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秦记之嫪毒篇8-11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八章
     
     
    咸阳城作为秦国的都城,自然是繁华无比,傍晚时分更是热闹非凡。嫪毐坐在马车中搂着
     
     
    项少龙的两位爱妻,艳冠群芳的纪嫣然和琴清一边调笑,一边和和二女对车窗外的人流指指点点
     
     
    ……。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原来碰到了相国吕不韦的车队,嫪毐在以前项少龙计划的扶持下现
     
     
    在已经成为了可以与相国府相抗衡的势力,双方的关系也恶化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吕不韦在家将管仲邪与许商的护卫下,已经来到嫪毐的车前,大笑道:“真是巧啊,我刚
     
     
    收到储君的召唤,要去议事,没想到碰到嫪大人的车驾,呵呵”
     
     
    嫪毐不得不应付这大仇人,和二女一起下车还礼道:“仲父有礼了,今日听说项大将军归
     
     
    来,特去拜会了一下,我们谈的很是愉快,他让两位夫人陪同下官一起回来,商讨具体合作事宜
     
     
    ,嘿嘿嘿”
     
     
    吕不韦看到项少龙的两个爱妻竟然和嫪毐一起走出来,楞住了,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思
     
     
    付如何应付这局面,而旁边的管仲邪与许商显然对二女十分感兴趣,眼睛盯着这两个大美人,好
     
     
    象要将她们吞下去一样,尤其是管仲邪和项少龙是天生的冤家对头,更是对他的女人“性”趣极
     
     
    大……
     
     
    吕不韦到底是枭雄级人物,很快就回复过来。笑道:“如此甚好,项大将军平安归来对我
     
     
    大秦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我这就去禀告储君,就不打扰嫪大人了,告辞!”说完带着家将匆匆往
     
     
    王宫去了。
     
     
    嫪毐对着吕不韦的背影很不雅的做了下流的手势,也带着纪琴二女向自己的府邸驶去。
     
     
    经过了这点小插曲后一路无事回到长信侯府。嫪毐吩咐下人为二女准备房间,搬运行李,
     
     
    自己带着二女向内走去,边走边**笑着对二女说:“我带你们去拜见太后,以后呢你们就是姐妹
     
     
    了,一同为本候办事。嘿嘿嘿”
     
     
    纪琴二女同声应道:“是,主子!”
     
     
    三人变走边说,行到一个大屋前,还没到就听到里面隐隐约约传出女人**的浪吟:“"小
     
     
    亲亲……会干穴的……亲……宝贝……用力……喔……大**顶…………顶到人家……的花心…
     
     
    …啊……娘…要被你……干死了……**要…………被干穿了……呜呜……”
     
     
    声音骚媚入骨,让跟感觉这声音的主人一定是个绝世妖姬,最后好象嘴里被什幺东西堵住
     
     
    了,发出更引人遐思的“呜呜”浪哼
     
     
    嫪毐听到后笑骂一句:“浪货又在那里**了,嘿嘿嘿”回头看纪琴二女,突然楞住了,
     
     
    只见二女那如花似月的俏颜微红,这时更显脸美如杏,腮色如桃。真是美的不可方物,让人不甘
     
     
    逼视……
     
     
    嫪毐这大**棍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嘿嘿笑了声:“你们两个小骚蹄子,又发春了?走,一
     
     
    起进去”说完带着二女推门而入……
     
     
    屋里的气氛着实**无比,屋中间那足可容纳十人的大床上,三个男人正在同时用大**
     
     
    讨伐着一个身材火暴至极的美妇,**撞击声和美女的**不绝于耳……
     
     
    那美妇身上穿着和纪琴二女身上同样的性奴**,亮皮束腰和长靴以及长纱手套,项圈狗
     
     
    绳与吊带丝袜全部都有,只是全是火红色的,让人感觉哪个美妇就是**的化身,让屋内所有的
     
     
    人都臣服于最原始的**之中……
     
     
    那美妇毫无疑问就是当今储君未来秦王的母亲:太后——朱姬!三个操干她的男人正是嫪
     
     
    毐的两个最得力的家将韩竭、令齐和投靠了嫪毐的武士行馆第一剑手:国兴。
     
     
    朱姬有个**的嗜好:喜欢把她的面首都认为义子,操她的时候有让她有种**的**,
     
     
    可能是对自己的亲生孩子赢政不满意的原因吧……
     
     
    此时三男一女正至紧要关头,对嫪毐带纪嫣然和琴清进屋来四人竟然毫不理会,朱姬和她
     
     
    的三个“儿子”继续盘肠大战:国兴躺在最下面**操着朱姬的后庭,而朱姬仰卧在他的身上,
     
     
    令齐将朱姬的一双丝袜美腿被抗在肩膀上用力操着她的美穴,两人的**配合无间,发出密集的
     
     
    **撞击声。而嫪毐手下的头号剑手,稷下剑圣曹秋道的得意门生韩竭,正跪在美妇人螓首旁的
     
     
    一手牵着那条狗绳,一手把玩**着当今太后的一对丰硕**乳,硕大的**正在朱姬的香唇中享
     
     
    受着当今大秦储君母亲的口舌侍侯……
     
     
    看起来朱姬的口舌技巧十分厉害,**的吞吐**让韩竭露出极为舒爽的表情,同时还用
     
     
    **穴和菊花同时应付着令齐和国兴的猛烈夹攻,似乎还游刃有余,她右手和韩竭的大手一起**
     
     
    着自己那对**挺的**,左手把玩着把玩着韩竭的一对大**,香唇吞吐巨**的同时还能发出一
     
     
    串串骚浪无比的**:“"啊……三个小鬼…配合的不错……娘爽死了啊……嗯……兴儿和齐儿
     
     
    ……干娘的**…**…要被你们操……操烂了……呜呜……”
     
     
    “呀……呜……竭儿的**……噢……越来越大了呢……娘爱死你这根大**了……啊……
     
     
    啊……娘先给你好好吹奏一番……啊……等下要……好好的操娘哦……呀……你们两个小鬼用力
     
     
    点……呜……对……就这样……”
     
     
    “嗯……来了……喔……娘下面**和**…啊…被两个坏儿子…………操坏了……哦…
     
     
    …啊……啊……”
     
     
    "喔……喔……娘的乖宝贝……你们操的娘……飞上天了……用力……娘的骚**和**…
     
     
    …被你们操的……美死了……轻点……**被你们……揉的…………好……难受……坏孩子……
     
     
    轻一点……还那幺使劲……”
     
     
    “喔……喔……竭儿……呜…你的大**真好吃……哦……娘爱死了……呜……用力捏娘
     
     
    的**……哦……对……三个好儿子……娘爱你们……喔……喔……”
     
     
    看着朱姬被三人操的娇喘呼呼,媚眼逢春,张开樱唇浪语不断的骚样。纪嫣然和琴清已经春
     
     
    心荡漾,感觉**已经湿润了……,嫪毐见二女眉目含春,显然已经春情大动,**笑着带纪、琴
     
     
    两女来大床的另一边,自己躺在床上让二女给他含**吃**,一边双手在二女身上游走拨弄,一
     
     
    边欣赏着朱姬被三个手下操的**连连,**不断……
     
     
    这边同时夹攻着朱姬**穴与**的国兴与令齐快到了极限,朱姬的技巧太厉害了,将他们的
     
     
    两根大**吃的死死的,两人咬牙坚持着,国兴双手托住朱姬的肥美香**,而令齐将抗在肩膀上
     
     
    的一双丝袜美腿用力向两边分开,让朱姬门户失守,**穴和**完全暴露出来,两根大**快
     
     
    速在她的美穴和**中操干着,国、令二人发起了最后的冲刺,**撞击声,男人的喘息和女人
     
     
    的**此起彼伏。强烈的**让尊贵无比的秦国储君的母亲,当朝太后朱姬和他的3个面首等人
     
     
    都陷入了**之中,组成了一部无比**乱的画卷……
     
     
    “娘……噢……我要来了……啊……”令齐毕竟是个书生,作为嫪毐的首席谋士身体还是没
     
     
    有国兴与韩竭厉害,首先忍耐不住,嘶吼着射出了大量的**,罐进了朱姬的**穴深处……
     
     
    “娘……我也来了……哦……啊啊……”紧接着,国兴也坚持不住,在朱姬的**里爆发了
     
     
    ……
     
     
    “喔……喔……呜呜”朱姬吐出嘴里含着的韩竭的大**,只能的**道:“恩……喔……
     
     
    喔……两个好儿子……呜呜……操死娘了……哦……娘的**……和……和**被两个……好儿
     
     
    子罐满了……喔……喔!娘……娘也来了……啊~~~~~!!”
     
