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八集第三章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三章
    皇后入浴

    坤宁宫中,伊山近恭敬地向温柔美丽的皇后拜倒,行大礼参拜,一边还偷窥她华丽罗裙下的曼妙美腿,默默地将口水嚥下。

    今天他是穿着男装由蜀国夫人姊妹二人带他进宫,拜见皇后。

    之所以这样做,一个原因是製造自己在宫中的证明,凡人都以为文清雅入冰蟾宫修仙,此前他已经通知蜀国夫人将消息传出去了,现在「兄妹」分隔两地,更是防止别人对他产生怀疑。

    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一直无法忘怀那温柔贤淑的美丽皇后,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久违的慈爱,就像从前在家里感觉到的一样。

    『那已经过了一百年了啊……』伊山近默默歎息,虽然对温皇后充满纯真感情,可是看到她美丽的容颜、温柔贤淑的气质,还是忍不住动心,肉棒在裤子里面微微胀了起来,让他不由得纳闷:『难道我喜欢这种温婉类型的女子?』

    温皇后微笑着,掩盖不住内心的喜悦,上前拉住他的手,将他拉起来,柔声道:「快不要这样,你是仙家弟子,不必再向本宫行礼了!」

    虽然如此说,她还是对这标緻男孩充满了温柔情感,忍不住将他搂在怀里,柔声微笑道:「不知为何,本宫一见你就喜欢,若能有你这一个儿子就好了!」

    说到这里,她的眼圈都红了,想起自己仅有的三个孩子,不由得暗自悲歎。

    伊山近自从修炼冰心诀之后,气质变得更加超凡脱俗,与双修功法的气质混在一起,令人观之可亲,尤其是凡人更加不能抵挡他的超强魅力,因此皇后才会一时失态将他揽在怀里,再想着自己的儿女,思绪万千,情难自抑。

    伊山近被她玉臂用力搂在怀中,脸贴着柔软酥胸,感受着华丽袍服下面的嫩滑玉乳摩擦脸庞的触感,不由得脸颊微红,悄悄兴奋喘息,肉棒也挺起来,在衣衫遮掩下小心地在皇后温软玉体上轻蹭。

    蜀国夫人与朱月溪姊妹在下面看得清楚,悄悄对视一眼,美目中都现出暧昧之意,却是心有灵犀,同时想像皇后将来会赤条条地躺在伊山近身下,与自己姊妹一同服侍这小情郎的奇妙情景。

    远处传来脚步声,伊山近慌忙微转身躯,让肉棒从皇后温暖美体上离开,并藉着衣衫宽大,遮掩住自己挺翘的肉棒,免得被人发觉异样。

    进来的却是太子,看着殿上自己贤淑美丽的母亲抱住伊山近,让他的脸贴在他小时吃奶的乳房上面大吃豆腐,不由得微现怒色,轻咳一声,上前行礼道:「儿臣参儿母后!」

    他行的却是大礼参拜,伊山近看到他向自己跪倒,心中一喜:「这小子每次见到我都那幺践,现在还不是向我磕头了?』

    太子一时失神,习惯性地拜倒,想要惊醒母亲,谁知却失察也向伊山近的方向跪下,抬头看到伊山近得意的眼神,不由得大怒,洁白俊美的脸庞为之胀红。

    温皇后正在含泪回忆往事,听到声音,随口道:「孩儿起来吧。」

    心中却在悲思:「可惜我这孩儿了!若能和他一样……」

    皇后难过之中,将伊山近抱得更紧,让满溢的乳香充盈在伊山近的鼻端。

    伊山近鼻子都陷到柔软玉乳之中,费力呼吸着,嗅着美丽皇后身上醉人的香气,神魂飘蕩,无力挣扎,默默想道:『她是想要用乳房闷死我吗?』

    门口又传来脚步声,却是刚赶回皇宫的少女太后闻讯赶来,身边还带着湘云公主。

    皇帝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前些日子稍好些,从行宫赶回京城,见过儿女后又病例了,秦若华除了找医生为儿子诊病之外,烦闷之下就去找孙女聊天解闷,结果却发现孙女比她还要郁闷,秦若华只当她是为了父亲病情忧心,就带着她到处乱跑,好让她散心,今天刚从皇宫外面游园回来,听说蜀国夫人带着义子进宫,大喜之下,硬拽着她赶过来。

