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尊曲3,4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三章◆书房狠训

    隔空传送这一魔功并不是一种厉害的攻击力量,它只是将人凭空送到另一空间去,因此在这以武力为上的时代,会这一魔功的人并不是很多,而且将这魔功练到最厉害程度的高手也不过只能将五个人传送到百里远的地方,而传送一个人最多不超过五百里的路程,但是众多高手合在一起那力量就大了,完全可以将一个人传送到几千里之外。

    那些追赶杀手的侍卫怕的正是这一点,这些杀手刺杀皇上的这个主要目标虽然没有达成,但要是被掳走了皇上最心爱的女人,皇上大发雷霆下来,他们的人头恐怕都难保。而跟在众侍卫后面的皇上也心急如焚,自己的女人岂能容他人染指?可是一旦落入他们手中,以她的美貌又怎麽可能保持完璧之身?与其让别人侮辱了还不如让她以清白之身死去。所以在那一刹那,皇上起了杀死爱妃的心,但是一时之间又下不了这个手,毕竟她仍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就在皇上感到左右为难的时候,南宫强出现了,因为这个时候杀手劫持着皇妃正好经过他所负责巡防的区域,南宫强指挥手下的士兵迅速包围住杀手,给他施加心理压力,同时自己则爬到一稞树上隐藏起来,这裸树就在一条杀手必经之路上。

    当杀手劫持着皇妃经过树下时,南宫强从树上一跃而下,挥掌劈向杀手。做为禁军中级军官的南宫强本身的武功就已不弱,而那个杀手经过了一番拚斗,早已经筋疲力尽了,再加上被大批士兵包围住给他所造成的心理压力,使他无论在攻击力和反应力上都大大降低了,所以在此消彼长之下,南宫强的偷袭是一击即中,打倒了杀手,也救出了皇妃!

    于是,皇上龙心大悦,皇妃更是感激莫名,从此以后南宫强是平步青云,由一个小小的中级军官做到禁军副都统,再到都统。待到他官做大之后,他又将他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又接到京安城,安插到官场上。渐渐的,经过一代又一代的努力,南宫家族的权势越来越大,尤其是到了第三代,也就是那位南宫小少爷的爷爷南宫啸,他从小酷爱习武,而且天姿聪颖过人,小小年纪便已将家传武功习的滚瓜烂熟,待他二十岁时便已成为家族武功第一人。为了在武学上更上一层楼,他利用和皇家的良好关系,经常出入皇宫的典藏殿,翻阅大量的武学秘籍,要是换做一般人,别说大量武学秘籍了,就是一部武学秘籍穷其一生也未必完全可以参透领悟,而南宫啸却凭着对武学的天才领悟力,在很短的时间就吃透了一部武学秘籍。就这样,不出数年,他就成了大陆上最顶尖的高手。更为厉害的是,他在研究众多武学秘籍后独创出一种新的武功||虚暝神功。

    南宫啸凭着这虚暝神功被武界公认为武学第一强人。另外他的排兵布阵能力也甚为突出,依靠这两样,南宫啸做到了家族有史以来最高的官位||司马骠骑将军,同时被封为镇南侯,掌管着全国近半数的兵马。

    南宫啸一生战功卓着,在他之前,华唐帝国饱受战争之苦,因为华唐帝国位于中陆,在它的东面有东陆海王厦帝国,西面有西陆斯蒙帝国,南面有南陆魔刹帝国,北面有北陆寒河帝国。华唐帝国处在四个国家包围之中,和每一个国家都有接壤地,有了接壤地,自然就有了边界摩擦,因此边界战争此起彼伏,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想侵占华唐,弄得华唐帝国不得不四面出击,有时甚至腹背受敌。就这样在连年战争的状态下,华唐帝国的皇上就是有心想发展经济,充实国力也是腾不出手来,因此华唐的国力遭到极大的消耗,经济疲弱不振,老百姓困苦不堪!

    就在华唐帝国国力日渐一哀微的时候,南宫啸出现了,他第一次领兵出征是在二十二岁,当时他率领五万军队阻止北陆寒河国二十万人马的入侵,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无异于去送死,尤其是南宫啸的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在他爹面前哭诉,要他向皇上求情,收回成命,他爹虽然也是同样心情,但却也无可奈何。华唐连年征战,兵员已是不足,还要派兵驻守四方,能给的兵只有五万。另外,皇上在廷上问众武将谁能领兵阻止寒河国入侵时,竟无人应命!皇上不禁龙颜大怒,这时候是南宫啸自己主动站出来,表示愿意领兵出战,皇上这才转怒为喜,所以这时候要皇上收回成命那肯定会冒犯龙颜,说不定会给整个家族带来祸事。

    然而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南宫啸仅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让寒河国三次重创,消灭了对方近十八万的人马,把他们赶回了寒河国,让寒河国的皇上不得不快马加鞭的送来求和信。此后的时间里,南宫啸是愈战愈勇,先后打败了寒河国、斯蒙国、海王厦国和魔刹国,打得他们再也不敢进犯,从此边界安稳,华唐帝国也有精力腾出手来休养生息,发展经济了。