     
    随着朱姬与国兴令齐的大声**,三人同时登上了**,只剩下满足的喘气声……
     
     
    歇息了一会儿,韩竭一拉朱姬的狗绳,将她弄成趴跪的姿势,肥美白嫩的大**高高翘起
     
     
    ,使她迷人的桃园和菊花完全暴露在韩竭的面前,用大**在两洞只间来回的游走挑拨,同时吃
     
     
    吃**笑着问道:“**母狗太后,要老子操哪个洞洞呢,今天让你自己选,哈哈~~~”
     
     
    国兴和令齐稍微休息了下有兴奋了起来,双双来到朱姬面前躺下,将两个半软的**凑到
     
     
    朱姬面前,准备接受她的口舌侍奉……
     
     
    朱姬挺起肥美的雪**主动将韩竭的大**吞入**穴之中,美的娇吟一声,随后爱怜的把玩
     
     
    起眼前两根半软的**起来。
     
     
    “恩……竭儿真棒……哦……操的娘爽极了……恩……再深一点……”
     
     
    “商儿和齐儿好可怜呢,刚才都射给娘了吧,让娘好好亲亲你们……哦……味道真好……”
     
     
    朱姬轮流将眼前的二人的**吃入嘴里,一面香舌游走间很细心的将二人的**舔舐的干
     
     
    干净净,亮晶晶的都是朱姬的口水,一面双手将许、令二人的魔爪引到自己的胸前,让二人一人
     
     
    一只分别把玩自己那对美不胜收的**荡**……
     
     
    许令二人的大**享受着朱姬的**香唇的侍奉,手里把玩着那对百玩不厌的肥美**,
     
     
    看着眼前的绝代艳后,时而交替将二人的大**吸入香唇细细品尝,时而张大香唇将两根大肉肠
     
     
    一起吞入**,同时还操动雪**迎合着韩竭的攻势,用那**的桃花洞吞吐着韩竭的大吊。激烈
     
     
    的动作弄得朱姬香汗淋漓,**声不绝。她那无比尊贵的身份,让三人在生理和心里上都获得了极
     
     
    大的满足。
     
     
    令齐一手玩弄了朱姬的**,一手抓住朱姬的头发,吧朱姬的小嘴当成**穴抽送了起来,
     
     
    每一下都顶在朱姬的喉咙上,玩起了深喉,要唤作一般的女人肯定无法承受,但是朱姬的技术何
     
     
    等厉害,不但整个吞下了令齐的大**,让他充分享受到深喉的**,还翻起媚眼,用眼神**
     
     
    起他来,似乎在说:“齐儿,你还太嫩了,娘还等着你操的更深点呢……”
     
     
    国兴把玩着朱姬的**乳,向嫪毐那边望去……
     
     
    这是嫪毐这边也开战了起来,这假太监靠在床头,让纪嫣然骑在他的跨上,大**在这国
     
     
    色天香的才女粉红的**穴中快速操弄,纪嫣然媚眼如丝,双臂环绕着嫪毐的脖子和他香艳的热吻
     
     
    着,两人舌头热烈的纠缠在一起,吞食着彼此的口水。那对完美的**在嫪毐在嫪毐胸前摩擦着
     
     
    强烈的**让她忘记了一起,只顾和主人追求那**的**。
     
     
    琴清跪在嫪毐的双腿间,撅起雪**轻轻的摇晃着,一边努力的舔着嫪毐的大肉丸和**,
     
     
    一边用手玩弄着自己的淑乳和**穴,发出苦闷的叹息声,多幺希望主人能快点来操自己好让自己
     
     
    也能向嫣然妹妹一样快乐……
     
     
    看着这无比香艳的一幕,国兴的那半软的**立刻坚硬如铁。他吃吃**笑着走了过去,在
     
     
    嫪毐旁边跪下,**笑道:“拜见主公,恭喜主公马到成功,将项少龙家最美丽的两朵花收服了。
     
     
    嘿嘿嘿~~”
     
     
    嫪毐抬头起来,哈哈大笑道:“本侯爷天命所归,所到之处无不臣服,项少龙已经归顺于我
     
     
    ,……,他最爱的两个老婆,现在也是老子的性奴了,哈哈哈”
     
     
    这时韩竭和令齐都过来了,令齐和国兴一样**笑的跪倒贺喜,**邪的眼睛却盯着纪琴二美
     
     
    ,韩竭吃吃**笑着将朱姬用小孩撒尿的姿势抱在怀里,大**依旧在其**穴里大力进出。把朱姬
     
     
    操的**词乱飞**裸的目光在纪琴二女身上来回扫视着。
     
     
    嫪毐看着三个爱将的神态那还不知道他们的意思,**笑着说道:“跟着本候天下美女还不
     
     
    是任由你们玩弄,今天我们就来开一场盛大的宴会,好好招待一下项少龙那个乌龟王八蛋的两个
     
     
    最爱的老婆,哈哈哈……”说完一脚把正在给他舔**的琴清踢到了令齐和国兴的怀里…………
     
     
    第八章完待续
     
     
    第九章
     
     
    国兴两眼放光,一边搂住琴清两只魔爪立刻上下其手在**乱模,一边**笑到:“谢谢
     
     
    主公赏赐,在下拼尽全力一定让琴太傅满意,嘿嘿嘿……”
     
     
    琴清毕竟脸嫩,刚刚臣服于嫪毐已经到了心理极限,现在又被另外一个男性玩弄自己的身体
     
     
    立刻挣扎起来,一边小声说着不要,一边可怜兮兮的望着嫪毐,希望主人能够回心转意不要让自
     
     
    己给这两个丑陋的男子玩弄。
     
     
    嫪毐见琴清这个神态哪里还不知道她还没有完全放开自己,两眼一瞪,道:“妈的,你是主
     
     
    人还是老子是主人,老子叫你干嘛你就干嘛,要不你现在就滚回去,以后老子绝对不在**,自
     
     
    己选吧,哼!”一边暗中用手拧了纪嫣然的**一下,纪嫣然正跨坐在嫪毐身上努力的耸动雪**
     
     
    贪婪的吞吃着嫪毐的大**,追逐着无上的快乐,浑然忘记了一切,被嫪毐一捏,惊觉了一下,
     
     
    回头到琴清正被国兴和令齐抱在怀里猥亵,立刻明白了情况,她已经被嫪毐迷的神魂颠倒,完全
     
     
    以他为中心,一边娇喘一边说到:“清姐,我们既然从了主人,就要服从主人所有的安排,别惹
     
     
    主人生气,为了主人,我们可以放弃一切,难道我们还能够忍受没有主人的生活吗?”
     
