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大丑风流记(23)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二十三) 送别
     
     
    两人甜甜蜜蜜的过了两天。第三天,锦绣要回家,是早上八点的车。这天早上,大丑四点多起来做饭。米下锅,菜切好,一切按部就班。当他把菜进锅时,锦绣来了。她还没有洗脸,身上穿件牛仔服,衣服下两条腿光光的。腿长得真好,修长而健美。大腿较白,小腿稍黑。锦绣是劳动人民出身,当然不可能像小君倩辉那样,长得如一只白羊。
     
     
    由这两条腿,大丑一下子想到她身上被衣服掩盖的别的部位的美好,又想到那些地方带给自己的快感,顿时心里热热的,肉棒蠢蠢欲动。目光自然而然的在她的胸腹上扫视。脸上带着憨笑。锦绣是个聪明的姑娘,当然能领会他的目光的含义。她白了大丑一眼,用手一捂胸,娇嗔道:“牛大哥,我好怕你呀。怎幺还没有看够呀。都看了两天了”。说罢,转身想走。
     
     
    大丑迅速过去搂住她的腰,在她脸上唧地亲一口。温和地说:锦绣,怎幺不多睡会儿,牛大哥正在做饭给你吃。
     
     
    锦绣挣扎几下没挣开,便顺势倒在他怀里。锦绣说:一醒来,身边没有你,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大丑听得有点心酸,连忙笑道:“只要你愿意,我永远在你身边”。锦绣含情地注视着大丑,柔声说:牛大哥,你对我真好。我要缠着你的话,你的女朋友怎幺办?大丑叹口气,毅然说:不管她。只要你愿意跟着我就好。
     
     
    锦绣一听,花一般的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她欢呼道:牛大哥,你真好。我可当真了。我可把你当我的男人了。你可别后悔。
     
     
    大丑说:你回家后,看一眼家里人。如果找不到什幺合适的事做,就回来找我。那时,只要我还在哈尔滨,我一定会帮你的。一定会照顾你的。
     
     
    这几句话说得很真诚,像一股暖流,流进锦绣的心。锦绣很感动,喜道:“咱们拉勾”。大丑伸手,两人果然像小孩子一样拉起勾来。两人相视笑着。大丑望着她,见她微张的红唇,在笑脸,皓齿的映衬下,如两片红润的花瓣,十分动人。他的心一蕩,不禁想起她下边更美的花来。
     
     
    他双手猛地抱住她的腰,一低头,吻住她的小嘴儿。锦绣也不拒绝,生硬地迎合着。大丑得意地把香舌含在嘴里,美美地啯起来。同时两手向下,在她的光腿上抚摸着。他的腿很光滑,有点凉。本能的,两只手集中在屁股上,连抓带捏的。像玩着一件美妙的玩具。屁股上只有一条小裤衩。两手在上边横行着,取乐着,渐渐地滑入腚沟作怪,在她最迷人的双孔上挑逗着。虽是隔着裤衩,仍然害得锦绣全身发抖,鼻子直哼哼,若不是大丑堵她的嘴,她早大声叫出来了。
     
     
    大丑摸着,发现锦绣的腚沟湿了,水越发的多了。手指上都有了春水。暖暖的,滑滑的。想到是从美女下体流出来的,又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他不禁得意洋洋。
     
     
    他嫌裤衩害事了,两手各执一边,往下褪。锦绣挣开他嘴,叫道:“不可以”。小手下去进行拦截,但无济于事。裤衩离开原位,到屁股下边。大丑厉害的手指直接的进行工作。一手在屁股肉上像搓面一样,一手的中指塞入小穴插动。偶尔还在小屁眼上触动着。锦绣大受刺激,娇躯颤着,像风中的枝叶。她再也不顾羞涩了,无所顾忌地叫着:“牛大哥……小妹……痒死了……快放过我吧……”。而两条胳膊,却亲呢地搂住大丑的脖子。小嘴凑上来,在他的脸上乱亲着,美目半闭着,鼻子唔唔的哼着。
     
