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婚姻男女(又名离婚男女or落叶) 4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四、心渐渐冷

    爱情里要是掺杂了和它本身无关的算计,那就不是真的爱情。

    ——莎士比亚

    之后的一个多星期里,A女一直把她孩子送回父母家带着,而我和A女几乎天天颠鸾倒凤好几次,每次都是她主动要求。她的性欲,随时随地都会有,哪怕是出门、逛街、坐车、吃饭,没準什麽时候她就想搞。

    而她的性技巧更是令人大开眼界。那段时间,在她的谆谆教诲之下,我也遍尝男女之事的快乐,天天都有新花样,次次都有新体会。A女想我之不敢想,做我之不能做,完全可以称作一名性专家,她想出来的名堂,完全可以引发一场新型性革命、性风暴、性解放了。

    我每日享受着肉欲的尽情放纵,也常常想:与她的知行合一、言传身教相比,那个光说不练的李银河博士还怎麽好意思再出来混?丫成天说这说那的完全都是在YY。有时我甚至想,假如奥运会有性运动十项全能比赛的话,她完全可以代表国家参赛,拿个世界冠军什麽的毫无悬念。
     
     
    被前妻这个超级性冷淡折磨了那麽多年的我,一离婚就遇到了超级性亢进的A女,才遇到俩女人就让我遍尝了人间百味,莫非是老天爷对俺的一种补偿?

    不过,尽管起初对A女的身体很着迷,但天天这样连轴转,也让我禁不住有些纳闷:这A女的性欲怎麽这麽强啊,每天如狼似虎、如饑似渴,简直就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性交永动机。

    亏得我过去一直注意体育锻炼,身强力壮;加上被前妻那个性冷淡憋久了,自己也在搞生理补偿,否则对她超强的性欲真还有些吃不消。不过要是长此以往,怕是也不行。咱这体魄,一个星期搞七回是完全可以胜任的;但要是每回都得射三四次,那他妈的也吓人。就是铁打的身子骨,早晚也得给她掏成蜂窝煤。

    当然了,这是后来感觉到的,起初还是很高兴遇到这麽台永动机的。

    跟她交往感觉不错,我就主动提出,想见见她的儿子。俗话说爱屋及乌,我喜欢A女,也就打算喜欢她的儿子。

    对于我的主动,A女显得非常欣喜。又一个星期天,她安排我见了她儿子。

    A女的小孩叫皮皮,一见面,那小子就屌着个脸上下打量我一阵,眼神就跟警察审视犯人、老板审视求职者一样,然后又跟A女耳语了一阵。这种显然不友善的举动,让我浑身感到一阵不自在,心想:这小子怎麽这样啊,真是来者不善。人如其名,果然皮的很。

    但是转念一想,嗯,咱得换位思考一下:小孩毕竟是跟咱这黑脸陌生人第一次见面,而且这黑脸陌生人还跟他妈拉拉扯扯的,所以有些戒心敌视可以理解。离异单身带着男孩子的女人,家里长期缺乏父亲的角色,很容易産生恋母情结;加上A女离异五六年,肯定不止跟我一个男人交往过;所以,皮皮见到陌生男人请他们吃饭,就明白这人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早晚会跟日本鬼子似的凶相毕露,把他妈压到身下叉叉,人家自然会跟小兵张嘎那样産生出满腔敌意。所以,作爲一名初来乍到的日本鬼子,咱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第一次见面嘛,一般都是以吃饭开始的。A女家附近的地况我不是很熟,出了她们家所在的小区,见到路边有一家装修得很气派的粤菜馆子,就问A女那里怎麽样。A女回答道,那家馆子价格偏高了点儿,但味道很不错,以前别人请客时来过一次。

    见她肯定说这家馆子味道不错,我也就领她们娘儿俩进去了。价格偏高就偏高吧,能贵到哪里去。第一次见面,别让人家小孩觉得我这人挺小气。

    进去以后,发现里边确实气派,光门口的迎宾小姐就两排,一排有十个。迎宾小姐个个都在1.70米以上,而且着装也挺讲究:不是穿类似一般饭店里的那种廉价旗袍,而是穿得跟空姐似的,让人看上去禁不住心旌摇动。

    落座后,出于礼貌我让A女和皮皮点菜。A女还好,点了几个不便宜也不算贵的;皮皮可就不客气了,张嘴就说要吃鲍鱼。

    我一听,心想:我靠,太奢侈了点吧,好几百一只呢,不是吃公款的话谁点这个啊。于是对他说:“鲍鱼……太贵了点吧,要不咱们换个别的?”