    湘云公主本来不想见伊山近,可是心里又痒痒的说不出是个什幺滋味,被祖母硬拉着来到这里-心里怦怦乱跳,咬紧樱唇想道:「这坏东西见到我以后会是什幺表情?』可是一进门,竟然看到她的母亲搂着伊山近,将乳房贴在他脸上,而伊山近很享受地背对着她,根本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啊!」湘云公主惊叫起来,突然记起伊山近从前对自己也这样做过,而且那时候她还没穿衣服,被他将乳头含到口中吮吸,弄得乳房痒痒的,十分舒服。

    心有灵犀,伊山近此时也在回忆她的乳香,并用来和她母亲比较,只觉少女幽香比较清冽,而皇后则是温柔慈爱,虽然微有不同,体香中却也有很多相似之处,同样令人迷醉。

    湘云公主不知所措望着殿中情景,看到她一直不想见面的淫魔哥哥站在一边气得浑身发枓,显然也对那对男女温柔相拥的情景看不过去。

    她呆了一下,突然醒过神来,快步向殿上跑去,从太子身边经过时暗啐一口,却也不及理他,只顾跑上去叫道:「母后!」

    温皇后仍沉浸在悲伤情绪之中,想像着自己女儿的命运,对女儿的叫声充耳不闻,反而抱得更紧,让伊山近的鼻子深陷在乳肉之中。

    湘云公主眼圈都红了,想起伊山近从前也这样对自己,纤巧娇嫩的乳头不由得一阵酥麻,彷彿他的鼻子还在上面顶来顶去。可是现在他却公然佔自己母亲的便宜,让她愤然扑上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拉开。

    伊山近从温柔乡中醒过神来,一眼看到眼圈泛红的美丽小公主,以及她拉着自己的柔滑玉手,突然想起就是这只红酥手抚摸过自己的肉棒,淫亵地伸进裤子大肆占纯洁少年的便宜,不由得浑身都酥了。

    湘云公主看到他的表情,也想起当初的事,俏脸通红,愤然放开他的手,用力在自己华丽衣裙上面擦拭,恨不得把皮都擦破。

    温皇后也悠悠清醒,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都站在面前,俊俏小脸发青,一时不知所措,宫殿中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突然,清脆的掌声在殿门口响起,青春美丽的太后一边击掌一边走上来,嚥着口水欢笑道:「小文子真可爱,让哀家也来抱抱!」

    她早在进殿时就看到皇后抱着伊山近的情景,那时被惊得呆住,一心只想道:『好美、好美的情景哦!』

    欣赏了好久,却被湘云公主打破了这静美的画面,让她得到机会,走上殿一把搂住伊山近温软可爱的身体,将他揽在怀中,唇角忍不住溢出一滴晶莹口水,洒在伊山近的头髮上面。

    太子和湘云公主更是呆住,气得浑身发抖。可是祖母的威严是不能挑战的,即使太后总是小孩子心性,皇家的规矩也必须得遵守。

    秦若华抱住伊山近,让他的脸埋到胸前摩擦乳房,爽得神魂飘蕩,好久才醒过神来,感觉自己爽够了,红着脸将他推开,柔声欢笑道:「小真真这幺久没有来,是去仙家修行了吗?」

    伊山近额头上现出黑线,对于她口中的爱称颇不喃应,随口答应着,心里却在比较尊贵太后与温柔皇后乳房的异同。

    少女太后的玉乳青春挺拔,极富弹性,娇嫩乳头甚至是硬硬的,隔衣顶着他的脸和鼻子,弄得他差点喷出鼻血,染红太后酥胸。

    而皇后的乳房很大很柔软,充满慈爱的乳香,与太后那迷人幽香有些不同。

    湘云公主的玉乳则是继承了她们两人的优点,既挺拔又柔滑,乳香也颇似她的祖母和母亲,让伊山近怀念得大嚥口水,目光不由自主投向旁边站立的小公主,气得她手脚发抖,自己也明白这家伙多半是想到了自己的乳房,不由掩胸怒目,恨不得上前咬他一口。

    ※ 
     
    ※ 
     

    伊山近站在太后寝殿之中,鼻观口,口问心,沉静稳重至极,甚至不去看美丽太后半裸的迷人玉体一眼。

    他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刚替三百名美少女破处,又干了实力超强的高雅仙女,进宫前又和蜀国夫人姊妹母女四人盘肠大战,现在文娑霓和梁雨虹都被干晕了还没有醒过来,嫩穴和樱桃小嘴里面还含着他的精液,在美人熟睡中静静向外流淌。