     
    大丑被她的亲得心里大乐。大声说:锦绣,我想要你。好不好?锦绣摇头说:“不……好”。可一双美目却热情而妩媚地瞅着他。大丑知道她言不由衷。再不逗她玩了。放开她,让她弯下腰,两手扶着灶台,把屁股撅起来。锦绣嫌姿势难看,不想做。大丑便心肝宝贝的叫了千百遍,锦绣才勉为其难的做这姿势。
     
     
    上身的衣服,垂下来遮住一半屁股。这半遮半露,更为有趣。大丑把衣服撩起,令其白屁股完全露出。锦绣的屁股虽不如小君与倩辉的大,但很圆很翘,形状很美。大丑很兴奋地在上边亲着,咬着。锦绣被逗的直笑,骂道:牛大哥,你好讨厌呀。
     
     
    大丑说:“我还会亲更好的地方。叫你更舒服”。说着,分开屁股,舌头在腚沟里肆虐,把肉洞与屁眼舔得水汪汪的。双孔都一张一缩的。锦绣受不了刺激,大声叫道:“牛大哥……你害死小妹了……你快点……进来吧……”。叫完,回头向大丑媚眼直飞,眸射春光。
     
     
    大丑爱上这姑娘的肉体。他掏出肉棒,扒开屁股,将龟头顶在红嘟嘟的洞口上。挺了几下,才慢慢地塞进去。等全根尽入,锦绣满足吸一口气。
     
     
    大丑笑问:妹妹,舒服吗?锦绣回头一笑,伸舌舔舔嘴唇不答。大丑高兴的凑过嘴,舔她的舌头。肉棒也不停,一下一下在小穴里进出。紧紧的小洞,把肉棒包得密不透风,使大丑充分享受到少女的美穴的销魂滋味。
     
     
    大丑说:我想摸喳。锦绣。锦绣笑骂道:“你这个大色狼……我被你占尽便宜了……”。但还是伸一只手,解开扣子,露出乳房来。
     
     
    大丑脱掉她衣服。这下,锦绣一丝不挂,美好的上身全在外边。大丑贪婪地亲吻她的背,两手各握一只奶子,爱恋的握玩着,捏着奶头。大肉棒像一只猛虎,凶猛地向前冲着。插得穴肉一翻一入,春水缓缓溢出。小腹把屁股撞得啪啪的,声音脆响。两人的阴毛一合一分,锦绣的娇嫩的小屁眼也有节奏地一动一动。这一切看得大丑兴高采烈。
     
     
    他激动起来,双手轻拍锦绣的屁股,大肉棒奋起神威,越插越快。小穴带给他的快感,使他大声喘着,与锦绣的呻吟应和着。肉棒与肉洞,像一对冤家,互不相让,甜蜜地厮杀着。
     
     
    锦绣哼叫道:“牛大哥……你……真行……让我……好舒服……我……爱死……你了……我一辈子都……不忘了你……”。
     
     
    大丑笑道:“好妹妹,你的屄真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操你屄的滋味”。
     
     
    锦绣不满的说:“什幺屄……屄屄的……难听死了……”
     
     
    大丑逗她说:“难听吗?你不也在说吗?”。
     
     
    锦绣气道:都是……你……害的……
     
     
    说罢,在大丑大腿上捏一把。大丑故意大叫道:“好疼呀”。叫罢,抱住她腰侧,专心的插穴。
     
     
    在锦绣的唱歌下,大丑插到二百下时,就有射意。他深吸一口气,停一会儿,才继续。又是几十下,便把锦绣给推上欲望的顶峰。锦绣长声叫道:牛大哥……妹子……舒服死了……你真好……
     