     
    嫪毐用力在纪嫣然肥**上拍了一巴掌,笑道:“嫣然真乖,这才是我最爱的奴隶,主人好好
     
     
    赏赐你,哈哈。”说然一双魔爪扶着她挺翘的**,大**快速突刺,猛力撞击着花心,混合着
     
     
    花穴的**汁发出噗哧噗哧的肉响,嘴巴含住一只跳动的****,爽的纪嫣然高声**起来,在
     
     
    也顾不上其他的了。
     
     
    琴清看着姐妹欲仙欲死的模样,眼里弥漫出雾气,被国兴和令齐玩弄的身体也起了最原始的
     
     
    反应,也不再挣扎了,国兴看着琴清的模样哪里还不知道她已经屈服,一手把玩着琴清的**,
     
     
    一手将琴清的俏脸搬转过来面对自己,大嘴立刻吻上了那鲜艳的朱唇,舌头顶开贝齿,和琴清湿
     
     
    吻了起来。
     
     
    一旁的令齐在那里摸着白色的丝袜美腿,把琴清的一只骨肉匀称的丝袜美脚放在脸上摩擦着
     
     
    ,一边用鼻子猛闻,一面说到:“好香,好香,以前只有项少龙那王八蛋能玩弄,真是老天无眼
     
     
    啊,嘿嘿嘿。”说完深处舌头在琴清的脚上细细的舔了起来。每一寸地方都不放过,还将脚趾放
     
     
    入口中**的啧啧有声,口水都把丝袜弄得湿透了。
     
     
    琴清哪里经理过这种阵杖,上下同时被两个**老手夹攻,很快就欲念大积,**穴已经**
     
     
    汁泛滥了。
     
     
    一旁的朱姬还在被韩竭用小孩撒尿的姿势抱着操干**穴,一边不时回过头和韩竭热吻,一边
     
     
    看着琴清和纪嫣然的表现,眼中闪着不怀好意的冷光。不知在盘算着什幺恶毒的念头。
     
     
    国兴和令齐见琴清已经完全不再抵抗,便将她放倒在床,令齐分开琴清的一双丝袜美腿,用
     
     
    手指插入泛滥成灾**穴开始指奸,而国兴将大**送到琴清的嘴边,示意琴清给他吃**。琴清
     
     
    一边忍受着令齐那羞人的手指在**穴里搅动,一边半推半就的握住国兴的**,先伸处小香舌在
     
     
    上面舔了舔,上面还有朱姬的**液,舔弄了一会终于将**含入嘴里**了起来。
     
     
    看着琴清仔细的**自己的**,国兴感觉兴奋极了,他一边玩弄着琴清的**,一边仔细
     
     
    体会着琴清的唇舌服务,琴清的技术其实还不算好,很青涩,但是她作为秦国第一美人,曾经是
     
     
    多少男人的梦想,最重要的是她是项少龙的老婆,现在还不是乖乖的给自己吹箫,这一刻他几乎
     
     
    觉得自己上了天堂。
     
     
    令齐将琴清的美腿抗在肩上,下面**对着琴清的**穴“兹”的一下一插到底,终于操到这
     
     
    个秦国的第一美女啦,令齐挺动**在琴清的**穴里高速操动起来,看来项少龙干她干的不多,
     
     
    真紧,此刻他觉得全身都透着舒爽,没有什幺比将仇人的老婆押在身下猛操更愉快的事情了。
     
     
    此刻长信候府里的**宴正式开始,嫪毐将纪嫣然弄成跪姿,将她上身爬在琴清身上,从后面
     
     
    猛烈进攻她的**穴。将她操的神魂颠倒,**词乱飞,琴清一边承受着令齐的操干,一边努力吞吃
     
     
    着国兴的**,发出“呜呜”的似痛苦是快乐的****。而朱姬也躺在一旁正被韩竭猛操,完
     
     
    全沉浸在欲海之中,整个屋内现在已经是**欲的天堂。
     
     
    嫪毐抽打着纪嫣然的美**,一边猛力操干她的美穴,一边笑道:“天下美女只要被老子操过
     
     
    ,就没有能拒绝我的,这项少龙的两个老婆,以前是多幺的不可一世,现在还不是让老子随便玩
     
     
    ,哈哈。”
     
     
    国兴一手抓着琴清的秀发,将她的小嘴当**穴**着,跟着笑道:“为侯爷办事,真是人生
     
     
    最大的快乐了。我国兴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跟着侯爷,只要侯爷一句话,我们武士行
     
     
    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韩竭和令齐都跟着附和,嫪毐听罢大笑道:“说的好,你们几个是最早跟着我的,是我最可
     
     
    靠的心腹手下,只要我嫪毐大计得成,绝对不会亏待各位,嫣然,还不快踢主人谢谢他们。”
     
     
    纪嫣然正被嫪毐一边操干一边打**,**连连,听到主子的话,妙目一转,应到:“是,
     
     
    主子”说完握住国兴正在玩弄琴清**的魔爪,放倒自己胸前的一只怒挺**上,媚声道:“请
     
     
    国先生也把玩一下嫣然的**,不要只玩清姐的嘛。”
     
     
    国兴见到纪嫣然竟然如此举动,异常的兴奋,纪嫣然的**又大又白,圆润滑腻,又丰挺无
     
     
    比,手感极佳,一只手尽然只能握住一大半,在国兴那粗糙的手掌不住的把玩下纪嫣然也感受到
     
     
    了**,继续媚声说到:“国先生,嫣然的**如何?”
     
     
    国兴此时除了连声说好,再也没有其他的语言,正在给他吃**的琴清感觉到口中**似乎
     
     
    又大了一圈,突突直跳。显然他已经兴奋到了顶点。纪嫣然继续说到:“国先生,以前嫣然对你
     
     
    多有得罪,夫君项少龙也对你们武士行馆造成了很多麻烦,嫣然现在只有用自己的身体来抚平对
     
     
    您的伤害,国先生您看可好?”
     
     
    国兴知道纪嫣然说的是在宴会上当众击败他让他颜面扫地的事情。此刻听着纪嫣然的媚声软
     
     
    语,感觉什幺气都顺了,嘿嘿**笑道:“那就看嫣然小姐怎幺做了。哈哈哈”
     
     
    嫪毐在后面看着也大感兴奋,继续猛力操干着这天下闻名的绝色才女,项少龙最爱妻子。
     
     
    纪嫣然娇笑着对继续给国兴吹箫的琴清说道:“清姐,让我们姐妹好好服侍一下国先生,帮
     
     
    夫君赔罪。”说完伸出一双玉手在国兴身上轻轻**,然后环住国兴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大嘴,
     
     
    小香舌伸进他的嘴里和他的大舌头纠缠起来,国兴也伸出两只大手在纪嫣然上身到处**,最后
     
     
    一只手捏住一只**细细把玩起来,那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无论心理上还是身体上,就这幺一
     
     
    个热吻几乎要让国兴在琴清的小嘴**下射了出来。
     
     
    吻了良久,两人嘴唇终于分开,纪嫣然继续用小香舌在国兴的身躯上游走,从脖颈,一直到
     
     
    胸部,**,小腹,最后来到他的胯下。
     
     
    纪嫣然抬头给了国兴一个媚眼,国兴会意,将**从琴清的嘴里抽了出来,大**立刻张牙
     
     
    舞爪的弹起,带着琴清的口水还溅到纪嫣然的脸上,国兴嘿嘿**笑着将**凑到纪嫣然的香唇面
     
     
    前。
     
     
    琴清嘴巴终于解放,立刻浪哼出声,令齐正一边猛力操干琴清的**穴一边将她的一双丝袜美
     
     
    脚放在嘴里品尝。琴清被操的**连连,也慢慢放开了自己。
     
     
    国兴的**正放在两张绝世娇颜面前,纪嫣然和琴清一个爬跪,一个仰躺,同时伸出小香舌
     
     
    一上一下在国兴的**上开始游走舔弄,纪嫣然沿着棒身游走,时而舔弄**,时而舔弄龟菱,
     
     
    时而有舔弄马眼,就是不整根吃进嘴里,而琴清在下方舔弄柱身,然后又将**吃进嘴里轻咬细
     
     
    舔,国兴嘴中发出兴奋的嘶吼,看着项少龙的两个老婆一起给自己舔吃**,这种**实在是无
     
     
    法形容,他一把抓住纪嫣然的秀发将**操进了她的小嘴,和嫪毐一前一后干起纪嫣然来,琴清
     
     
    还在下方继续**他的**。国兴的兴奋已经到达了顶点,听着纪嫣然骚媚入骨的**,猛的操
     
     
    干几十下后就在纪嫣然嘴里发射了。
     
     
    纪嫣然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将国兴的**全部吞了下去,又吧****干净后才吐了出来,
     
     
    媚笑道:“国先生可满意嫣然和清姐的侍候?”
     
     
    国兴虽然射了一次,但**丝毫没有软化迹象,依然**。大笑道:“满意满意,不过一次
     
     
    是绝对不够的,以后一定要和纪才女多多交流才好,哈哈。”
     
     
    嫪毐看着也兴奋起来,抽出**,将纪嫣然推给国兴,大笑道:“陪就陪到底,国兴,替本
     
     
    候好好操操嫣然,哈哈哈”
     
     
    国兴一把报过纪嫣然,亲了一口,笑道:“多谢侯爷赏赐,只是侯爷似乎还没有尽兴,这小
     
     
    将如何使得。”
     
     
    嫪毐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笑道:“今天本候就来个众星拱月,你们三个一人一个把这些
     
     
    **都弄过来,跪在本候面前。”说完大马金刀的坐在床头,那根巨大的**昂首挺立,好像一
     
     
    面巨大的战旗在哪里耀武扬威
     
     
    许商、令齐、韩竭会意,一同**笑到:“尊令、”说完把纪嫣然、琴清、朱姬三人并排跪在
     
     
    嫪毐跨前,看着三个美不胜收的雪**和**穴并排在一起一字排开,散发着无限**的气息,三人
     
     
    同时将**操进三个绝世妖娆的**穴,好像比赛一般大力操干起来,三女此时如同母狗一般并排
     
     
    跪在窗前,已经完全被**欲控制住,大声的**,一时间屋内**词和**撞击声乱飞。
     
     
    “唔……好竭儿……娘要被你干死了……你……你今天特别勇猛娘爱死你了……用力……操
     
     
    死娘……”
     
     
    “啊……国先生好生厉害……嫣然……嫣然美死了……国先生不用怜惜……尽情在操弄嫣然
     
     
    吧……啊……嫣然不行了……国先生……用力……”
     
     
    “令先生……清儿……清儿好舒服……令先生……啊……啊啊啊……清儿不行了……啊……”
     
     
    嫪毐把他的大**轮流插进三女的嘴里操干了一番,三女眼带痴迷,在应付着**穴里的大
     
     
    **同时死死盯住嫪毐的大**,好像世间最美好的珍品一般。
     
     
    嫪毐满意的看着三女**浪的表情,大笑道:“太后、嫣然、清儿、你们以后就是姐妹了,
     
     
    来一起给本候好好舔舔,哈!”说完坐在床头,两腿张开,大**一柱擎天,不时张牙舞爪的跳
     
     
    动着,好像一面挥舞的战旗。
     
     
    三女痴迷的向前爬了过来,将螓首凑到嫪毐胯下成倒品字型,朱姬在当中迫不及待的一口
     
     
    将大**吞进嘴里仔细**,纪嫣然和琴清二女分别在左右两边,从嫪毐的**开始舔弄,小香
     
     
    舌一路向下游走,一直舔到大腿内侧。
     
     
    嫪毐的大**实在是一个奇物,以朱姬的技巧也无法完全吞下,最多吞下三分之二。琴清
     
     
    和纪嫣然一人一侧如同吃玉米般用香舌在棒身舔弄。嫪毐看着自己的大**被三张香唇“围剿”
     
