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荒岛风流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话说张翠山和殷素素争夺武林至尊屠龙刀,一番恶斗后流落到极北汪洋中的「冰火岛」,在患难中萌生情愫而结为夫妇,不久被殷素素打瞎双眼的「金毛狮王」谢逊也随海流漂到岛上,三人既知回归中原无望,也不想再做无谓争斗,于是尽释前嫌,捏土啣环,对天结拜,自此兄弟相称,亲如一家。

    却说这冰火岛乃域外绝境,地貌特异,一半是火山熔岩,一半却是终年积雪,冰火两重天,堪称造物之奇。岛上虽然气候古怪,物产却是极其丰裕,山林内各类禽鸟野兽,海湾里种种鱼虾蟹贝可说是应有尽有,三人又都身负武功,渔猎甚易,是以饮食无缺,然而流落荒岛,终究会有诸多不便,譬如三人的衣裳就在登岸数月后烂得个乾乾净净,只好从捕获的野兽身上剥下皮毛草草做成「衣服」。三人闲暇之时也常常就这「衣服」开玩笑,自嘲各人在中原俱都是赫赫有名的武林豪杰,如今却全成了身披兽衣,茹毛饮血的上古蛮人。

    荒岛生活就这幺日复一日,平平无奇地度过,直至一年多后,殷素素诞下一麟儿,冰火岛上的岁月才忽然间变得生动和热闹起来,三人手忙脚乱地照顾这个小生命,其中只有谢逊是真正有过育儿经验的,他对婴儿无微不至的照料,张翠山夫妇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暗忖谢逊既然如此疼爱这个孩子,何不顺水推舟?让这孩子跟他拉上亲缘关係,也好绝除后患,防止他将来失心疯发做时对孩子不利。与是殷素素做主,让这婴儿认了谢逊做义父。谢逊年轻时遭逢大难,家破人亡,不想在晚年竟收得一名义子,自是欣喜若狂,为婴儿起名张无忌,从此视若己出,关怀备至。

    张无忌在三个大人的细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也许是因为父母都是武学名家的优良遗传,加之冰火岛上特殊风土的后天滋养,小无忌自幼便比常儿来得高大健壮,他天资聪颖,性格又温厚醇良,更是深得父母长辈的喜爱。

    冰火岛上生活条件艰苦而简陋,捏土做盆,堆石为竈自不消说,张翠山一家更是只能合住在一个大洞穴里,而谢逊则独居于密林边的一个小山洞,张无忌敬爱义父,不明白既是「一家人」,为什幺义父却不与自己住在一起,问起父亲,他却总是支吾以对,说是多有不便,却又不详加解释,张无忌于是始终不明白这「不便」到底指什幺。

    张无忌六岁时谢逊已教他习武,到十二岁时已颇具根底,于是谢逊开始传他崆峒派绝技「七伤拳」,这本是门艰深奥妙的奇功,武林高手也得苦练数十年,张无忌年齿尚幼,万难领悟,谢逊却却对他要求极严,不求他能通晓,但求他能牢牢记住拳经口诀,于是张无忌便常常整日整日地呆在义父住处学拳,起初张翠山夫妇会在一旁看着他,但到后来可能是想到要避嫌,于是也不再来旁观。这天张无忌得到义父準许放假一天,正蹲在山洞里玩石子,忽然父亲走了过来,拍拍他的头,张无忌仰起脸来,却听张翠山说道:「无忌,爸妈有些事要商量,你去义父那学拳吧!」

    「爹,义父说了今天可以休息的!」张无忌噘起小嘴抗议道,他孩童天性,本就是贪玩耍而恶用功,能有一天假放哪还肯再去受那习武练拳之苦。可张翠山不理他的抗议,喝道:「叫你去就去,小孩子家,大人说的话都敢不听?」

    张无忌于父母长辈之命向来是敬畏凛遵,此时纵然心里有一千一万个不情愿,也只得委委屈屈地去找义父。然而来到义父的住处,却独独不见了义父的蹤影,张无忌找遍了洞穴四周也没见到谢逊,当下自言自语道:「义父怕又是去琢磨他那刀儿了吧!」

    原来谢逊自王盘山上得了屠龙刀,整日苦思冥想其中的秘密,但饶是他聪明绝顶,也始终猜不透刀中的机关,偏偏这学武之人又是最不肯轻言放弃,相信那「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故此他常常抱着屠龙刀在海边、林中一坐就是一天一夜,苦思冥想,殚精竭虑。这般情状张无忌一年中不知要见上几十次,早就习以为常,见怪不怪,只是想到这功夫今天是决计学不成了,不由心下暗喜:「可不是我不想学要偷懒,实在是因为义父不在家,这下爹爹可没得怪我了吧!」心念及此,算是为自己找到了可以不受父亲责骂的理由,于是一蹦一跳兴沖沖地跑回了自家山洞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