻一吻,沉睡的女人如有直觉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我起身走出了房间,到了军事大厅的石桌前坐下,取出那本《炼宠术》和老头的日记。
      历经万难,终于得到了这两本宝书,让我不禁心血澎湃。打开那本《炼宠术》,系统并没有如同以前学採药术一样,提示我学到某某技能。这本书好像老头的日记一样需要查看翻阅。
      书本的第一页,那长篇的目录,就让我知道这个技能绝对不是那幺容易学习,这本书好像是一本十分详尽的系统学着。光大章就有四部分。五行篇、素材篇、阵法篇、锻制篇。
      五行篇讲述的是世界阴阳五行关係,这到不难理解。但是要真正完全的吃透,却要花不少功夫。
      而素材篇所说的是怪物身上取得的道具,主要有各类素材的分类、特性、相生相剋、提炼等不同内容。这里的素材还不光是动物身上的肢体,同时还包括了一些精铁、珍草。内容十分複杂庞大。不过里面的素材道具大都记录的是仙淫界的事物。想要现在自己炼宠,还需要寻找各类魔淫界的替代品才行。
      再看阵法篇,顿时让我怒瞪口呆。原本以为素材的内容已经十分複杂,和这篇一比,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宠物的炼製并不是能让你随性而为的事情,需要布置不同的阵法才能炼製。绘製阵法时任何一笔错误,都可能使它变成另一个决然不同的阵法。阵法出错,炼宠失败是小事,每个阵法的启动都需要魔法、仙力的支持。如果一不小心刻画出来的是高级阵法,光所需的庞大魔法力,就能把你抽成人干。
      炼製篇的内容反倒较为简明。上面阐述了一些炼宠时需要注意的事项,各种素材道具相互融合时的特性。但这里面却提到了一样炼宠必不可少的东西--妖丹。这是炼宠所需的必要物品,要炼製有生命的宠物必须要有妖丹。而炼宠的第一步就是提炼妖丹,妖丹相当于怪物的魂魄,炼製前需要把魂魄上的本源意识抹去。不然炼製出来的就是拥有本来意识的怪物,即使你压制主了它,而由于杀怪取丹所引起怪物的憎恨和煞气,也会让它随时反叛。把你一口吞了那是小事,重者妖魂噬主,让你反而成为它的奴僕。
      
      粗粗的看完《炼宠术》我知道短期内根本无法炼製宠物,不说那些稀奇古怪的道具素材去哪里拿,光最重要的妖丹我就一颗也没有。而且书中还提到,妖丹是上百级的怪物才会拥有。如果我能干翻百级的怪物,还不如直接抓宠呢,炼个屁啊。
      将《炼宠术》放到一旁,又翻开了老头的日记。这本日记简直就是一篇冒险故事,随便拿去改改就能发表出版了。老头一生几乎没有自己收过宠,一直在提升自己的实力和技能。即使这样依然能纵横魔淫界,这不得不说是奇迹。直到中篇,才出现第一个宠物--三头犬安德鲁。这安德鲁也有趣,是老头在一次历险中帮一头母狼接生后生下的幼崽。因天生变异拥有三个头,而被母狼抛弃,老头就把他领养在了自己身边,一直长到现在这彪形大汉的模样,也算是段奇遇。而第二个宠物就是那个把我搞的欲死欲仙的死巫女妖了。她是在老头的一次任务中遇到的,在这次任务中老头得到了两件神器。一个就是死巫女妖的魂珠,直接控制女妖成为了他的宠物;另一个就是现在我手中的领地「幽暗古堡」。当时,老头已经将它发展到了20级的领地,拥有上万的不死军队。这也是他当时能大闹仙淫界的最大本钱。不过后来被魔神诅咒成为NPC后,领地失去了主人的管理和整治,渐渐衰退,到我来之前估计也就5-6级的样子了。
      故事的后来就是取得时空之戒,闯蕩三界,在仙淫界看见玩家杀妖取丹,然后愤起大闹仙淫界的事情,听老头说过,也就不提。不过那场和虚空之主的战斗,到让我学到了不少,将它详细的看了一边记在心里。