    谁知皮皮一听,翻了翻白眼,充满鄙夷地咕哝了一句:“哼,才几百块钱一只还算贵啊?真抠门儿……”

    我靠,好大的口气!我不禁吸了一口冷气。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张嘴就是“几百块钱还算贵”,这魄力可太……

    但是,看着她娘儿俩那望眼欲穿的目光,又想到这毕竟是初次见面,就是装,也得装出宽容和善的姿态来。别说我,电影里就连人家日本鬼子有时候还从兜里掏出几块糖,对那些儿童团说:“小孩,你的不要怕,过来,皇军大大的亲善。”我这是打算跟人家过日子呢,千万不要给小孩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否则小孩不接受我的话,以后我俩也难处了。

    想到这里,我还是狠狠心点了两只鲍鱼。只是有点后悔,自己干吗要领他们来粤菜馆啊,真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早知道这样该领他娘儿俩吃自助餐去,撑死他也就一百多块钱。

    我之所以只点了两只鲍鱼,是因爲我不要。我以前吃公款没少吃那玩意,根本不觉得有什麽好吃。而且,我是工薪阶层,自己掏腰包消费不起那玩意,她们娘俩乐意开洋荤就开吧。

    菜上来以后,皮皮立刻狼吞虎咽起来。我点了一枝烟,注视着小屁孩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似的吃相,既有些可怜,又有些反感。

    A女似乎察觉出了我的不快,就把自己的鲍鱼切了一半递给我。我连忙推辞说:“不用啦,我不喜欢吃这个。”

    小屁孩一听,立刻说:“那给我吧!”

    说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自己动手把半只鲍鱼从我盘子里夹了去。

    A女只是装样子呵斥了他一句,“你怎麽这麽没规矩啊”,却也没再把那半只鲍鱼夹回来。

    我抽了一口烟,看着小屁孩那缺乏教养的样子,心想:嗯,怪不得人家说离婚女人带孩子很难找对象,都像这样的话,能找得着才怪。

    最后一买单,这顿饭花了一千大几百块钱。虽然所一个月能挣一两万薪水,但这顿饭吃的我还是有点心痛。并非我掏不起这钱,而是觉得把钱浪费到这上边太不值了。不过,既然来了,就硬着头皮撑下去吧,以后没準还得一起过日子呢。

    吃完饭从馆子里出来,正準备送她们母子回去,皮皮忽然对A女说:“妈,我想买一双球鞋。”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小子脚上的球鞋破了个大洞。我看着她娘儿俩,她俩也望眼欲穿地看着我。我能怎麽样,那就去买呗,反正是舍命陪君子了。

    到了商场,我领她俩去到了李甯专柜。谁知,皮皮看着柜台上摆放的一双双球鞋,却流露出一脸的不屑,撇了撇嘴,说:“咱们别买李甯的了吧,现在谁穿李甯的烂货呀,穿出去丢人,要买,就买耐克!”

    我一听,心想:嘿,我操,你脚上穿的是连李甯都不如的杂牌地摊货,还破了个洞,半个脚丫子都露出来了,居然还说李甯的是烂货?好个甯缺毋滥啊,有个性!

    无奈,我不想因爲这件事情引起皮皮对我的不满,只好带他到了耐克专柜,买了双400多块的耐克鞋。付钱以后,小屁孩立刻欢天喜地地把耐克鞋穿脚上了,原先那双破鞋直接扔了。

    本以爲这样就算皆大欢喜了,正準备下楼送她们回家,谁知路过玩具柜的时候,穿着新鞋的小屁孩又说:“叔叔,我要买个玩具。”

    我看了看他,没吱声。

    “叔叔,给我买个玩具吧,这是最后一个要求了。”小屁孩依旧央求不止,口气听上去可怜巴巴的。

    我看看这娘儿俩,发现她俩又在望眼欲穿地看着我。唉,我能怎麽样,那就买呗。于是我核实了一下,问:“当真,是最后一个要求吗?”

