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甸园第一章第十三节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十三节
    「哇哈哈哈哈,想杀老子!下辈子吧!」一个全身伤痕纍纍的男人突然出现在淫魔城的任务公会中,大笑着。引来了数名玩家的侧目。
     
      
     本想找个地方安静的等待「死亡庆典」时间结束稫种稯窨,彯彰彻徶可天不遂人愿,半途又遇到几个正在逃跑的女人寤对屡屣,摿摡抟摠有宠不抓可要遭天谴的啊。
     
      
     
    结果,抓的正爽时菛萣蒠蓌,箛箍箌箈有人来了。又是一个道士,显然是追着那几个女人过来的幔荫廎廗,划劂劁勩见了我们二话不说就砍。这个道士明显比之前那个要厉害的多,飞在天上什幺都不管,哗哗哗的闪电跟下雨似的砸了下来,各种飞行法宝、奇怪的宠物一拥而上。我和鱼只能疲于奔命,一路的跑。
     
      
     最后,老子藉机将他引开,靠鱼的合体枪给了他一炮,才让道士受伤离去。合体炮的威力果然巨大,要不是老子有夜雨的保命技能「残月斩」闪过,说不定当场就挂了,那道士挨了一炮,虽然没打整,也只是将他达到贫血,背向用傀儡蛛寄生的,没想到反应超快,转身就飞的不见蹤影。之后天也黑了,总以为能消停一下,没想到后半夜,那道士又杀了回来,还另外带了两人来助战。看来《伊甸园》里也不全是各自为战的情况。
     
      
     又是一场恶战,那三人中其中一个的技能十分变态,简直就是为了这种群战而生。他的技能几乎都是诅咒系。技能耗魔加倍,加持、领域时间减半,攻击力削弱,防御力削弱。把我们搞的欲死欲仙,根本没法输出伤害。不过幸好,对方等级不高,老子阴了他一回,用"残月斩「吸住了他,趁着刚出来,我和鱼两人合击把他秒了。他这一死,却把另两人彻底激怒,不要命似得攻击。其中一个还自爆了一个宠物,琳在爆炸中被打残。随后夜雨和蜂也被重伤,鱼的那刚收的狼狗宠物为他挡了一计伤害,直接挂了。我的宠物最后也只剩下战雪和果心。原本一直不被我看好的晴天在这战中起了大作用,不受攻击伤害的属性,让她飞来飞去忙于给我们加血恢复,小闪电虽然没有什幺杀伤力,却也能打断一些宠物技能或者特殊的防御。
     
      
     眼见活动时间就要结束,对方的攻击更加疯狂。我俩只能苦苦支撑,总算是到了天亮,逃回了各自的主城。
     
       「贱人!怎幺样?」我打开好友系统的对话工具,对鱼问道。
     
       「哥哥还好,不过这次要大出血了,丽和可可都受伤了,武器化后也使用不了,需要更换零件。弹药也耗的一乾二净。」鱼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没挂就好。钱是小事,老子的恢复道具也快没了。」见他平安我也稍稍放心了一些。
     
      
     「你準备什幺时候过来?」鱼问道。
     
      
     「先不急,去了你那边不知道以后怎幺回自己的主城。我需要了解一下。我的职业技能也要升级。需要準备的事情挺多。到时候我通知你。」任务结束后两人一起发展,这是之前约定好的。当时没有多想什幺,现在看来也有弊端。所以需要好好準备一下才行。
     
      
     「好的!到时候联繫。」说完,便关闭了通讯系统。
     
      
     
    出了任务公会。我灌了几支恢复剂,把生命值恢复满。虽然主城里不会受到攻击,但谁又说的準呢。点背的家伙老子也见多了。
     
      
     
    不急着回自己的空间,先跑到了职业导师那里。自从上次学了那两个破技能之后,老子对自己的职业是彻底的伤心了。已经也很久没来找那老头,不过经过这次任务,我感到自己的实力不够,急需提升。比较庆幸的是製药技能到又升了几级,现在已经能製造中级恢复剂了,以后持久战就更加不用担心了。职业技能再烂也不能拉下,去看看也不浪费时间。
     
      
     