      翻到最后,老头终于提到了自己对《炼宠术》的研究。如同拨开了一层迷雾,让我对「炼宠术」有了全新的认识。如果说我的「暗黑改造术」是对宠物自身进行改造,那幺「炼宠术」其实就是通过外在的事物,对她们进行製造。而妖丹就是最大的载体,在这载体上添加你所需要的配件,便成了新的事物。如果没有这个载体,那锻造出来的就是没有意识的死物,就如同人没有了灵魂一样。而日记中最大的收穫,是老头所提出的理论,那就是并不一定需要妖丹才能炼製宠物。而是可以直接用身边的宠物进行炼製,老头通过对几个阵法的改造,炼製了几个宠物。其中一个实例就是老头通过对一个不死巫师的改造,炼製出了我在黑塔顶端遇到的那个怪物--独眼死巫卡塔鲁。它之前其实是从领地里製造出来的普通怪物,通过老头的改造成了,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都十分强悍的近战巫师。而那瞬间移动的能力,也是用从虚空之主身上取得的道具--时之沙,加载在他体内所产生的新技能。而改造术和道具宠物装备相比,其最大的区别在于,道具装备只能发挥出道具其最基础的能力,而改造却能把道具最原始的怪物特性技能发挥出来。改造后也不会像道具那样出现损坏等情况,直接成为了宠物身上的一体。
      这一篇日记,看的我心血澎湃,恨不得马上自己动手试验一下。不过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个炼宠的手法我好像十分熟悉,在哪里见到过。
      「靠!贱人!」没错,就是那条鱼。他的枪械改造能力和老头所说的改造术十分相似。几乎是如出一辙,将不同的零件加载在武器上,增加武器的攻击力和特殊技能。不同于普通的零件更更换,贱人的改造术已经能将宠物的能力发生本质的变化,他新手的那对母女党就是最好的例子。这贱人在误打误撞中自己领悟了这个技能,不得不说是撞了狗屎运。(话说某人的狗屎吃的买不够多吗?)不过这家伙暂时只能对机械类的武器进行改造,而我学会这个改造术的话就不受这个限制了。
      「怎幺了?你的朋友出什幺事了?」一具温暖的软玉从我背后靠来,两条修长的玉臂环在我身上,一对弹动的巨物贴着我的后脑,娇躯的主人轻声的问道。
      「把你吵醒了。没什幺,只是这炼宠术并没有想像中那幺好学而已。」拍了拍战雪的手背,在玉臂上亲点了一口,我说道。
      「这个技能我以前听说过,修炼者十分稀少。而且有违天和,每年都要受一次魔神的惩罚。只有一些大门派里才会有一两个存在,每年魔神降下天劫时,各大门派都会聚集起来为炼宠师抵挡天劫。死在雷击下的人更是不计其数。」未着装战甲的战雪一身小衣,昨夜被我探索了无数边的美好躯体,在小衣下凹凸叠透,美不胜收。战雪深深的歎了口气,在我身边坐下,偎依着我,将头靠在我剑上,低声的说道。
      「你怎幺会知道仙淫界的事情?」我不禁好奇。
      「亲爱的,我不想再对你隐瞒了,真的好痛苦。」一股热流在我的肩上滑落,女人靠着我低泣道,「我和雪姬其实并不是母女,而是一体。我们其实是仙淫界西方圣兽玄武的兵器,我为刃、她为柄,曾名战姬。能断四海之水、可结万物为冰。但玄武大人在一次和崑仑的大战中,兵器被折断了。于是阴差阳错间我们流落到了魔淫界,于是就有了我和雪姬。由于我们自身受损,所以等级大打了折扣,到了现在这幅模样。原本的战姬一直由我主厮杀,所以分离后兵器的大部分意识都在我身上,而雪姬一直被玄武大人握在手里,她的身上就余留下了玄武大人的仙气。」
     
     终于知道了战雪的身世,没想到她居然是东方古国中最为着名的四大圣兽之一--玄武的兵器。这简直让我不敢想像。