    南宫家族的势力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展得最快,除了南宫啸担任掌管兵权的司马骠骑将军外,还有他的一个哥哥,做了吏部侍郎,三个堂哥一个堂弟也分别在户部和工部担任比较重要的职位。南宫家族在比较重要的兵权,财权和人事任免权都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尤其是兵权,所以说南宫家族这时候的势力是如日中天。

    而这时候,虚暝神功也自然成了南宫家族最厉害的家传武学,不过这神功只传南宫啸的后代这一脉,而且传男不传女,所以尽管现在南宫家族人数众多,但会此神功的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南宫啸的儿子,也就是那位南宫少爷的爹||南宫凌空。

    南宫凌空目前就是南宫家族的家主,世袭镇南侯,同时也继任了他父亲生前的职位||司马骠骑将军,掌管着全国近半数的兵马。他的军事才能虽然没有他的父亲南宫啸那样突出,但武学却尽得他的真传,自然而然也就继他父亲之后成为武界第一强人。

    南宫凌空有三个儿子,那位南宫小少爷是他的最小的一个儿子,名叫南宫修齐,此人自幼聪明过人,在这一点上很像他的爷爷南宫啸,而他的那两个哥哥资质都比较平庸,很难彻底领略虚暝神功其中的精髓,所以南宫凌空几乎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小儿子身上了。然而让南宫凌空失望的是,南宫修齐虽然有他爷爷的天资,却没有他的勤奋,而且整天拈花惹草,在外面胡作非为,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

    对此,南宫凌空是恨铁不成钢,却也没有什麽有效的办法能让南宫修齐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读书习武,因为他有一个很疼爱他的奶奶,每当南宫凌空下定决心想好好管教这个顽劣子的时候,他的母亲,南宫修齐的奶奶就会出面维护孙子,再加上南宫凌空也心疼儿子一出生下来就没了母亲,从小没有古子受到母爱,所以也不忍心给他太过于严厉的管束。只要他不闹出太过分的事,南宫凌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至于虚暝神功的传承,他想过了这两年,再大一点,也许这个顽劣子就会变好一点,到时再好好传他虚暝神功。

    不过南宫凌空还是觉得他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给他一些事情做做,于是他在今天上朝时就向皇上请求明天准许他带南宫修齐一起上朝听政议事,让他多学一点东西。对于他这个请求,皇上自然是恩准。南宫凌空颇为高兴,一下了朝就立刻回府,要南宫修齐准备准备,明天以一个良好的状态去上朝听政。然而当他回府之后却发现这小子在外面玩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不由得大怒,立刻叫莫管家出去把南宫修齐找回来。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但南宫修齐还没有回府,正在书房批阅公文的南宫凌空不由得再一次皱了皱眉头,停下手中的笔,沉声道:「齐儿怎麽到现在还没回来?」

    伫立在一旁的贴身金甲侍卫躬身道:「要不要属下出去看看?」

    南宫凌空正准备点头应允,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属下参见侯爷!」

    进来的是铁甲侍卫,南宫凌空身边共有三个贴身侍卫,他们分别是金甲侍卫、银甲侍卫和铁甲侍卫,他们每一个人放到武林中都是第一流的高手,但他们都心折于南宫凌空的武功与胸怀,心甘情愿的放弃在武林扬名立万的机会,待在他的身边做一个侍从。

    「禀侯爷,西门无悔他们一行已经来到了京安了,现在在礼部的安排下住在藩馆。」

    「哦,他们来的还挺快。」南宫凌空抚须道:「他们一共有多少人啊?」

    「除了西门无悔外,还有他的女儿西门舞月,另外还有两个随身侍从,一共就四个人。」

    「嗯,知道了!」

    「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侯爷禀告。」说着,铁甲侍卫便把酒楼里发生的一切详细情形告诉了南宫凌空。南宫凌空听罢,一拍书案,怒道;召迫个小畜牲,整天在外面欺男霸女,惹事生非,真是气死我了!」

    「哟,怎麽啦?什麽事让你这麽生气啊?我在外面都听到你的声音了。」话音刚落,一个雍容华贵,美-丽脱俗的绝代佳人出现在书房的门口。只见她娇容艳丽,体态轻盈,此时正好一阵轻风吹过,将她的裙裾带起,宛如仙女下凡。

    一头乌黑青丝挽成一个高高的瑶台髻,用一根缠着金丝的飞凤玉钗绾住,极为优雅!在飞凤玉钗上还挂有五彩珠玉,最下面的那颗洁白无暇的珍珠正好垂于她的眉心之处,与她那两道和弯月一样的黛眉,清泓一样的明眸形成交相辉映之势,简直明艳不可方物!