    “是的,买了玩具我就回家。”

    “行,那去挑吧。”我又松动了一步。

    本以爲他会买个几十块钱的玩具拉到,谁知小屁孩居然看上了一辆1300块的仿真汽车模型!这孩子是什麽眼光啊?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现在的商家也是缺德,哄小孩的玩具搞这麽贵干吗啊?20个这种破玩具都能买个奇瑞QQ开了!

    我觉得这个破玩具实在不值这个价钱,就有些不高兴了,对皮皮说:“这玩具完全是唬人的,你看就这堆破铜烂铁,值得了一千多吗?你妈上班骑的那个电动车,也不过是这个价,咱们换一个吧。”

    “不,我就要这个。别的我的都看不上。”小屁孩革命意志非常坚定,口气的权威性不容置疑。

    我看了看A女,希望她出来救驾。可是A女就跟没听见我们的对话似的,拿着那个玩具左瞧右看,嘴里还说:“嗯,守杰,你看这车做得真好啊,跟真的似的。”

    我一看是这样,靠,这完全就是在暗示我掏银子嘛。无奈中我拉开钱包,发现刚才一番花费后没剩几个现钞了。于是,我不好意思地说了声:“现金不够了,咱们今天就先不买吧。”

    谁知小屁孩却盯着我的钱包,眼巴巴地说:“那你可以刷卡呀!”

    我昏,连这他都知道!我再次擡头看了看A女,很想让她制止住小屁孩这种得寸进尺的要求。但是,A女却显然没有那个意思,而是望眼欲穿地看着我。妈的,她这是在考验我是不是真的对她儿子好吗?这能考验出什麽来?

    无奈中,我还是刷卡付了款。不是我心甘情愿买这个单,而是想赶紧结束这破财的Gloomy  Sunday(黑色星期天)。

    谁知,抱着玩具的小屁孩还没笑一分锺,就又看到了电玩,瞬时忘记了刚才所说的“这是最后一个要求”的承诺,说想玩电玩。

    这时A女大概也觉得小屁孩实在有些过分,或者是急着回去上床,显得有些不耐烦,用生气的口吻说:“今天太晚了,东西你也买了不少了,咱们回家去吧!”

    小屁孩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说:“这不才八点半吗?一点也不晚。”然后又央求我道:“叔叔,咱们就玩一个小时行吗?就一个小时。”

    其实这时我已经失去了耐心,实在不想再陪着小屁孩浪费时间和金钱了。而且,没準再待一会,他又会想出什麽新的花钱名堂。这家伙,有志不在年高,什麽都懂;而且毫无信用,刚说过的话转眼就当成放屁了。

    于是我不答话,不拒绝也不答应,只顾往商场外走。小屁孩一下子抱住我的腿,不让我走。我也不好意思把他扒开,只得站住,等待A女表态。

    A女也显得很烦躁了,估计她还急着回去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呢。只见她提高了声音,教训小屁孩道:“你怎麽没完没了啊?都八点半了,你明天还上不上学啊?回家,马上给我回家!”

    小屁孩也是个倔乎头,根本就不理会A女的警告,而是继续抱着我的腿,也不说话,但一脸央求。

    A女见他这样,就硬扯把他跟我分开。扯了两下,小屁孩突然躺倒地上,边哭边打滚,立刻引来几个不明真相的围观群衆。

    我一看,靠,算了算了,别第一天见面就惹她娘儿俩内战,那以后可怎麽办呐,息事甯人吧。

    我只得当了和事佬,劝慰了A女几句,又假装兴致勃勃,领着小屁孩玩电玩,一直玩到人家商场九点半打烊。

    从商场出门到停车场这点距离,小屁孩又看到了必胜客,缠着我买了个提拉米苏。这次我根本没犹豫,爲了省事直接掏钱打发了他。

    不过,虽然我这天是舍命陪君子,但第一次萌生了退意。小屁孩给我的第一印象实在是太差了:这麽小就充满这麽强的物欲,而且几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爲、无所不要,那以后大了该怎麽办?看来以前我想得太简单了,那时觉得只要自己真心付出,用爱心和耐心对待别人的孩子,那麽继父这个角色我有信心做好。但是,现在我觉得害怕了,小屁孩根本就不单纯,而且更可怕的是,丝毫没有自尊,只是一味的要,要,要……