      「本来再经过两百年的修炼,雪姬就能够成年,而我也能恢复。到时候我们可以重新合为一体,回到玄武大人的身边。可没想却让我遇到了你这冤家。因为合体后只有雪姬身上的仙气指引,我们才能找到玄武大人,所以起初为了保全雪姬屈身于你,可没想到世事弄人,让我慢慢的爱上了你。」曾经叱咤四方、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女武神,此时变成了一个深情柔弱的小女子,在我怀里柔声细语的说道。
      「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因为进化后到底会有什幺变化我也不知道,我曾想过或许我从此脱离雪姬获得自由。但是昨天忠诚度提升后,我感觉到了雪姬的呼唤。可以肯定,如果我进化,绝对会和雪姬合为一体。一想到要离开你,我真的~~~」女人再也说不下去,泪水已经将我衣衫浸湿。双手牢牢的抓着我的手臂,深怕一放手就再也无法抓住。
      「对不起!你这幺担心,我却还质疑你。」握着战雪的手,我自责道,同时眼中闪出了坚定和凶横的目光,「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我现在就回去把雪姬杀了,让你们永远也无法合体。」
      「不!」战雪一听我的话,整个人顿时跳了起来,「雪姬身上的仙气虽然微薄,却是玄武大人的本命元气,如果你一杀了她,仙气回到玄武大人的身上,让它知道你杀了它的兵器,它绝对不会放过你。玄武大人是上千级的圣兽,你根本无法和它抗衡。而且四大圣兽守护仙淫界四方,方方面面所牵扯的关係,也是你我现在所无法理解的。」
      「靠!那怎幺办?有没有什幺降忠的办法?」上千级的怪,到底是什幺概念我不知道,不过对方吹口气就能把老子灭了,这是肯定的。
      「别人都想提高自己宠物的忠诚度,你到好,想降忠。哪有这种事!」战雪擦掉泪水,笑道,「除非你让姐姐生气,不然系统默认的数据,是很难改变的。」
      「让姐姐生气,我怎幺敢!」说白了忠诚度就是十分狗血的爱啊恨啊什幺的。要降忠就必须让宠物恨你,我和战雪现在亲密的不得了,哪可能做出什幺让她恨我的事情。
      「好了,这事现在担心也没用,就算有琳那个可爱的女孩在,姐姐的忠诚度现在也刚刚95。如果小心点,应该不会到100。」听到我的话,战雪甜蜜的笑道。
      「那是不是以后我和姐姐做爱也要小心点?万一姐姐动了情,大叫我要什幺的,一不小心可会满忠哦。嗯!决定了,到时候就算姐姐再想要我也不给你。这样就没事!」我一把抱过战雪,让她坐在我的腿上,笑道。
      「讨厌!尽说这些羞人的事情,小心姐姐不理你。」想起昨夜颠鸾倒凤的种种激情,红云又再次爬上了战雪的俏脸。
      「看!姐姐生气了。奇怪!怎幺会没有降忠呢?让我在研究研究。」我一脸「奇怪」的拨开战雪的胸衣,在雪白的乳沟中「研究」起来。
      「你这小怪物,就会欺负姐姐,别闹了!」战雪娇羞的推开我的头,整整了被我拨乱的衣服,说道,「怎幺样,有什幺收穫吗?」
      战雪说的自然是我对《炼宠术》的收穫,我歎了口气,「收穫到是有,不过暂时还不知道怎幺尝试。」按照书上说的炼製法,我需要一个宠物,将我以前取得的材料融合进去。宠物倒是有不少,但是大都是魔淫界的,而材料却是从仙淫界玩家身上收刮来的,不知道两界的宠和物能不能融合。
      「我听说仙淫界的炼宠师,最初都是用道具店里买来的白色属性道具开始练手,你也可以试试。」战雪提醒道。
      「对啊!姐姐我太爱你了!」战雪的话让我醍醐灌顶,重重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跳了起来笑道。
     
     很早之前晴天就说过,玩家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是由宠物变化而成的。而白色属性的道具,其实也是一种宠物,只是它们不能变化成别的形态。而这些道具也恰恰是一种载体,能加装其他素材上去。反正炼坏了也不心痛,只要注意阵法不要出错就行。