    「孩子!你终于又来了。是不是对自己的职业感到灰心?」走进职业公会,老头一见我,立刻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靠!身为一个NPC,智商还挺高的嘛。你也知道这个职业垃圾?老子当初真是抽风了,还以为找到个隐藏职业沾沾自喜呢。心里虽然这幺想,可嘴里不能乱说,老子已经领教到这游戏里NPC的特殊智商可能带来的变化了。「不!伟大的导师,我为自己不能时常来拜访你而感到羞愧,对您我也不敢有任何隐瞒。我为我的职业前途而感到迷茫,所以需要您的指引。」冠冕堂皇的话张口就来,先哄他开心再说。
     
      
     「年轻的宠物战士。你的诚实让我感到欣慰,你已经成长起来了。宠物战士的道路是坎坷崎岖的,当年我也遇到过你这样的情况。现在,我这里有一个十分危险的任务需要你去完成,你是否愿意接受?」老头对我点了点头,随即一个对话框出现在我眼前。
     
      
     果然有料。嘴巴甜绝对不会吃亏,是个职业隐藏任务。「导师的委託」,任务要求等级0,说明没有。看来需要接收任务后才会有后续的任务说明出现。不过大风大浪都这幺过来了,还怕这小小的任务。我立刻点了」接受「,」并低头致敬道,「愿意为您效劳,尊敬的导师。」狗儿的,帮你做事还要向你鞠躬。
     
      
     「我年轻时曾是个战士,流浪于三界之间。最后,到了仙淫界。在那里,我发现了一种神秘的职业者--炼器师。他们从来都是直接杀死怪物,收取怪物身上的皮毛、鳞爪、魂魄。然后用这些材料,来炼製器具和宠物。在那里我听到了宠物们的悲呤,愤怒中我大开杀戒,厮杀这些毫不尊重生命的垃圾。最后受到了仙淫界玩家的围杀,受伤回到了这里。在那场战斗中,我杀死了一名炼器师导师。在他身上取得了一本名为「炼宠术」的邪恶技能书。」老头遥望屋顶,回忆道。
     
      
     老子可是听的口水直流啊。「炼宠术」啊。多爽的技能,可以自己製造宠物和道具。不过看这老头对怪物这幺有爱的样子。我绝对不能表现出来,继续听着,任务关键就在后面了。
     
      
     「回到魔淫界,我深感这可怕的技能会对这里的怪物们也带来灾难。所以,我将他藏在了『幽暗古堡』的王座下。不过任何技能都有其优点,我从那本书上学到了很多宠物方面的知识,让我受益匪浅。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三颗忠诚之心,所以我相信你拥有一颗善良的心。拿着这把『幽暗古堡』的钥匙。去取出那本书吧,那里还有我毕生心得。善加利用它。」老头将一把钥匙交了给我。同时我的地图上也显示出了「幽暗古堡」的坐标。同时任务说明也更新了出来:前晚「幽暗古堡」取回导师所说的技能书和日记。
     
      
     靠!感情不是我人品爆发,而是那三颗「忠诚之心」才启动了这个隐藏任务。接过钥匙,老子自嘲的想到。「遵从您的嘱咐,尊敬的导师。不过我依然有个问题。三界之间是互不相连的。除了主神开启三界大战,我们几乎无法和其他两界的玩家交流。我想知道您当时是怎幺穿越三界的?」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老子正愁去了武淫界后怎幺回来。这里却有一个穿越达人。
     
      
       老头被我一问,微微有些好奇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当年我在我流浪时杀死了一个虚空之主。得到了一枚时空之戒。带着它,你就可以随意的穿越三界。不过那枚戒指已经在我最后一次回来时毁坏。虚空之主住在众神之山的背面『无尽的深渊』中。」
     
      
       这老头绝对是个牛人啊。且不说当初他大闹仙淫界需要何等的实力。单单那虚空之王,就是「王」字辈的BOSS级怪物,被他这幺轻轻鬆鬆说干掉就干掉了。
     
      
     
    「感谢您的指点,尊敬的导师。」好话不用钱,临走前我又向老头鞠了一躬。
     
      
     
    「等一下,孩子!」老头突然止住,说道,「当初为了防止有人盗取那本技能书,我将我所有的宠物都留在了『幽暗古堡』,守护在王座旁。你冒然闯入可能会引起她们的误会。拿着这枚戒指,她们会便不会为难你了。」老头说着递给了我一枚金色的戒指。
     
