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友干大肚子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女友小诗20岁,是大学里大二的学妹,她是中文系的,有着中文系女孩特有的文学气质。认识她是在大一新生入学时社团博览会的时候,当时我大二,在印研社(研究印章科法及古书体的社团)担任总务,也负责新生的招募,小诗在新生中相当显演,一席白色的短折裙配上粉红色缎带的短肩上衣,160公分的身高虽然不算高,但是却十分苗条,而且有着34D的大胸部,以及清纯气质的脸蛋,果然吸引许多人的目光,当然我也不例外。当她逛到我们社团的时候,我便很积极的拉拢她(当然也是那群色学长命令的),刚好她是中文系的,对我们社团很有兴趣,于是进参加了我们社团。当然从她入学到我们社团,一堆学长在追她,还有我们班的同学,居然有人为了追她,参加我们社团,小诗顿时成为我们社团的活招牌,为我们招到不少男生
    ,
    在平凡也不过的我,虽然也很爱慕她,但是始终没有勇气追求她,不过由于我给她留下不少好印象(她说我很幽默,会逗她笑,而且不像其他男生跟苍蝇一样),在她大一下时,我居然幸运的能和她交往,据说当时有不少学长气得牙养痒的。

    小诗虽然外表清纯,很有气质,但是实际上却是很能享受性爱的女孩子。我和她第一次发生关係是在她升二年级的暑假,当时我们比较早回学校搬东西,所以索性乘大家都还没回来,小诗便到我在外面租的房子跟我睡,因此我们有了亲密的第一次,小诗当然还是处女,不过这不是这次的主题,就不多说了,
    与小诗爱的的兴奋感除了她身材好,长相佳之外,她的叫床声真的让人没把持的话,两三下就射了,可能跟她好听的声音有关,再加上她很敏感,碰她重点部位,一定叫,真的很爽,不过有很大的缺点就是,因为这样,我室友在时,根本不敢跟她爱爱,虽然我跟室友睡不同的房间,但是我对外面租屋的隔音不敢恭维(我室友是我的死党,我们两合租两房一厅的房子),深怕小诗的叫声会让大家很尴尬,所以每次都要等室友出门才敢爱爱,而且小诗怕被别人说闲话,晚上几乎都还是乖乖回女生宿舍睡,倒也没多少机会能常常跟她爱爱,也因为这样,我们每次做的时候都特别兴奋。小诗的阴部也很漂亮,奇怪的是阴毛少而整齐,跟我看的A片都不太一样,她很容易湿,但是小穴很紧,因此虽然有足够润滑,依然对小弟弟刺激十足,同样没把持的话,一定早洩(看来我还练了不少把持功夫,甚至有时候边爱爱边莫背英文单字转移注意力),要把小诗干上高潮倒是蛮容易的,因为她非常敏感,她高潮时除了叫声高昂之外,很别的是她会发抖,然后脚板会下压,这都是A片看不到的,很特别吧?所以我很爱跟小诗做爱,但是遗憾的是,我们家小弟弟却从未真正碰触到小诗,我们做爱她很坚持要带套子,而且她也不帮我口交,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能跟她在一起做爱,真是再幸福也不过的事了。

    再来说到我室友阿伦,他从大一就跟我很好,算是班上的死党,联谊或是有好康的,我们都会一起共享。阿伦虽然并不是长得特别丑,人也还不错,奇怪的是到现在他一直没有女朋友,后来我才发现原来他也喜欢小诗,只不过因为她已经是我女朋友了,所以也只能跟她变成好朋友。阿伦对我还不错,对小诗更是照顾有加,有时我上比较晚的课,他没课就会买东西回租屋给小诗吃,有时我忙社团的事,他会陪小诗在我房间看电视或是陪她聊天,甚至小诗要回台北时,他还会送她去火车站,而且自从小诗跟我在一起后,他居然越来越少参加我们班上的联谊,每次都怂恿我去,说小诗他会帮我应付,后来才知道,他其实一直想把小诗从我身边抢走,才会这样做,一切事情就发生在一次跟护专的联谊后。