      「那就快试试吧。」见我高兴,战雪也开心的笑道。
      说干就干,结合《炼宠术》和老头的日记。我将其中最简单的一个阵法找了出来,这是最初级的阵法,所需魔力很少。只适合炼製绿色属性一下的宠物,同时增加一些炼宠时的融合度,提高融合的成功率。道具我就选择了手上的铁棍,不过添加的素材到费了我不少脑子。手上除了仙淫界玩家身上掉的道具,在魔淫界得到的还真少。人骨头?放弃。石头?那是建材。还有就是蝙蝠的翅膀、史莱姆的眼球、兽皮、长舌什幺的。都不适合加在武器上。
      最后我选定的素材是一副象牙。没错,就是抓战雪时,最后杀的一头猛犸所掉的东西。当时还不知道这些道具有什幺用,现在总算明白了。象牙是猛犸的攻击武器之一,把它融合到武器里自然是最合适的。
      按照书上的描述,在地上划出了一个三角形的炼製阵法,然后让细心的战雪认真比对了几次。确认没有任何错误后,我把铁棍放进了三角阵中,人站在了阵法的一角。开始向阵中输出魔力。
      魔法的输出也很有讲究,输出的过多会直接将道具或宠物烧燬。而输出的不够,阵法就根本无法发动。
      随着魔力的缓缓输出,地上的阵法开始发出蓝色的光晕,光彩慢慢的升高,如同极光一般随着阵法的三条边流动着。
      「哄!」一团红色的火焰突然从阵心的图文中窜出,我连忙停下魔力的输出。成功了,这团火焰正是书中所说的炼器之火。火焰按照不同属性和效果,分位红、绿、青、兰、紫五种。而这种红色是最低级也最通用的火焰,它的优点是不受属性的影响,适用于任何材料。而缺点就是等级低,难以炼製高级的道具、宠物。
      火焰映红了我的脸,但我却丝毫感觉不到热量。倒是战雪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这种火焰只对宠物有伤害。我示意她走远一些,战雪依言退开了几步,脸色才稍稍有些好转。
      取出那对像牙,将它投入到炼器之火中。那团火焰居然将象牙高高的托起,漂浮在半空。火焰迅速的吞没了象牙,在它身上不停的翻滚着。象牙不断的在火焰中蒸发缩小,一柱香时间,原本有我手臂粗壮的象牙缩小到了手掌般大小,但它的制材却也发生了变化,浑身晶莹剔透,散发着如同美玉一般的光泽。随后两根象牙竟开始融化,成了两颗珍珠般圆润的玉珠。
      这一过程名为淬炼,提炼掉道具中的杂质,萃取其中的精华。这也是十分重要的一环,稍不小心就会使材料报废。不过我这种低级的炼製自然不会出错。
      淬炼完成,我再次通过魔力,控制着阵法,将象牙融入铁棍中的命令传输出去。
      摆放在地上的铁棍开始漂浮了上来,到了与象牙同高的位置。随后,那两颗玉珠,一左一右飞出,落在铁棍的两端,玉珠如同两滴露水,滴入地面一般,飞快的渗透进了铁棍的两端,随后两个玉环在铁棍的两头长出。原本十分普通的铁棍,被加上了两个玉箍。随后火焰又在铁棍上烧烤了一阵。「噹」一声,火焰突然散去,阵边的光华也消失,加上玉箍的铁棍掉在了地上。
      我连忙拿起地上的铁棍,查看我第一次炼製的成果。
      「巨象乌铁棍(白色属性)。攻击力:600-850。攻击速度-1,命中率-1。技能:牙突。(消耗魔力10,突击10米内的目标,造成对方300点的伤害值,命中后50%几率击退目标,15%几率使对方昏迷3秒。」
      「叮!玩家白羽炼製道具成功!学得初级炼宠术!」
      「怎幺了?失败了?」见我看着铁棍发呆的模样,战雪走了上来问道。
      这~~~这~~~这TMD太~~爽!太牛!太变态了!老子心里那种喜悦,一时都说不出话来,连繫统提示声也被我忽略。大笑着抱起战雪,在飞转了数圈,直到女人大叫了数声才将她放下,又狠狠的在她的脸上猛亲了几口。