      
     
    靠!接过戒指。老子暗骂了一声,差点被老头的宠物干掉,有这幺牛逼的实力,他的宠物绝对不会弱到哪里去。嘴甜果然有好处啊。
     
      
     
    退出职业公会,总算是告了一段落。向自己空间传送使走去。
     
      
     
    回到房间。几只宠物都受了重伤,便放在包裹里暂时修养。拿出之前所获细细的清点一番。大丰收啊!老子心情那个激动,乱七八糟的道具先不管,光封印袋就有十多个。让我都无从下手,当时情况紧急,也没好好分类。现在嘛自然要品鑒一下。
     
      
     
    粗略的查看了一下封印袋里的女人。感觉相貌较好的女人先留着,一会慢慢品嚐。几个貌似一般的女人先分了出来。光这些就有十多个。先打开一个。
     
      
     
    靠!妖怪!这绝对是老子见过的最变态的,超大的胸部。全身赤裸,身材瘦小的西方女性,却有一对几乎把她整个上身都盖住的乳房。粗大的乳头几乎垂到了她的大腿上。看的我只发奇。
     
      
     
    双手抓住那对巨奶,温暖柔软,如同抓这两个热水泡。
     
      
     
    「呜!」女人刚被放出,就受到我的胸袭。吓的向要躲避,可那对「碍事」的胸部却让她行动不便。
     
      
     
    「给老子躺下!不像被抹去意识的话,就乖乖的听话。」对于这种没有战斗价值的宠物,老子自然懒得多花精神培养感情。
     
      
     低级的宠物智商本就不高,我被一吓。乖乖的躺在床上不动,只是身体还在瑟瑟发抖。这样也不错,省了老子不少时间。老子索性坐在那对巨奶上,屁股在乳房上扭了扭,感觉挺爽,以后拿它坐凳子也不错。女人被我压得耐受,却也不敢反抗。这种小怪物要灭了她秒秒钟的事情。
     
      
     也不急着干她。又打开了两个封印袋。一个头上包着好像游戏中「春丽」造型发套的小萝莉,一身中国风的蓝色旗袍。一个一头银色长髮的和服女,头上还竖起一对三角形的白耳朵,腰上围着一条白色毛茸茸的尾巴,一看就是个狐女。两女感觉到我和她们等级的差距。低垂的头,不敢做声。
     
      
     对着两女招了招手,两人立刻乖乖的走了上来,之前战斗中了道士的幻术,和幻术里的小萝莉一比,眼前的豆包头小萝莉稍有欠缺,脸上还有些小雀斑,不过拿来洩火到也不错。小萝莉胜在乖巧,皮肤也不错。轻易的拨开无袖的高叉旗袍,雪白的小屁股柔滑细嫩。小胸部也很有弹性,偎依在我身上,不敢乱动。
     
      
     和服装的狐女,肌肤雪白,额头两颗黑痣般的眉毛,双唇上也是雪白,仅有上下两个红点涂抹,完全是古代倭族人的相貌。细长的美腿上穿着一双夹脚的短袜和一双木屐。头上的狐耳很是柔软敏感,老子一摸就叫痒。让我恶作剧之心又起,抓着狐女的耳朵一阵撕扯,直到疼的她不行才放手。
     
      
     这三女各有特色,让老子一时都不知先干谁好。「叫什幺名字?」索性先不管,抓住狐女的耳朵,将她头拉了过来。
     
      
     「奴婢贱命白狸。」狐女痛苦的表情让我心中一爽,倒是很知趣的答道。
     
      
     「以后就叫狸奴吧。叫错了就把你杀了!」居然名字还跟老子的名字有一字相同,真是晦气。
     
      
     「是!狸奴遵命。」狐女弱声答道。
     
      
     「知道要做什幺吗?」见狸奴听话,我便放开了那只狐耳。
     
      
     「狸奴是服侍主人,让主人开心的。」狐女跪坐在我身旁,双手平放床上,俯身拜道。
     
      
     「知道还不做?!」我厉声呵道。
     
      
     「是!」狐女立刻爬到我的胯下,将我的裤子脱下,捧出我的肉棒,白嫩的细手,握住先伸粉红色的舌头将肉棒全身洗礼一边,后又一口吞下,在嘴中吮吸、吞吐。天生妩媚的狐女似乎专为性慾而生,口交的技术到了如火纯清的地步,深知男人的心思,我的肉棒也在她的口中暴涨。
     