     
    心里爽翻了天,两手从侧面把玩着纪嫣然和琴清的**,然后将手放在两女的螓首之上向下推了
     
     
    一下。
     
     
    纪琴二女会意,向嫪毐丢了一个**媚眼,将嫪毐的两腿抬起,凑到了他的胯下,朱姬吐
     
     
    出嫪毐的**,向下含住了一个蛋蛋到嘴里,琴清马上含住了另外一个,而纪嫣然则立刻抢着将
     
     
    嫪毐的**吞进嘴里卖力吃弄起来。朱姬舔了一会**吐出让琴清将两个蛋蛋都含进嘴里,她继
     
     
    续向下先将嫪毐结实的**舔了一遍,然后将小香舌钻进了嫪毐的菊门……
     
     
    韩竭、国兴、令齐三人继续努力的**着三个绝世美女,他们好像达成了默契一般,用同
     
     
    样的节奏挺动着大**操干着。相互间**笑着交流三女**穴的妙处,不时掌击着三女的**,或
     
     
    者用手在她们的丝袜美腿和**上游走把玩。而纪琴朱三女则一遍挺动雪**迎战三人,同时继续
     
     
    围攻嫪毐的大**,轮流吃着他的****和**。
     
     
    终于在三女的“围剿”嫪毐支持不住了,大吼一声抽出**对准三女的俏脸,三女知道嫪
     
     
    毐想射在她们脸上,都**浪的张开香唇,深处小舌,准备迎接主人的**。嫪毐用手套弄了几
     
     
    下,大量浓稠的**喷射而出,射在了三女**的俏脸、香舌之上,而身后的韩、国、令三人也
     
     
    同时将忍耐多时的**射进了三女的**穴深处。
     
     
    嫪毐看着朱姬、琴清、纪嫣然那倾国倾城的脸庞上挂满了自己的**,征服者的**让
     
     
    他无限满足,看着三女自觉的相互**将**都吃了下去。对国兴到:“国兴,我知道嫣然以
     
     
    前让你们武士行馆很丢面子,我将它赏你一天。”
     
     
    国兴听罢大喜,连忙写过主公。今天先在朱姬身上玩弄了半天,后来操干纪嫣然的时候还
     
     
    有很多手段都没拿出来,明天一定要好好让这个**知道老子的手段。
     
     
    嫪毐接着说道:“今天本候劳累了一天,大家都歇息去吧,嫣然,清儿你们回房好好洗澡
     
     
    歇息。朱姬我还有事请要交代你”说吧搂着朱姬让各人散去。
     
     
    待众人都出去之后,朱姬**浪的伸手抓住嫪毐的大**用手套弄,问道:“主人,这两个
     
     
    小**是项少龙最爱的老婆,你就交给我好好调教调教,以后才能更加卖力的办事啊,嗯?”
     
     
    嫪毐知道朱姬心里对项少龙心怀怨恨,同时对纪嫣然和琴清一直非常嫉妒,笑道:“那是当
     
     
    然,以后你就是大姐了。你要好好对她们调教调教,但是不要太过火,这两个**对本候的计划
     
     
    帮助很大。”
     
     
    朱姬听罢**笑倒:“放心吧,我的主人,哀家自有分寸,嘻嘻”虽然嘴上笑着,但是凤目中射
     
     
    出的寒芒倒是让嫪毐很为纪嫣然和琴清的调教生涯非常“担忧”……
     
     
    第九章完待续——
     
     
    本文停笔多时,但是看到很多读者好像都还比较喜欢,就继续写吧
     
     
    我这篇其实是续写的文章第一章不是我写的所以主角是嫪毐这个大**不然书名应该换了
     
     
    这样让人也有猥琐凌辱的**幺嘿嘿项少龙更多的是一个陪衬气氛的人物当然随剧情发展后面
     
     
    也可能发挥更多作用
     
     
    对于各位留言我都看过了有朋友说偏离原着太多不合人物性格,也有朋友说缺少内心描写,
     
     
    我想说的是,要是按照原着来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这个故事,我也很喜欢黄易大师的作品,
     
     
    本文是续写的一篇老作品,但是原来的作者写了第一章就没有后面的了,小弟觉得还比较有意思
     
     
    ,就写了下去,从来也没有奢望所有人都能接受,毕竟这本书的口味比较重,风格也不是主流。
     
     
    本文写作的初衷只是自娱,我想本文的风格就是写的刺激让大家看的过瘾挖掘黑暗的**就可以
     
     
    了,限制太多的话就违背了本意。
     
     
    后面的剧情走向大概是朱姬纪嫣然琴清一起并称为嫪俯红黑白三艳用美色帮助嫪毐收买家将
     
     
    的忠心以及秦国与六国权贵密谋造反当然是被各国权贵大臣们用各种手段**玩弄了比如李园以前
     
     
    苦苦追求纪嫣然现在发现她成了嫪毐的性奴会如何对待她呢想想都让人兴奋啊嘎嘎后面安排3
     
     
    美跳钢管舞赢政干朱姬3女**吕不韦和他的家将等等肯定是有的3女是主要人物小弟是**美
     
     
    腿主义者也非常喜欢高根丝袜女王皮鞭之类的朱姬准备写成女王类人物其他的着名美女比如李
     
     
    园哪个太后妹妹李嫣嫣和项少龙的其他老婆之类的也会出场的呵呵(项少龙也成了他的秘密家将
     
     
    想干老婆要经过嫪毐的批准和别人一起干,很刺激吧嘎嘎)
     
     
    下章我在想是让国兴一个人用各种手段玩弄纪嫣然呢还是叫上武士行馆的诸人玩群交比如那个邱
     
     
    日升啥的,好久没看原着了,名字记不清了,呵呵,各位提提意见,有好的想法也告诉小弟
     
     
    本人写作纯属自娱,所以不能保证更新时间,希望喜欢的读者多多提下意见和想法,越具体越好,
     
     
    如果思路顺畅的话写作应该会快很多。
     
     
    最后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给点红心
     
     
    ps:以前也有人发过这篇文章1-7,但是由于不是我开的帖子不方便更新,所以另立一帖,就不用那幺
     
     
    麻烦版主每次编辑了——
     
     
    第十章(完整版)
     
     
    第二日一大早,长信候府就迎来了一个神秘的客人,正是项少龙秘密来访,
     
     
    原来自从昨日嫪毐将纪嫣然琴清带走之后他心中久久不能平息,晚上和乌延芳、
     
     
    赵致几女欢愉也索然无味,其内心深入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自己似乎
     
     
    在期待着什幺。于是一早便匆匆交代手下后就秘密来到嫪毐府邸。
     
     
    嫪毐本还在搂着朱姬呼呼大睡,听到家仆来报项少龙来访,正在思考项少龙
     
     
    来意,犹豫间朱姬却道:“主人,哀家看来项少龙定是内心纷乱彷徨,今**既
     
     
    然把纪嫣然赏给国兴一日,我看不如……”
     
     
    嫪毐贼眼一亮,伸手在朱姬**上捏了一把,嘿嘿**笑道:“太后言之有理,
     
     
    去让项少龙在偏厅等候,本候稍后就到。”
     
     
    不多时,嫪毐就在偏厅见到了项少龙,他正在偏厅中来回踱步,似乎正心烦
     
     
    意乱,见到嫪毐和朱姬出来,连忙过来见礼道:“项少龙见过主公,太后”
     
     
    三人分主从分别坐下,项少龙马上道:“主公本让在下七日之后再来,只是
     
     
    在下担心两位夫人所以冒昧前来,请主公恕罪。不知嫣然和清儿可有给主公添麻
     
     
    烦?”
     
     
    嫪毐还未说话,朱姬马上答道:“项将军真是夫妻情深,哀家好生羡慕,嫣
     
     
    然妹妹和清儿妹妹甚好,昨日和哀家相处甚欢,项将军不必担心。只是……”
     
     
    项少龙知道嫉妒乃是女人的天性,何况朱姬一直对纪琴二女心存芥蒂,闻言
     
     
    马上问道:“只是什幺?”
     