    而A女,大概是一个人拉扯孩子不容易,对小屁孩惯的厉害,对与皮皮年龄和她的经济条件完全不相称的物欲非但不予制止,反而似乎抱着能诳我多花银子就多花银子的态度,纵容默许。况且,小屁孩已经七八岁了,俗话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很多个性已经在这个时候定型了,以后要管的话那得下狠功夫才行。如果我成爲继父,我跟小屁孩之间毕竟没有血缘纽带,我很难去动真格的管教他,那样会被A女认爲我对皮皮不好,也会让小屁孩记恨我;而不去管教他,他的物欲如狼似虎,一天就能造几千块钱进去,凭我这一年一二十万的收入,根本不够他塞牙缝的;而且这麽贪婪成性,也长不出什麽出息来,越大麻烦越多。

    虽然我曾经一度被A女感动,也想充救世主救她出苦海,但我没考虑到,原来当救世主也是要买一赠一的。而这个赠品的分量可不轻,并且前途无量,自己究竟能不能扛得住,都是个未知数。

    玩罢电玩,我和A女先把心满意足的小屁孩送回了A女父母家里。因爲还没正式跟她父母见面,我就没上楼。

    A女领皮皮上去了一会,然后A女自己下来。我俩回到了她家,一进门A女就急不可耐地抱住我一阵狂吻,然后把我推到床上,爲我脱下衣服,开始爲我吹箫。

    可我一点兴致也没有,满脑子都在琢磨着小屁孩那档子事,忧心忡忡。所以,任凭A女百般吮吸挑逗,我就是无法集中精神,小弟弟也软的跟面条一样。A女在我下身努力了半天,却全部失败了。

    见我没有兴趣,她停下来了,盯着,我带着哭腔问道:“守杰,你怎麽啦?是不是不爱我了?”

    “不是啊,你看你想哪儿去了。”

    “你骗我,否则这麽半天你怎麽就不硬呢,我的嘴都爲你吹麻了。”

    靠,你的嘴麻,我的心还乱如麻呢,但又不好直说我烦躁的原因。我知道,对于这麽个拖油瓶的离异女而言,她儿子与她,孤儿寡母、相依爲命,可以说她这辈子真正能爱能指靠的人就是她儿子了。如果我说皮皮的坏话,对她势必是很深的伤害。这样的女人,甯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愿意让儿子动一根毫毛。这种单亲家庭里的母性,比正常家庭里边的母性更强烈。当然,这是伟大的母爱,咱应该表示尊重,但这也是这类离异女的悲剧。因爲,什麽事情过了头,那必然会带来祸害,比如溺爱、迁就,以及爲了孩子而想方设法剥削所遇到的男人等等。

    再好的事情无度了就是祸,就跟我当年那麽CJ却引来痛苦一个道理。

    所以,我只是敷衍她说:“我也不知道爲什麽突然心情不好了,大概是想我闺女了吧。”

    A女并不傻,马上看出我在撒谎,说:“不对,守杰,你没说实话,你今天一整天都没提到你女儿。要是她有什麽事,你白天不会那麽专心陪我们的。你有什麽想法,得跟我直说。咱俩都快成夫妻了,你有心事也不该瞒着我啊不是?”

    既然她看穿了,那我也就只好直言了。于是我歎了一口气,对她说:“唉,我是觉得,皮皮的物欲太强了,让我有点难以招架。那麽小,要求一个接着一个,稍微有点不满足就不高兴。你看今天,吃了鲍鱼要球鞋,要了球鞋要玩具,玩具到手玩电玩,就连从商场出来到停车场那麽点距离,他都能要出个提拉米苏出来,让我应接不暇。”

    A女听了我的话,马上辩解说:“守杰,你搞错了,不是皮皮物欲太强,而是他太久没人关心了。他肯跟你要东西,说明他非常接受你,把你看成爸爸了。你有亲和力啊,他喜欢你,肯在你面前撒娇,你该感到高兴才对。”

    听了A女的辩白,我心里想:靠,这话牵强了吧,皮皮接受我,我就该高兴?他是上帝吗?我能不能接受他还不一定呢。

    于是,我又歎了一口气,说:“我感不到高兴,我只感到压力。我以前跟我哥的孩子们处,跟同事朋友们的小孩处,都没感到这种压力,说实话,跟皮皮相处我心里特别没底。”

    A女见我这麽说,感觉到我可能萌生退意了,就试图迎合我挽回:“守杰,你看这样行不行,以后皮皮再敢跟你有什麽物质要求,我拦着他,我去管教他。守杰,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咱俩认识很不容易,能发展到今天也很不容易。我真的不想因爲皮皮让咱俩关系疏远,相信我,我以后会管好皮皮的。”