    美丽佳人上身穿着一件对襟桃红撒花袄,外披淡紫色锦绸百蝶宫服,下身是一件丹碧纱纹双裙,裙边系着一串珠玉,随着她的举手投足发出悦耳的珠呜玉音。

    她的身材修长,曲线曼妙,莲步款款,百媚横生,真是仪态万千,风华绝世!此女正是南宫凌空后娶的妻子,南宫修齐的继母克琳公主。她比南宫凌空小了将近三十岁,当年被公认是皇室最美丽的公主,曾经有无数王公大臣,皇室贵族的公子少爷追求过她,但她统统都没看上眼,就这样一直过了二十五岁她都没有嫁人。要知道在华唐国,这个年龄的女人绝对算得上是超龄女了,一般的女孩过了十八岁就嫁人,有的甚至十六岁就嫁做他人妇了,最迟的也没有超过二十岁,而克琳公主一直过了二十五岁还待字闺中,这让许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以至于有人觉得这个克琳公主是不是有什麽生理或心理上的毛病,因为就算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也不能拖到现在还没成家啊,皇室里其他的公主也没有超过二十岁还没有嫁人的。不过奇怪的是,面对她迟迟未嫁,皇太后及其他皇室成员都非常着急了,可是她的哥哥,也就是当今皇上却一点也不把这当一回事,甚至给人的感觉是不想把这个最漂亮的公主,最美丽的妹妹嫁出去似的,每当有人向克琳公主提亲,他总是毫不留情的予以回绝,其中有不少是家世显赫的青年才俊,这也让很多人想不通,尤其是皇太后,责问这个皇帝儿子太不像话,一点也不为自己的妹妹着想。然而皇帝却总以一句「克琳她自己不愿意我也没有办法啊」来回答皇太后。

    事实上的确是克琳不愿意,皇太后虽然着急,可克琳自己不愿意,皇上也支持她,皇太后也无可奈何。就这样一直到克琳公主二十六岁那年,她突然宣布要嫁给南宫凌空,而此时南宫凌空的前妻去世还不到一年。

    这个消息在当时来说不啻于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以前许多不明白的人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认为这是皇帝笼络南宫家族的一个重要手段,同时也都认为确实也只有南宫家族这样显赫的地位才能配得上美丽的克琳公主。不过也有人认为他们之间的岁数相差未免太大了一点,将近三十岁的差距足以让南宫凌空做克琳的爹了,要是差距在十五岁之内那就堪称完美了,这也是皇太后心里的想法,不过总的说起来,近三十岁的差距也不算太过骇人听闻,而且南宫凌空也是国之重臣,人中之龙,所以说这场婚姻至少从表面上看无论是对皇室还是对南宫家族都是有利的。

    一见到美丽的娇妻,南宫凌空的恼怒似乎一下子消了不少,他摇头叹道:「唉,还不是那个小畜牲,成天在外面给我惹事生非,真是气死我了!」

    克琳笑了笑,然后轻抬玉手,朝那两侍卫挥了挥,两侍卫躬了躬身,退了出去。

    克琳漫步走到椅子后面,伸出纤纤玉指,按在南宫凌空的太阳穴上,在上面一边轻轻的按摩一边道:「凌空,你就别太生气了,齐儿他还小嘛,小孩子家贪玩,这很正常!」

    「还小啊?都十九了,都到了建功立业的时候了。可他,别说建功立业了,就是一丝本领也没学到手,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太不像话了!」

    「别急嘛,齐儿他很聪明的,只要他肯学,学什麽都很快的。」

    「聪明是聪明,可聪明劲全不用在正道上。」南宫凌空又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捉住克琳公主那双正为他按摩的柔荑,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前,然后挽住她的细腰,说:「你啊,比他母亲还宠他。」

    克琳公主侧身坐在他的腿上,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小嘴微微一翘道:「能不宠他吗?他可是老太太的心头肉。我要是对他不好,他到老太太那里告我一状,那我还不担上恶后母这一恶名啊。」

    「呵呵,你啊!」南宫凌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十分宠爱这位小他近三十岁的娇妻,以至于现在他眼里只有克琳公主这一个女人,以前的那些侍妾他全然不理了。其实按照皇家规定,为了维护皇家威严,只要娶了公主就不能再纳妾了,即便是要纳妾也要经过公主同意。而南宫凌空在娶公主之前就已经纳了不少妾,娶了公主后要是按照常规,这些侍妾都得遣散,但南宫凌空乃国之重臣,皇上特意下旨无需遣散那些侍妾,而且还允许他将来可以继续纳妾,但南宫凌空别说纳妾了,就是以往的那些侍妾他也很少去理会,对女人的心思完全用在克琳公主一个人身上了。

    两人正轻声调笑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喧闹声,南宫凌空苦笑了一下,松开了环抱住克琳公主细腰的手,他知道那个小畜牲回来了,因为也只有他才敢在自己面前如此不知礼数和规矩。