    因为他刚发洩过,再次交欢的慾望不是很强烈。而且在皇宫和太后上床交欢只怕会惹来麻烦,毕竟冰蟾宫虽然不管凡间之事,但对于皇室还是比较注意的。再加上他被强姦的心理阴影根深蒂固,因此决心把持住自己,暂不去干她。

    为此他不惜激起冰心诀的灵力,以让自己清心寡慾,这样倒正好可以锻炼对冰心诀的操控熟练程度,而且也可以平静地看一看这位淫媚太后究竟能骚到什幺程度。

    秦若华也在烦恼,这个小文子今非昔比,已经身份大变,不知投入了哪一个仙家门派,作为仙家弟子自然就不能用对凡人的手段来对付了。

    如果是普通人,自然都是皇家的子民,直接扒了裤子强姦都没有问题,只要事后恐吓他不要说出去就行。可是仙家弟子地位超越凡人,如果强行逼好,将来被他师门知道,只怕会有大麻烦。

    『既然强姦不行,那就诱好吧?』秦若华心里怦怦乱跳。柔媚斜瞟他一眼,柔声道:又「天好热啊!」开始自顾自地脱衣服。

    她从坤宁宫找个借口将他带到了自己寝殿,脱衣纳凉也说得过去,只是当着伊山近的面脱了这幺多,那就很有诱惑之意了。

    香肩裸露,雪白柔滑的肌肤现出莹润光泽,修长美腿也暴露出来,在伊山近眼前熠熠生光。

    伊山近默默嚥下口水,努力催动冰心诀,让清凉灵力在体内流淌,感觉到充沛的灵力一次次冲击关口,隐约就要突破二层的最高界限了。

    眼前的少女太后是如此的青春美丽。口中随意闲聊着家常,身上的衣衫却一件件地腿下,似乎是天热宽衣,让窈窕美艳的胴体暴露在他的眼中。

    秦若华一边脱衣,一边随意说着闲话,小心窥探他的表情,心里越来越惊讶。

    上次见面时,那男孩的粗大肉棒给她留下很深印象,要不是有人搅局,那根大肉棒就插到自己蜜穴里面来了,让自己享受到极为畅美的欢乐。

    可是现在他竟然能保持平静,和上次的兴奋激动完全不同,难道是修炼仙术之后性情大变,一点都不在意人间的色慾吗?

    想到这里,秦若华不由得烦恼,看着他俊俏面容,突然想起自己从前还舔吮过他的肉棒,把尿道流出的分泌物都津津有味地嚥下去,不由得羞红了绝美面庞。

    她低下头,心怦怦跳了好久,终于下决心想道:『搏一搏吧,再也没有退路了!』

    她咬着牙将剩余衣衫腿下,只穿着内衣在殿中走来走去,无媚地斜视伊山近,像是在发出邀请。

    丝绸内裤遮不住柔滑玉臀,露在外面的雪白臀肉莹润生辉,修长美腿彻底暴露出来,让伊山近看得大嚥口水,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还是努力运起冰心诀,让清凉灵力镇压着自己的慾火。

    美丽少女盈盈走来,伸手牵住他,娇声道:「小真真到床上来,陪哀家说说话!」

    伊山近像木偶一样跟着她坐在床上,半裸青春美女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雪白大腿上,若无其事地说着话,酥胸却激烈起伏,暴露出她心中的兴奋激动。

    美腿柔滑娇嫩,手感极好;酥胸高耸,在素白抹胸下露出大半雪乳,起伏中波涛汹涌,诱人至极。

    伊山近口水忍不住流了出来,右手抓紧美女大腿,看到她温柔微笑着,将素手按到自己大腿中央,隔衣捏住龟头轻揉抚弄,肉棒不由得直立,爽得浑身发抖。

    秦若华笑着,满意欣赏着他的反应,纤美玉手在他胯间抚摸套弄,挑逗着小小男孩的性慾,满心期待他忍不住将自己按在床上狠干的一幕出现。

    伊山近的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只觉灵力奔涌,流满经脉,镇压着熊熊燃烧的慾火。而下体处,美丽太后的柔嫩玉手抚摸得越来越过分,甚至一手捏着肉棒,另一手解开裤带,款款抚摸着小腹,向着内裤里面伸去。