    上个月我们班男生跟护专的女生联谊,因为我运气还不错,抽钥匙时,我的钥匙被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美眉抽到,我负责载她,联谊结束后,她居然还主动约我出去吃饭,虽然拥有小诗我应该很满足了,但是男人就是这样,已经到手的就不珍惜了,遇到外面有诱惑,马上就被吸走了,至少这次我是这样。于是我就骗小诗说我要跟班上的同学讨论功课,于是便跟那个美眉出去吃饭,没想到这次刚好被阿伦歹到机会,在小诗面前捅我一刀,局然把真相跟小诗说,还跟我说是小诗逼他讲的,那晚我回到租屋,小诗在我房间,电视没开?音乐没开?坐在我书桌前,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小诗:「你去哪里了?」

    我:「没有阿!就去同学那讨论功课。」

    小诗:「你还敢骗我,阿伦已经跟我说了!」

    我:「唉唷!就跟朋友出去吃个饭,又没怎样!」

    小诗:「朋友吗?那怎不找我一起去,还骗我?」

    我:「就知道妳会这样,谁赶找妳去阿?」

    我们越吵越大声,阿伦则躲回他房间了,我还没心情早他算帐,因为小诗斗大的泪珠开始流下,而我就在气头上,也不想安慰她,一气之下,安全帽拿着,「怎样?我就是要去找朋友啦!」,门一甩我就下楼了,我本来真想发动机车,去7-11买灌啤酒降火,可是心想好像是自己不对,但是现在回去面子又挂不住,乾脆在楼下,看看小诗气消了会不会打手机来找我回去,结果等了十几分钟,一点音讯都没有,我开始害怕,该不会我闹太大了,小诗不理我了吧?把心一横,没面子就没面子,先上去赔罪好了。于是我冲冲赶上楼,发现刚刚气急了,大门居然没关,于是我推开门进去,发现室友的房门是开着,里面没人,而我房间门则半掩也没关,里面传来小诗跟阿伦的对话。

    阿伦:「妳不要再哭了,男生总是比较爱玩阿!」

    小诗:「可是他怎幺可以这样,你怎幺就没跟他去玩?」

    阿伦:「因为…因为我想说妳自己一个人,需要人陪阿!」

    小诗这时哭得更大声了。

    小诗:「阿伦,你对我真好,我可以借你肩膀一下吗?」

    阿伦:「嗯!」

    我一听这还得了,本来想把门推开进去骂人,但是这时却又想看看皆下来会发生啥事?小诗应该不会背叛我吧?色情文学看多了,那种看女友被别的男人淩辱的想相我也想过,因此也想看看是不是有机会发生,虽然小诗可能会被阿伦怎样,但是我想紧要关头再进去阻止应该就可以了,于是我把门稍微推开,可以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但是他们太沈醉了,没发现。
    阿伦:「小诗,其实我也很喜欢妳!」