    果然,门外响起金甲侍卫的声音:「小少爷,你回来啦,侯爷正在书房等你呢。」

    「知道了!。」

    话音刚落,南宫修齐就推开了门走了进来,他见克琳公主也在这,不由得微微一怔,对于这位美-丽的后母,要说南宫修齐这位花花公子一点想法也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但毕竟克琳公主是他的后母,他再怎麽好色,再怎麽胡闹,也不敢动他爹的女人啊!何况他也不想,虽然在全府之中只有他一个人敢在他爹面前大呼小叫,毫无礼数,但从内心来说,他还是很尊敬他爹的,当然他也知道他爹也是最疼爱他。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进来之前要先敲门,你怎麽老是不长记性呢?」南宫凌空瞪了南宫修齐一眼道。

    南宫修齐嘿嘿一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道:「一时忘记了嘛,下次我一定注意!」

    这个回答南宫凌空之前听了已经不下十遍了,知道他下一次肯定还是会这样进门,同样也还是这样的回答,于是也就不再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了,话题一转道:「今天你又在外面干了什麽好事?」

    「没,没干什麽好事啊。」南宫修齐嘟嚷道:「就是玩嘛!」

    「玩?你成天就只知道玩,这一次差点把小命都给玩丢了吧?」

    说到这里,南宫凌空先前被克琳公主抚平下去的恼怒不由得又升了上来,一旁的克琳公主见势不太好,忙上前打圆场道:「哎呀,凌空,有话慢慢说嘛,干嘛发火啊?」

    南宫修齐向克琳公主投去感激一笑,然后讪讪道:「爹,你都知道啦?」

    「哼,你以为你在外面干得那些好事我都不知道吗?」南宫凌空没好气道:「我心里都一清二楚,平时我也懒得说你,没想到你愈发无法无天起来。怎麽样?这一次吃了一个教训了吧?」

    「爹,那个西门无悔也太猖狂了,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多管闲事,也不看看这是什麽地方?更不把我们南宫世家放在眼里,真是太气人了!不过不要紧,我已经叫人去全城搜索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把他找出来,到时再给他好看!」

    听了这话,南宫凌空更有气了,他怒斥道:「混帐东西,你除了这个还会干点别的吗?你知道那个西门无侮是谁吗?就凭你也能让人家好看?」

    南宫修齐听了不服气道:「我怎麽不知道?不就是会发几道蓝光吗?有什麽了不起的?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待我多带几个人,一定会叫他好看!」

    南宫凌空气的「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南宫修齐对克琳公主说:「你看看,这混帐东西吃了一次亏后还不知悔改。」

    「咯咯,齐儿他还小嘛,年轻气盛一点是在所难免的。」克琳公主轻笑的劝说道。

    南宫凌空走到南宫修齐面前紧紧地盯了他看了一会儿,眼神中包含着几许疼爱,几许无奈,又有几许恨铁不成钢的恼怒,过了半晌才道:「实话告诉你吧,西门无悔是应朝廷之邀秘密从海王厦都城奉海来京安的,现在就在藩馆里住着。你要是冒然带着人去找他麻烦,弄得满城风雨的话,别说我饶不了你,就是朝廷,皇上也要治你个泄密之罪。」

    「啊……」南宫修齐吃了一惊,气势顿时弱了不少。「那、那我不找他就是了……」

    南宫凌空摇摇头道:「你就是不找他,你在外面还是会给我惹事生非。我已经在皇上面前请奏了,让我带你入朝听政,皇上已经准奏。明天你早早起来,和我一起上早朝。」

    「啊!爹,不要吧?」南宫修齐苦着脸道:「我去上早朝干什麽啊?我一没有一官半职,二什麽也不会,去了也没用啊!」

    「你还知道你什麽都不会啊。」南宫凌空没好气道:「就是因为这个我才叫你去入朝听政,看看皇上和众大臣是怎麽管理这个国家的,对你是有好处的,也省的你在外面整天给我惹事生非。」

    「爹,我……」

    南宫修齐还想再说点什麽时,南宫凌空一挥手打断他道:「好了,你别再说了,这件事就这麽定了,你回自己屋里去吧。」

    南宫修齐知道老头子的主意已定,多说无益,只好悻悻然地退了出来。在门外等候的福生见他出来了忙迎上前道:「小少爷,老爷找您有什麽事啊?」

    「别提了,老头子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非要我明天和他一起上早朝,唉,以后没得玩了!」南宫修齐一边说着一边垂头丧气的朝自己屋的方向走去。福生见他的心情有些不太好,也不敢再多说什麽了,只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南攻修齐居住在逸香楼,这是一座雕梁画楝,檐牙高啄的两层精美阁楼。这座阁楼与众不同的是它不是建立在土地上,而是建在一个人工湖中,它没有地基,全是由水底下一根根碗口粗的木桩支撑而起。在它的周围是碧波荡漾的湖水,湖上开满了莲花,微风拂过,香气扑鼻,因此此楼得名为逸香楼。