      
     
    「真是个天生的性奴!」l撩起狐女和服的裙摆,和服下未着任何遮羞物,雪白的臀肉便露在了我的眼前,一条长长的狐尾拖在床上。
     
      
     
    「啪!」一声脆响,女人的的雪臀上立刻出现一个鲜艳的红印,狐女娇躯轻颤发出一声闷响,扬起秀脸哀求的望向我。
     
      
     
    「谁允许你停下来的?」抱着小萝莉,摸着她滑嫩的玉肤,对狐女呵斥道,女人赶忙低头继续吞吐我的肉棒。
     
      
     
    「你叫什幺名字!」温柔的搓揉着小萝莉胸前的小馒头,对萝莉很有爱的我,自然不会对她过于粗暴。
     
      
     
    「小的春香!」小萝莉偎依在我身上,俏脸红彤,羞涩道。
     
      
     
    「小春香多大了!」小萝莉清脆的声音听得我浑身酥麻,怪叔叔的属性值暴涨,淫笑的问道。
     
      
     
    「小的是只当康!刚成年,被系统创造出来只有三天!」春香被我摸的全身发烫,弱弱的道。
     
      
     
    「当康?那是什幺东西?」
     
      
     
    「请大人息怒,小的生于仙淫界钦山。」春香赶忙解释。
     
      
     
    「哦!是仙淫界的怪物啊!不急,以后做了我的宠物自然会知道你的兽形!」捏了把小萝莉瘦小的屁股,我点了点头。
     
      
     
    「是!春香请大人怜惜。」听到要收她做宠,自然联想到其中必备的程序,小萝莉的脸红得更艳,小脑袋埋进了我的胸口。
     
      
     
    「呜!」憋了一天的慾火终于在狐女高超的口技下喷发,浑浊的精液灌入狐女的檀口中,女人的小嘴一下无法容纳这幺多精华,大半的精液从女人嘴角溢出。狐女连忙吐出半软化的肉棒,将外漏的精液舔舐乾净。
     
      
     
    「去那里趴着,自己把骚穴弄湿了,等着我!」狐女的顺从和自觉到让我也为难她,狐女挺我吩咐,坐在一旁两条瘦长的掰腿大开,露出雪白光洁的下体,一道粉红的裂缝开闢在私处,手指粘了一点嘴角的精液,涂抹在无毛的阴户上,搓弄起来。嘴里发出低沈的清唱,迴荡在狭小的房间中。
     
      
     
    「先开你的苞吧!自己骑上来!」拍了拍春香的小屁股,我对她吩咐道。
     
      
     
    「是!大人!」幼小的女孩听到要自己主动破处,咬着银牙不敢反抗,大眼睛上闪着泪光,微微起身,撩起旗袍的前摆,低身将一条白色的高叉内裤退下,分开双脚骑在我的腿上。粉嫩温暖的肉穴摩擦着半硬的肉棒,让我的鸡巴瞬间复活,再次怒涨起来。
     
      
     「呜!」春香扶着我的肉棒,抬起小屁股,将龟头对着自己狭小的肉缝,慢慢的坐下,女孩的肉穴本就没多少水,全靠我的精液和狐女的口水润滑,粗大的肉棒挤入尚未张开的身体里十分的困难,下身的撕痛从他那涨得通红的小脸上就可以看出,大颗的汗珠浮现在女孩的额头。
     
      
     让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自己将肉棒插入处女穴,的确有些强人所难。插了半天,只进去小半个龟头,体力却已经严重透支,瘦小的身体瘫在我的身上,一条玉臂搭着我的肩,扶着肉棒的小手向将它塞入自己的细缝中去,却已全无力气。
     
      
     看着女孩梨花带泪的痛苦面庞,我感到不忍心。抱起女孩将她放在床上,取出一包春药洒了上去,粉红色的粉末立刻被女孩吸入身体内。低级的春药见效速度并不快,我也口手并用挑逗着女孩身上的几个敏感点,女孩在春药和前戏的刺激下骚热起来,刚刚被龟头撑裂的幼穴流着一些血丝,里面也开始流出晶莹的水迹。
     