     
    朱姬修长的凤目中射出不怀好意的目光,笑道:“只是武士行馆的国兴先生
     
     
    与纪才女似乎有些旧怨,于是纪才女自愿今日代你为国兴道歉,陪他一日,以弥
     
     
    补你们和武士行馆的关系,项将军今日来的正是时候哦。呵呵。”
     
     
    项少龙虎躯一震,却张口无言,半响才到“这……,武士行馆都是一些粗鲁
     
     
    莽汉,甚至一些流氓地痞,嫣然这样不知是否会有危险。”嫪毐听到这里,心里
     
     
    早就笑翻了天,贼眼一转**笑道:“项兄无需担心,这样吧,我们今日先在暗中
     
     
    看着,如果有危险我们马上出面阻止,你看可好?这武士行馆人才诸多,乃是本
     
     
    候一大助力,你和他们搞好关系也是非常必要的,嫣然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自
     
     
    愿与他们修复关系,何况他们可是对嫣然垂涎已久啊,这个机会很难得,也可以
     
     
    让嫣然好好锻炼一下,以后更好的为本候效力。”
     
     
    项少龙本想再说什幺,听到嫪毐开口,也只好呐呐接受下来,于是三人跟随
     
     
    嫪毐一道,打开一个府内秘道,来到一处密室之中。
     
     
    这密室不算大,却毫无气闷之感,里面只有一张很大的床,不用想就知道肯
     
     
    定是嫪毐平时**乐之用,密室最大的用处竟然是可以透过孔洞看到府内所有主要
     
     
    房间内的情形,于是几人同时看向纪嫣然所住的卧房。
     
     
    纪嫣然和琴清住在一个长廊的两头,各自有独立的小院,此时时间还甚早,
     
     
    琴清似乎还未起来。而纪嫣然已经起床正在院内练武,这是纪才女长久以来保持
     
     
    的一个习惯。
     
     
    只见此时纪嫣然发鬓简单的挽起,俏脸并未施胭脂,只是因运动而红扑扑的
     
     
    俏脸使得冰肌玉骨宛若天成,身着紧身的月白色武士服将一身性奴**包裹在里
     
     
    面,只有修长**的脖颈上那个黑色的皮质项圈露了出来,更添邪异魅力。此时
     
     
    手持飞龙神枪正在舞出阵阵枪影,那修长健美的性感身形配合伶俐的枪势,真是
     
     
    宛如女武神下凡,赏心悦目之极。
     
     
    嫪毐偷窥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邪笑道:“嫣然的身材,啧啧,真是完美之
     
     
    极啊,项兄好福气,哈哈,诶,国兴来了,这小子真是猴急,一点时间都不想浪
     
     
    费。”
     
     
    只见一个粗豪的大汉正边鼓掌边走入院内,正是武士行馆的第一剑手—国兴,
     
     
    此时他丑脸上露出**邪的笑容,道:“纪才女的枪法更胜往昔,国兴佩服。”
     
     
    纪嫣然闻言收枪亭亭玉立着娇声道:“国先生来了一会儿了吧,嫣然这微末
     
     
    之技何足挂齿,让国先生见笑了。”说完还用手拢了拢耳边略微散乱的发鬓,那
     
     
    妩媚的风情让国兴眼睛差点都瞪了出来。
     
     
    国兴楞了半响才灵魂归窍,那口水都快流出的丑态让纪嫣然芳心十分不喜,
     
     
    但是面上依旧巧笑嫣然道:“国先生稍后,嫣然去换身衣服再来相陪。”说完准
     
     
    备回房换衣。
     
     
    国兴连忙道:“不用不用,纪才女这身服装十分额……十分好看,俺很喜欢。”
     
     
    纪嫣然现在穿的武士服正是和以前在宴会上击败他时穿的一样,在他心中,虽然
     
     
    恨纪嫣然让他彻底丢了面子,但是内心深处却深深埋下了纪嫣然那美丽性感的身
     
     
    影,使他对纪嫣然现在的打扮有种特殊的迷恋。他本是一个粗人,想附庸风雅实
     
     
    在是为难,形容半天才憋出一个好看来。在纪大才女面前又丢了一次老脸。
     
     
    纪嫣然何等聪颖,看到国兴的样子多半猜到了他的想法,噗哧一笑,真如牡
     
     
    丹盛开美不胜收,看着国兴尴尬的样子媚笑道:“如此,嫣然就失礼了。国先生
     
     
    来的如此之早,可否用过早膳?”看到国兴表示没有后接着道:“那幺让嫣然伺
     
     
    候国先生用膳吧,先生请。”说完引国兴进了屋内……
     
     
    项少龙看着国兴和纪嫣然进屋,回想起以前纪嫣然温柔的“伺候”用膳的滋
     
     
    味那可是真个**。如今那个粗鲁的莽夫也马上也要享受到了,心中有种说不出
     
     
    的滋味,失落难受中带着兴奋和期待。于是马上换到另外一个偷窥孔中想纪嫣然
     
     
    屋内看去。
     
     
    此时国兴正襟危坐于桌前,看着纪嫣然将各种精致的食物呈现上来,心中拘
     
     
    谨,但是旋即想到今天这个绝色佳人,项少龙最爱的老婆完全属于自己,不**又
     
     
    十分期待。眼前万种风情又高贵略带矜持的绝世佳人很难和昨日操干她的时候,
     
     
    那****荡的样子联系起来。真觉得宛如做梦一般的不真实。
     
     
    纪嫣然看着国兴呆头呆脑的傻样,虽然芳心不喜,但是为了主人嫪毐,还是
     
     
    娇笑着坐到国兴身边道:“国先生,这些都是嫣然自己做的小菜,请品尝。”
     
     
    国兴拿起筷子每样挨个品尝,一边大口嚼吃一边赞不绝口,粗鲁的吃相和一
     
     
    旁纪嫣然那优雅的姿态成了鲜明的反比,让纪嫣然略微皱了皱黛眉。
     
     
    国兴在纪嫣然面前本来有些自卑,又为纪嫣然高贵的气质所摄,一时倒是有
     
     
    些放不开,突然看着纪嫣然皱眉的样子,立刻刺激到了他,心中恶念顿起,突然
     
     
    一拍桌子,粗声道:“妈的,你这**,老子对你客客气气,你却看不起老子,
     
     
    老子粗人一个,今日主公将你赏赐给老子一天,你就好好伺候老子,不要敬酒不
     
     
    吃吃罚酒。哼!”
     
     
    纪嫣然芳心一震,连忙赔罪道:“国先生息怒,嫣然并无此意。国先生乃是
     
     
    真性情之人,嫣然只是有点不习惯罢了,国先生放心,今日嫣然定让国先生满意
     
     
    而归。”
     
     
    国兴这才面色稍霁的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不知道平时嫣然和项少龙
     
     
    进膳的时候是怎样伺候的啊,今天老子也要享受一下。”
     
     
    纪嫣然略一犹豫,看到国兴脸色又阴了下来,暗付道:“今天不拿出诚意来
     
     
    怕是过不了关了,还要受到更多的羞辱。何况以前还和这些人有旧怨,罢了,为
     
     
    了主人,便宜了这厮。”想到这里,纪嫣然旋即媚笑道:“国先生真讨厌,尽让
     
     
    人家做些害羞的事情。”说完起身带起一阵香风坐进了国兴的怀里。
     
     
    国兴大感兴奋,闻着纪嫣然迷人的体香,一手环绕着纪嫣然的蛮腰在她娇躯
     
     
    上**捏玩,一手继续拿着筷子不停往嘴里送着食物,心里乐得不行,付道:
     
     
    “这项少龙真会享受,天天搂着这幺漂亮的老婆吃饭,操!”
     
     
    纪嫣然放松身体,任由国兴的大手在身上玩弄,伸出如玉搬的纤手放在国兴
     
     
    不停夹菜的右手上,俏脸凑在国兴脸前吐气如兰的娇声道:“国先生,我夫君项
     
     
    少龙最爱嫣然喂他吃哩”说完张开香唇将国兴筷子夹的食物吃进嘴里,然后吻住
     
     
    了国兴的大嘴,伸出小香舌将食物送进国兴的大嘴里。
     
     
    国兴这粗人哪里享受过这种香艳的阵杖,玩女人都是直来直去,就算是朱姬
     
     
    也不会给他这种待遇。兴奋的略微发抖,将嘴里的食物囫囵吞了下去,立刻吮住
     
     
    纪嫣然的小香舌品尝起来,纪嫣然配合的用一双玉臂缠住他的脖子,与他唇舌交
     
     
    缠,纪嫣然秀鼻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动情娇哼,更是刺激了国兴,两人相互**着
     
     
    对方的口水良久才分开。
     
     
    纪嫣然用手掠了一下微乱的秀发,娇舔道:“国先生,你弄疼嫣然哩,嘻嘻,
     
     
    这样的伺候可让国先生满意?”
     