    一条蜿蜓曲折的白玉石桥把阁楼与地面连接在一起,湖对岸是一座小型的花园,南宫修齐带着福生刚走过花园小径,正准备踏上石桥的时候,一道身影从花园深处躐了出来,斓在南宫修齐面前,把他吓了一跳,正欲躲到福生身后,却发现此人不过是花园里的花匠刘老头。

    「喂,刘老头,你干嘛?鬼鬼祟祟的,想吓死人啊!」南宫修齐恼道。

    「对……对不起,少爷,小的不是有意要惊吓少爷的。」说到这里,刘老头斗扑通」一声跪下道:「我只是想感谢少爷,不但让小女进府做事还给了我们一笔钱,此等大恩大德……」

    「行了行了。」南宫修齐打断他道:「让你女儿以后好好伺候本少爷就行了。」

    说完,南宫修齐绕过跪在他面前的刘老头踏上石桥朝逸香楼走去。

    「是是,小的一定嘱咐小女好好伺候少爷。」刘老头跪在那里对着南宫修齐的背影道。其实他在最初听到自己的女儿被南宫修齐强暴的消息后是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悲愤交加,但是当他进一步得知南宫修齐在强暴他女儿之后并没有一脚将她踢开,而是给了她一笔钱还叫她进府当贴身侍女,这就让刘老头转悲为喜了。因为以他们的穷苦出身,能到南宫家做一名侍女,服侍南宫家的小少爷已经算是很好的归宿了,要是能给小少爷生下一男半女,那就更是从此麻雀登上枝头变凤凰了。所以现在刘老头对南宫修齐心里充满了感激,感激他对自己的女儿没有像以前他所强暴过的那些女孩一样,完事之后就不闻不问,扬长而去。

    回到逸香楼,两个侍女立刻上前,端茶的端茶,送水的送水,伺候完毕后,南宫修齐冲他们挥了挥手,说:「行了,你们下去吧,我上楼歇息一会儿。」

    福生和两名侍女齐齐躬身道:「是!」

    第四章◆叔嫂风流

    今天虽然得到了小青的处女之身,但那份畅爽之情早就被西门父女俩搞的烟消云散,现在又被爹训斥了一顿,而且还要他明天上早朝听政,以后可能天天都要去了。

    想到这里,南宫修齐便觉十分郁闷,可又无处发泄,于是一头倒在那张雕花梨木大床上,拉起锦被,蒙在自己的头上。

    可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南宫修齐愈发气躁烦闷,心中暗想:「唉,刚才干嘛要小青明天进府呢?现在就进府那不就有得玩了嘛,起码不用像现在这样无聊郁闷了。」

    南宫修齐之所以宁愿无聊也不找他身边的那两个侍女是因为她们的容貌实在让他提不起兴趣来,当初刚搬到逸香楼时,管事房的确给他分配来两个很漂亮的侍女,但还没来得及向她们下手,南宫凌空将吩咐管事房将两个漂亮侍女撒走了,转而换来现在这两个容貌极为平庸的侍女,因为南宫凌空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性,为了防止他整天沉溺于女色,所以特意如此,南宫修齐虽然极为不满,可也无可奈何,这也是他经常在外面出入妓院,欺侮大姑娘小媳妇的重要原因。

    就在他感到无聊郁间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阵轻轻走动声,像是有人进屋了。南宫修齐以为是侍女替他送来了晚餐,于是头也不抬,挥挥手道:「去去,我没胃口!」

    说罢,脚步声停止了,南宫修齐以为侍女退出了,正待继续蒙头大睡,鼻间忽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且很熟悉的香气,南宫修齐心里一动,正欲掀开被子,却感头部一凉,锦被已经先他一步被人掀开了。

    一张成熟妩媚,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出现在南宫修齐的面前,一双微斜入鬓的眉毛颇显妖异,但却更添媚惑,在它下面是一双微微上吊的丹凤眼。如果单看眉毛或眼睛,无一不透着女人的妖艳媚惑,但是这两者一结合,却给人一种威严而又有气势的感觉,让人不敢心生邪念,然而此时这双风目里含着的不是强势与威严,而是满眼的春情荡意。

    「咯咯……小冤家,没胃口吗?没胃口的话那我走喽。」美妇人珠唇轻吐,声音媚人,显示着他们两人间的关系非比寻常。

    「嘻嘻,是嫂子你啊。」南宫修齐翻身坐起,一把抱住美妇人的腰笑道:「我对什麽都没胃口也不会对你没胃口啊!」

    原来这个美妇人正是南宫修齐的大嫂,也就是他大哥南宫修德的妻子柳凤姿。柳凤姿也是个官宦之女,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就嫁给了南宫修德。南宫修德做为南宫世家家主南宫凌空的大儿子,他掌管着家族里的财政、武装、情报、人事调动等诸多大权,然而他的能力有限,掌管着这麽大家族的杂事让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于是做为他妻子的柳凤姿就偶尔出来替他打理一下,由于柳凤滋精明强干,办事有条不紊,不但南宫修德感到很满意,就连南宫凌空也对她的能力颇为赞许,渐渐地,柳凤姿取代了南宫修德而掌握了家族里的大权,而南宫修德也乐得逍遥自在,于是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吃喝玩乐了。