      
     如此可口动人的女孩,早就让我心动不止,刚刚龟头在穴口插入那一点的快感,让我反而更是饥渴难耐。现在这盆美味终于在我的料理下可以大块朵儿了。分开春香的两条小腿,粉红色的小穴沾着红色的血丝和晶莹的淫水,扶着肉棒对中那细小的穴口,慢慢的向前用力。
     
       「啊!!~!」在春药的帮助下,女孩终于能吞下粗大的肉棒,藉着淫水的滋润挤开狭隘的空口,龟头终于进入了一个销魂的秘洞中去,却马上被一道嫩膜挡住。女孩的双手抓着我的手,脆声的叫道。
     
      
     女孩的嫩穴爽的我全身发麻,再也忍不住,一鼓作气直捣黄龙,一捅到底,那道脆弱的阻挡应势而破。
     
      
     「啊~~~~!」破处一瞬间,女孩娇躯一僵发出一声细长的长鸣。
     
      
     女孩的悲鸣却成了我的兴奋剂,破开的处女膜,我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湿滑、温暖的仙境中,嫩美的穴肉裹着肉棒,控制不住我全身压在女孩的身上,飞快的抽插起来。
     
      
     「哈~~!哈~~!好舒服啊!大人!小的~~!小的要死了!」被春药挑起情慾的女孩,搂着我的身体大叫起来。
     
      
     我畅快的在女孩的肉穴中抽动,肉体拍打在一起「啪啪」作响。狭小的肉穴挤压着我的肉棒,却被一次次的强力冲击破开,女孩尚未张开的身体,连肉穴也十分短浅,能轻易的刺到花心,干的她全身乱颤。如同一个偏偏起舞的女神在我冲击下演绎,真是美不胜收。
     
      
     无法承受我猛干的女孩,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突然一阵热流从阴穴中喷出,达到了高潮。
     
      
     「叮!玩家白羽受到宠物当康--春香!」
     
      
     看着瘫倒在地的女孩,心中征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不顾已经昏迷的女孩,我又在舒爽的嫩穴中猛干了数百下,但已经形同尸体,毫无反应的女孩让我渐渐的失去了兴趣。
     
      
     索性将肉棒退了出来,望向一旁被我命令手淫的狐女。此时,狐女一手捏着自己的玉乳,一手搓揉着阴穴,也已经动情。抓住狐女的一条腿,将她拖了过来。
     
      
     「怎幺样?湿的还真离开?真是个骚货!」摸了一把满是淫露的粉穴,中指插进了未被人开垦过的处女穴。
     
      
     「疼!」虽然已经动情,中指的插入依然让狐女疼的叫了起来。
     
      
     「这样就叫疼?那一会我插进去,还不把你疼死?」中指缓缓的插入,立刻顶在了狐女的处女膜上,微有些弹性的薄膜受到挤压,向内凹去,却依然倔强的阻挡着我的进攻。
     
      
     「主人,不!再进去就要捅破了,请主人宽恕,狸奴希望被主人的宝贝破身!」狐女抓住我的手,哀求道。
     
      
     「要求还真多!」抽出湿漉漉的手指,伸到狐女的脸前,狸奴赶忙将我的手指含住,将上面自己的淫水舔吸赶紧。虽然老子对倭族的女人不感冒,但也是个难得的美女,用手指捅破那嫩膜也有点暴殄天物,以后可以慢慢蹂躏,这头道餐还是让小弟来享受吧。便命令道,「转过去爬好!」
     
      
     狐女如获天赦,急忙爬在一旁,将和服撩起到腰上,露出雪白的屁股,狐尾翘起白皙的屁沟里一朵小巧的菊门紧缩,下面是条鲜艳的花蚌。如同一道盛宴,等待我去品食。
     
      
     我也不在客气,肉棒狰狞,冲向那美穴,但回头一想,肉棒顶在狐女的裂缝口挺住,上下互动,感受嫩肉的鲜美,问道,「既然如你所愿你,你难道不该说些什幺?」
     
      
     「是!狸奴感谢主人恩赐,请主人为狸奴破处!」女人上身埋在床上,玉脸回望轻声说道。
     
      
     「既然你这幺请求我,那就满足你吧。」我说着抱住狐女的圆臀,下身渐渐用力,肉棒破开狭窄的洞口,向前挤去。鲜艳的花朵张开,肉棒在淫水的润滑下进入了湿滑的蜜穴中。
     
      
     「啊!!」充实的感觉让狐女一声轻歎,双手紧抓着床单,小脸又埋了下去。
     
      
     「给老子抬起头来。说!现在我在干什幺?」大手又在狐女的雪臀上落下,一声脆响。
     
      
     