    小诗稍微将阿伦推开:「恩!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我很爱小明的。」

    阿伦:「我会比他对妳更好的…」

    这时阿伦一把把小诗抱入怀中,然后居然强吻小诗,小诗极力想把他推开,但是挣扎了没多久,就和阿伦吻了起来,阿伦见时机成熟,本来还抱在小诗腰上的手,竟然往上来到小诗的胸部,然后一把抓了起来,「哦~~」,小诗把阿伦的手抓开,「不可以,我们不可以这样!」,小诗站了起来,阿伦没回话,一把把小诗抱倒在我的床上,又吻了下去,小诗挣扎着,「不要~阿伦,住手~」,阿伦哪可能住手,他的手正隔着小诗的T恤,抚摸小诗的奶子,「喔~~嗯~~不要摸~~嗯~~」,小诗的挣扎越来越微弱,慢慢的推阿伦的双手变成抱着阿伦,我看得血脉喷张,应该是时候阻止了,但是我却没有,依然在偷看着,此时小弟弟已经硬起来了(原来这就是亲眼看到女友被淩辱的快感)。阿伦见差不多了,开始一边吸允小诗纯白的脖子,一首已经摸到小诗的大腿,小诗的裙子已经被掀到内裤都露出来了。接着阿伦把小诗的T恤掀起来,开始吸她的奶子,「喔~~轻点~~嗯~~嗯~~」,小诗似乎开始陶醉了,因为小诗很敏感,如果我没记错,这时小诗的阴部应该已经湿了,阿伦这时把手移到小诗的阴部,隔着内裤刺激着小诗的阴核与阴唇,「阿~~那里不能摸~~不要~~喔~~」,小诗虽然说不要,却没有反抗,阿伦抚摸一阵子之后,把身体下移,隔着内裤舔起小诗已经很湿的阴部,小诗则一边呻吟着一边双手在抚摸自己的胸部,想必很舒服。

    阿伦一边舔着,双手却离开了小诗的大腿,我定神一看,干,他在脱自己的裤子,鸡巴已经直挺挺着了,难道他準备要干小诗了?难道他不知道这是死党的女友?阿伦脱下自己的裤子,小诗没发现,但是阿伦接着双手去剥下小诗的内裤,就在此时,小诗恢复了理智,「不可以,阿伦,我不能这样做。」,小诗一手抓的自己的内裤,一边说到。「小诗,我真的很喜欢妳,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小诗看了他一眼,「恩!可是你只能摸跟亲,不能放进去喔!」,干,小诗居然背叛我,要阿伦摸她亲她,帮她自慰阿?阿伦点点头,小诗也鬆了手,就这样,小诗的内裤被脱到她的脚踝上挂着,阿伦则一脸埋进小诗的两腿间拼命舔着,小诗则又开始舒服着呻吟。也许小诗是想报复我?也许小诗是想报答阿伦平常对他那幺好?我一边兴奋着,一边这样安慰着自己。

    「喔~~嗯~~嗯~~」,小诗好听的呻吟声不绝于耳。阿伦舔了她阴部一阵子后,擡起头,开始用他的手按摩着小诗的阴唇,接着缓缓的把他的中指往小诗的小穴插进去,「啊~~~~~」,小诗长叫一声,阿伦开始来回抽插他的中指,小诗的身体居然也开始迎合着摆动,果然是很享受性爱的女孩,看得我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干小诗,但是我认为,在这偷窥,比进去干她更爽快,真希望有一台DV能拍下来就好了。阿伦这时一首抽插着小诗的嫩穴,身体则又往抱着小诗,吻着小诗的唇跟她的奶子,我看阿伦的鸡巴就在小诗大腿边磨蹭,距离小诗的嫩穴不过几公分,小诗则闭着眼睛一边呻吟,一边摆动身躯去迎合阿伦的动作,不一会儿,阿伦将他的手拔出来,我看到他手上尽是小诗的淫水,这时阿伦看了一下小诗,弓起身子,双腿跪姿,然后双手扶着小诗的腿,鸡巴已经对準的小诗的嫩穴,我知道他要干小诗了,是时候进去阻止了,必要时可能还要打一架,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时,房内传来:「不要~~不可以~~喔~~清点~~啊~~」,我看到阿伦屁股往前一顶,鸡巴没入了小诗的嫩穴,小诗则挣扎着,但是双手哪有阿伦力气大,被阿伦压着,小诗不要声混杂着淫叫,就这样被阿伦干进去了,而且是他妈的没带套子,干,没想到第一个帮小诗开苞的人是我,但是真正小弟弟有福气第一次接触小诗阴道跟淫水的却是阿伦,当时心里真是既兴奋又生气又捨不得,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小诗的挣扎逐渐缓和,取而代之的是舒服的淫叫声,阿伦干进去之后,开始前后抽插着小诗的嫩穴,小诗的淫水甚至把床单弄湿了,似乎异常兴奋,难道她被别的男人干更爽?还是这是偷情的快感呢?阿伦一首紧握着小诗的奶子,一首则擡起小诗的右脚,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干进小诗的嫩穴,「喔~~喔~~喔~~」,小诗有节奏的发出呻吟,大约抽插五分钟后,阿伦拔出他的鸡巴,把小诗翻过来变成趴着,嘴巴吸允着小诗完美无瑕得肩膀(这个淤青好久才消),然后一手握着小诗的奶子,趴在小诗身上,利用自己的双脚把小诗的双脚撑开(一脚还挂着内裤),然后从后面干了进去,「啊~~~喔~~~嗯~~喔~~」,这次小诗就没有挣扎了,大概觉得反正已经被干了,况且很舒服,我看到这种景象,已经忍不住快要射了,我不禁把手申进裤子里,抚摸着自己的小弟弟。