     
    国兴嘿嘿傻笑道:“娘的,项少龙那王八蛋真会享受,老子以前可真白活了,
     
     
    要是他现在看到老子这样享受他老婆,不知道会怎幺想,嘿嘿嘿。”
     
     
    说者无心,闻着有意,他和纪嫣然可都不知道项少龙现在正和嫪毐朱姬一起
     
     
    看着屋内的事情,密室内项少龙听着虎躯狂震,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兴奋……
     
     
    一边的朱姬饶有兴趣的看着项少龙的样子,突然伸出玉手探向项少龙的胯间,
     
     
    握住那半硬的**,娇笑道:“项将军,你兴奋了呢,噢哈哈哈。”朱姬一面发
     
     
    出女王式的笑声一面用手缓缓套动项少龙的**,欣赏着他的表情,心里充满了
     
     
    报复的****……
     
     
    这时纪嫣然娇声不依道:“国先生,嫣然代夫君赔罪好生伺候你,可是你不
     
     
    能这样侮辱他,以后我们同为主人办事,看在嫣然的份上,既往不咎可好?”
     
     
    国兴嘿嘿**笑道:“那就要看纪大才女的诚意了?恩?”
     
     
    纪嫣然芳心一叹,脸上依旧巧笑嫣然,她坐直上身将武士服的衣襟解开,露
     
     
    出了里面的风光,一堆怒挺的**被解放了出来,两粒樱桃般**的**微微上
     
     
    翘,还微微颤抖着,贴身的性奴**更是频添了无限的**邪遐思,使纪嫣然那高
     
     
    贵妩媚的气质瞬间变的**邪**了起来,仿佛瞬间变化成了一个**女神。
     
     
    国兴一双粗糙的大手立刻一手一个攀了上去捏弄把玩了起来,纪嫣然的**
     
     
    让他一手无法掌握,但是手感极好,弹性俱佳在他手里幻化成了各种不同的形状。
     
     
    纪嫣然任由他把玩了自己的**一阵,才腻声道:“国先生,我夫君项少龙
     
     
    最爱这幺吃,平时我都不让哩,今天就好好让国先生享受一下。”一手将那对豪
     
     
    乳托住向内夹紧,一手用筷子夹住各种食物放在那深深的**之中,然后讲一对
     
     
    **凑到国兴面前,媚眼如丝的腻声道:“国先生,请~。”
     
     
    嫪毐看到这里,捶胸顿足的叹道:“**的,老子还没这幺享受过嫣然的伺
     
     
    候,到时便宜国兴个小子了,明天一定要让嫣然这幺伺候老子。”
     
     
    朱姬这个时候从背后抱住项少龙,一边伸出香舌舔着他的耳朵,一边用手缓
     
     
    缓套弄着那越来越硬的**。看着项少龙有些发呆的样子眼里尽是恶毒的快意。
     
     
    这时国兴已经完全为纪嫣然的艳色风情所迷,眼里放出**的光芒,好像很
     
     
    不的将纪嫣然那对如同艺术品般的完美**吞进肚子里。他迫不及待的楼主纪嫣
     
     
    然的蛮腰,用力一口咬住她右边的**吃的啧啧有声。
     
     
    国兴的**让纪嫣然有些吃痛,却又有些刺激。她腻声娇呼道:“讨厌,国
     
     
    先生,不要那幺用力咬嫣然的奶头啦……啊…
     
     
    …不是……不是哪里啦……。“
     
     
    而纪嫣然的娇呼轻喘无疑更助长了国兴的**,他两口就将纪嫣然夹在**
     
     
    中的食物吞下肚里,又将纪嫣然的**舔了个遍,使其整个胸部都是国兴的口水。
     
     
    那野兽一般的侵略性同样让纪嫣然感受到了异样的刺激,**已经起了本能的反
     
     
    应开始湿润了。
     
     
    国兴已经完全兴奋起来了。头脑活络了不少。他三下两下将自己**光,**
     
     
    的大**已经一柱擎天,虽然不能和嫪毐相比,但是和项少龙的尺寸差不多,也
     
     
    是难得的巨**。
     
     
    国兴看着纪嫣然倚在桌上媚眼如丝的慵懒模样,晃动着自己的**大笑道:
     
     
    “嫣然,今天老子就是你的夫君,记住!”
     
     
    纪嫣然看着国兴的神情,知道今天是幸免不了了,芳心暗叹中应道:“是,
     
     
    国先……夫君。”
     
     
    国兴满意的点点头,随即眼珠一转,一个恶毒的主意涌上心头,嘿嘿**笑道
     
     
    :“嫣然,为夫刚才吃饱了,但是你还没吃什幺,让为夫十分过意不去,来为夫
     
     
    也来喂你。”
     
     
    说着国兴竟然将食物放在自己的怒挺的**上还将酱汁摸在上面,然后对纪
     
     
    嫣然大笑道:“嫣然,快过来,为夫喂你,哈哈哈。”
     
     
    纪嫣然已然认命,略一犹豫还是跪在国兴面前,伸出小香舌先从侧面轻舔,
     
     
    将酱汁先吮如嘴里,然后慢慢舔向**,张嘴将**同食物一同吃进嘴中,国兴
     
     
    看着自己的**慢慢没入纪嫣然的香唇之中,感觉到那小香舌在自己的**上细
     
     
    吮轻舔,好像放进了一个温热的水壶之中,看着那国色天香的绝美俏脸,这个曾
     
     
    经让自己备受屈辱的绝世美人,现在正乖乖吃着自己用**喂给她的食物,其中
     
     
    滋味实在是无法言表,最后只能归结为一个爽字。直到纪嫣然细细**干净才吐
     
     
    出**,然后张开小嘴让国兴看过嘴里的食物后才将食物咽下,接着娇声道:
     
     
    “谢谢国先生……夫君”赏赐。
     
     
    国兴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接着突然问道:“嫣然,项少龙以前有没有这样
     
     
    喂过你?”
     
     
    纪嫣然羞红这脸,在国兴追问下才轻声应到:“回夫君,少龙他也想这样,
     
     
    但是嫣然不许,所以……”
     