    当少女太后的温软玉手伸入内裤,直接摸到粗大肉棒时,伊山近浑身剧震,灵力冲破关口,在经脉中奔腾狂涌,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清凉舒服。

    他那粗硬的肉棒在秦若华手中突然绵软,柔滑如水般,让她捏得大惊失色,呻吟低呼道:「这是什幺仙术?」

    宫门外适时响起太子平静的声音:「皇祖母,孩儿有事稟告。两位表姨母要返家了,请问表弟是不也要一同离开?」

    秦若华大惊失色,听到孙儿的声音,神智突然回来,羞得泪光盈盈,捏着伊山近的绵软肉棒不知所措。

    伊山近站起身来向旁退了一步,让她的玉手从裤中抽离,如行云流水般向身上一拂,繫起裤带,若无其事地躬身行礼,出门扬长而去。

    他心里很是畅快,虽然没能干上这幺漂亮的太后,可是冰心诀得以升级,随时都能回到冰蟾宫覆命,以后就是冰蟾宫的正式弟子了。

    他跟脸色冷漠的太子说了几句闲话,太子找借口离去,临走时留下一抹冷笑以及鄙夷的目光。

    伊山近耸耸肩,自己走到坤宁宫,却发现蜀国夫人姊妹二人早已经离去了。

    实际上,蜀国夫人早就告辞离开,因为看他被太后叫去寝宫,猜到她要做些什幺,不想打扰伊山近约好事,就跟温皇后说些家常话,然后自己带着妹妹告辞走了。

    现在伊山近的本领她们都看到了,仙术超凡脱俗,不是她们这些凡间女子能够束缚的,因此他要干什幺美女也都随他,只求他能偶尔宠幸她们,用大肉棒干得她们姊妹母女快乐销魂就够了。

    『我是让这家伙给骗啦?』伊山近郁闷地望着东宫方向,心中暗恨:『说什幺义母要找我回家,还亲亲热热地叫表弟,根本就是想把我从他祖母房里骗出来的诡计嘛!』

    刚才在太后寝宫中锻炼冰心诀灵力,那时是控制着自己不干她,可是被太子骗出宫来那又不一样,自己不干和被骗不干那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拿我当傻瓜?可恶!』伊山近告辞出宫,找个僻静角落施展出隐行术,又潜回到皇宫里面,那些守宫的精锐卫士如土鸡瓦狗一般,丝毫没有发现有居心叵测者潜入皇宫偷香窃玉。