    真正说起来,柳凤姿还是南宫修齐第一个女人,自从她渐渐掌握权势之后,人也自然威严起来,别说下人了,就是南宫修德也畏惧她三分,再加上夫妻日久,柳凤姿纵然是个美人,南宫修德也起了腻味之心,于是两人之间的闺房之乐日渐稀疏,以至于半年也难得有一回,于是南宫修齐便乘虚而入了。

    那时的他不过十六岁,也是平辈之中唯一一个不怕柳凤姿的人,经常到他这个美一丽大嫂这里玩耍,虽然当时南宫修齐年纪还小,但少年的怀春之心早就有之,对这个美丽大嫂心怀好奇,想入非非。就这样,一个是怀春少年,一个是久旷怨妇,天长日久,两人终于有了那层最实质的关系并且一直暗暗保持至今。

    「哼,小冤家,少来甜言蜜语!」柳凤姿纤指一戳南宫修齐的脑门瞠道:「既然不会对我没胃口,那怎麽这麽长时间也不去嫂子那里了?是不是外面哪个狐狸精把你给迷住啦?」

    「哪有什麽狐狸精阿?」南宫修齐一个翻身便将柳凤姿压在身下。「我恨不得天天去你屋里呢,可又怕我哥他怀疑啊,而且你事情又那麽多,想和你……嘿嘿,也没机会啊!。」

    柳凤姿轻掐了一下南宫修齐的胳膊假装怒道:「你这个小色鬼,去我那就是为了想占嫂子便宜啊,就不能纯粹去探望探望嫂子我啊?」

    「嘻嘻,那嫂子你今天是纯粹来探望我还是……」南宫修齐一边坏笑着一边在柳凤姿的酥胸上抚摸了一把。

    柳凤姿玉靥一晕,轻拧了他一下道:「好啊,取笑嫂子是吧?」

    「嘿嘿,哪敢啊?」南宫修齐压在她身上,双手撑在她头的两侧,面对着面几乎快贴上了,隔着如此近的距离,南宫修齐依旧在柳凤姿的脸上找不到一丝明显的暇疵。光洁的额头,细腻的肌肤,饱满的双唇无一不显示出她的雍容华贵,只有眼角处一丝细不可辨的鱼尾纹提醒出她的真实年龄已经近四十了。

    「嫂子,你可真漂亮,我哥哥他可真有福气哦。」南宫修齐捧着她的脸道。

    听了情郎的夸赞,柳凤姿心头暗喜,出门之前的精心化的妆容没有白费,不过表面上她还是不露声色道:「漂亮什麽啊?老喽,要不你哥也不会天天泡在那些小狐狸精的屋里,一年半载也不到我屋里过夜。」

    「那是我哥他有眼无珠,嘻嘻,不过不要紧,他不疼你,我来疼!」说完,南宫修齐的一双色手在她那丰腴温润的躯体上游移活动着……

    柳凤姿外面只穿着一件湖蓝色的缎绣宫装,没一会儿就被南宫修齐的那双魔手给剥落在地,只剩下白皙脖颈上挂着的粉红肚兜,露出雪白细腻的四肢与肌肤,在窗外夕阳余晖的照耀下发出金红色的光芒,直看的南宫修齐都有些痴了。

    柳凤姿见南宫修齐就这麽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身子,不知怎麽的,在她的心底突然涌起一阵羞涩的感觉,只见她面色晕红,双手抱胸的瞠道:「看什麽你呢?就像没看过似的。」

    「嫂子,你真是太漂亮了!」南宫修齐心神迷醉,双手紧紧抱住柳凤姿,使之彼此肌肤紧密相贴。

    面对着南宫修齐的火热,早已暗怀春情的柳凤姿已然酥软成一团了,她双臂无力的勾住南宫修齐的脖子,娇唇微张,气喘吁吁,口中呼出的香甜气息不断喷到南宫修齐的脸上,惹的他更加的淫心如炽,下面的宝杵像火烧棍一样勃的都让他感到胀痛。

    南宫修齐不愿再耽搁时间了,他爬起来,手忙脚乱除去身上的衣杉,然而脱到一半时忽然想起一事,忙道:「我去把房门关起来。」

    「咯咯……」柳凤姿一手支着螓首,侧身卧在床上对着南宫修齐佣懒的笑着,「怎麽啦?我们的南宫小少爷也会害怕啊?当初那股要色不要命的劲头哪去啦?」

    被柳凤姿揶揄了一番,南宫修齐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他讪讪一笑道:「笑话,我怕什麽啊?我只是不想有人来打搅我们的好事罢了。」