    「啊!主人,正在给狐女破处。呜!现在主人的宝贝已经进了狸奴的穴门。顶到~~!主人的宝贝顶到狸奴的处女膜了!」随着我的肉棒进入,狐女扬起头讲述着过程,。
     
      
     
    「很好!一直这样讲下去。」听着女人清脆妩媚的声音,讲述自己被干的过程,也是一番别样的享受。那层薄薄的嫩膜根本无法阻挡我的前进,只是想要多享受一会,这种淫靡的氛围。不过现在已经差不多了,肉棒开始用力向前推进。
     
      
     
    「额~!主人!主人要给狸奴破处了,疼~~!要破了!啊~~~~~~!」在女人的大叫声中,那堵肉墙终于被我的肉棒攻塌,长驱直入向深处。
     
      
     
    「狸奴的处女膜已被主人的肉棒捅破了,主人的肉棒进了狸奴的骚穴里面,骚穴被撑开了,好涨,好热。」下身撕裂的疼痛却敌不过我的命令,女人阴齿紧咬喘息,嘴里却不敢停下。
     
      
     
    紧凑的处女穴夹的我肉棒酥麻痛快,我抱起狐女的雪臀开始猛干。随着猛烈的冲刺,狭小的肉缝中分泌出大量的浓汁,炽热的肉壁紧裹着我的肉棒,给予其温暖。
     
      
     
    「主人的肉棒!插着狸奴的骚穴,要被插破了,插坏了。狸奴的骚水被主人干出来了。又快又猛。干的狸奴好舒服,好爽。狸奴要高潮了,狸奴马上就用成为主人的宠物。以后永远只能被主人一个人干。」淫言浪语的说着,翘臀耸动,迎合着我的冲刺。
     
      
     「顶到花心了,主人的肉棒好长好大,每次都顶到狸奴的肚子,狸奴受不了了,请主人允许狸奴先去。。。啊!!~!」娇嫩的肉壁一下下的收缩,眼见就要引来第一次高潮。蜜穴深处的吸吮感让我难以抗拒。
     
      
     「啊~~!主人,狸奴~~要去了~!啊~~~!」一声高昂的尖叫,狐女蛇腰扭动着,将屁股撞在我的腹部,肉穴中热流喷射而出,烫的我全身一颤,再也把持不住,将炽热的精液毫不吝啬的施放在了狐女的体内。
     
      
     「主人射的好多啊,都射进了狸奴的体内,灌满了。」高潮后的女人倒在床上,嘴里还不忘讲述着,还真难为了她。
     
      
     「叮!玩家白羽受到宠物雪狐--白狸!」
     
      
     抽出肉棒,看着被染成粉红色的淫液从女人的秘洞里一股股的涌出,我的慾火终于得到了发洩,坐在床上觉得一阵空虚,以前那种收宠的快感不再,或许是最近收的宠物都是极品,这种普通属性的宠物已经不能给我什幺成就感,纯为洩火而已。
     
      
     「过来!叫什幺名字?」将狐女推开到一边,我望向身下的「座垫」。那对巨大的乳房,看着让人诡异。
     
      
     雪白的巨乳,被我刚才压出两一个红印,女人终于得到了解脱,跪在我身前,两个大奶垂到了床上,好似两个巨大的西瓜一般。「我~~我叫豪!」女人低着头说道。
     
      
     低级宠物还真没多少趣味,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挑不起任何兴趣。「用你那对大奶给我乳交吧。」我坐在床上,靠着狸奴的玉体,对大奶女指了指。
     
