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探姐妹花之程序员之死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警署休息室里坐着个女人,嘴里慢慢地嚼着口香糖。坐在她对面的是个小伙

    子,头发蓬松,低着头。灯光直照在他的头上,他不敢抬起头。

    “你说,你老婆是不是你杀的?”女人问他。

    小伙子的头微微抬起,但还是不敢正视眼前的这个女人。

    “你放心,只要你能拿出证据,就是一点点,来证明春兰不是你杀的,我可

    以帮你找个好律师。”女人口气软和了点。

    年青人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个女人,眼里含着眼泪,他还是没说什幺。

    女人站起身来,对着门外叫了声:“小崔,把他带下去,关到1号间。”

    门外走来了一位年轻女警,她解下随身携带的手拷给年青人拷上,把他押出

    去了。

    女人坐下,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A市大名鼎鼎的女探长江晓花,今天坐在她办公室

    里的那个年青人是她的邻居,确切地说是以前的邻居,名叫张平。就在昨晚,他

    的老婆,“一枝春”服装设计公司的女程序员郭春兰被人谋杀了。

    第一目击者是他们夫妇的邻居,钱大篆,五十左右的男人,正是他昨天听见

    有人喊救命,带着一帮邻居冲进张平家。大伙儿只见郭春兰头撞在电脑显示屏幕

    上,白衬衣的背上全是血迹。邻居张虎拨了警号,当警署来人时,屋外早堆满了

    人。

    经过现场拍照取证后,解剖师和助手把被害者抬上车,留下的几个人则展开

    调查和保护现场,女警崔婷婷先找到钱大篆谈话。

    她问钱大篆:“你是怎幺知道这里出事的?”

    “我就住他们隔壁,今晚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突然听到隔壁什幺家具搬动的

    声音很吵,于是把电视声音调高了点。但不久我便听到女人的喊叫声,我把电视

    声音开低些后,有听到两声尖叫,于是我跑出家门,在他们家的窗门口一瞧,发

    现有人从他们家后门匆匆离去。当时屋里不太亮,我没看清楚他们,等我再往边

    角一看,春兰的头正顶着个电脑显示器,我叫了几声她都没应,于是我叫来了隔

    壁的邻居张虎一起把门撬开,当时就看见春兰全身是血,张虎就去报警了。”

    “你说的是‘他们’,那幺从张平家后们离去的应该不只是一个人了?”

    “是的,我看到的是两个人。”

    “张平跟郭春兰平时夫妻关系怎样?”

    “应该不错吧,不过偶尔也会听到他们争吵,不过不是很多。”

    “都为什幺争吵?”

    “也就是小吵小闹的,夫妻嘛,磨擦总免不了的。”

    “他们结婚几年了?”

    “三年了。”

    “一直是住这里吗?”

    “对,张平我是看着长大的。”

    这时门外走进一个女人,来者正是江晓花。

    “晓花。”钱大篆叫道。

    “探长。”崔婷婷也叫了一声。

    “探长?”钱大篆好奇地问道,他打量着眼前这位他认识的女人,但是“探

    长”,他实在看不出来。江晓花穿的是印着牡丹花的连衣裙,头上戴着黄蝴蝶发

    夹,身上散发着一阵阵香水味;再看看脚上,高跟鞋,还是红色的,白色丝袜遮

    盖着修长的大腿,说是探长,倒不如说是一个陪舞女郎。他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但想想亦不可能,要不眼前的女警员怎认识她?

    “晓花,你又升了?”他问道。

    “钱伯伯好。”探长妩媚地应了一声,转身对女警员说:“小崔,情况都了

    解清楚了吗?”

    “还没呢,探长今晚不是跟马局长参加国际合作交谊会了吗?”

    “去是去了,这脓包只知道喝酒,可没几杯就醉了,幸亏有我在,要不又要

    出丑了。”

    “马局长别的都好,就是爱喝酒,天下酒鬼都这样。”

    “嗯,我叫他倒也罢了,你可不能在他面前这样叫哦,小心他吃了你。”

    江晓花半笑半吓地说。

    崔婷婷并不害怕:“我才不敢呢,不过要是他听到有人喊他脓包,肯定会发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