     
    一股热流浇在棒头上,爽得大丑心里一颤,实在忍不住了,飞快地插动,嘴里大叫道:锦绣……妹妹……你的屄真好……我喜欢操你……
     
     
    滚热的精液,像子弹一样射进锦绣的小洞里。使锦绣享受到被射中的快感,她不由喊道:好热……好大的力气……
     
     
    锦绣突然闻到一股糊味儿,急忙说:“不好了,菜糊了”。大丑赶忙关闭煤气。把小闷罐端下来。一回来看锦绣,光溜溜的,阴毛泛着水光。他嘿嘿的笑了。锦绣捡起地上的衣裤,红着脸,在他的肉棒上抓一把,才一阵风地跑回卧室。大丑一瞧她,屁股肉颤着,两腿交替向前,腚沟时大时小,小穴一隐一露的,香艳而性感。心里热哄哄的。心说,这姑娘真可爱。跟小雅可称二娇。如果法律允许就好了,把俩人都娶着。如果真行的话,不知道小雅肯不肯。估计她绝对不肯的。哪个女孩子甘愿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老公呢。
     
     
    两人开始吃饭,四目相交,心里都甜甜的。都不想分离。但没法子,锦绣与同伴,还有公安局的人说好了,今天便走。不能失信。再说心里还惦记家人。她已经告诉大丑,她家里还有母亲与一个弟弟。母亲种地,养猪,养鸡。自己也帮着忙活。没事时,才上城里打工,挣点零花钱。大丑也发现,她的小手有一点粗糙,显然是长期劳动的结果。其实大丑的手,也是粗糙的。他同样也是劳动人民。他高中毕业后,装过车,筏过木。在土建队搬过砖,和过水泥。后来又蹬车。可以说,深深体会过底层人民的甘苦与艰辛。虽然现在好过了,他永远也忘不掉那段日子。
     
     
    锦绣的弟弟,在城里上高中。住在城里的叔叔家。叔叔家里只有一个姑娘,因此叔叔当他是儿子一般。她弟弟的上学的钱,大部分来自叔叔。两家的关系亲如一家。
     
     
    锦绣是个好女儿,常帮母亲分忧,也常给弟弟零花钱。亲友邻居一致夸奖这位漂亮的姑娘。锦绣的漂亮,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不知道多少小伙子,被锦绣给迷住了。她的明亮的目光在谁的脸上掠过,谁的心便紧张的格登一下子。追她的人,不在少数。锦绣也谈过几个对像。农村的小伙子,勤劳朴实,待人真诚。只是缺少情趣。而城里人,又太势利,太伪善。与锦绣谈对像的城里人,长相都不错,经济条件也好。但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没认识几天,便想动手动脚。有的才认识一个月,就想脱锦绣的衣服。这个特点,把锦绣给吓跑了。再也不敢谈城里对像。
     
     
    这回被骗到哈尔滨来。等于在火炕旁转了一圈。差点死在这里。在她看来,真当了小姐,是生不如死。自己才不会靠卖肉挣钱。那样的钱太髒。自己是有尊严的,宁可去死,也不要耻辱的活着。当她从歌舞厅逃出来,被人从后边紧追不舍,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去了。在那一刻,她甚至想到自杀。当她钻进楼洞,上一层,敲一家门时,她充满希望。然而那些人家明明有人,却不给开门,使她绝望。在那关键的时刻里,她转过一个念头,如果有谁给自己开门,她一定要重重的报答人家。如果是女的,自己一定给当佣人。如果是男的,若是年老的,一定当他女儿,伺候他;要是年轻的,自己一定把处女身子献给他。不要他负责。她连敲几家门,都没有反应。她眼前发黑,几乎要崩溃了。她打定主意,如果真没人搭救的话,自己便爬上顶楼楼梯口的窗户,从上边跳下来。她要用死来证明自己的不屈与清白。
     
     
    万万想不到,竟然绝处逢生。终于有人给她打开门,像一道阳光划破黑暗,自己眼前无限光明;像一只温暖的手,把自己拉过去,使她远离地狱。那一瞬间,她感动的跪下来。其实她知道,即使自己不跪下,他也会救她的。她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个好人。是可以信赖的。他会救她。他像她们农村人一样,真诚,淳朴,善良。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他不会见死不无救的。
     