    伊山近在宫里到处乱走,心里琢磨:『我是去找那个家伙算帐,还是去找他妹妹或是太后,去干他奶奶的?』

    太子仙术超群,似乎已经进入了人道期,是中阶修士。不过伊山近现在也是中阶修士了,虽然比他还差一些,打起来也不知道谁会赢。

    至于湘云公主,看她今天的表情,显然是不愿跟他再续前缘,让他的大肉棒完成上次未竟的事业了。

    如果要尝她的娇嫩肉体滋味,那就只能硬上,可是伊山近还没有拿定主意和皇家翻脸,若是惹到皇家背后的冰蟾宫那麻烦就大了。

    他还在琢磨是「干他妹妹还是干他奶奶」,突然听到幽幽水声,心中一动,跑到窗边向里面看了一眼,不由得呆住了。

    他走的都是自己熟悉的路,不经意走到坤宁宫,而这个窗口正是坤宁宫的浴室,里面沐浴的正是温柔贤淑的美丽皇后。

    汉白玉砌成的浴池很大,在香汤之中洒着片片鲜艳花瓣,向屋外透出淡淡幽香。

    一国之母沐浴,不经意之间亦显奢华。

    今天的天气果然很热,温皇后在送走表姊妹之后回宫洗浴,将微微渗出的香汗洗去。

    浴池内,温柔的皇后轻轻擦拭玉体,美丽画庞上现出寂寞神思。

    她的玉体雪白莹润,虽然已有三十余岁,容貌却仍娇美动人,玉体更是成熟性感,比她女儿那青涩胴体更加诱人喷血。

    温皇后酥胸高耸,乳房大而柔软,乳头嫣红,伊山近瞇起眼睛,凝视着花瓣浴池中的美丽皇后,想像湘云公主含吮这乳头吃奶的情景,不由得激动地流下了口水。

    他的目光透过池水看向她的胴体。纤腰盈盈一握,小腹平这光滑,美腿中间隐约有捲曲毛髮的影子,因为池水晃动,水面上还有花瓣掩映,看不太清楚她美腿中间的方寸之地。

    伊山近瞪大眼睛紧盯着那里,直到眼睛都庝了,才恋恋不捨地移开,掩着眼睛,暗自悔恨:『怎幺流泪了,难道看得多了真的会长针眼?』

    当然这只不过是过度用眼导致的疲劳所致,很快就回复过来了,然后伊山近又瞪大眼睛,死不悔改地盯着她那个部位,幻想着湘云公主是怎幺从那里面生出来的。

    当然太子也是从那里出来的,不过伊山近根本不愿分神去想这个家伙。正看得流口水的时候,一个美貌宫女走了进来,端着玉盆,里面盛有撒了新鲜花瓣的温水,小心地浇在温皇后的头上。

    温皇后低头洗浴青丝,看着长长的青丝从她头上垂下,浴池中的美丽女子是如此高雅端庄、贤淑温柔,让伊山近肉棒挺立,心中感动,对她充满依恋仰慕之情。

    她抬起玉手洗头的时候,玉乳大半露出水面,更显硕大诱人。雪白乳房和嫣红乳头一下下地在水面上拍击着,还有修长洁白的藕臂和窈窕胴体,让伊山近看得眼睛都直了。

    在服侍温皇后洗好头后,那美貌宫女小心退出了房间,因为她洗澡不喜欢有人在旁边,却丝毫没有想到外面可能有偷窥者。

    这里是深宫禁地,到处都有严密守卫,一般的修仙者也不会到凡间生事,谁也想不到会有伊山近这个异类,居然用隐行术接近此地,偷窥尊贵的皇后洗澡。

    温婉的皇后将湿漉漉的青丝随意挽起髮髻,湿润的髮髻衬着她优雅美丽的容颜,更充满着别样风情。

    伊山近已经眼睛泛红,不克自制,胯下肉棒将裤子顶起一个大帐篷,正强行克制着自己冲进去强姦皇后的慾望,突然一个温软胴体撞到了自己身上,随即耳边听到一声娇呼:「哎呀,是谁?」

    伊山近心念电转,立即转身抱住身边少女捣住她的嘴,心里悔恨:『我怎幺不小心,居然让人撞到我身上来了!要不是提前布好了摄声术,附近五步之内的声音都传不出去,就要被人当场捉住了!』

    这都怪皇后容貌和身材太美,洗澡的模样太过诱人,才会让他神魂颠倒,忘记了提高警觉,下次偷窥美人沐浴的时候可一定要留个心眼才行。

    伊山近在心里反省着,用力抱住怀中少女制止她的挣扎尖叫,同时静下心来,欣赏她的美态。

    这正是刚才那个美貌宫女,端着盆走过窗前,不小心走入了伊山近布下的迷雾之中,撞到他的身体之后,立即发现了他的真身,因为她已经在隐行术的施法範围之内,看清他的脸也很正常。

    她虽然比伊山近要高上一些,力气却没有他大,被捣住温软樱唇,双臂也被他抱住,无力地挣扎着,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惊惧不信。

    『被她发现了,怎幺办?现在是杀她灭口,还是乾脆强姦皇后,把生米煮成熟饭?』

    强姦皇后可是大事,这等于是挑战凡尘俗世的最高威权,冰蟾宫如果知道了,一定不会置之不理。

    而且这还会引发与太子的火拚,还可能引来太子身后修仙门派的追杀。虽然不知道太子的师门到底是破冰盟中的哪一个门派,不过既然布局布到皇室中来,肯定势力不小,结下这幺一个大敌,对于他打败冰蟾宫的复仇计划有很大影响。

    再说他对温皇后充满了好感,不忍心打破她温柔慈爱的完美形象,所以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凝视着怀中美貌宫女,琢磨该怎幺对付她。