    「你放心好了。」柳凤姿星眸半睁道:「我上来之前已经把下人全部支开了,周围有我的玲珑双娇把守,任何人都不可能进入这座小楼周围三十步之内。」

    听柳凤姿这麽一说,南宫修齐的确放下心来,别看他在外面欺男霸女,无法无天,可在家里他还是不敢太过放浪形骸,毕竟还有一个严厉的爹在管束着他。另外他也知道和嫂子通奸乃是大逆不道的事情,要是被人发现了,自己就算不被爹打死也会被逐出南宫世家,所以他才会显得那麽的小心谨慎。

    做为花花公子的南宫修齐都知道这件事情被发现的严重后果,而精明过人的柳凤姿自然不会不知道。尽管她现在显得那麽的轻松随意,彷佛不拿这当一回事似的,但实际上她已经将事情安排的极为周密,确保不会有一丝风声传出去。

    进来之前她已经将福生和那两个侍女打发出去,说是有要事和南宫修齐相商,这三个人自然乖乖从命,在柳凤姿没有离开逸香楼之前绝不敢回来。柳凤姿在家族里掌握着诸多大权,说话极具权威,下人对她都很惧畏,甚至都超过了家主南宫凌空。因为南宫凌空地位崇高,所以并不直接管理着家里的下人,下人要是犯了什麽错都是交给柳凤姿来处理的,而且她手段狠辣,对犯了错的下人毫不留情。曾经有个侍女在背后议论了她几句,被她得知后立刻命人将那个侍女舌头割掉并且杖责四十,然后强迫她嫁给一个六十岁的老头。

    除此之外,柳凤姿还安排了她的心腹玲珑双娇守在周围,这玲珑双娇是一对孪生姐妹,一个叫丁玲,一个叫丁珑,她们的武学修为并不高深,但魔法修为却各擅胜场,丁玲是气系魔法的高手,方圆百步之内空气中一点细微的变化她都能感觉的到,所以有人想逃过她的察觉而靠近逸香楼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她的妹妹丁珑则是土系高手,不但能召唤出强大的土精出来作战,而且地底下有任何异动她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如此一来,天上地下都处在两姐妹的严密监视之下,别说一个人了,就是一只蚊子也别想逃过她们的耳目。

    「嘿嘿,嫂子果然安排的滴水不漏。」南宫修齐一边说着一边按倒柳凤姿,将身上那件仅有的粉红肚兜给扯了下来。

    「咯咯……」柳凤姿发出媚人的娇笑,双腿熟练的缠上南宫修齐的腰际,将自己那早已经湿润的玉蛤凑了上去。

    见柳凤姿如此情动,南宫修齐嘿嘿一笑,他跪在柳凤姿的双腿间,一手握住自己的宝杵,把前面那已显暗红色的龟头在她那湿淋淋的蛤口处挑了几挑,但就是不急于进去。柳凤姿春心难耐,将自己的玉股前凑相就,然而南宫修齐却故意捉弄她,见她凑股相就,他便缩腹退却,让自己的龟头始终触于蛤口而不深入。

    如此反覆几次,折磨的柳凤姿螓首急摆,娇躯直颤,蛤口处的蜜液更是如泉涌般的流了出来,顺着南宫修齐那青筋蜿蜒密布的杵身淋漓而下。

    「呜……好小叔,不……不要再折磨嫂嫂了……」柳凤姿的玉靥红的快滴出血来了,一双渴求的眼神看着南宫修齐哀喘道。

    「嘿嘿,嫂嫂,我来了!」南宫修齐沉腰挺腹,只听「滋」的一声,暗红色的龟头全然没进花房之中,并挤出了大量的透明蜜液,弄的两人的腹部、腿根部、锦被上到处都是。

    「啊||」强烈的充实感令柳凤姿猛地发出一声娇啼,美的直翻白眼,尤其是蛤口处的肉芽像触电般的舒爽快美。弹滑的肉壁紧紧包裹住陷进去的龟头,似乎要把整个宝杵都要吸进去。

    然而此时的南宫修齐又一次停止挺动了,就仅仅让自己的龟头陷入蜜穴里。这下更加让柳凤姿颠狂不已了,她拚命的向上挺动那雪嫩耻丘,想主动的把他的整个宝杵吞进去,可南宫修齐却偏偏不让她得逞,和她玩起了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的把戏。

    就这样,柳凤姿挺动了几下,非但没有如愿以偿的将他的宝杵纳入自己的穴中以平息欲火,反而使自己的欲焰进一步高涨起来,雪丘上的茂密柔顺芳草已经彻底被蜜液打湿,以至于柳凤姿在娇躯扭动之间都飞溅出点点蜜液。

    「……齐儿,我的好小……小叔……求……求求你……我……我要……」这时的柳凤姿双颊晕红,长发四散,已经快被折磨的魂飞魄散了。

    「嘿嘿……」南宫修齐得意的坏笑着,与此同时,腰间猛然向前一挺,五寸宝杵直没入根,直撑的那两片花瓣向外翻开,露出里面鲜红肉壁。紧密得穴口紧紧箍住宝杵的根部,但仍不断有透明蜜液自交合处汨汨而出,浸的锦被是一片狼籍。

    柳凤姿纤腰猛然向上挺起,强烈得胀实感差点没让她晕死过去,以至于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就那样如虾米般的弓着腰。而南宫修齐也爽的直吸凉气,只觉得刺入了一团温暖娇嫩之地,四壁娇软紧凑的包裹着自己的肉棒,美妙无比!