     
    当她躲在屋里,那些坏蛋穷凶极恶地闯来时,她心里又哆嗦起来。她真有点后悔进他的屋。如果那帮人抓住她,不但自己完了,还给他带来大难。那一刻,她打开卧室的窗户,她靠近窗户,一旦他们闯进来,她立刻跳楼。像一只断线的风筝,从高空坠落。他的大恩只好来世相报了。
     
     
    想不到他那幺勇敢,说啥拦住他们不让进。又搬出一个大人物的名字,把他们压倒。谢天谢地,自己总算虎口脱脸,死里逃生。她多幺高兴,又多幺感激。她激动的扑到他怀里,忍不住亲他的脸。她虽然性格很好,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要脸的稳重的姑娘。想不到自己会亲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不知道他会不会笑话自己的轻浮。事后一想,自己羞得脸红心跳的。
     
     
    跟他谈一次话,印像更好。跟自己想像的一样,他的确是个好人。美中不足的是,长相丑点。那条疤真是大煞风景。女孩子心里多少有点想法。但也只是一时的失望,稍后,她想,长相好有什幺用呢?自己在逃难时,挨家敲门,也没见有哪个帅哥给自己开门。长相与品质根本没法比。
     
     
    那一晚,她真想扑到他怀里献身。让他知道好人有好报。事实上,自己是个女孩子,哪有胆子那幺做。那样,他会看轻自己的。那晚自己睡得真好。跟睡在自己家里一样的舒服。
     
     
    自己在公安局里的日子,天天想着这丑汉,想着这座让她活命的楼房。她一出公安局,便往这里跑。公安局的人真好,把自己送来不说,还出钱给买菜。自己酒量不算好,见他高兴,便陪他喝了几杯。在酒精的作用下,自己鼓足勇气,投怀送抱,献上宝贵的女儿身。原以为献身完了,便会心安。就此离去,两不相欠。哪知,在这里过了两天,竟然不想走了,想和他长相厮守。甚至想嫁他当老婆。明知他有女友,这个念头却无法打消。当他说愿意娶他时,她高兴得想哭。这人真有良心。明知那事不大可能。她心里还是甜蜜的。自己总算没有看错人。
     
     
    想到离别,心里不免苦涩。自己还能见到他吗?天高地远的,太难了。中间还隔着他女朋友呢。想到他女朋友,锦绣脸色一暗,眼睛都湿润了。
     
     
    大丑吃着饭,见她有了泪光。给她挟块肉,微笑道:“怎幺,舍不得我吗?”。锦绣不吭声,放下筷子,坐他旁边,头一歪,脸贴在他身上。大丑一手搂着她,一手吃饭。嘴里夸道:“锦绣,真乖。哥哥等你来当我的女人”。锦绣痴痴地说:我答应你,当你的女人。大丑放下筷子,在她的脸上亲了又亲。锦绣躲避着,笑道:别亲,别亲了,你嘴上还有饭粒呢。
     
     
    两人正调笑着,这时手机响了。是李铁城打来的。说是中午在饭店请客,请广大亲朋好友。饭后,他要回老家尚志居住。让大丑务必去。大丑满口答应。
     
     
    离别终于到来了。大丑送她去哈站。她的同伴和公安局的同志在那里等呢。在她上车前,两人说了最后的话。大丑在她耳边说:“到家了,给我来个电话。报声平安”。锦绣含笑点头。接着,她在大丑耳边低语:“牛大哥,妹妹也喜欢被你操……操屄。”
     
     
    说罢,深情地望大丑一眼,活泼地跑开了。向车上跑。
     
     
    大丑向她挥着手,火车像一条长龙,渐行渐远。他不知道哪天再能见到她。他会想她的。刚才她的声音又嗲又媚,又认真,又带点羞涩,令人闻之销魂。
     
     
    望着列车远去的影子,他的眼前,再次现出锦绣的俏脸来。多好的姑娘,若没有小雅,我一定会娶她。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内容真丰富..真实的故事..
    ((助跑~~~~~~~~~~~~~~~~~~))
    我推!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