    这宫娥其实他见过,似乎是叫做戴瓶儿,每次进宫拜见温皇后,都能看到她服侍在温皇后身边,显然是皇后窘任的贴身侍女。

    她约有十八、九岁,青春美貌,身材窈窕诱人。可是若比较起来,伊山近还是更迷恋温皇后的温婉端庄,那绝佳的气质是她身边的年轻宫女远远比不上的。

    美貌宫女看到他眼中那一抹杀机,吓得脚都软了,几乎瘫在地上,还是要靠他半抱半扶,才能勉强保持站立。

    其实到这地步,她多半就只有死路一条。蜀国夫人的义子偷窥皇后洗澡是多大的事情,即使伊山近不杀她灭口,到头来她还是会被赐死,以保全皇后的名节。

    伊山近因温皇后而坚硬挺立的肉棒顶在她的香臀上,隔衣感受到美少女臀部的柔软滑腻,不由得心中一动,立即伸出手去,随手扯断了她腰间繫着的汗巾,另一只手离开樱唇,带着慾望向下伸去,隔衣握住玉乳,感觉到乳房坚挺柔滑,乳头却已经被吓得硬起来了。

    他看了温皇后沐浴春光那幺久,早就慾火中烧,虽然碍于湘云公主的面子没有强上她母亲,但这个宫女就不必客气了,既然她这幺倒霉自己撞了上来,正好可以用来洩火。

    下一步就该撕碎她的衣服硬上,伊山近的手刚伸到衣裙上,戴瓶儿却急促地轻声道:「不要,让我来吧!」

    伊山近怔了一下,即使她尖叫他也不觉得奇怪,反正声音也传不出去。可是她现在这幺说,倒有点让他纳闷。

    戴瓶儿回过头,樱唇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算作是她的初吻,颤抖地伏下身去,纤巧素手解开他的衣带,战慄地掏出坚挺的肉棒,看着那粗大肉棒,吓得俏脸雪白。

    不过她的脸刚才就已经吓白了,再多加一层惊吓也显不出来,面对着这根大肉棒,她连犹豫都不敢,立即张开温软樱唇含入龟头,努力向更深处含去。与此同时,她的纤手还在下面轻抚,让裙下长裤腿下一半,露出了雪白柔滑的美腿。

    『这宫女怎幺这幺上道,我还没说,她就自动来上我了?难道说,她早就和人干过,所以才这幺清楚男女之事?』

    接下来的发展打破了他的揣测,因为这宫女心急含得太深太快,让龟头戳中嫩喉,噎得她无法忍受,吐出肉棒大咳起来,直咳得眼泪汪汪,泪水顺着玉颊滑下。

    她根本就没含过肉棒,这些房中事也只是听来的,可是现在的局势由不得她,若不能在第一时间做出选择,这条命就没有了。

    能在皇后身边得宠的宫女绝没有简单的角色,再傻也有几分急智,凡是不能看清事态的,随时可能遭遇生命危险。

    皇宫中本来就是明争暗斗、危机四伏,就算温皇后温柔大度,又有太后和太子帮衬,还是止不住争斗,宫规又严,打死几个宫女是很正常的事。

    戴瓶儿已经在最短时间内想明白了,要想不被赐死,除非今天的事不传出去;要想不被灭口,那就只能服侍好了伊山近,用自己的贞洁之身作为投名状,如果被他破了身子,性命大约就可以保住了。

    毕竟宫女和外人私通,按律是要打死的。有这个把柄在伊山近手里,她怎幺也不会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两人就算同谋共犯,再加上通好,他们的交情肯定要比一般人好得多,那样大概就不会被他狠心杀掉了吧。

    而且,她献出自己的身体满是这男孩的慾望,可以避免他兽性大发冲进浴室淫污皇后,只要皇后不知道,这事就很可能不会传出去,一件大祸就可以浦弥于无形。

    在这幺短的时间能想到这幺多,并找出最佳解决之道,可谓聪明才智之士。可惜她这幺聪慧的少女,还是要被迫失身于一个小小男孩。

    戴瓶儿强忍心中悲泣,努力将肉棒含到口中,生涩地吮吸舔弄,流着泪疑惑想道:『才十一、二岁的男人就会偷看皇后洗澡,而且还长着这幺大的阳具吗?真不明白啊……』

    她对男女之事只有道听送说来的知识,男孩到多大才会有性慾她当然也不清楚,现在也只能努力满是他的慾望,并安慰自己说:『蜀国夫人的义子也是很了不起的贵公子了。何况还是仙家子弟,长得这幺漂亮,等长大以后一定迷死不少女孩子。失身给他也不是什幺坏事。』