      「难怪有魔神的雷击天劫,还是有帮派培养炼宠师。炼宠术实在太变态了。」看着手中变得沉重的铁棍我兴奋的说道。原本上限不到200的攻击力几乎翻了四番,同时还增加了一个技能。那点点因铁棍变得沉重而带来的副作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就算一个40级的怪物装备化后的属性也根本无法和它相比。
      「成功了就好。」战雪从我身上下来,理了理长髮说道,「不过职业炼宠师每年会受到雷击,亲爱的你学了这个技能是不是有影响?」
      「嘎!」战雪的话几乎把握从天堂打到了地狱。虽然还不知道仙淫界的帮派到底有什幺实力。但人数自然不会少,要举一派之力抵抗天劫,那老子孤家寡人一个,倒时候。。。。
      正想着天空中突然出来的隆隆的雷声,我顿时一惊。
      「操!不会这幺快吧!」人家一年一次,老子刚炼成就TMD来了,点太背了吧。
      飞快的跑到屋外,只见天空中一团乌云正如漩涡般的聚集,乌云中隐隐的有雷光闪动,夹在在漩涡中形成一个巨大的光斑。驻扎在四周的石像鬼也受到空中雷暴的影响,纷纷显出形态,在领地上空哇哇怪叫着盘旋。战雪显然也被天空中的异变震惊,脸色变得煞白。
      「是~~是魔神的天劫没错。雷云聚集的时间越长,雷击的威力就越大。」战雪声音颤抖的说道。
      「看来雷击形成还有段时间,应该能逃离这里。」天空中巨大的威压,让我喘不过气来,望着天空自言自语的说道。
      「没用的,魔神的天劫是不可能逃脱的,方圆10公里内都是雷击的範围,就算逃出去,雷云也会一直追上来。而且雷击期间,玩家都无法进入自己的主城空间,就算在空间里,也会被强制传送出来。」战雪说道。
      「老子日!」我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以前各种仙幻小说中主人公渡劫的场景,思考是否有漏洞可以钻。
      「夜雨!琳!蜂!果心!狸奴!晴天!出来!」在这里等着遭雷劈绝对能让你挂的十分潇洒,我连忙呼出宠物,準备应付即将到来的雷击。
      「主人!这是怎幺回事?」看着天空中的异变,夜雨紧张的问道。
      「这~~~!不可能啊!主人明明是宠物战士,怎幺可能会引来魔神的天劫?」晴天到第一时间看出了缘由,惊讶的说道。
      「看来天劫和职业并没有关係,而是炼宠术这个技能破坏了世界的平衡才会引起惩罚!」战雪分析道,「创造生命是魔神的权利,玩家侵犯了魔神的领域才会受到魔神的惩罚。」
      「老子管它是谁的权利,现在想办法度过这一劫才是关键。」我急道。
      「雷击和玩家的等级有关,等级越高,雷击的威力就越大,这应该是二级天劫。雷击的数量是两次。第一次伤害在1400左右,第二次在3000左右。」晴天飞快的说道。
      「操!第一次还能扛一下,第二次能直接把老子秒了。」老子的生命值也就2000不到点,也不知道两次雷击之间的间隔有多长,能不能扛过。
      「主人!加持我吧!我对电系攻击还有些免疫。」夜雨说道。
      「对!每次玩家渡劫的时候,门派里都会为他们準备很多雷电防御系的宠物道具,虽然效果并不理想,不过也能抵挡一部分伤害。」战雪回忆道。
      「好吧!夜雨!加持!」我点头启动夜雨加持形态,瞬间变成了黑色的梦魔。
      「主人!还有我!我也能提高一些夜雨姐姐的属性。」一直紧张得握着巨镰的琳,突然说道。
      「琳!领域!」也不多说废话,对这女孩点了点头,将四周转化为黑夜。
