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是和尚
  • 发布时间:2018-08-28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不是和尚,我也会念经,我天天想女人,我也懂爱情……」我在一个大舞台上唱着歌,下面有无数的和尚、道士、尼姑在给我吶喊。

    清晨,一阵敲锺的声音把我从周公那里拉了回来。原来是在做梦啊……我迷迷糊糊的就从床上起来了,连衣服还没穿就来到了窗前把窗子打开。这是我的一个习惯,早上起来呼吸一下外面新鲜的空气对身体有好处。

    冬天的寒气让我清醒了不少。

    「好冷啊,把窗户关上吧。」我师兄在床上说。

    「你太懒了,快起来吧,记得把被子弄好。」我说:「今天市长和省里的人要来参观,等一下你就在房间里看电视好了。」

    「知道了,反正我这个师兄也不能出去见人。」师兄说站从床上站了起来。

    我笑了笑,然后走到里间洗手间把昨天晚上积累的东西都排出去后又梳洗了一下。

    「大师,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一走出房间就有个女人来说。

    「谢谢卢施主。」我说着双手合什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大师,刚才王秘书打电话过来了,说市长和省里的人会在九点锺到。」她说。

    「哦,那就麻烦施主准备一下。」我说。

    「已经准备好了。」她说。

    「谢谢,施主一定会受到我佛的庇佑的。」我说。

    「谢谢大师。」她说着退了下去。

    我不是和尚,我是个喇嘛。喇嘛和和尚差不多,都一样念经理佛,但是喇嘛却又很多地方和和尚不同。比如说衣服,现在是个人剃个光头就可能被人当成和尚。但是喇嘛可比和尚讲究多了,衣服也要气派不少。现在喇嘛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蒙古,还有西藏等地,而我现在就是在内蒙古的一个小镇上

    内蒙古的喇嘛教就是从西藏传过来的,现在在草原上那些牧民还保持一个传统,那就是每对夫妇要生三个孩子。其中三个孩子中的一个孩子就是要送去做喇嘛。从小我就对喇嘛和和尚很有兴趣,因为小说上,电视中的和尚或者喇嘛都有高深的法力。但是我并没有想过要当喇嘛,而当喇嘛完全是不得已而已。

    我高中毕业后上了一所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大学,一次我在寝室里把一个瓶子扔了下去,结果正好有一个该死的家伙从楼下走过被瓶子打中了脑袋。所以说他该死呢,一个瓶子落在头上就把他砸死了,凑巧的是他又是我的情敌,我虽然有杀死的他的想法但是不敢去实践。现在可好,他死了。

    很多人都知道我们事情,所以我就是第一怀疑的对象。怎幺办,我连夜收拾东西回到了内蒙古老家,后来在家里众多亲戚的帮助下我被送到了当地有名的庙里出家,后来又辗转来到这个小镇上成为这镇上唯一的喇嘛。

    小镇地处河北同内蒙古的交接地,山清水秀的。为了发展旅游业,当地政府把山里的一个小庙扩建,正好我又是镇上唯一的喇嘛,于是就被请到了寺庙里。每到节假日我就会举行一些法事,或者给人占卜,给护身符开光之类的。一来二去来这里的人越来多,我也就跟着出了名。

    政府十分照顾我,担心一个人寂寞给我装上了有线电视。我对电视没兴趣,但是计算机就另说了,因为当初在大学时我读的就是计算机专业。后来我以同世界上其他的同道交流佛法为名争取到了一台计算机。

    这个庙很大,于是又找了一个人来帮我。但是找个女人来确实我万万没想到的,这个女姓卢,不知道叫什幺,我有时候叫她卢嫂,正式场合下我叫她施主。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她的家里人在一次大火中都死光了,她也没什幺亲戚。镇上的人都传言这个女人天生的衰命,灾星降世。后来政府把这女人安排到政府大院去做清洁工作,说来也奇怪,才一个月政府的一个仓库就着火了。就这样政府把她安置到了庙里,说是用佛法化解她身上的厄运。她就成了庙里的杂工兼厨师。

    昨天接到通知说省里要来人过来参观,没办法我还得去接待,这个庙搞好了后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些领导来参观上香,而且还捐钱。说心里话我挺讨厌那些家伙的,有这些钱给贫困山区盖几所学校多好。那些领导更傻B,自己学的是唯物主义哲学,到头来还得信佛信教的。

  • 相关内容