    虽然如此,她还是忍不住默默流泪,同时奋力吸吮肉棒,希望能驭悦于他。

    伊山近爽得仰头喘息,感觉她的小嘴温暖湿润,虽然口交技巧不纯熟,但能被高贵皇后最信任的贴身宫女吮吸肉棒,本身就是一件很刺激的事情。

    戴瓶儿能感觉到肉棒在口中微微跳动,不知道是不是要射精,慌忙将它吐了出来。

    她还没有傻到以为用嘴满是伊山近之后就可以保住贞操,如果她的处女膜今天不被肉棒戳破,说不定这位公子就会怀疑她还是想要告发自己,乾脆灭口了事。

    美貌少女含泪站起,颤抖着手腿去衣裙,露出了青春性感的雪白娇躯。

    等到她脱光了,正要躺到地上等着伊山近临幸时,却惊讶发现,伊山近已经抢先一步佔据了她的位置,躺在地上赤条条地挺着肉棒,等着她坐上来。

    戴瓶儿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做,竟然逼着自己坐上去,用他的肉棒主动破处,一时不由得羞愤绝望地瞪大了美眸,怔怔地看着他。

    可是形势比人强,为了能够不死,聪慧美貌的少女还是含泪跨过他的赤裸身体,纤手颤抖着扶住肉棒,用颤巍巍的花唇向着龟头贴去。

    龟头分开花唇,顶在嫩穴上面,戴瓶儿感受到肉棒的坚硬硕大,苦笑一声,再不敢延误,贝齿紧咬樱唇,绝望地向下面奋力一坐!

    龟头冲破了处女膜撕裂嫩穴,嗤的一声,鲜血从伤处喷射出来,将伊山近的小腹染红了一片。

    「啊哇……」美貌宫女痛得哭泣起来,做梦都想不到破处是这幺痛,那根粗长肉棒简直就像要把她撕成两半一样,现在插在嫩穴里面就像一根铁柱,而她就是地狱铁柱上受刑的冤魂。

    「好,果然是女中豪杰……」伊山近却爽得喃喃歎息道,感觉肉棒被紧窄嫩穴狠夹,蜜道中的柔嫩让他剧爽不已。

    他本来还担心她已经被人干过,比方说太子偷他母亲身边的宫女也很正常,谁知道她虽然做事果断豪放,却还是货真价实的处女,这倒是错怪太子了。

    戴瓶儿虽然听到他的称讚,还是没有半点欣喜,伤心哭泣了一会儿,却担心他等急了,只能强忍痛苦晃动着玉臀,努力向下面坐去。

    她丝毫没有交欢的经验,也不知道该怎幺减轻痛苦,这样坐下去痛得死去浯来,却还是忍痛完成了这件艰难任务,让肉棒不停地撕裂蜜道,渐渐插到最深处,深深地顶在娇嫩子宫上面。

    聪慧宫女此时也是累得浑身无力,哭泣娇喘许久,才勉强提起娇臀晃动腰部,来满是男人的慾望。

    蜜道肉壁摩擦着粗大肉棒,撕裂处的伤口被坚硬肉棒擦过,更是痛得钻心,而她还要努力晃动腰部,加快摩擦的速度和力量,好让这小男孩射精,对于一个刚破处的少女来说,实在是太过艰难的任务。

    伊山近躺在地上,并不伸手来帮她,只是一直好奇看着这位青春美貌的少女,想看她心志有多坚忍,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她没有辜负他的期望,拼尽力气晃动纤腰玉臀,努力用花径肉壁大力摩擦肉棒,虽然是痛得东倒西歪,却还没有怕痛停下。

    一边姦淫着他,她一边痛得哭泣,如梨花带雨般娇弱可爱,令人怜惜。

    滴滴热泪洒落在伊山近的胸腹上,弄得他心头欲焰更炽,肉棒挺立如钢棍,硬硬地插在她的蜜道深处。

    两人紧密交合,由较成熟的青春少女掌握主动,骑在他身上晃动娇躯,若被外人看到,怎幺都会以为是淫蕩少女在强姦未成年的小男孩,至少也是诱姦。

    戴瓶儿忍痛好了他许久,渐渐下体嫩穴中也痛得麻木,动作反而能放开,纤腰隆臀晃动速度越来越快,蜜道与肉棒紧密贴合,大力摩擦,爽得伊山近六神无主,只能仰头歎息。

    他这次是铁了心不去帮她,只让她自行发挥,果然她发挥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极。强能力,娇嫩蜜道颤抖紧夹着,最终套弄得他精液狂喷,极速激打在她未经人事的纯洁子宫壁上。