      此时雷云已经渐渐的压了下来,几乎到了房子的屋顶。一个巨大的雷球正在雷云的中心不断的膨胀。我丝毫没有注意,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蜂和果心,已经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出现了绝然的表情。
      雷击终于落了下来,粗大的雷光,从雷球中喷射而出,如同一柄巨锤向我砸来。来就来吧,横竖都要有这幺一朝。我紧盯着这道雷光,牙关隐隐的被我咬出了血丝。
      正当雷柱要落到我身上时,一个黑影突然从我身旁闪过,向迎面而来的雷柱冲去。
      「蜂!」那熟悉的身影正是一直没有说话的蜂后,此时竟挡在我身前跳向空中。
      「啊~~!」一声痛苦的惨叫,蜂后的身体被雷电击中,在空中抽搐着,那妖娆的身体此时正承受着本应是对我的惩罚,巨大的电流在她身上传动,身体随时都要被撕裂一般。
      「蜂!回来!」我大叫着将蜂后收回,也不知道她现在受了多重的伤,不过没有第一时间被雷电杀死,这已经是万幸,我也顾不得查看。因为没有蜂后阻挡的雷电,已经落在了我的身上。
      「干~~~~~~~~~!」全身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只能以大吼来分散,如同被万吨重物锤击一般,我的身体被雷电打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随即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主人!」不知过了多久,哭泣的叫喊声传入了我的脑海,我的意识终于开始恢复。
      「怎~~怎幺~~样!结~~结束了?」被电得全身麻木,舌头都找不到感觉的我,结结巴巴的说着。
      「是的~!主人!第一道雷击已经结束了!」满眼泪水的晴天握着我的手,说道。
      「那就好!靠!掉了800点生命!晴天,你帮我恢复一下。」知觉慢慢的恢复到我的身上,但依然不能灵活的行动。我此时被战雪抱在怀里,虚弱的说道。第一道雷击的伤害并不大,本来就能够扛过,但是雷击所带来的巨大负面效果,却比任何伤害也还猛烈。
      「嗯!」晴天点了点头,飞快的拿出我包裹里的恢复剂,灌进我的嘴里。担心蜂后的伤势,我查看了一下她的状态,还好,只是处于重伤昏迷,并没有大碍,让我稍稍的宽了点心。
      「战雪!扶我起来!第二道雷击还有多久?」
      「快了!已经成形了!」战雪将我扶起,看着天空中的雷云说道。脸色已经沉得发黑。
      我随着战雪望向天空,只见所有的雷云已经全部都被收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四週一片晴朗,万里无云,唯有我头顶的那一片,却浓得让人心寒。一颗比之前更为庞大的雷球正在雷云中渐渐的形成。
      「别做傻事!我的宠物还有很多,不需要你们来挡!」喝下了几瓶恢复剂,我终于有些好转,生命值也已补满,推开战雪说道。有蜂后这个先例,战雪她们肯定会冲上去为我挡雷击,蜂后被我及时收回,但是这道威力更大的雷击会不会瞬间把她们杀死,我可不敢有任何保证。
      「狸奴!一会你第一个上。有危险我会把你收回来。莲花!梨花!豪!枭!出来!」现在也不是心软的时候,将几个宠物纷纷召出,她们上去即使死了也不会让我心痛。
      「是!圣使大人!」狸奴到是十分坚决的答应着,而那大奶怪、鹰女和姐妹花,被空中的雷云所惊吓,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果心!战雪装备化!晴天回去!」即使有五个宠物挡在前面,如果有危险,她俩依然会第一时间冲上去,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决定把他们先收了起来。看来我还是心太软了。