    听了这些保证,我的心情也没好,因爲我想到了我的女儿婷婷。婷婷活这麽大,我给她买的鞋子、玩具,还没敢买过这麽贵的,现在倒先替别人的孩子买了,心里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想到这里,越发没兴致了,就跟A女说家里还有点事,晚上就不在这里过夜了。

    A女意识到大事不妙,抱着我死活不放手,然后嘤嘤地啜泣起来。

    我这人就怕女人在我面前流泪,连忙问:“你这是怎麽啦,怎麽说着说着就哭上了呢?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别哭了好不好?”

    A女一边抽泣,一边说:“守杰,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活的有多苦,一个女人独自带着儿子,又当爹又当妈,他爸根本连问都不问一声。我就这麽一个月两三千块钱,拉扯一个孩子,我遭了多少罪啊,不敢吃不敢喝不敢穿,你知道不知道啊?遇到了你,你人好,善良,和气,我以爲这辈子有救了,谁知,咱们才刚刚开始,你就要抛弃我了……”

    见她这麽一说,我的心里也挺难过的,连忙解释说:“不是的,你弄错了,我并没有打算抛弃你啊。我只是心里挺乱,我以前也没有这种经曆,不知道该怎麽办好。我只是在想,怎麽跟皮皮好好相处。”

    但A女没有止住哭声,反而越发凶了,由啜泣变成了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守杰,我求求你,千万别离开我……要是你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麽意思?我是真的爱你,我不能离开你……不信,我死给你看……”

    说完,她突然放开了我,翻身扑向床头柜。被她的突然动作搞得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我,顺着她的方向一看,顿时一哆嗦:妈呀,床头柜上放着一把水果刀!

    这可把我真的吓坏了,本能地死死抱住了她。她都谈论到生死了,要是真想不开了自杀,那我可怎麽办?我只是想跟她相处,我可不想逼出人命啊!瞬间,我急出了满头大汗,晃动着她的肩膀,喊道:“你干吗啊这是?我想都没想过离开你,亲爱的,你冷静点好不好?我没说不跟你处了啊,你冷静,冷静!”

    A女这才显得冷静了一些,又哭了几声,突然她问:“守杰,你得保证,你永远不离开我。”

    “好,我保证,我发誓,我不离开你!”作保证时,我本来想顺着她的意思,说句“我保证永远不离开你”的,但是,话说出口,却省去了“永远”二字。

    这一阵赌咒发誓,外加向毛主席保证,好容易才算把A女的情绪稳定下来了。A女擦干了眼泪,再次向我保证,以后会跟我一起管教小屁孩,听得我也稍微舒心了一些。然后,A女又开始爲我舔全身。
     
     
    唉,这女人,仅仅几分锺之前她还哭天抢地、寻死觅活的,几分锺之后,就又浑身浪骚了。女人的心啊,真是让人难以琢磨。

    不过,有了A女的几次保证,我的心也稍微宽了一些,所以这次她倒把我舔硬了。但我实在没有兴致翻身起来搞她,就那麽死鱼一样躺着任凭她折腾。
     
     
    A女见我不起来,就蹲在我身上,自己用手把小弟弟插进她的阴户,然后上下左右摇晃。一边动,一边喊:“守杰,你插死我吧,就是死,我也要被你插死!”

    尽管我身上A女言语狂浪、表情迷离,试图把我一起带入欲豔狂潮中去,可我脑子里却清醒的很。
     
     
    这次,我发现自己有个特点:如果做爱时我在下位,就很难在短时间射出来。所以,这次延续的时间非常漫长,估计不会少于四十分锺。

    而A女居然就以这种蹲马步的姿势上下摆动了那麽久,一个高潮接一个高潮,最后崩溃了一样瘫倒在我身上,连拿纸擦水的力气都没了,还是我代劳的。
     
     
    说实话,这麽高难度的姿势持续这麽久,连我这个经常搞体育锻炼的人都不得不佩服她的好腰力,好体力,好腿力。

    接下来几天,小屁孩似乎收敛了一些,确实没跟我提经济要求,大概A女对他有所警告。见小屁孩正常起来了,那几天我的心情也比较好,觉得这下还是有希望的,也就真心和小屁孩相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