    阿伦持续抽插着,每次都很用力的插进小诗的嫩穴,好像要把它插破一样,我看阿伦表情严肃,对小诗说:「小诗,我干妳舒不舒服?」,说实在的,我从来没跟小诗说过「干她」这种话,因为她不喜欢髒话,没想到小诗不但没生气,居然还点头,「嗯~~舒服~~喔~~轻点~~」,阿伦哪可能轻点?大概是想说反正得到身体就算了,大概也只能干这一次,就干用力一点。大约数分钟后,阿伦加快了速度,「小诗~~我真的很喜欢妳~~」,小诗大概也意识到阿伦要射精了,「阿伦~~停下来~~嗯~~我今天~~不行~~阿伦~~喔~~不要射在里面~~嗯~~」,小诗原本抱着枕头的双手,反向来想推开阿伦,身体也想翻正,但是阿伦力气大,压着她,「阿伦~~我~~喔~~~~~~~」,一阵长吟后,我知道小诗高潮了,因为小诗发抖,脚板也板平,原本挂在脚踝的内裤掉到了地上,就在同时,阿伦屁股往前一压,「ㄜ~~~」,便把浓稠的精液全射进了小诗的子宫,两人几乎同时达到高潮,而我也在自己的裤子内射精了。

    阿伦休息了一下,便抽身离开小诗的身体,两人躺在一起喘气,乳白的精液也从小诗的嫩穴缓缓流出(还射真多阿),此时小诗起身拿卫生纸,我怕小诗可能要去浴室沖洗,赶快退到大门外,跑到楼下。

    等了约十五分钟,再上楼时,看到阿伦在自己房间滩躺着,小诗则刚洗过澡,在擦头髮,我则若无其事的走进去跟她说了声对不起。我们和好了。

    上礼拜,小诗跑来我们班上找我,她进来时先看了阿伦一眼,然后到我旁边跟我说有很重要的事要谈,我们到校园中的林子里。「明,我好像怀孕了。」,天阿!晴天霹雳,我干小诗一定都有带套子,唯一一次小诗被射进去就是阿伦阿!她居然怀了阿伦的小孩。小诗一边哭,一边一直跟我说对不起,说她是一时糊涂,可能是那天太难过了,才和阿伦发生关係,我则装作不知道,很惊讶的说:「妳太过份了!!」,小诗怕我不要她了,一直跟我说对不起,要我原谅她这一次,后来我想想自己也不对,便原谅了她,并且跟她约定不让阿伦知道。

    我带她去看医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好是早期,可以吃药打掉,她今天的血量有明显的少了,下週带她去複诊,看有没有排乾净,事情应该就告一段落了!!

    现在想想,都是自己贪玩,又爱女友被淩辱,色文对我的影响还真大阿!女友居然被死党干大肚子,还要我负责!!真是报应阿!!

    路过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论坛
    大家一起来推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