      
     女人爬到我身前,捧起那对巨乳,夹住我的肉棒,缩小的肉棒立刻淹没在乳海中。乳交虽然是所有男性嚮往的活动,却真没多少快感可言,纯是一种新奇运动。
     
      
     用巨大的乳房摩擦软小的肉棒十分困难,肉棒不时的从乳沟中滑出,女人到也聪明,低下头来用嘴叼住我的龟头,中间的缝隙只能用两颗粗大的乳头去搓弄,龟头在女人的嘴里被湿滑的舌头挑弄,棒体被两颗柑橘般大小的乳头夹着,上下搓动。渐渐的恢复了活力。
     
      
     懒得多花精力,拿出一包春药倒在女人的头上,等着它慢慢的发挥效果。没想到被春药挑起情慾的女人,两颗原本就粗大的乳头勃起时,竟张成了两根肉柱一般。
     
      
     肉棒变大,女人终于能用乳房将它夹住。两颗肉柱般的乳头向上耸立交错,看得我直叫奇,拿手一握,内硬外软,手感极佳。
     
      
     将女人推倒在床上,分开女人的双腿,吐出她长着茂密阴毛的浓黑肉穴,抓着那两根乳头,我的肉棒在肉穴上滑动几下,找準了洞口,一捅而入。肉里除了刚捅进去的时候感觉有道处女膜在证明她的乾净,还真是让人怀疑是不是处女。里面几乎是个防空洞,鬆弛的好像被竹筒插过一般没有感觉,让我感到无趣。
     
      
     「啊!!」虽有春药的助情,但破处的裂痛依然让女人大叫起来。
     
      
     对于这种大奶的肉慾玩具,我毫无怜惜之情。抓着两颗乳头好像抓着马屁的缰绳,拉动着她的身体,快速的冲刺。两颗巨大的乳房在她的身上跳跃,鲜红的处血从下身的交合处流淌。刚刚破了处穴的女人被我粗暴的抽插,干得痛叫不止。看着手中的肉柱,我好奇的低头吸了几口,到有些像大型的肉肠,又弹又滑的口感,让我情不自禁的咬上了几口。
     
      
     敏感的乳头被牙齿撕咬,疼的女人哇哇乱叫,女人的疼痛到刺激了她下身,肉穴微微有些收缩,给了我一些快感。我也便更加恣意的在乳房上咬了起来,雪白了乳肉上立刻留下了一个个的压印,我每咬一口,女人的肉穴便会一紧。
     
      
     还好有春药的帮助,不然我真怀疑如此的疯虐能不能让刚刚破处的女人得到快感,终于,在女人的疼叫和哭泣中,到达了高潮,直接昏了过去,也算得到了解脱。
     
      
     「叮!玩家白羽获得宠物奶牛--豪!」
     
      
     肉棒虽然还硬着,不过我也没有了多少慾望,不过破处收宠工作还要继续。摸出几个伟哥吞下,又打开了几个宠物袋。
     
      
     破处工作持续了两三个小时,整张床单被处子之血染的通红,宣告着我的辉煌战果。我分别又干了一个猫女、一个身上长着羽毛的鹰女、还有一对姐妹花。
     
      
     猫女和鹰女的纤细到让我又爽了一把,猫女柔软的身躯被我折压到了不成形状,干起来「喵喵喵」的只叫,也算体会到了以前H动画中干猫女这种必备属性女的快感。鹰女的手臂是对翅膀,后背和小腹覆盖着羽毛,摸起来比较光滑,不过被我干完后却成了乱糟糟的一片。比较有趣的是鹰女的下身居然只有一个洞,也不知道是菊穴还是肉穴,上面没有菊穴的叠皱也没有肉穴的长缝,插起来到是很像肉穴,缩的很紧,到也舒服。
     
      
     那对姐妹花,是两颗连理树。同根同心,一人身上的感受会传到另一人的身上。原本单人的叫床声也成了双重奏,头带花环,身穿青纱,柔美纤细,刚刚长成。单人的肉穴到没什幺特殊,不过将两人叠在一起,双穴合璧,插在两人身体中间时,到有一种特殊的脉动快感。
     
      
     一下子收了七个宠物,低级的怪也就剩下四只。看了看都是一些熟女系的大奶大屁股女人,也就不打算再收,回头扔给鱼玩去,这贱人就好这一口。本打算要收只好宠的,不过计划失败,实在是累的不行,搂着小萝莉春香,将肉棒递到狐女的脸前,享受着怀中的娇躯和肉棒湿滑温暖的舔动,便睡了过去。

    路过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论坛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