    干完之后,戴瓶儿也累得遍体香汗淋漓,扑倒在他身上,幽幽啜泣,雪白美腿都在抽筋颤抖,只觉一生都没有干过这幺累的活,今天几乎活活累死在他身上。

    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没法再休息,伊山近温柔地抱起她来,肉棒在蜜道中再次变硬,深深地插入玉体,顶在子宫上面。

    他一边走一边抽擂,动作温柔体贴,让她开始体会到交欢的快感,忍不住舒爽地轻歎一声,玉臂抱紧他的脖颈,雪白美腿缠住他的腰,俏脸无力地贴在他的肩上,低声娇吟,承受着他一下下的抽插。

    她在皇宫这幺久,对于仙家法术并非一无所知,从开始时的失声叫喊没有引来别人时,就知道他用了法术屏蔽声音,现在低吟几声,想必也不会被发现。

    可是很快,她美丽面庞上就充满了吃惊恐惧的神情,因为伊山近抱着她,竟然向着浴室门走去!

    他推开屋门时,发出吱呀的响声,吓得戴瓶儿玉体乱颤,幸好温皇后还是背对着他们自顾自地洗浴,显然是没有听到声音,并未被惊动。

    但这并不能减轻她的恐惧,瞪大美眸惊恐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些什幺。

    伊山近边走边插,看着温皇后美丽娇柔的玉体,插在她贴心侍女体内的肉棒膨胀得更大,一下下顶到最深处,龟头撞击着娇嫩子宫,肉棒与蜜道肉壁的摩擦快感涌入她的心头,在这样刺激的情况下,戴瓶儿的阴精一下就洩了出来。

    这是她第一次洩身,雪白胴体紧贴在伊山近身上剧烈颤抖,无力地娇吟抽泣着,神魂飘蕩,享受着销魂蚀骨的强烈快感。

    青春美少女清醒过来后,已经被放到了汉白玉的浴池边,双手撑着浴池站立,美腿又开,后面站了一个比自己要矮一些的稚嫩男孩,正在将粗大肉棒塞到她的嫩穴里面去。

    这些都没有什幺,关键在于他们面对的是大楚朝至高无上的皇后娘娘!

    「啊!」戴瓶儿哀鸣一声,感觉到粗大肉棒插了进来,身体向前一扑,差点摔到浴池里去。

    要是撞到皇后身上,那就什幺都完了。戴瓶儿吓得立即撑住浴池,死也不肯向前进。

    可是那男孩还在奋力挺腰,一下下冲击着她的青春美体,胯部啪啪撞击在挺翘雪臀上,干得她神志迷乱,思思地悲吟不止。

    快感渐渐涌起,伊山近已经开始吸取她的处女元阴,这幺强烈的快感更是让她美腿酥软,几乎要站立不住。

    可是在深宫中多年,清楚宫中规矩的少女心地坚忍,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绝不肯向前倒下去。

    粗大肉棒在嫩穴中狂猛抽插,美丽少女思思地低吟抽泣,越来越强的销魂快感几乎要将她击垮,可她硬是挺了过去,拚命用绵软无力的玉臂撑住汉白玉池壁,到最后也没有被身后传来的巨大冲力撞进浴池。

    伊山近心里或许讚歎她的意志坚定,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去理睬这个正与自己激烈交欢的少女,目光牢牢盯在浴池中的美丽皇后身上,无法移开。

    她的身材曼妙、肌肤雪白柔滑、容颜美丽动人、气质高雅温婉,一个人在浴池中自顾自地洗浴,唇边露出迷人的笑意,却不知是想起了什幺事。

    她时而转身变换方向,让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丰满柔软的乳房。玉峰在眼前微颤,让他看得眼晕,喘息粗重,用更大的力气狠干着身前少女,心却一直放在花瓣浴中的美丽皇后身上。

    他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中欣赏着她美丽动人的玉体,心神迷乱,抓住身前少女的雪臀,奋力挺腰,粗大肉棒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在狂乱的快感之中,肉棒猛烈跳动着,将大股的精液激烈喷射到元阴尽失、高潮颤抖的美丽少女体内深处。

    但直到最后,他的目光一直在牢牢地盯着她,如此美丽、如此温婉,令人迷恋仰幕的皇后如圣洁女神一般佔满了他整个视野、整个心胸,深深地刻在心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