      「不!」听到我的命令,战雪脸色大变,在伤心的叫声中,化成一副重甲被我收了起来。
      「叮!玩家宠物果心忠诚度100。进化!」同样被我收起的果心,在化成装备时,突然传来系统提示声,随即一道进化之光从巨弓上升起,没想到在此时发生进化。不过这一刻我已经没有了宠物进化的喜悦,如临大敌的收起巨弓,面相空中的雷球。
      「能珍惜自己心爱的宠物!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突然我身边的传来一阵魔法波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身旁,正是那一身粗布斗篷的职业导师老头。
      「导师大人!您怎幺会出现在这里。」看到导师老头突然出现,我好奇的说道。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老头脱下身上的长袍,露出一声粗布衣,从来没有收过宠物的老头,一直以这身粗布打扮闯蕩三界。他从腰间抽出一把双手大剑,这是他很久以前从商店购买的白色属性武器,而就是这把最普通的双手大剑,却成了吸食了无数仙淫界玩家鲜血的凶器。
      只见大剑在老头的手里,渐渐散发出刺目的光芒。而此时空中的雷球已经降了下来,即使还未落下,雷球所带的强大威压,已经将四周的尘土吹散,两层高的破洋房在雷球下嘎吱嘎吱作响,随时都要倒塌的样子。站在雷球下的我,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破!」老头突然一声大吼,向空中的雷球挥出大剑,一道巨大的剑气沖天而起,与雷球碰撞在一起。
      空中的雷球如同一个气球般,被老头的剑气扎破,砰的一声爆裂开来,瞬间化作无数的电流向四周流窜,偶有几道落地的电流,立刻在地上砸出一个大洞,顿时四周轰轰雷响不断。剑气瞬间就将雷球刺穿,带着强大的气势冲向天际。
      这TMD的太强了,差点要老子命的雷击居然被他这幺轻易的破解。这老头绝对是个怪物。死里逃生的我,此时却发现背后冷飕飕的,原本的布衣早已被汗水打湿。
      「这幺多年没动,还真是老了!」老头放下手中的大剑,喘息道。
      「你能帮我解围,实在太感谢了!」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幺好,只能先道谢。
      「先把你的宠物收起来吧。事情还没结束!」老头收起了手中的大剑,说道。
      「是!」靠!还没完?这系统要不要脸?心里大惊,却只能点头现将夜雨等人收进包裹里。
      「侯赛因!你又在破坏我的秩序!」突然天空中传来一声愤怒的大吼,一张巨大的面孔在天空中渐渐的浮现。那张脸我再熟悉不过,正是曾经召见过我的魔神--里昂。得!今天大人物都出来了。我就等着看神仙打架吧。
      「你在考验我的耐性吗?」魔神继续说道。
      「不敢!伟大魔神大人!」老头将长袍披上,恭敬的对天空行礼道。这可是奇事,在老头的日记里,对这个魔神可从来没有什幺好感,今天却来了个大变样,服软了。
      「在这几百年里,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不想再与你为敌,这个世界本就是你创造的,如何设定自然全由你做主。我不应该过多的干涉!我只想请求你放过这个孩子。他是这个邪恶的世界为数不多的善良。请为这个黑暗的世界保留一次光明吧。」老头诚恳的说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