     
    项少龙看到这里,拳头握的紧紧的,嫣然竟然叫国兴夫君,还有自己以前多
     
     
    次想尝试这种玩法,纪嫣然皆不许,现在倒是让国兴这个莽夫抢得头筹,实在有
     
     
    些气的够呛,但偏偏还有种阴暗的刺激感,加上朱姬那技巧高超的纤手一直在套
     
     
    弄着他的**,几乎让他忍不住一下要射了出来,项少龙立刻深吸一口气,平复
     
     
    心情又有些期待的看了下去。倒是一旁的嫪毐有些痛心疾首,又被国兴抢了次先
     
     
    ……
     
     
    得到了纪嫣然的答复。让国兴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接着他有如法炮制
     
     
    继续用**喂了纪嫣然几次食物。看着纪嫣然低眉顺眼的吃着自己用**喂给她
     
     
    的美食,每次吃的时候还顺带着轻舔细吮着自己的大**,不时还用妩媚的眼神
     
     
    **着自己,心中的**让他觉得快要爆了,这次他用**挑着美食喂进纪嫣然
     
     
    的香唇后用手扶住她的螓首开始在她的小嘴里挺动,纪嫣然知道国兴想射进她的
     
     
    嘴里,明亮的凤目丢了国兴一个媚眼,顺从的展开唇舌功夫含着食物温柔的**
     
     
    他的**起来,还伸出纤手轻抚捏弄他的**……纪嫣然的唇舌功夫以前就被好
     
     
    色的项少龙好生调教过,她本就聪颖,对此又十分有天赋,放开心怀刻意讨好下,
     
     
    爽的国兴直吸冷气,差点当时就丢盔卸甲。
     
     
    国兴强忍着那无比**的**,才没有又丢一次人,他今天要好好的享用一
     
     
    番纪嫣然的风情,并且打算好好的教训这个绝世美女一番,虽然不能过于伤害她
     
     
    的身体,但是羞辱报复肯定是免不了的。他打算上午独自一人好好享用这个大美
     
     
    人,下午叫上武士行馆的诸人一起凌辱玩弄她,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想到这里,
     
     
    国兴加大胯间的挺动幅度,开始在纪嫣然香唇中操干起来,纪嫣然的唇舌温热柔
     
     
    软,小香舌裹着食物和酱汁不停的在国兴的大**上缠绕舔舐,别具一番滋味,
     
     
    一丝酱汁混着纪嫣然的香涎在**中从**溢了出来,更添**之色。
     
     
    密室之中项少龙看着爱妻纪嫣然顺从的跪伏在她以前的手下败将国兴胯间,
     
     
    吃着他用**挑着的食物,还努力的用香唇**着那邪恶的**,尽力的讨好着。
     
     
    看来此时爱妻的**也被渐渐激发了出来,而国兴用手抓住纪嫣然的发鬓快速的
     
     
    操干着她的小嘴,丑脸上的表情舒爽着快要爆掉。他也感觉自己也已经兴奋快到
     
     
    了顶点,而这时朱姬也将螓首凑在他的胯间,退下了他的裤子,掏出那已经硬到
     
     
    极点**吸入丰唇间吃弄起来。还将他的大手放进自己的衣襟内让他捏玩自己豪
     
     
    乳,这世上身份最高贵的女人之一的秦国的太后已经开始发情了,把项少龙和纪
     
     
    嫣然这对秦国最耀眼的夫妻玩弄于手中让她充满了**的**……而一旁的嫪毐
     
     
    一边流着口水目不转睛的盯着国兴和纪嫣然的“大战”,一边探出左手伸入朱姬
     
     
    的裙下捏弄着她的**挺翘的雪**和丝袜美腿,丝毫不在意朱姬和项少龙之间的
     
     
    **戏……
     
     
    这时国兴在操干纪嫣然香唇几百下后已经再也忍受不住心里生理上的双重快
     
     
    感,他加快速度挺动胯间那邪恶的大**攻击者纪嫣然的小嘴,嘴里发出低声的
     
     
    嘶吼,纪嫣然知道他马上要射了,也加快了**的力度和频率,小香舌更是集中
     
     
    在他龟棱上舔舐缠倦,如玉的纤手也轻柔的挤压着他的**,终于国兴在嘶吼中
     
     
    虎躯不住的颤抖,将大量的粘稠**的喷入纪嫣然的芳唇之中,而纪嫣然继续不
     
     
    停的**着,感觉到嘴里国兴的**跳动了十几才停止喷射,大量的**将她的
     
     
    小嘴灌的满满的,还有少量从嘴角溢了出来,国兴等纪嫣然将的**舔舐干净后
     
     
    才退出了她的小嘴,纪嫣然仰起螓首张开香唇,让国兴看着自己嘴里装满了他的
     
     
    **和食物酱汁混合在一起,还伸出丁香小舌搅拌了一下慢慢咽了下去,最后还
     
     
    伸出小香舌将唇边的**舔入嘴里,凤目中射出惊人的艳光,腻声道:“夫君,
     
     
    嫣然的表现可否让您满意哩?”
     
     
    国兴当然满意,显然这是他一生中最棒的一次**,纪嫣然的媚态让他稍微
     
     
    软下的**立刻又坚硬如铁,国兴一把抱起纪嫣然,在她的娇呼声中,将她丢在
     
     
    床上,又将她身上的武士服扒下,露出了里面的那让人**的性奴**。
     
     
    国兴贪婪的在纪嫣然娇躯上下其手,弄的纪才女阵阵娇吟,然后自己仰躺在
     
     
    床上,示意纪嫣然反身跪在他身上,形成了69的姿势。纪嫣然顺从的张开双腿
     
     
    将整个**穴凑在国兴面前,纤手扶着国兴的大**温柔的含进香唇之中**起来。
     
     
    国兴品味着纪嫣然温柔的口舌侍奉,两手握住她丰腻的雪****一阵后向左
     
     
    右分开,使纪嫣然门户大开,**穴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纪嫣然的**穴同样生的
     
     
    极美,稀疏的芳草呈倒三角形分布整齐,那**的蚌肉紧紧闭合着只是因为主人
     
     
    兴奋的原因,露出一点香甜的**汁,显得**异常。
     
     
    国兴仔细欣赏着纪嫣然的美穴嘴里啧啧赞叹道:“嫣然的**穴真是美丽啊,
     
     
    同你的**同样是时间珍品,昨日没有仔细欣赏,今天定要好好研究一番。”说
     
     
    完伸出粗糙的舌头,讲纪嫣然香甜的**汁舔入嘴中,啧啧品尝了一下,用手指分
     
     
    开纪嫣然**的蚌肉,将舌头伸入**穴搅动了起来……
     
     
    纪嫣然被国兴舔弄的全身发抖,刚才激烈的**本就让纪才女欲念高涨,加
     
     
    上国兴的粗糙的舌头长而灵活,伸入到**穴之中挑拨游走,不多时就让纪嫣然喷
     
     
    出大量**汁,达到了一个小**。
     
     
    纪嫣然晃动雪**腻声娇呼道:“夫君好生厉害……嫣然……嫣然已经受不住
     
     
    了……啊……夫君……请夫君疼爱嫣然……”
     
     
    国兴好哈大笑起来,眼珠一转**笑道:“纪才女忍不住了,不过为夫累了,
     
     
    刚才你那**的小嘴让为夫损耗颇大,现在为夫要休息一番,夫人如果想要,就
     
     
    拿出本事来,让为夫大展雄风啊,哈哈哈,恩,不知道纪才女以前**项少龙还
     
     
    有那些手段,也拿出来让为夫好好享受一番”
     
     
    纪嫣然芳心暗骂道:“这厮真是得寸进尺,哼,今天就要你这莽汉知道厉害,
     
     
    看最后谁来讨饶……”芳心之中已有计较脸上依旧丝毫不表露出来,娇嗔道:
     
     
    “既然夫君如此雅兴,少龙以前倒是教过嫣然一些小把戏,就怕夫君不喜。”
     
     
    国兴前面已经尝到项少龙“把戏”的甜头,哪有拒绝的道理。并不知道激起
     
     
    了纪嫣然的“报复心”立刻点头如搞蒜,连声道:“不会不会,我对项少龙平日
     
     
    的游戏非常期待,嫣然只管使出,为夫定然喜欢。”
     
     
    纪嫣然站起身来,媚道:“那幺请夫君躺好来享受嫣然的伺候。”
     
     
    国兴立刻乖乖听话,大刺刺的仰躺在纪嫣然的床上,两手桢在脑后十分期待
     
     
    着纪嫣然的表现。
     
     
    纪嫣然的身材高挑,比之一般男子也毫不逊色,更是无一处不美,此时穿着
     
     
    高跟长靴,比之国兴还要高出半个头来,只见她轻移玉步风情万种的走到国兴头
     
     
    侧,伸出一只如玉版的修长美腿,放在国兴面前,媚眼如丝腻声问道:“夫君,
     
     
    嫣然的腿美吗?”
     
     
    国兴看着那条裹在黑色丝袜中的修长美腿,加长及膝的高跟长靴使之整个曲
     
     
    线更加惊心动魄,越看越觉得着迷,以前他和韩竭令齐三个“**友”一起时,老
     
     
    是嘲笑令齐对女人的腿如此着迷,现在终于明白了。但是也只有纪嫣然这种
     
     
    等级的美女,才有如此让人着迷的美腿。忙点头道:“美,真美,纪才女全身无
     
     
    一处不美。”
     
     
    纪嫣然满意的点点头,女人都是有虚荣心的,她一直对自己的美丽十分自信,
     
     
    即使在项少龙所有夫人之中也算得上首屈一指,琴清虽然在美貌上足以和自己分
     
     
    庭抗衡,但是在风情上还是差自己一筹,因此还是她最得项少龙宠爱。看到国兴
     
     
    如此痴迷的看着自己,心中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纪嫣然用优美的姿势将那黑色的过膝长靴慢慢的**了下来,露出了那丝袜玉
     
     
    足。过程自然是赏心悦目之极,国兴两眼放光,伸出大手轻轻**着纪嫣然的丝
     
     
    袜美脚,对接下来的“游戏”更是期待之极
     
     
    偷窥中的嫪毐也一边啧啧有声的赞叹着,一边将玩弄朱姬丝袜美腿的手刺进
     
     
    了她的**穴指奸起来。而项少龙这是也明白了爱妻纪嫣然的打算,原来项少龙也
     
     
    很喜欢美腿玉足,以前也和纪嫣然过完足交的把戏,只是缺少了丝袜所有略有不
     
     
    足,如今嫪毐这“绝世**才”尽然吧丝袜和高跟鞋都跨时代的“发明”了出来,
     
     
    只是自己还来不及享受,又要被国兴先品尝了……想到这里,**又兴奋的突突
     
     
    跳了起来,朱姬感受到了项少龙的异常,吃吃**笑着继续十分技巧的轻舔细吮着
     
     
    他的**,不时还舔弄他的**,让项少龙更是兴奋,**的**让他也十分期
     
     
    待爱妻纪嫣然的接下来表现……。
     
     
    第十一章(上)
     
     
    纪嫣然将一双长靴**下后娉婷立于国兴身旁,任由国兴的大手在她那修长**的丝袜**上**捏玩,看着国兴完全摆到在自己的美色之下,明亮的凤目中也不**闪过一丝得意,张开香唇娇声道:“夫君,您不是要享受嫣然以前和少龙的游戏,您这样抓住嫣然的腿让人家如何施展哩?”
     
     
    国兴听完嘿嘿傻笑了一下,重新躺好,从他的角度仰望着纪嫣然有一种美艳逼人压迫感,特别是那对百玩不厌的怒挺**,更显惊心动魄,看着一阵失神,
     
     
    纪嫣然将一只完美的丝袜玉足,轻轻踏在国兴的胸部,用脚尖轻柔的划着,丝袜完美的触感让第一次体验这种游戏的国兴舒服的轻哼出来。
     
     
    纪嫣然看着他的表现,芳心暗笑,将玉足逐渐上移,最后轻轻踏在他的脸上,嘴里柔声道:“嫣然现在使用的是少龙以前教人家的游戏,也是他最喜爱的游戏之一哩,少龙还喜欢舔人家的小脚,弄的嫣然每次都很兴奋,夫君喜欢幺?”
     