    过了一会儿,柳凤姿那向上挺起的纤腰终于回落到床上,同时大量的白沫从交合处涌出,柳凤姿居然就这样小丢了一回。

    「齐……齐儿你好棒,插死嫂嫂了……」柳凤姿星眼朦胧,娇息暗喘。

    「嘿嘿,嫂嫂,我才刚刚开始呢。」说着,南宫修齐扛起柳凤姿的一只美腿,挺腰冲刺,大力抽插起来。由于花穴里春水羼羼,湿滑无比,南宫修齐插的是一下比一下深,以至于前面的龟头不时触碰到一个微微粗糙的肉球,感觉美妙极了。南宫修齐知道这就是柳凤姿最为销魂的地方,那一处捱不住他十几下的冲刺。

    果不其然,龟头每触碰一次肉球,柳凤姿就像遭了一次电击,柳腰狂摆,一对雪白丰满的乳球上下翻腾,形成阵阵乳浪。

    「不……不行了……齐儿……好小叔,你弄死嫂嫂了……」柳凤姿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都快化了。

    听了柳凤姿的淫声浪语,南宫修齐愈发狂浪起来,他左突右挑,极尽深处,次次触碰肉球,不出二十下,只觉柳凤姿身子一阵颤抖,一股浓稠滚烫的蜜液从花心深处流泄而出。

    「啊……死了……」柳凤姿小腹不住抽搐,丢的乐不可支,美的死去活来。

    南宫修齐淫兴如狂,将柳凤姿的两只玉腿全部扛在肩上,腰间动作的幅度越来越大,粗大宝杵快速进出,棒身下面的肉袋打在雪臀上发出「啪啪」的声响,乳浆蜜液更是随着抽插而四处飞溅,到处都是一片白浊之色。

    「小叔……叔饶命……命啊……嫂嫂真要……要死了……」柳凤姿尖声娇啼,声音断断续续,似是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南宫修齐对柳凤姿的讨饶不理不睬,动作更加狂猛。募地,宝杵暴胀一圈,聚集的精元喷涌而出,顿时充满整个花房并顺着交合处汨汨缢出。

    「啊……」已呈半昏迷状态的柳凤姿被浓烫的精液一激,花房深处再一次泄出阴精。与此同时,她的美目一翻,人也彻底晕了过去……

    过了许久,柳凤姿才幽幽醒转过来,睁开朦胧的星眸,出现在眼前的是南宫修齐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彷佛是在取笑她这样如此不堪。柳凤姿顿时大羞,将晕红脸颊藏在他的腋窝里,酥软无力的嘤咛道:「坏东西,嫂嫂都给你折磨的死去一回了。」

    南宫修齐嘿嘿一笑,一只手拨开柳凤姿那因汗水而沾在额头上的一缕秀发,另一只手继续享受着那滑腻的肌肤和曼妙的曲线,回味无穷的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欲仙欲死哦!」

    柳凤姿那水汪汪的眼眸里满含春情,娇慵无力地横了他一眼,然后抬眼看了看窗外,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外面挂起了点点灯笼,于是柳凤姿无力的坐起身,一边拾起粉红肚兜一边说:「该去向老祖宗请安了。」

    老祖宗就是南宫修齐的奶奶,是南宫家族辈份最高的人了,所以家族里的一众老小,只要没什麽特殊的事情早晚都要去老祖宗那里给她请安。

    两人一边穿衣一边调情缠绵,用了足足近半个时辰才将衣衫穿戴整齐,然后柳凤姿依依不舍地看了南宫修齐一眼道:「我先去老祖宗那里,你过会儿再来吧。」

    南宫修齐点点头,揽过她的纤腰,在她的玉颊上轻吻一口,笑道:「嫂嫂慢走!」

    看着他这样知情识趣,柳凤姿心头欢喜,也更加不舍离去了,给老祖宗请过安回到自己屋里也是寂寞冷清,独卧空床,她多麽想和这个知情识趣的小叔日日厮守,夜一侠缠绵啊,然而谁都知道这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于是柳凤姿踮起脚尖,在南宫修齐的耳边轻声道:「小冤家,以后记得常来看嫂嫂,因为嫂嫂可不大方便天天上你这处来。」

    「知道了,我的好嫂嫂。」说完,南宫修齐还在她的肉臀上轻捏了一把。

    柳凤姿吃吃浪笑着抛了一个媚眼给他,然后飘然下楼。南宫修齐在屋里待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后也整整衣衫,前往他奶奶那里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