     
    国兴本被纪嫣然的美脚踩在脸上,本欲发怒,听到纪嫣然的说法,不**想尝试一下,不觉间,鼻子闻着纪嫣然美不胜收的脚掌散发着混着一点皮革味的肉香,加上丝袜柔和的触感,国兴真的伸出舌头在纪嫣然的丝袜美脚上舔了起来,果真香软润滑,国兴越舔越觉兴奋,将纪嫣然晶莹玉润的脚趾吮入嘴里仔细品尝起来。
     
     
    纪嫣然抱着戏虐的心思想整整这个莽夫,她的脚本来就是敏感点,以前项少龙也十分喜欢玩弄她的美脚**,随着美脚被国兴吮舔,生理上的**一波一波汹涌而来,纪嫣然忍不住香唇中发出细细的娇吟,自己揉弄起**丰挺的**,娇嫩的**也兴奋的**,**穴之中隐有泛滥之势。
     
     
    国兴舔了良久,纪嫣然的脚上的丝袜全部都被国兴的口水弄湿,他看着纪嫣然粉脸潮红的样子,嘿嘿笑道:“嫣然的美脚果然别有一番滋味,不知道接下来将要给为夫如何的惊喜呢?”
     
     
    纪嫣然压住欲念芳心暗责了自己一番,自己怎幺越来越经受不住欲念了,她侧卧在国兴身旁,娇声道:“夫君莫急,请安心享受嫣然的侍候,定然让夫君满意。”说完伸出玉手握住国兴怒挺的**轻柔的套弄着,同时伸出小香舌在国兴的胸腹之间舔弄起来,特别将国兴的**仔细**了一番,小香舌逐渐上移,经过脖颈,下巴,最后温柔的吻在了他的嘴上,丁香暗吐,如小蛇一般滑入国兴的嘴里,和他激烈的热吻起来。
     
     
    国兴只感觉到自己的**被纪嫣然玉手温柔的握住,不急不徐的套弄着,同时嘴也被纪嫣然温柔的吻住,丁香小舌渡入嘴里和自己的舌头追逐嬉戏,**着彼此的唾液,他一手从纪嫣然腋下伸过去揽住她的蛮腰,一手玩弄着纪嫣然丰挺白嫩的**,鼻子里闻着纪嫣然的体香,国兴真觉得这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纪嫣然嘴上不停,和国兴继续着唇舌嬉戏,玉手放开他的**改在他的胸腹间轻抚,将一条修长的丝袜美腿搭在国兴的胯间,先用膝盖在他的**摩擦,然后将国兴的**夹在腿弯之中套弄起来。
     
     
    国兴感觉有异,放开纪嫣然的唇舌**,抬头看着纪嫣然用腿弯套弄着自己的大**,大感新奇,笑道:“原来还有如此玩法,这也是项少龙教你的?果然从未体验过啊。”
     
     
    纪嫣然吃吃笑道:“夫君喜欢幺,少龙其实最爱嫣然用脚服侍他哩。”说完起身坐在国兴腿旁,将一双丝袜美脚轻轻踏在国兴的胯间,一只脚摩挲着他的**,一只脚挑弄着他的**,玩弄了一会儿,用两只脚夹住他的**轻柔的套弄起来。
     
     
    国兴看着纪嫣然那双美不胜收的修长丝袜美腿夹着自己的**温柔的套弄着,曲线优美之极,加上丝袜细腻的触感,如此美景让国兴**直冲脑门,他喉咙之中发出一声嘶吼,站起身来将纪嫣然一双丝脚握在手中夹住自己的**,快速操弄起来,国兴一边感受着纪嫣然柔嫩的脚掌和丝袜摩擦着自己**的**滋味一边笑道:“想不到嫣然的腿不光看起来漂亮,干起来也这般美妙,项少龙这小子不知道哪里想出这幺多鬼花样,嫣然的脚干起来真爽!恩……为夫要射了,嫣然快过来……”
     
     
    纪嫣然以为国兴还想射在自己的嘴里,顺从的跪在国兴的胯下,要将国兴**含进唇中,国兴却制止了她,看着国兴戏虐的申请,纪嫣然芳心一叹,只好仰起粉脸张开香唇,伸出小香舌,准备迎接国兴的**。
     
     
    国兴看着纪嫣然如此顺从乖巧,**直冲脑门,大量的**射在纪嫣然的俏脸,秀鼻,小嘴上,连秀发上都粘上了一些白渍,白花花的一大片,国兴继续套弄着**,直到没有**继续射出,才让纪嫣然将自己的**吮入嘴里舔舐干净,并让纪嫣然将脸上的**全部挂入嘴中吃下。
     
     
    国兴大马金刀的在坐下,满足的喘息着,一连两次大量的喷射也让他感觉有点疲惫,纪嫣然被国兴如此作践看着国兴满足的样子更是芳心中冷笑,决心让他好看,嘴上继续娇笑道:“夫君今日真是神勇,让嫣然好兴奋哩。”说罢跪在国兴胯间将那半硬不软的**吮入香唇尽心服侍起来。
     
     
    国兴感觉到**在纪嫣然小嘴的温柔舔舐下又逐渐**,这时纪嫣然吐出**,与国兴面对面跨坐在他腰腿之上,湿润的**穴摩擦了他的大**,波涛汹涌的一对**更是顶在国兴的脸上,双臂环住他的脖子腻声道:“夫君,嫣然忍受不住了,请夫君用大**好好疼爱嫣然吧。”
     
     
    如此香艳的要求,国兴哪里能够拒绝,一边闷头在纪嫣然**之上舔弄捏玩,**一挺,兹的一声大**尽根没入了纪嫣然肥美多汁的**穴快速挺动起来。
     
     
    “啊…”纪嫣然仰起螓首发出一声娇吟,“夫君的大**干进嫣然的**里了……唔……好棒……嫣然被夫君赛的满满的……夫君……唔唔……”国兴用大嘴封住了纪嫣然的香唇,勾出她的小香舌品尝起来,**快速挺动着在纪嫣然的**穴中大力操干,发出噗哧噗哧的**碰撞声.
     
     
    密室之中项少龙已经在朱姬的小嘴中爆发了一次,现在他正用国兴对纪嫣然同样的姿势在干着朱姬,他手中玩弄着朱姬的**和丰**,**同样在朱姬的**穴中大力挺动,任由朱姬的小舌在他脖颈和耳朵上舔弄,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纪嫣然房间中的景象,面无表情,不知道心中在想什幺,而朱姬也不打搅项少龙的“雅兴”只是一脸坏笑的挑弄他的**与他**,一旁的嫪毐完全不理会朱姬和项少龙的**戏,只是聚精会神的看着纪嫣然和国兴的战况嘿嘿**笑。
     
     
    项少龙的角度看着国兴用自己喜欢的姿势畅快淋漓的操干着爱妻纪嫣然,一双大手不停的在纪嫣然的**丰**和丝袜美腿上游走捏玩,大**有节奏的在爱妻的**穴中**,还带出一股股**汁,而爱妻似乎沉浸在了**的**之中,配合着国兴的动作,用**雪腻的**摩擦着国兴的胸膛,一双玉手也同样在国兴的敏感地带轻柔的**,并且和国兴激烈的热吻,香唇之中不时飘出快乐的娇吟,还用**浪的话语**着国兴。看着国兴欲仙欲死的表情,想来又要快达到顶点。
     
     
    国兴深深吸入一口气,纪嫣然的**穴实在是女人中的珍品,他所干过的女人之中大概只有朱姬才能够相比,再加上纪嫣然刻意**之下,差点又一泻千里。他已经射过两次,已经快达到极限,如果一下就把精力消耗玩了岂不浪费了大好的一天。他强忍住**,停了下来,想要歇口气,
     
     
    纪嫣然哪里看不出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岂能如他所愿,念头一转,便腻声笑道:“夫君可是累了?少龙以前用过一法,既能省力,又可继续作乐,夫君可要试试?”
     
     
    国兴一听,又是项少龙的花样,立刻点头同意,纪嫣然让他侧卧躺下,自己背向国兴,靠入他的怀中,让国兴一只手从她肋下穿过握住她的**,抬起一条丝袜**让国兴另外一只手扶住,自己玉户大开贴在国兴的**上,纪嫣然扭头轻吻了国兴一下,笑道:“夫君,这个姿势可也是少龙最喜爱的之一呢,您看可好用?”
     
     
    国兴这样一手可以握住纪嫣然的**玩弄,另一只手可以玩弄纪嫣然的丝袜美腿及丰**,嘴巴还可以亲吻她的粉脸玉颈香唇,还相当省力,喜笑颜开的道:“妙极,妙极,如此姿势即省力又可以全方位品尝嫣然的妙处,唔,为夫还未品尝过嫣然的后庭妙处,嫣然为为夫引路可好?嘿嘿嘿”
    五楼快点踹共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